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恨晚半步/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众人都已经知晓汪全意和孙逸并不相识,二者也素未谋面,毫无关系。

但汪全意所言所述却并不是虚假,实则是对孙逸招揽提出的种种条件。

只要孙逸点头,答应加入云霄门,云霄门可以满足孙逸的一切要求。

甚至愿意让出门主之位,由孙逸担任。

可以想象,这是多大的诱惑?云霄门下了多大的决心?

为了招揽孙逸,竟然不惜一切代价,掌门之位都要拱手让人。

如此条件,即便云飞扬都是变了脸色,范天伦都是须眉倒竖,倍受震动。

诸多旁观者不胜唏嘘,喟叹交加,骇然惊绝。

云霄门虽然落魄,远不及柳族昌盛,但终归是传承数百年的顶级势力。

门中底蕴深厚,实力强劲,黑曜城方圆万里疆域,声威非凡。

若能成为云霄门之主,地位将无比尊崇,方圆百城,莫不敬仰,毕恭毕敬,不敢违逆。

可以说,只要孙逸点头,便可一步登天,平步青云,这比成为苍云门客卿都还要牛逼。

毕竟,客卿身份虽高,却有名无实。

但成为云霄门之主,却是铁打的实权,可谓名权双收。

换做常人在此,怎能忍得住诱惑?

范天伦等苍云门高层心脏猛跳,脸色皆都凝重起来,看向汪全意不禁目露恼意,有种怒欲狂。

汪全意则是老神在在,满脸笑容,诚挚之色丝毫不减。

他无视了苍云门众高层的怒视,一脸期待的凝视着孙逸,等候着后者的回答。

他相信,自己如此表露诚意,且许下常人难以拒绝的重利,孙逸必然会同意改投门庭。

傻子都看得出来,云霄门赋予的权利比苍云门更高,更大,更实在。

只要有脑子的人,都知道该怎么选择。

“孙逸,跟我回去吧!”

汪全意不紧不慢,热切笑道。

众人齐齐扭头,看向了孙逸,期待着后者的回答。这种条件,他应该无法拒绝吧?

苍云门众高层都是屏住了呼吸,一个个提心吊胆,心绪纷杂,七上八下,难以安宁。

然而,等候许久,却见孙逸灌了口酒,洒然失笑:“不得不说,汪门主的条件真的很诱人。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拒绝这样的善意。”

“哗!”

人群悸动,哗然失声。

“果然!他无法拒绝,这种诱惑,几个人能够忍得住哟。”

“早前还真以为他不慕名利,觉得他志存高远呢。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凡夫俗子一个哟。”

“如此选择,倒也无可厚非。良禽择木而栖嘛,云霄门许下的利益更大,换谁来都会选择云霄门嘛。”

人们纷纷议论,先前沉寂的氛围瞬间喧嚣开来。

苍云门众高层则是长长一叹,满脸失落,又无比痛惜。

汪全意则是哈哈一笑,喜不自禁,上前就要抓住孙逸的手腕,喜笑颜开:“既然如此,那便随我回去。”

“且慢!”

然而,就在汪全意的大手即将抓住孙逸手腕时,孙逸微微侧身,突兀的避开了汪全意。

“怎么?”

汪全意笑声一滞,疑惑挑眉,看着孙逸。

众人议论戛然而止,重又静谧下来。

苍云门众高层则都是纷纷屏住呼吸,又满含期待起来,希冀着孙逸反悔。

人群静谧,万众瞩目,则见孙逸灌了口酒,抿了抿嘴角,这才淡淡一笑:“汪门主的善意着实深厚,常人确实无法拒绝。”

“只是,孙逸素来自在惯了,不太喜欢受约束。所以,贵门派的什么长老,门主等职务,劳烦另请高明吧,孙逸着实不善此道。”

“嘎!”

汪全意笑脸僵滞,一双满怀喜意的眼神都是彻底呆滞,不可思议的看着孙逸,膛目结舌,难以醒转。

他无法想象,自己许下如此重利,居然还会被人拒绝。

他傻吗?

云霄门之主如此高位,他居然放任自由,不愿担任?

他知不知道,天下多少人梦寐以求,想要坐上这个位置都是求而不得呢?

别说成为云霄门之主,即便是成为门派弟子,都是无尽殊荣。

“哈哈哈哈!”

看着汪全意满脸震惊,不可思议如同见鬼的表情,云飞扬遏制不住喜意,仰头大笑起来。

苍云门众高层也都是纷纷展露笑颜,拍手叫好,连连称赞。

众人再看向孙逸时,目光都是情不自禁的温和下来,眼神更多了许多亲近。

能够抵得住诱惑的人,知晓着有所为,有所不为的人,都值得重视。

任何一家势力,都应该重点培养。

只有这样的人,在面临危机时,才不会远走高飞,不会分崩离析。

并且,这样的人,都不会被名利所累,是真正志存高远的人物。

假以时日,只要不夭折,都必然成大器。

范天伦老怀欣慰,喜笑颜开,抚动长须的手都是变得轻快。

一脸笑容,后槽牙都隐隐可见。

显然,孙逸获得苍云门众人认可,已然被他们真心接纳。

人群唏嘘,哗然四起,皆都错愕惊震的看着孙逸。

后者的再次拒绝,刷新了他们的理解。

汪全意回过神来,一脸震动的看着孙逸,忍不住质询:“为什么?为什么会拒绝?只要你成为本门之主,又哪还有什么约束可言?一切规矩,都是你说了算,岂不是更自在?”

随着汪全意询问,众人也都是齐齐沉默,再次看向孙逸,期待着后者答复。

他们也不免好奇,觉得孙逸所言有些站不住脚跟。

自由这种东西,只有站得越高,才能感受得越真切。

孙逸灌了口酒,坦然一笑,随即目不斜视的迎着汪全意的目光,屈指解释:“汪门主所言未免太片面,实则一家之词,不足以信。”

“担任云霄门之主,确实地位崇高,不受约束。但是,职位越大,所承担的责任就越多。除非,我做个浪荡子,不对云霄门事务负任何责任。”

“不过,那样的门主,云霄门需要吗?若是可以,我倒是不介意做个甩手掌柜。”

“另外,站得越高,所受舆论就越多。我以开窍修为,担任云霄门这种顶级势力之主,试想一下,天下人还不得把我喷死?”

“若我与云霄门存在着什么关系,顺位继承,倒也无可厚非。可是,我与云霄门素无瓜葛,从未牵连,贸然入主,叫人怎么看我?”

“别说天下人的声讨,只怕云霄门内部都要相互倾轧,对我诸多针对。试问,这种伴随着诸多麻烦的事情,我为何要做?”

说到这里,孙逸淡然一笑,仰头灌了口酒。

啧啧嘴,提袖擦了擦嘴角,在汪全意妄图辩驳前,继续说道:“再者,苍云门待我不错,对我态度极为和蔼。投桃报李,我也不能辜负了苍云门的信任。”

“此刻若是离开苍云门,转投云霄门,试问,如此两面三刀之人,云霄门可敢重视?”

“这……”

妄图辩驳的汪全意瞬间哑口,无言以对。他瞪大眼睛,僵在原地,尴尬不已。

“啪啪啪啪啪!”

“好!说得好!”

“孙逸,我喜欢你!”

“就冲你这番话,孙逸,苍云门必定不会负你!”

气氛尴尬之际,四周顿时响起拍手声。

苍云门上下众人,齐齐鼓掌,伴随着叫好声,激烈响起。

苍云门齐齐失声,目露精芒,看待孙逸的眼神无不充满敬重。

这份敬重无关修为,无关声威,仅是对孙逸人品道德的一种认可。

仅凭这番话,即可看出,孙逸的品性绝对极佳。

宗门势力扩张,不只是针对潜质,更看重品性。

品性绝佳者,远比资质出众者更受欢迎。

而孙逸,无论潜质,或是品性,都是上上选。

因此,苍云门众高层大喜过望,无不暗叹,捡到宝了。

唯独汪全意一声长叹,垂头丧气,失魂落魄,满脸衰颓。

“恨我云霄门,晚了半步!”

汪全意扼腕叹息,昂藏脊背都似在无形中略显佝偻。

“叨扰了!”

事成定局,汪全意告辞一声,徐徐转身,步履沉浮的朝着山脚下离去。

孙逸见状,犹豫了下,随即冲着汪全意背影高喊道:“汪门主此番善意,孙逸铭记于心。来日若有需要,孙逸必不负所托。”

这算是一个承诺,同样,也是交好云霄门的一种态度。

只要云霄门以后不与他为敌,他很乐意和云霄门亲近。

毕竟,汪全意这人还算不错。

山脚下,汪全意离去的步伐微微一滞,略作停顿,轻点了点头。

随即重又迈步,朝着山脚外继续远去。

只是,这一次走得轻快,走得从容,走得沉稳。

目送着汪全意的背影彻底消失在黑夜中,满场沉寂方才重起波澜。

众多宾客长吁短叹,纷纷唏嘘,感慨孙逸的品性无双。

同时,苍云门众人看待孙逸的目光愈发亲切,态度更加和蔼。

无疑,经此变故,孙逸彻底获得苍云门认可,双方奠定下夯实的关系。

从此以后,只要孙逸不做出危害苍云门利益的事情,相信苍云门都不会辜负他,会成为他坚强的后盾。

这种关系,远比担任柳族莫须有的客卿更来得实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