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抢人/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云门山脚下,汪全意飞奔而来,一路直入,途中无人敢拦。

他来势汹汹,气势勃发,宛如龙虎,一般弟子也是拦不住。所以,任由他上山,直奔山门处。

“云飞扬,给我滚出来!”

站在山门前,汪全意跨步而立,昂首眺望着苍云门驻地内,滚滚暴喝。

正殿之中,云中飞鹰云飞扬耳闻汪全意的声音,不由愣了愣,疑惑的看向范天伦。他自忖没有招惹对方,为何如此暴怒登门?

“去看看吧!”

范天伦示意一声,云飞扬颌首走出大殿,朝着山门处而去。

“汪兄,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莫不是知晓本门范长老大宴,特地来讨杯酒喝?”云飞扬现身,笑吟吟的看着汪全意道。

“狗屁!云飞扬,少给老子装糊涂,老子今日前来,乃是前来问你,为何无故掳走本门天骄!”汪全意怒气冲冲的喝问。

“啊?”

云飞扬不由一怔,这话怎么说?

不只是云飞扬,四周人群也都是哗然失声,脸色惊变。

“不会吧?苍云门居然强掳云霄门的天骄?怎么可能?苍云门怎么会做出这样下作的事情?”

“是不是产生什么误会了啊?”

“什么样的天骄啊?居然值得如此重视,让代天神拳汪全意亲自出面要人。”

人群震动,百思不得其解。

苍云门众高层也都是疑惑,面面相觑。

汪全意却是未曾在乎旁人态度,两眼瞪着云飞扬,沉声暴喝:“还敢跟我装,赶紧放人!”

云飞扬惊疑,暗道门中哪个家伙如此大胆,竟敢强掳云霄门天骄?

心下愠怒,准备好好整治门派作风,嘴上却是问道:“不知汪兄可知,本门何人,掳走贵门派哪位天骄?若是叫我知晓,定不轻饶!”

“哼,让你门中韦卜晋出来!”汪全意冷冷一哼。

“韦卜晋?”云飞扬愣了愣,依言示意高瘦个子的韦卜晋赶来山门处。

“拜见汪门主!”韦卜晋恭谨施礼。

汪全意怫然冷哼,甩手喝道:“好你个韦卜晋,竟敢花言巧语,诓骗掳走本门天骄,若你今日不给汪某一个交代,汪某定不能饶你!”

“哗!”

眼看着汪全意找到‘作案者’,远方围观的人群瞬间哗然,纷纷将怀疑的目光投向了韦卜晋。

“北腿韦卜晋居然是这样的人?诓骗其他门派天骄?”

“真看不出来啊,韦执事居然是这样的人!”

不少人面面相觑,错愕交加。

风波瞬起,四面喧嚣。

韦卜晋脸色一变,当即瞪眼,愤慨的看向汪全意,道:“汪门主,此话何意?韦某素来行得正,坐得端,何曾做出如此下作之事?”

“还敢狡辩?”汪全意冷冷一哼。

“汪门主,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乃一代门主,位高权重,当知道流言蜚语对宗门氏族的声望影响何其深远。你如此污蔑韦某,可不只是脏了韦某之名,更是祸害苍云门的声威。”韦卜晋瞪眼厉喝,愤慨不已。

“不错,汪全意,你这话可就过分了啊!云某敬你一尺,但不代表你就可以在本门放肆。”云飞扬也是恼了,脸色沉了起来。

“放肆?”

汪全意冷然一笑:“本门天骄就在你们门中,汪某还能说了假话不成?”

“是谁?你且道出名字来!若是真有此事,本门必然道歉,严肃处理此事。若是此事纯属污蔑,汪全意,云某少不得要和你交流交流。”云飞扬长发飞扬,衣抉猎猎,气势凌厉的凝视着汪全意冷哼。

“哼!”

汪全意浑然不惧,脊背一挺,凝视着云飞扬,傲然哼道:“小旋风孙逸,即是本门天骄,受韦卜晋花言巧语所诓骗,才误入了你们苍云门。”

“什么?”

“小旋风孙逸?”

“汪门主说的是孙逸?”

“怎么可能?孙逸什么时候成了云霄门的天骄?”

“我的妈呀,汪门主这是赤溜溜的抢人啊!”

霍然间,人群震动,四面哗然,全都被汪全意的话惊呆了眼。

云飞扬和韦卜晋都是脸色一僵,目光一凝,倍感错愕。

大殿之中,远远观望的孙逸都是愣了愣,不由疑惑,自己什么时候成了云霄门的天骄了呢?

与此同时,苍云门众高层,诸弟子,齐齐扭头,满脸狐疑的看向了孙逸。

孙逸灌了口酒,又好笑又好气的道:“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此话一出,众人皆都明白了缘由。

很显然,当事人孙逸自己都不知情,说明汪全意所言在造假。

“这小子!”

范天伦不由失笑,目光望向山门处的汪全意,见多识广的他岂会不知道汪全意的心思。

摆明了孙逸天资勃发,展露出惊世潜质,云霄门坐不住了,当代门主亲自前来抢人。

云霄门和苍云门一样,同为黑曜城三门之一,底蕴实力相差无几。

且当代之中,也都缺乏惊世天骄,颇有种后继无人的感觉。

所以,似孙逸这样潜质惊人,又缺乏背景的潜力人物,云霄门自然想要拉拢招揽,收入门下。

半晌,云飞扬反应过来,不由气急败坏,勃然怒道:“汪全意,你觉得苍云门好欺凌吗?”

怒斥声骤起,一股威势勃然外放,聚神六重境的修为轰然扩张,山门处虚空扭曲,风雷咆哮,一片躁动。

傻子都明白了过来,汪全意想要抢人,跟苍云门争夺天骄。

开玩笑,苍云门好不容易说服下来的惊世天骄,岂能容许外人轻易抢走?

谁敢胡来,格杀无赦!

即便是云霄门之主都不行!

云飞扬怒了,不惜大战。

“且慢!”

汪全意见状,抬手制止,道:“汪某所言乃是实话,不信的话,你叫孙逸出来,与我当堂对质。”

一旦那家伙出来,本门主许下重利,不惜代价诱骗他,就不信他不动心。

到时候,哼哼,看你们苍云门有何话说?

“你休想!”

云飞扬直接拒绝,岂会陪着汪全意胡闹。

“怎么?怕了吗?不敢让他出来对质吗?哼,早知今日,当初你们为何要如此下作,诓骗他来此?现在知道丢脸?顾及颜面了?晚了!”汪全意冷冷一哼,故意激将。

“汪全意,你个混球……”

云飞扬气得七窍生烟,对方一口一个诓骗,说得跟真的一样,不知情的还以为苍云门真做了什么不择手段的事情呢。

汪全意趾高气昂,一副浑然无惧的架势,没有半点虚伪造作,装得跟真的一样,看得不少人犯嘀咕,暗暗怀疑孙逸是不是真和云霄门有过什么交集?

“我还是出去看看吧!”

孙逸无奈一笑,看向范天伦说道。

范天伦须眉喷张,迟疑了下,随即颌首:“老哥陪你一起去!”

说着,二人一起离开大殿,直奔山门处。

身后大批宾客随同,亦步亦趋跟随着观望。

很快,抵达山门处。

孙逸看这汪全意,直言不讳的道:“汪门主,似乎,你我这还是第一次见面吧?”

“哈哈,你就是孙逸?”

听到孙逸的话,汪全意顿时大笑着凝视着孙逸问道。

此话一出,不少人嘴角抽搐,先前还说是你门中天骄,转眼居然都不认识本人?

云飞扬更是气结,满脸的哭笑不得,暗骂汪全意是个不要脸的混蛋。

似乎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汪全意轻咳一声,急忙整了整脸色,一派从容的解释道:“孙逸入我门墙时,未露锋芒,故而汪某只闻其名,未见其人。所以,不识真容,没什么奇怪的。”

这个解释虽然牵强,但也说得过去。

毕竟,云霄门弟子数千,作为门派之主,不可能个个都认识,脸盲倒是可以理解。

听着汪全意的解释,孙逸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家伙脸皮贼厚,说假话居然眼睫毛都不眨下。

若是只看他那样子的话,孙逸都是忍不住自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稀里糊涂真加入过云霄门呢。

看到孙逸沉默,汪全意也没给孙逸解释的机会,随手一挥,慈笑道:“孙逸,我知道,你在云霄门的时候,未受重视,不曾赋予你过高荣誉,让你受了委屈。”

“不过,你可知道这是本门故意所为?是希望你从底层一步步崛起,脚踏实地,夯实根基。免得太过高捧,让你迷失在名利中,从而误入歧途啊。”

汪全意一脸诚挚,语重心长的解释:“修炼者,一往无前,才是王道。追逐名利,乃是落了下乘。你有天纵之资,宗师可期,法身有望,大好岁月不应荒废在追逐名利之上啊。”

“所以,我联合众长老商议,不得不出此下策,故意将你留在底层,让你多受磨难,步步崛起,夯实根基,筑造问鼎巅峰的稳固底蕴。”

说到此处,汪全意还似模似样的叹了口气,故作一副扼腕痛惜的样子,道:“当然,如果你真的想要追求名利,在不耽误修行的情况下,本门也是可以满足你的。”

“只要你提出来这些想法,门中又怎会忍心婉拒?执事?长老?想要什么样的身份,以你的资质足以胜任。”

“哪怕你想要尝试当当掌门的滋味,只要你开口,我也愿意退位让贤,由你掌权。”

一番话,说得万分诚挚,认真的面貌看不出半点虚伪之色。

众人耳闻,无不心惊。即便诸位人雄,都是心生动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