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哪壶不开提哪壶/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曜城,柳族会议厅。

众高层汇聚,齐聚一堂。

柳风冥和柳风流返回柳族,未曾见到孙逸,消息传开,柳族高层一片哗然。

“算了,无缘得见,这就说明他跟吾族无缘。所以,不必搭理了,就让此子随他而去。”柳族当代家主开口,神情平静,并不觉得惋惜遗憾。

“此子分明是故意躲着我们,其态度已经很明显,不想和吾族过多牵扯。要不然,他怎么会前去苍云门赴宴?依我之见,此子明知与吾族决裂,会有危险,所以前去抱苍云门的大腿,妄图攀上高枝。”柳族一位大人物开口,满脸嗤笑。

“对!我也如此认同!此子若是真的清高,何至于应付苍云门的邀约?依我看,攀附之心昭然若揭。”又一位老辈人雄附议。

“行了,此子不值得拉拢,虽有资质,但吾族已有龙儿,有他无他,无关紧要。且龙儿日渐成长,开始蜕变,不久可成吾族栋梁。孙逸此子,与龙儿相比,差之悬远,不要也罢。”一位大人物冷笑,对孙逸不屑一顾。

众说纷纭,会议厅一阵嘈杂。

大爷柳风炀,即柳族当代家主,柳茹嫣爷爷闻言颌首,随即看向柳风冥道:“老四,现在你可心安?”

柳风冥没有说话,抬头看了柳风炀一眼,随即无奈颌首。

看到柳风冥点头,柳风炀即是看向小二爷柳兴岚道:“二子,你且令人准备一份厚礼,送往孙逸住处,为你四叔感谢他疗伤之恩。从此,吾族与他再无瓜葛,双方无恩无怨,各行其道,相安无事。”

“是!”

柳兴岚闻言,面色暗喜,随即起身领命。

“去吧!”柳风炀随意挥手,柳兴岚匆匆离开。

没出多久,柳族即是传出消息,孙逸从此与柳族再无瓜葛,一切关系从此断绝。并且发布公告,请全城人不要再将孙逸与柳族扯上关系。

另外,更郑重声明,柳茹嫣身份清白,与孙逸从始至终毫无瓜葛。孙逸之所以暂住柳族,实乃柳茹嫣感念其略有资质,有意收容,导致被人误会。但孙逸性情桀骜,狂妄张扬,不合柳族规矩,最终分道扬镳。

这般消息传开,全城哗然。没有多久,便传得沸沸扬扬,满城尽知。

舆论的消息,如同长着翅膀,传得极快极快。

一时间,各大势力心思转动。

……

苍云门人声鼎沸,人潮涌动,目不转睛的关注着七绝连关的变化。七绝连关形似一面圆镜,镜面如湖泊,水波荡漾,映照着七彩色泽。

色泽发光,氤氲浮生,将跃入其中的人影清晰的映照出来。只是,唯有这些人影,幻境经历却是无法窥探。

外面的人只能够看到内中展现的人影,看到他们的动作,所有表现皆无法掩饰。

当有人闯过一关时,镜面则是闪烁起一种色彩光泽。若是有人闯关失败,人体画面则会消失,随即被传送出来,送出幻境。

当然,这是在云飞扬有意控制之下。若是将这件至宝用来伏敌,陷入幻境的人未得允许,则会被活活耗死在其中。

外面的人观望许久,没多久,即是看到一道又一道人影被传送出来,许多人都是忍不住焦急,感觉到七绝连关的艰难。

闯入近百人,传送出来的已经超过八成,这些人皆未闯过三关,普遍都在第一关前被拦了下来。少数达到第二关,在第三关的路上被淘汰出局。

被淘汰出来的人无不大汗淋漓,脸色苍白,看起来似乎消耗颇大,

“发生了什么事情?里面都是些什么?”有人询问他们。

“我……我感觉好像做梦一样,一场噩梦!”有人回答,颤颤巍巍,声音带着寒颤,有些心有余悸。

“如同陷入梦魇,难以自拔,很恐怖!很恐怖!”有人发怵,不堪回想。

看到这些人如此模样,外面未曾经历的人皆都有些迷惘,分外惊奇。

即便孙逸都是有些讶异,感觉到几分疑惑。七绝连关到底是些什么东西?居然将他们吓成这样?

这真是检测资质的至宝?

不只是孙逸,许多人都是产生怀疑。但传闻这件至宝不俗,有通灵之力,又让许多人摸不清虚实。

很快,淘汰的人数越来越多,眼看着所剩无几。终于,忽然镜面颤动,闪烁起三色彩光。

“有人闯破三关了!”

人群大惊,纷纷哗然,看向那人。许多人都是认得,此人在黑曜城小有名气,且近段时日时常被人提及。

白马枪,罗冲!

这是罗氏家族的嫡系子弟,手持银色长枪,风姿勃发,在七绝连关镜面中昂首向前行,显得坦然自若。

“冲儿好样的!”人群一位中年振臂高喊,分外惊喜。

此人乃是罗氏家族一位大人物,聚神境强者,看到罗冲身影,顿时大喜过望。闯过三关,会被苍云门收为弟子,这表明罗氏从此将傍上苍云门。

这对罗氏家族乃是一件喜事,意味着罗氏从此有背景,同为氏族,地位将更为尊贵。

“白马枪罗冲不愧是人杰榜天骄,名动黑曜城,其资质果然不凡,远胜常人。”

“恭喜罗兄了!罗氏可是有了个好小子!”

“贺喜罗兄,当浮一大白!”

人群纷纷哗然,许多老辈人物看待罗氏长者目光发生变幻,许多人举杯遥敬,对罗氏人物多了几分亲睐。

众人观望,目不转睛,画面中罗冲一直存在,不断朝前。时而矗立,时而手舞长枪,似乎在疯狂对战,陷入某种魔障。最终,一路前行,继续深入。

“嗡!”

过了一阵子,圆镜忽然颤动,闪烁起四彩之光。顿时,引发一片哗然,牵动人群心绪。

“破四关了!天呐,罗家小儿竟然如此给力?”

“白马枪罗冲的资质当真不凡,难怪年纪轻轻,有此本事。”

“罗兄,大喜啊!”

人群纷纷哗然,阵阵失声,掀起轩然大波。

“不知道他能连破几关,走到哪里去?”有人提问,满怀憧憬。第一批闯关者,罗冲是走得最远,坚持最久,闯关最长的人。

“若能破五关,其资质将仅输梦公子和狂刀一筹。如此人物,未来可成宗师,罗氏将发达了呢。”有人轻笑,话语中饱含艳羡。

“罗家真是幸运,竟生出这样的一位天骄。”有人叹息。

人群嘈杂,羡慕嫉妒者比比皆是。

“你们说,小旋风孙逸若是进入,能破几关?”忽然,有人开口,提出疑惑。

“白马枪罗冲都已经连破四关,而小旋风孙逸曾强势挫败罗冲,其资质是否远胜前者?”

“有人传闻,小旋风孙逸资质更胜梦公子柳如龙,你们说,他能连破七关吗?”

人群突然沸腾,掀起议论狂潮。许多人都是下意识扭头,看向了酒桌旁坦然自若,平静地喝着酒,好似闲暇的孙逸。

他们都颇为好奇,想知道孙逸的确切资质,是否真如传闻,可比肩梦公子柳如龙,甚至犹有过之。

听到人们将话题迅速转向了孙逸,且拿罗冲和孙逸相提并论,顿时,原本趾高气昂,得意洋洋的罗氏族人则不乐意了,满脸愤慨,如同吃了屎一样感觉恶心。

前几日白马枪罗冲性情冲动,当众挑战孙逸,一招落败,从此声名尽丧,被孙逸践踏,取而代之。

此事成为罗氏心头梗,一直难以释怀,所以许多人都对孙逸抱着敌意,十分愤慨。现在罗冲好不容易重振雄风,展现不可一世的风采,便又有人拿着孙逸来和罗冲比较,言辞间对罗冲尽是轻视。

这他妈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试想一下,罗氏族人岂能不恶心?岂能不反感?

“哼!当初冲儿落败,乃是大意轻敌所致,并非实力不济。否则,冲儿严阵以待,不给他近身的机会,他又岂有强势制胜的机会?”罗氏长者忍耐不住,不由冷哼起来。

“对头!冲儿擅使长枪,人尽皆知。修炼者当有常识,一寸长,一寸强的道理。若是非贴身近战,冲儿胜算当有九成。奈何,他太轻敌,被人贴身,失去兵器之利,等同于以己之短,攻彼之长,落败在所难免。”罗氏族人辩解,引发一阵热潮。

“再者说,一时胜败,说明不了什么。毕竟,胜败乃兵家常事。而资质天赋,乃是先天而生,吾族冲儿资质卓绝,天赋出众,是有目共睹的。不像某些人,尽玩弄些歪门邪道,耍些小心机。”罗氏族人冷眼瞥了孙逸一眼,意有所指的冷嘲热讽。

霍然,人群寂静,纷纷住口,齐齐扭头看向孙逸。罗氏族人这番话,挑衅针对的意思,可就极为明显了,也不知道孙逸会如何应对?

许多人都是默默关注,暗生期待,希冀孙逸起身,驳斥罗氏。罗冲表现如此出众,彰显着罗氏飞黄腾达之势,同为氏族,许多人可嫉妒得很呢。

然而,孙逸依旧坦然,平静而坐,对罗氏族人的挑衅话语充耳未闻。他淡淡地喝着酒,吃着酒菜,风轻云淡的样子和四周热烈的氛围格格不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