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神宫葬遗迹/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蒙蒙亮,黑曜城某街暗巷。

江明锋一身青衫,身姿轻逸奔掠而来,以迅疾的身法窜进暗巷中,直达暗巷最深处。

暗巷深处墙壁,以青砖垒砌,表面严丝密逢,看不出任何异常。

江明锋抵达深处,抬手有节奏的在墙上敲动了三下。

结果毫无异常的墙壁无声的裂开一道暗门。

暗门内黑漆漆的,毫无光亮,昏昏沉沉,幽幽暗暗,看起来死气沉沉,缺乏生机明媚的气息。

江明锋毫不意外,好似习以为常,缩身挤进了门缝,钻进了暗门深处。

无声无息,暗门重又合拢,墙壁依旧普通,外面看不出丝毫异样。

暗门内,是一间宽敞冷寂的房间,面积足有二三十平米,摆放着一张桌椅,便再无他物。

而在房间内唯一一张座椅上,坐着一位身穿黑色长衣,披着黑色披风,戴着黑色斗笠的人。

这人浑身上下遮得严严实实,身材、面貌、丝毫不漏。

外人根本看不出他的模样,无法捕捉他的相貌。

甚至,是男是女,都是无法直观的看出来。

这人背对着江明锋坐着,手中端着一个高脚玻璃杯,玻璃杯内盛着半杯红色液体,看起来宛如鲜血一样。

“老规矩!”

此人轻晃着玻璃杯,玻璃杯内的红色液体贴着杯壁旋转翻滚,宛如掀起红色巨浪,汹涌的架势十分渗人。

江明锋二话不说,走向房间一处角落,在那角落处,墙上略有凸出,凸出处形成一处凹槽。

凹槽深处有一个窟窿,延伸进墙壁,不知连通着何处。

一语未发,江明锋取出一把匕首,直接割破了手腕血脉,伸向了凹槽处。

鲜艳的血液滴入凹槽,渗透进窟窿中,消失无踪。

也不知道洒下了多少血液,江明锋咬着牙一声不吭,不管不问。

直到那人淡淡地说了声:“够了!”

江明锋这才收回手臂,元力澎湃,割破的伤口徐徐愈合。

“帮我杀一个人!”

江明锋转身,即是看向那人,沉声说道。

“谁?”那人头也没抬,依旧平静的晃着高脚杯。

“小旋风,孙逸。”江明锋目光冷漠,报上了目标。

“噢?是那个名声鹊起的边城土著?”那人微微讶异,阴测测的声音似有几分波澜。

“不错!”江明锋颌首答道。

“理由!”那人淡淡说道。

江明锋闻言冷笑:“堂堂百变鬼面,杀个蝼蚁,还需要过问那么多吗?”

“唔,说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那人似有动容,轻喃了声,随即阴测测一笑:“不过,此蝼蚁非彼蝼蚁。据悉,疑是法身高人之徒呢。”

“嗤,故弄玄虚而已,你也会信?”江明锋顿生嗤笑。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万一呢?”那人晃动着高脚杯,阴测测一笑。

“如果你怕了,那便当我没来!”江明锋转身即走,毫不啰嗦。

“回来!”

那人晃动高脚杯的动作一滞,幽幽的冷哼了声:“看在你是老顾客的份上,我原谅你这次的无礼。”

江明锋驻足,背对着那人,一声未吭,静等着对方的下文。

沉默片刻,那人重又晃动着高脚杯,阴测测的道:“我能得到什么?”

“鹧鸪岭的秘密!”江明锋背对着那人,冷冷回答。

霍然,那人晃动的高脚杯再次一滞,笼罩在黑色长衣下的身子似乎都隐隐一震,显然是被这个答复所惊异到了。

鹧鸪岭,是黑曜城附近一处有名的险地,距离黑曜城三百里,方向西偏北四十度。因其地势像一只匍卧的鹧鸪,从而得名。

鹧鸪岭常年袅绕着一种煞气,可以侵蚀生灵肉身,污化生灵血气,浑浊生灵精气,危害极大。

那种煞气极浓,即便寻常的聚神境强者都是不敢擅闯,一旦受到侵蚀,肉身容易被毁,血气会沾染污垢,精气会变得不纯,从而资质萎靡,实力衰减。

更严重者,会泯然众人,或失去灵性智力,沦为行尸走肉。

世传,鹧鸪岭藏着一段隐秘,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传说。

江明锋曾夜探鹧鸪岭,并且活着走了出来,据悉从中获得了部分裨益,从而潜质提升,才一跃成为当代天骄,名动黑曜城。

有传闻称,江明锋获知了鹧鸪岭部分隐秘,了解到一段密辛。

传闻虽然大多数不可信,但就此事,江明锋却是并未反驳,一直沉默,似乎默认了一样,从而引发广泛猜测,惹得不少人好奇不已。

曾经更是掀起一阵夜探鹧鸪岭的风潮,引发不少爱慕名利的年轻人物趋之若鹜。

只是,悉数葬送了性命,鲜有存活者归来。

“有意思!”

房间内沉积了好一会儿,那人才重新晃动着高脚杯,阴测测的发出一声轻喃声。

“你不觉得,应该告诉我一部分消息吗?”那人阴测测一笑。

“深处埋神宫,葬着古遗迹。”江明锋背对着那人,淡淡回道。

“唔!”

那人轻喃了声,随即说道:“事成之后,你得带我前往!”

“没问题!”江明锋平静应承。

说完,径直而去。

暗门裂开又合拢,房间重又恢复静谧。那人晃动着高脚杯,许久,将杯中红色液体一饮而尽。

……

天色大亮,朝阳东升。

柳茹嫣在孙逸购置的住处等候了整整一夜,却未曾等到孙逸归来。

她坐在大厅长桌旁,手抻着桌沿,掌托着香腮,支撑不住疲惫昏昏欲睡。

这时,厅外传来脚步声,柳茹嫣霍然惊醒,睡眼猛然睁开。

“孙逸!”

下意识脱口而出,柳茹嫣寻音望去,但看清脚步声来源时,却是一阵失落,美眸难掩失望。

来人并非孙逸,而是客栈掌柜,提着长衫一角,踩着小碎步,一路快跑着奔来。

“小的常福,给茹嫣姑娘请安了。”掌柜的跨进大厅,满脸堆笑的抱拳躬身,毕恭毕敬的向着柳茹嫣施了一礼。

“免了吧,常掌柜。”柳茹嫣摆摆手,意兴阑珊的打了个哈欠,随即问道:“孙逸回来了吗?”

常福直起身来,听到询问,急忙欠身答道:“回姑娘话,孙公子一宿未归。”

“喔……”

柳茹嫣难掩失望,精神恹恹。

常福偷偷地瞥了一眼柳茹嫣略显憔悴的面容,心下不由惊疑:‘看来传闻不假,孙公子和茹嫣姑娘之间关系匪浅呢。’

私下揣测,常富却不敢表露出来,他态度十分恭谨,始终佝偻着腰肢,解释道:“姑娘,小的代为传话,刚才柳族遣人捎话,请姑娘速回柳族。”

“可有说缘由?”柳茹嫣淡淡询问。

常福急忙答道:“说了,说了,说是龙少爷归家了。”

“大哥?”柳茹嫣霍然惊起,美眸陡然凝滞。

柳族龙少爷,除了梦公子柳如龙,还能有谁?

失神片刻,柳茹嫣毫不犹豫的朝外走去,向着柳族匆匆赶回。

不过,刚要走出大厅,却是忽然驻足,转身回头,看向掌柜常福道:“对了,拜托常掌柜,如果孙逸归来,请你转告他,茹嫣候他已久,请他来柳族一叙。”

“好的,好的!”常福连连应承。

柳茹嫣托付完,转身欲走,但似乎又觉不妥,再次驻足,转头看向常福道:“算了,你还是捎个口信来柳族,茹嫣亲自拜访为好。”

“小的明白,明白!”常福满脸堆笑,点头哈腰。

再三的郑重叮嘱常福不要忘记,柳茹嫣这才匆匆离去。

目送着柳茹嫣的背影消失在街角处,常福笑脸渐收,献媚的脸色多了几分揶揄。

“嘿,孙公子真是好福气呢。”

摇头晃脑的感概了一声,常福背着手嬉笑离开。

对于柳茹嫣的等待,孙逸并不知情。

他昨夜未归,在范天伦的安排下,留宿苍云门。

如今已经成为苍云门客卿,孙逸自然而然在苍云门有了单独住所。

是一栋别具一格的小院,四周种植着花草,环境幽静。

清晨时分,朝阳初升,孙逸带着绿萝盘坐在院外独石上,面朝朝阳,吞吸吐纳。

直到朝阳彻底升起,东边的紫霞渐渐隐匿,孙逸这才睁开眼睛。

眼中精光熠熠,瞳孔波光明媚,宛如星月镶嵌其中,显得十分慑人。

开辟眼窍,眼瞳蜕变,渐具神异。不只是视觉大幅度提升,目光也更有穿透力。

甚至随着转修内脏穴窍,识海灵台也愈发空冥。

眼窍圆满,过目不忘等本领更是不足挂齿。

特别是神相授法,赋予《明识诀》后,孙逸的双眼更加不凡,种种神异加持,极具妙益。

明辨是非,识别真伪,勘破虚妄,透视假象,洞察本质。

“天道多虚妄,世间多假象。习得此秘诀妙法,倒是无惧万物虚假。一切幻象都将无所遁形。”

孙逸喟叹一声,这种秘诀妙法堪称逆天,但随着了解越多,孙逸对自身的武道神相越忌惮。

居安思危,福泽越深厚,往往伴随的祸根也越凶险。

冥冥中有种感觉,似有一段神秘面纱将要揭开,或许会掀起神秘一角。

只是,这种感觉渐渐滋生,孙逸既是期待,又是忐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