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吼!”

吼声震天地,虚空都塌缩扭曲,磅礴威压笼罩倾轧,伴随着庞大躯体碾落下来。

虚空都是龟裂,空气噗噗爆碎,前方天地宛如化作泥沼,遭受封禁,一切事物在内部都要停歇寂灭。

“噗!”

‘柳茹嫣’鬼魅无踪的身影被迫显现出来,曼妙身姿出现龟纹,遭受重击的他忍不住咳血,最终被血灵虎王一爪子拍翻在地。

“高级兽王?”

‘柳茹嫣’脸色剧变,满含惊怒的看着镇压下他的血灵虎王,瞳孔紧缩,布满不可思议。

糟糕!

错算了!

此子竟有高级兽王守护!

‘柳茹嫣’神情变幻,一脸懊恼。

“现在可以说吗?谁指使你来的?”

孙逸灌着酒走上前来,姿态从容,从始至终脸色都没有变幻丝毫。

淡淡的俯视着被血灵虎王镇压在地的‘柳茹嫣’询问道。

‘柳茹嫣’紧咬唇齿,冷冷地凝视着孙逸,阴测测的嗓音桀桀笑道:“我不得不承认错误,太低估你了!”

孙逸淡淡颌首,灌了口酒,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如果你能够告诉我,背后指使者,我答应饶你不死。”

“桀桀桀,你觉得我会说吗?”‘柳茹嫣’阴测测冷笑。

“看来你执意寻死了?”孙逸灌了口酒,对‘柳茹嫣’的回答并不意外。

‘柳茹嫣’冷笑消失,转而重现哀怨,一脸楚楚可怜,饱含委屈的盯着孙逸,嗓音重又恢复轻柔,道:“公子,您真的舍得杀了奴家吗?”

“杀!”

知晓对方不会透露背后指使者,孙逸懒得废话,淡淡下了必杀令。

“噗!”

血灵虎王爪起爪落,‘柳茹嫣’顿时被拍碎了胸膛,半边身子塌成肉酱。

“你……”

“孙逸,我跟你势不两立!”

‘柳茹嫣’生死弥留之际,两眼浮现血色,满脸狞恶怨毒的瞪着孙逸,留下一句狠话。

话音刚落,他残碎的躯体居然自主融化,转眼化作一滩脓血,腥臭煞气扑鼻。

“嗖嗖嗖!”

‘柳茹嫣’刚刚身死化脓,别苑四周传来破空声,紧接着以范天伦为首的苍云门众高层相继赶来,一脸的紧张之色。

“发生什么事了?”

范天伦嗓音雄浑,跨进别苑即是紧张询问。

血灵虎王的咆哮声震动云霄,范天伦等人都是不凡之辈,自然清晰耳闻,纷纷被惊扰,慌不迭匆匆赶来。

“有人买凶,想要暗杀我!”

孙逸灌了口酒,语气平静的回道。

“是谁?”范天伦顿时须发喷张,如同暴怒的雄狮,怒气勃发。

“死了!”

孙逸努了努嘴,示意那摊脓血,道:“此人善于变幻伪装之术,假冒成柳茹嫣,意图亲近我,对我展开袭杀。”

“竟有此事?”

苍云门众高层无不变色,纷纷骇然失声。

“你没事吧?受伤没?”

范天伦不禁紧张盘问,大手在孙逸身上摸了又摸,认真检查,深怕孙逸有个好歹。

好不容易招揽到一个超级天才,就这么殒落掉,那对苍云门而言将是极大的损失。

感受到范天伦真心实意,不曾做作的紧张和关切,孙逸略受感动,对范天伦好感更甚。

“没事,幸亏我对柳茹嫣有所接触,对她的举措行为,以及一些习惯稍有了解。所以,提前识破了他的伪装,有所防备。”

孙逸灌了口酒,淡然一笑。

“那就好!那就好!”

高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实下来,范天伦长长的吁了口气。

但转眼间,却又暴躁如雷,跺地痛恨:“该死的宵小贼子,竟敢在苍云门撒野,老夫绝饶不了他。”

“通知下去,给老夫查,到底是哪个贼子如此大胆,竟视我苍云门于无物。”

“得令!”

霍然,有执事人物领命而去。

命令传下,范天伦这才询问孙逸:“老弟,你可知道,刺杀你的人什么模样?若是知晓,倒也好顺藤摸瓜。”

孙逸思考了下,如实告知。

“很瘦,皮包骨头,跟个骨头架子一样。他脸颊消瘦,五官僵滞,看起来十分阴晦,给人一种阴测测的感觉。”

孙逸灌了口酒,思索了下,又继续道:“此人是大约二十岁出头的年轻男子,开窍八重境修为,刺杀我时使的蛇纹剑。其身法超绝,形如鬼魅,无影无踪,十分的神秘莫测。”

听着孙逸口述出刺杀者的面貌,范天伦思索了下,随即摇头:“二十岁的年轻男子?开窍八重境修为?若是如此,那其资质无疑卓绝,黑曜城当代之中,屈指可数。”

“六大势力中就有柳族柳如龙,流云宗陈宇,清云宗林毅,云霄门赫连杰,以及我苍云门郝逸云。”

“除此之外,人杰榜赫赫有名的,就有百变鬼面千寻、铁口神断王诀,妙手如意慕青岚,炽情剑王朗、大脚仙葛雄等。”

细数众天骄,范天伦目光闪烁,思索片刻,又道:“但若如老弟所说,对方身法超绝,宛如鬼魅,无影无踪。又使蛇纹剑,极善伪装之术,那么结论倒是好推测了些。”

“柳如龙虽以幻术闻名,却心性正直,断然不可能偷袭人。陈宇以刀法著称,显然不符。林毅以枪法闻名,可以排除。赫连杰擅使双锤,也不符合。”

“本门郝逸云倒是使剑,却非蛇纹剑,而是细剑,其剑名为‘依云剑’,还是老夫为他锻造的。且逸云这小子出外历练,尚未归来,他不可能跟你这样玩笑。”

说到这里,范天伦顿了顿,继续道:“除此之外,唯有炽情剑王朗使剑,但此人乃王氏长孙,王氏素来亲近本门,此子且与本门郝逸云关系亲密,两人结伴历练未归。”

“而他身法也并不神秘,乃是习练的王氏嫡传轻功《梯云纵》。又他外貌刚毅高大,与之不符。”

“除开这些,唯有百变鬼面千寻可疑最大。不过,此人从未显露本相,也未在人前出手。所以,对于他什么面貌、年纪、身材、擅使兵器等皆不为人知。”

“此子唯一事迹,则是刺杀流云宗陈宇,险些得逞。所以,以这些推断,倒是很难确认是否为他。”

说到最后,范天伦敲了敲脑门,觉得有些麻烦。

孙逸仔细聆听,随着范天伦推论,他脑海里也在排查,最终发现,百变鬼面千寻的怀疑最大。

下意识的,脑海中回想起人杰榜上有关千寻的记载。

姓名:千寻。

修炼功法:《血影功》。

武道神相:百变幻魔(四星)。

修为:开窍八重境。

战绩:以易容伪装之术,袭杀狂刀陈宇,险些得逞。

评价:资质绝佳,手段凌厉。

排名:第七。

绰号:百变鬼面。

身份:不详。

人杰榜上记载也是不多,对其了解也多是不详。

所以,无法推断,倒是情有可原。

在孙逸回想有关千寻的信息时,只听范天伦唏嘘道:“千寻此子不显踪迹,行踪不定,想要请动他做杀手,代价必然不小。”

“而能请动他的,必然身份来历都不简单。寻常人物,可没那资格。”

孙逸闻言点头,对此结论倒是十分赞同。

唏嘘之余,范天伦又叹了口气,凝重道:“最近时局变幻,风雨欲来,恐有一场大波动将要席卷。”

听其口气,略显愁容。

“出什么事了?”孙逸疑惑。

范天伦正了正脸色,郑重解释:“老弟,老哥不瞒你说,柳族柳如龙,日前已归,听说遭遇了什么意外,身负重伤。”

“柳如龙都受伤了?”

孙逸讶异,此人乃是黑曜城人杰榜第一,曾斩半步聚神境妖兽,其实力可谓超绝,竟然身负重伤?

“也是被人袭杀的吗?”孙逸颇感好奇。

“暂时未知!”

范天伦摇摇头,解释道:“据悉,柳如龙受伤归来,便是昏迷不醒。具体遭遇了什么状况,暂未可知。”

能让柳如龙这种实力的人物受伤不醒,可见伤势不浅。

孙逸微微皱眉,心生悸动,隐隐中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推动,让他心生警兆。

总觉得有段神秘面纱要呼之欲出……

在孙逸惊疑时,范天伦又讲述道:“不仅如此,流云宗陈宇,清云宗林毅,云霄门赫连杰等在外历练的天骄,都在日前陆续返回宗门。”

“逸云那小子也在昨日传回讯息,近期将要结束历练归来。”

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趋势啊……

孙逸灌了口酒,心绪纷飞,既期待,又忐忑。

各方天骄齐聚一堂,群英荟萃,是要争锋了吗?

而在孙逸和范天伦讨论众天骄时,黑曜城某街,一间冷寂宽敞的暗室内,一方血池咕噜咕噜的冒起血泡,逐渐沸腾。

血池涟漪起伏,随着沸腾趋势逐渐掀起长浪。浪涛涌动,交旋着汇聚出一道人影。

人影渐渐由虚凝实,最终化作一道身材干瘦如骨架,五官僵滞阴晦的年轻男子。

男子赤身,浸泡进血池中,闭目养息许久,终才陡然睁眼。两眼血红,煞气横生。

“孙逸,我与你势不两立!”

阴测测的厉啸声在暗室回荡,血池沸腾更胜,血浪涌动奔腾,尽显阴煞凶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