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柳茹嫣造访/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修炼!修炼!修炼!

百无聊赖的日子,除了修炼,便别无所作。

成为苍云门客卿之后,地位崇高,且倍受苍云门诸弟子爱戴。

孙逸完全不用再为修炼物资发愁,苍云门全权负责提供所有修炼物资,让孙逸少了许多的后顾之忧。

渐渐地,孙逸在苍云门找到了一种‘家’的感觉。

在苍云门内,诸弟子见到他,无不尊称一声‘师叔公’。

诸位老辈人雄都和他兄弟相称,让他倍感亲切。

即便门主云飞扬,名动黑曜城十余年的云中飞鹰,都得涨红着脸称一声‘孙师叔’。

这操蛋的辈分……

孙逸似乎都能够看出来云飞扬的悲愤,招揽一个超级天才,却平白无故的自降了身份。

虽然孙逸并不在乎什么辈分,且按照前世身份和地位,哪怕年纪,也可以当之无愧的做他们的前辈长者。

所以,孙逸很坦然接受他们的称谓,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或者尴尬之处。

因此,孙逸对苍云门总体印象极为不错,亲睐之心渐渐滋生。

这日,孙逸独坐别苑内,修炼闲暇之余,他会描摹符咒。

一来防备不时之需。

二来交予门派,换取一些不寻常之物。

三来熟练手脚,精研咒道。

所谓艺多不压身,就是如此。

这时,别苑外传来敲门声。

“进来!”孙逸头也没抬,继续描摹着符咒,随口应允。

苑门被推开,一名苍云门少年弟子快步走了进来。

恭谨的抱拳施礼后,禀告道:“师叔公,魅仙子茹嫣姑娘前来拜访。”

“嗯?”

孙逸眉头一挑,描摹符咒的动作一滞,略感疑惑。

噼啪一下,笔下符纹崩溃,元气紊乱,发生了爆炸。

未完成的符咒瞬息粉碎,化作齑粉,孙逸身前一片狼藉。

孙逸不曾在意,随意的丢下描笔,拍了拍浑身沙尘,示意弟子道:“让她进来吧!”

“是!”

少年弟子领命而去,不一会儿,领着身材曼妙,一袭紫色紧身长裙的柳茹嫣走了进来。

柳茹嫣莲步款款,姿态婀娜的走进别苑。

她两只纤纤细手搭在一起,横在侧腰前,微微屈腿欠身,如小家碧玉般略施一礼。

“茹嫣,给公子请安。”柳茹嫣巧笑嫣然,眉目含春,魅惑天成。

孙逸见状,却是眉头微皱,目光闪烁,紧盯着柳茹嫣,一语不发。

今日的柳茹嫣分明怪怪的,跟平时所见所识判若两人。

虽然柳茹嫣绰号‘魅仙子’,且天生魅惑,但在孙逸面前,却从不这样搔首弄姿。

另外,柳茹嫣的神魂烙印可在孙逸识海中,二人近距离比邻,双方是可以相互感应得到的。

孙逸却未在柳茹嫣身上感应到对方的神魂波动,彼此毫无联系。

心下质疑,孙逸自然而然施展《明识诀》窥探起来。

果然,在明识诀的窥探下,洞察出对方的本来面貌。

这哪里是魅仙子柳茹嫣,分明是一个瘦得皮包骨头,浑身只剩骨架的年轻男子。

“有意思……”

孙逸不禁暗笑,竟有人伪装柳茹嫣,显然有所图谋。

“公子,茹嫣可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吗?”

似是察觉到孙逸起疑,柳茹嫣顿时魅惑尽消,转而流露出楚楚可怜的柔弱姿态。

若是旁人在此,绝对无法分辨出柳茹嫣的真假来。

对方的伪装惟妙惟肖,几乎可以以假乱真。

若非孙逸恰巧习得《明识诀》,又和柳茹嫣有着非同一般的联系,只怕都得被对方欺瞒过去。

倒要看你玩些什么把戏?

看着‘柳茹嫣’惺惺作态,柔弱脆怜的样子,孙逸抿了抿嘴角,灌了口酒,淡然摇头:“没有,只是觉得今天的茹嫣姑娘比往常更有魅力而已。”

“咯咯,公子可真会夸人儿。”

‘柳茹嫣’掩嘴娇笑,眉目间含着几分柔情,莲步款款的朝着孙逸走来。

步步逼近,孙逸心生悸动,察觉到丝丝危机,脊背隐冒凉意,浑身暗起鸡皮疙瘩。

来者不善!

毋庸置疑,对方抱着不友好目的而来。

习得《轻灵诀》,孙逸的五感六识更加敏锐,对危机预判更加准确。

这种预判的灵觉,可以防备诸多暗袭。

不过,面对着对方的靠近,孙逸却是不动声色,分毫不惧。

他平静的站在原地,灌了口酒,一脸坦然自若,从容镇静的看着对方靠近。

只是,在孙逸旁边石桌上蜷缩着身子呼呼大睡的‘血色猫咪’翻了个身,侧卧的姿态转换成了伏卧。

两只后腿屈拢,肌肉紧绷,暗暗蓄势。

只要对方表露出丝毫异动,化身猫咪大小的血灵虎王绝对能够在第一时间内扑杀掉对方。

“茹嫣姑娘突然造访,是有什么事吗?”

孙逸镇静的看着靠近身前的‘柳茹嫣’,随口问道。

“公子,难道,没有琐事,茹嫣便不能来寻你吗?”

柳茹嫣闻言,一脸委屈之色,带着几分羞恼微瞪着孙逸。

想着一个瘦如竹竿的家伙在搔首弄姿,孙逸就忍不住一阵寒颤。

要不是想要套出对方的目的,孙逸早就让血灵虎王擒拿下对方了。

虽然看穿了对方的本质,孙逸也发现了对方的修为。开窍八重境,远胜当前的他。

若是爆发冲突,孙逸自忖,以目前的实力不可能敌得过。

当然,若是生死交锋,孙逸自忖有逃脱的把握。

毕竟前世纵横一生,见多识广,累积的生死阅历不胜繁多。

淡淡地瞥了一眼故作委屈姿态的‘柳茹嫣’,孙逸灌了口酒,随口一笑:“柳族弃我如敝履,茹嫣姑娘何须再做这样的姿态?若是传扬出去,岂不遭天下人笑话?”

‘柳茹嫣’却是不假思索的撩了撩耳畔鬓发,一脸妖娆的道:“族中长辈鼠目寸光,未曾及时发现公子天资。”

“所以,知晓公子受了委屈,特意让茹嫣前来赔罪,还请公子海涵,原谅我们才好。”

说着话,‘柳茹嫣’倾身靠上前来,和孙逸近乎面贴面。

一只碧藕般的纤手更是搭在了孙逸肩头,玉葱般的芊指柔弱无骨,顺着孙逸胸膛,滑向了胸口。

若是换做不辨真伪的常人在此,只怕早已酥软无骨,被对方这般魅惑勾得魂飞九天。

但是,孙逸却是浑身恶寒,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即便心有计算,孙逸也忍不住的后退了半步,脱离了‘柳茹嫣’的魔爪。

“茹嫣姑娘,请自重!”

孙逸幽幽的看了对方一眼。

“公子,您这是不愿意原谅茹嫣吗?”

‘柳茹嫣’委屈的收回纤手,楚楚可怜,满脸哀怨的凝望着孙逸。

还装上瘾了?

孙逸恶寒得差点作呕,想着一个皮包骨头的男人装成一个楚楚可怜的弱女子来搔首弄姿,那种感觉就让他忍不住颤栗。

不是怕的,纯属吓的。

“够了!”

孙逸终于忍不住恶寒,脸色一沉,冷冷呵斥。

“公子……”

‘柳茹嫣’吓得花容失色,一脸惶恐慌乱的凝望着孙逸。

哀怨委屈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要怜惜。

孙逸灌了口酒,神情冷淡的看着‘柳茹嫣’,直言不讳:“阁下有何目的,还请直说吧。”

‘柳茹嫣’闻言一怔,似有错愕,但很快恢复正常。脸上委屈更胜,绞着芊指哀怨道:“公子,茹嫣可是说错了什么吗?竟让公子如此动怒。”

他并不知道,自身本相早已暴露,妄图继续伪装。

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呢?

孙逸暗暗冷笑,脸上却是平静自若,淡淡地瞥了‘柳茹嫣’一眼,道:“我给你一个机会,老实交代你的目的,我饶你不死,放你离开。”

“公子?”

‘柳茹嫣’略显惊疑。

“还不显出本相?”

孙逸断喝。

“你……”

霍然,‘柳茹嫣’俏脸剧变,吓得花容失色。

曼妙身姿都是忍不住剧震踉跄,朝后跌跌撞撞退却。

“你是如何识破的?”

‘柳茹嫣’震骇欲绝,花容失色的看着孙逸,满怀警惕的问道。

“是我在问你,而不是你在问我。”

孙逸灌了口酒,淡淡道。

“咯咯!”

‘柳茹嫣’微微一怔,随即掩嘴轻笑:“好一个勇武可嘉的小旋风,人说你狂妄无知,如今看来,还真是如此。”

“你是谁?来此有什么目的?”孙逸不在意对方蔑视,淡淡询问。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奴家前来取你性命!”

‘柳茹嫣’笑容转冷,手中出现一把蛇剑,杀机凛然。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孙逸淡淡一笑,平静地看着‘柳茹嫣’,道:“提醒你一句,你敢动手,死的绝不会是我。”

“狂妄!”

‘柳茹嫣’再不掩饰本来嗓音,原本娇柔的嗓音变得嘶哑,阴测测的如地狱恶鬼。

话音刚落,‘柳茹嫣’身影一动,霎那从原地消失,宛如鬼魅,来无影去无踪。

下一刹那,孙逸陡然察觉到面前一股疾风刺来,带着几分血煞腥气,直奔自身心脏。

疾风凌厉,虽未至胸前,却撕裂开了自身衣袍,割裂开了肌肤。

孙逸神情镇静,处变不惊,《轻灵诀》施展开来,身如轻烟飘然后退,迅速拉开了距离。

与此同时,石桌上蓄势待发的血灵虎王迎风暴涨,化作山岳躯体,朝着前方虚空镇压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