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背信弃义/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凝望着柳兴岚消失的方向,孙逸的心情糟糕透了。尽管他知晓柳族如此行为的原因,却也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心头有怒火,恨杀欲狂。

对方敢这样做,无外乎是他实力不济,不值得被对方重视,彻底接纳。尽管孙逸资质极高,展露的天赋超乎凡响,但仍旧缺乏重视的价值。

毕竟,天才也是需要时间来成长的。

柳族成立千年,历史之悠久可以和黑曜城比肩。千年岁月中,柳族走出过多少天才数不胜数,见识过的俊彦妖孽更是不知繁几,对天骄俊彦早就有了审视疲劳,他们对现实看得更加透彻。

天骄有潜力,却不代表就是香饽饽,谁人都得捧着。在没有成长起来之前,再逆天的天骄也只是稍微强壮点的蝼蚁,在圣族眼中依旧不值一提,可随意拿捏。

偌大柳族,会缺天骄吗?

千年岁月中走出来的自不必说,当代年轻一辈中,梦公子柳如龙稳居黑曜城人杰榜第一,年仅二十二岁,已是开窍八重境修为,可力斩半步聚神境妖兽。其实力潜质,被誉为黑曜城有史以来最杰出的人物。

另外,还有着疑是特殊体质的柳茹嫣,潜力疑是在柳如龙之上。且实力皆都不俗,在黑曜城年青一代中名列前茅。

有如此资质,又且已经成长起来,凌压黑曜城各大势力的众天骄抬不起头来。试想,有此底蕴,柳族又岂会还在乎孙逸的归附?

孙逸资质再高,终究不是柳族血脉之人,亲密性从根本上就远不及柳如龙这种柳族嫡系血脉。所以,培育孙逸,很可能为他人做嫁衣,别说柳族,换做任何势力都得有所犹豫和考虑。

并且,孙逸修为终究太低,尽管强势挫败王仁,但依旧无法和真正强者相提并论,比之柳如龙依旧差得悬远,仍处于成长的阶段。

岁月变迁,世事无常,谁又能够保证,孙逸就一定可以成长得起来?半路夭折,急转直下的天骄,柳族见过太多,难保孙逸不会成为其中之一。

所以,在孙逸没有彻底成长起来之前,柳族不加以重视是很正常的。而这种不重视的行径,在寻常的普通人眼中就变成了傻子,觉得柳族全是白痴,放着一个逆天妖孽不要。

其实,大势力招纳外族天骄加以培养,就像商场投资一样,需要承担很大的风险。一旦投资对了,则就赚个金盆满钵。若是投资错了,一切资源也就打了水漂。

柳族如今对待孙逸的态度,即是处于犹豫阶段,高层人物在审视,目前的孙逸是否值得柳族投资。一旦下了血本投下资源,最终是否可以获得高额回报?万一打了水漂,又该如何收场?

大势力底蕴雄厚,实力强大,自不必说。但却也不是那种拥有无限资源,可以随意浪费的。毕竟,其自家也有许多人杰俊彦,资源均摊,也就所剩不多。

另外,柳族如今看似风光,但暗中其实危机重重,稍有不慎,都有颠覆的可能。毕竟,黑曜城之中,流云宗一直虎视眈眈,就等着柳族掉以轻心,然后伺机扑杀。

自然而然,对待孙逸的问题上,柳族高层都有犹豫。一致觉得,如今的孙逸初露峥嵘,虽有资质,但成长时间有限,尚未蜕变,若能招纳可勉强培养。若不能招纳,也不觉得可惜遗憾。

就像一块鸡肋一样!

孙逸不是寻常之人,具备丰富阅历的他自然知晓柳族态度反复的原因,也十分理解柳族反复的心态。

只是,理解是一码事,但接受现实却是另一码事。

无法接纳重视,大可以各行其道,相安无事。可柳兴岚骤下杀手,狠毒行径却让孙逸十分不爽,无法饶恕。

他不知道柳兴岚为何对他如此偏见,孙逸自忖没有招惹过对方,但初见之后,对方似乎就看他很不顺眼。如今更是骤下杀手,险恶行径暴露无遗。

因此,孙逸十分痛恨,对柳兴岚,以及柳族都产生了厌恶感。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后悔的!”

孙逸紧攥双拳,对实力愈发渴望,恨不能快速突破,重回前世巅峰,俯居天下,凌压群雄。

……

自客栈逃离,柳兴岚匆匆回返柳宅,如风般窜入庭院,直奔会议厅。

“咳!”

前脚刚入厅门,柳兴岚即是身躯一震,忍不住咳出一口鲜血。血呈暗红,溅落在地,引起会议厅等候的柳族高层微微失色。

“小二,这是怎么回事?”噌的一下,一位胖老者站了起来,惊疑不定的看着柳兴岚问道。

“咳咳!”

柳兴岚脸色潮红起伏,呈现不正常状态,他忍不住轻咳了两声,压下了跌宕的血气。在先前和血灵虎王的交手中,他处于下风,实力不敌,受了内伤。

一路狂奔而逃,深怕血灵虎王不顾一切追击,他来不及疗养,故而伤势失控,才忍不住咳血。

此刻安全下来,柳兴岚略作调养,压下伤势,这才吐了口浊气,看着胖老者道:“五叔,孙逸此子不识好歹,缺乏礼数,不足以为柳族重视。”

“你的伤,是孙逸所伤?”胖老者皱眉,大厅列坐的众高层人物也都是锁起了眉头。

“孙逸小儿哪有这般本事,我之伤势,乃是被其守护灵兽所创。”柳兴岚将事发经过如实告知,期间免不了有所添油加醋,将一切责任推究在孙逸身上。

“我本善意前往,规劝孙逸入柳族,但话未开口,他却直接回绝,不加以理睬。我气之不过,与他争执两句,他便唆使一头高级兽王凌压我。我心中不忿,贸然出手,交手数个回合,最终受了内伤。”柳兴岚如此解释。

“岂有此理!”

顿时,柳族高层一片震动,许多人直接拍案怒喝。

“此子真是放肆,好大的胆子,竟敢如此蔑视我柳族颜面,莫非他真以为自己有些资质,就可以为所欲为,无法无天不成?”

“哼,小小年纪便如此张扬,狂妄猖獗,不知天高地厚。我看啊,此子难成大器,终究难以成长,我堂堂柳族不要也罢。”

“亏得他回绝了吾族招揽,若是吾族真将此子招揽入族,以其狂妄个性,总有一日会为吾族惹来弥天大祸,闯下不可弥补的大是大非。”

随着柳兴岚的讲述,会议厅内大半的人物都是震动,纷纷表态,对孙逸瞬间缺乏好感。

对于柳兴岚的讲述,他们毫不怀疑。作为同族之人,他们坚定地认为柳兴岚不会害柳族,不会吃里扒外的葬送柳族利益。

所以,对于柳兴岚的话,柳族众高层毫不质疑,一如当初柳风冥对孙逸的评价一样。从而导致先入为主,让得柳族不少人对孙逸缺乏好感。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柳族高层虽然实力强大,但终究少有出门,情报消息皆是专人搜集,至于真假无人去刻意调查辩证。自然而然,他们对孙逸就缺乏了直观了解。

这也是导致柳族对孙逸缺乏好感,不以重视的原因。

所以,非是柳族高层全是傻子白痴,而是人多心杂,难保没有人具备私心,而从中作梗,歪曲部分事实,从而造成不一样的结果。

相信如果柳风冥最开始多说孙逸好话,柳族众高层必然会引起重视,那么结局便会是两个不同的样子。

柳兴岚站在会议厅中,看到多数高层人物表态,对孙逸产生厌恶,他即是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眼中隐晦的闪过一丝得意之色。

随即他正了正脸色,开口道:“据我观察,孙逸此子狂妄无度,猖獗无知,自以为是,虽有资质,但人品德性终有瑕疵。单不说培养价值是否可观,就以其如此劣性,即便培养成材,最终也会是一颗毒瘤,恐弊大于利。因此,我不建议,招揽此子。”

“附议!”

“附议!”

“附议!”

霍然,大批高层人物举手赞同,对柳兴岚的话毫不质疑。

主位置上,须白发老者面不改色,扫了一眼附议的众人,随即目光平静的看向左侧的柳风冥,道:“老四,柳族之中,除小二以外,就你与其接触最多,不知对于此事,你意下如何?”

“我……”

柳风冥刚毅的脸孔浮现为难之色,浓眉紧锁,脸现犹豫,沉吟了下,最终说道:“大哥,要不,容我再去试试?实不相瞒,他治好了我的暗伤!”

“什么?”

主位上的须白发老者面容微惊,柳风冥的暗伤他自然是知道的,那可是让老祖宗都束手无策的杂症,居然被一介黄毛小儿治愈?

柳风冥叹了口气,解释道:“当初我依你之言赶往荣城,初见此子时,他一眼看穿我身负暗伤,并表示可以治愈。于是我与他事先有言,若他可以治愈,我力保他成为柳族客卿。结果,此子不负我望,竟然真的治愈,如今我暗伤消失,身体康复,已然无碍。”

“所以,我觉得,此子纵有劣性,只是终归年幼,才落得如此。不如吾族宽宏大量,教导他从善如流,改善缺陷,为吾族所用。”

“若是可以,我也不愿背信弃义。”

说到最后,柳风冥目光渐渐明亮,似乎醒悟了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