第一百零一章 柳兴岚找来/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透韦卜晋和魏德金的来意,获知苍云门和云霄门的拉拢之意,孙逸并未推拒。他顺手接过了二人递过来的邀请函,谢过两大门派的善意。

他早已经和流云宗结怨,如今又和柳族发生纠葛,产生了不愉快,算得上将黑曜城最强的势力都得罪了。如果现在再继续得罪苍云门和云霄门的话,那他在黑曜城就将真的无法立足。

孙逸虽然桀骜,但并不狂妄,所言所语,所作所为都是自信而为。别人不了解他的底细,所以才给别人造成了狂妄的形象。

前世毕竟是法身高人,所见所闻之丰富,阅历经验之深厚,远非常人。所以,这样的人物岂会缺乏脑子?

因此,在这种处境已经不太利己的情况下,孙逸不会贸然冲动的得罪所有人,那样会成为众矢之的,成为神城公敌。

所以,对于苍云门和云霄门的拉拢之意,孙逸并未拒绝,很平静的接下邀请函,表示届时会准时赴约的。

而他之所以不惧流云宗,甚至离开柳族,则是有原因的。

流云宗和他不在同一条路上,因为尹玉岚的事情,交恶已成定局。所以,他根本没管顾流云宗会作何反应,直接往死里得罪。

而只要父亲孙邦不死,流云宗就不敢不顾一切的针对他。即便要杀他,也得有所顾忌,忌惮孙邦不顾一切的猎杀流云宗后辈人物。

逼疯一个顶级强者,那绝对是不明智的。

而对于柳族,孙逸则是更简单,有着柳茹嫣这颗纽带,柳族不会对他下死手。即便有所为难,暗地里下绊子,却也不会成为死敌。

柳茹嫣虽然注重利益,很现实,但却是个聪明人。经过朝夕相处,且具备那种特殊体质的话,那她就应该察觉得到孙逸的不凡,自然就不会往死里得罪孙逸。

同样的,就算柳族真的不顾一切,双方彻底撕破脸皮,柳族同样也得顾忌孙邦的报复。一个感悟出剑意的顶级强者,无论是实力还是潜力,都非同凡响。

柳族有柳风流这样的人物,相信他们就会懂得孙邦的潜力之可贵。在没有镇杀孙邦之前,只要他们有脑子,就不会轻举妄动。

所以,孙逸不惧柳族和流云宗,是真的有底气,而不是缺乏脑子的冲动胡为。这也是他为何将武道神相授予的秘诀传授给孙邦的原因,孙邦实力越强,他的底气才会越大。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其他因素。第一,因为转世重生,死过一回,孙逸的胆子也就更大了,更加的无所畏惧。

反正都是死过一回的人,还有什么好怕的?

无所畏惧,自然也就无所忌惮。如果处得不愉快,那就搅他个天翻地覆。

第二,则就是因为武道神相的原因,冥冥中有种力量,或许是因果,又或许是其他伟力,影响着孙逸的性情,让他内心深处,或者灵魂深处,滋生起一种叛逆、狂躁、勇武、无畏的情绪。

一旦受到刺激,这些情绪就会轰然爆发,从而产生一种极为强烈的破坏冲动。不甘平庸,不甘隐忍,不甘蛰伏。

当然,寻常时候,孙逸仗着灵魂强大可以勉强压制,能够克制住那些情绪的滋扰。但是,一旦受到刺激,那种情绪就会无比强烈,渐渐影响他的决定。

起初孙逸并未在意,觉得两世为人,多少有所变化。但随着修为逐渐增长,武道神相复苏越来越强,那种感觉就越明显。

特别是修炼《轻灵诀》后,感观更为敏锐,灵魂更为凝炼,冥冥中的感觉就更清晰。所以,孙逸才渐渐笃定,心底不免生出忌惮。

他的武道神相十分神异,甚至称得上怪异、诡异,为他带来极大裨益。自古福祸相依,难保这种福缘背后,没有潜藏着什么祸根。

所以,期待武道神相极尽变化后的结局的同时,孙逸也暗暗忌惮,唯恐发生什么意外,暗藏着不为人知的祸根。

当然,这些话孙逸并未向外透露,无人得知,他唯有自己默默承受,并尽可能的保持沉稳。

接下邀请函后,韦卜晋和魏德金对孙逸的态度明显有所改观,言辞神情间,更多了几分亲切。彼此寒暄交流,极力为孙逸介绍着各自门派的历史及底蕴。

当然,期间韦卜晋和魏德金二人不乏争执,双方隐隐攀比较量,暗中互有博弈,相互看不顺眼,显得矛盾重重。

而在云霄门和苍云门拉拢之际,客栈外,小二爷柳兴岚策马而来。

柳族在黑曜城底蕴声望极高,眼线自然遍布城市各个角落。所以,对于孙逸并未刻意隐瞒躲避的行踪,柳兴岚知晓并不奇怪。

翻身下马,将枣红色良驹交给店小二看管,柳兴岚即是一甩宽袖,背着两手跨进了客栈。

“哟,小二爷,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本店真是荣幸,迎得您这位稀客。快请进!快快请进!”柳兴岚刚进店门,柜台前整理账簿的掌柜一眼发现,顿时脸色惊震,慌不迭的满脸堆笑,匆匆出来迎接。

作为柳族小二爷,且是聚神三重境的一流强者,又是魅仙子柳茹嫣的父亲,柳兴岚的声名在黑曜城也是极高的。

无论是他本人,还是柳族,或柳茹嫣赋予他的声名,都是响当当的,堪称黑曜城炙手可热的大人物,家喻户晓,人尽皆知也不奇怪。

掌柜亲自迎请,卑躬屈膝,点头哈腰,极尽奉承,也就没什么值得人讶异的。

不只是掌柜,店内打尖的客人看到柳兴岚,也都是纷纷惊异,吃惊这样的人物为何会踏足小小客栈?

似柳兴岚这样的人物,如果要用餐会客,那也得选择‘鸿宾楼’那种豪华级的酒楼吧?而不是小小客栈。

所以,许多人都颇为好奇,惊疑柳兴岚的来意。

于是,随着柳兴岚跨门而入,客栈大厅即是掀起了窃窃私语。许多人三五成群,交头接耳,低声议论,让得原本稍显沉寂的客栈渐渐多了几分嘈杂喧嚣。

柳兴岚无视了众人的嘈杂私语,在掌柜迎请中走进客栈,背手站在大厅,张望了一眼四周,随即看向献媚堆笑的掌柜问道:“我且问你,孙逸可是住在你这儿?”

“孙逸?小二爷所指,可是最近名声鹊起的小旋风孙逸,孙公子?”掌柜闻言一怔,反应过来,急忙试探着反问。

“不错,正是他!”柳兴岚微微颌首。

掌柜顿时满脸堆笑,奉承道:“不瞒小二爷,孙公子正是在小店下榻。如果小二爷有需要,小的这就去通传一声,为小二爷请来?”

“不用了,告诉我房间,某家亲自去找他。”柳兴岚淡淡摇头,制止了掌柜的奉承。

“得嘞,小二爷,您这边请,小的亲自领您去。”

掌柜是个聪明人,听着柳兴岚毫不考虑的拒绝他的奉承,他就知道双方不便张扬。所以,他没有强行献媚,而是恭谨的领着柳兴岚赶往孙逸所在住处。

而在二人赶去的途中,正好撞见韦卜晋和魏德金二人并肩离开,双方在客栈走廊撞个正着。

“小二爷!”

看清柳兴岚的面貌,韦卜晋和魏德金脸色微凝,目光闪过一丝异色,随即急忙抱拳躬身,向柳兴岚恭谨施礼。

二人虽然贵为云霄门和苍云门的执事,且都是聚神境强者,但和柳兴岚相比,地位身份,实力声望则都是差了一截。

而看到韦卜晋和魏德金二人,柳兴岚也是目光闪烁了下,但很快恢复平静,嘴角微抿,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不用多礼。”柳兴岚淡淡摆手,颌首致意,随即看了二人一眼,似有所指的问道:“你们……也是来找孙逸的?”

“这……”

韦卜晋和魏德金对视一眼,罕见的没有相互冷哼,反倒目光闪烁,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凝重和忌惮。

如果柳兴岚来找孙逸麻烦,那他们来此,岂不等于开罪柳族?若是前者强行发难,他们该作何自处?

看着二人沉默不语,柳兴岚淡淡冷哼,随即挥挥手,不耐道:“算了,没其他事,二位请离开吧!”

“是,小二爷,在下告辞!”

韦卜晋和魏德金不约而同暗松了口气,急忙向柳兴岚抱拳致意,随即越过柳兴岚,迅速离开了客栈。

走出客栈,微风吹过,二人皆都打了个哆嗦,身上传开一阵凉飕飕的感觉,忍不住寒颤,原来竟是冷汗浸湿了衣衫。

站在门口,二人微微驻足,又彼此看了一眼,皆都脸色凝重,目光深沉,罕见的没有争锋相对。

僵滞片刻,二人各吸了口气,随即扭开目光,相继转身,形如陌路人,朝着不同方向快速离去。混迹人流中,销声匿迹。

而在这时,柳兴岚在掌柜带领下,抵达了孙逸客房之外。

“小二爷,就是这里,您先忙,小的先退下了。”掌柜指了指孙逸寄住的客房,恭谨告退。随后,更是吩咐下去,任何人不得踏足孙逸客房周围,保证了那片区域的相对宁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