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天骄归来/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血煞气息踊跃,弥漫暗室四周。

千寻浸泡血池中,僵滞的五官尽显凶狞冷厉。

他出道多年,暗杀无数,至今为止,仅有两次失利。

第一次是刺杀狂刀陈宇,临近成功时,却因情绪波动而被察觉,最终功亏一篑。

第二次则是刺杀孙逸,未曾想到还未动手,竟被对方识破。

这种失利,让千寻出离的愤怒。

以他的伪装之术,素来无往不利,鲜有失手。

行动数百上千次,未曾被人识破过。

死在他手中的天骄人物,多不胜数,各大势力的天骄都不乏少数。

却唯独被孙逸识破,在对方面前如同小丑一样,搔首弄姿,殊不知早已败露本相。

此刻回想,千寻都是忍不住的羞恼异常。

他苦心伪装,竟被对方当做小丑愚弄,如此结局,怎能让人平静得了?

“这次是我错估了他,身边竟有高级兽王守护。我之伪装之术虽然可以隐瞒同级人物,但在兽王或高级聚神境强者面前,却是难以掩饰。”

千寻浸泡在血池中,渐渐地收敛起愤怒,细细思索起失败的原因。

每次行动之后,他都习惯性的总结原因。

无论失败还是成功,都要总结其根源。错则改之,成则加冕。

“我本以为他藏身苍云门,便会放松警惕,所以未曾过多防备。却不想他竟如此怕死,高级兽王寸步不离。”

“该死的家伙,毁灭我一尊血影分身,我定要尽取你血,再铸分身。”

“世传你资质卓绝,法身有望。你之血液一定更有灵性,铸造的血影分身必然更加凝实。桀桀桀,我很期待,以你之血铸分身的时候。”

千寻桀桀冷笑,“我就不信,高级兽王能时时刻刻的保护你。你若落单,我必杀你!”

阴测测的声音在暗室回荡,交融着浓浓阴煞,经久不绝。

……

黑曜城,柳氏圣族。

后庭苑,柳族高层紧张围守,簇拥在庭院门口,皆都面露忧色。

更有甚者,来回踱步,宣泄着内心焦躁忧虑。

魅仙子柳茹嫣也在人群中,她站在门前,憔悴面容布满担忧,忧心忡忡的样子惹人垂怜。

“嫣丫头,还是去休息一下吧,你都熬了几天了,再这样下去,恐伤了身体。”

有老辈人物劝导柳茹嫣。

“是啊,不要担心,这里有我们这些老家伙守着,不会有事的。一旦有消息,我们会第一时间派人通知你的。”

有长者慈蔼劝说。

柳茹嫣摇摇头,并不动容,依旧矗立在门口,静静守候。

“我要等大哥醒来!”柳茹嫣坚定地婉拒了众长者的关切。

“哎……”

“如龙这孩子……”

“哎……”

众长者相继叹息,忧虑更深。

愁容满脸,愁绪弥漫,渲染四方,整个庭院四周气氛都变得压抑沉寂。

“嘎吱!”

这时,关闭的庭院突然从内拉开,一名中年男子的身影显露出来。

“龙儿已醒。”

中年男子五官英武,身材修长,穿着一袭青衫,颇具风采。

“伤势如何?”

众长者脸色大喜,急切追问。

“各位叔伯放心,龙儿伤势虽重,却并未殃及根本。所以,多加休养,便无大碍。”

中年男子乃是柳如龙父亲,柳族嫡长子,人称大公子的‘平步烟云’柳兴彦。

“让开让开,快让开,我们进去看了再说!”

众长者急不可耐,驱赶苍蝇似的推开柳兴彦。

柳兴彦被推向门墙角落,看着众长者如狼似虎的窜进庭院,他不由苦笑。但未曾阻拦,任由他们入内。

柳茹嫣混迹人群前,挤进了庭院深处的厢房内。

厢房格局清雅,沉香木做的家具,雅致又奢华。

床铺四周,挂着浮云帘帐,帘帐分开挂起,床上仰躺着的一位五官俊逸,平眉入鬓的年轻男子。

男子唇青齿白,面容憔悴,精神恹恹,躺在床上微闭着双眼。

听到嘈杂的脚步声传入房内,他平眉微皱,这才睁开了眼。

“龙儿?”

众长者齐齐挤入,满怀紧张关切的呼唤着柳如龙。

柳如龙躺在床上,纹丝未动,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便没了多余回应。

“龙儿,伤势如何?”有长者紧张询问。

“遭遇反噬而已,亏损了血气,不涉及根本,无大碍。”

柳如龙神情平静,言简意赅的回答。

“快,去取千年龙参,为龙儿养身。”当即有人大喊。

“族内日前刚获一枚灵丹,一并取来。”有人附和。

“记得准备汤羹,为龙儿疗养。”有人急声叮嘱。

一时间,房间内嘈杂喧嚣。

柳如龙平眉微皱,看了一眼关心则乱的众长者,淡淡道:“能让我安静下吗?”

“呃……”

众长者齐齐哑口,失声讪笑。

“都出去!”

这时,一位面容严肃,须发斑白,手拄龙头拐棍的老人站了出来,沉着脸色呵斥众高层。

众高层皆都讪讪退走,不敢耽搁。

“大哥,嫣儿想留下。”柳茹嫣抿着红唇,哀怨的看着柳如龙道。

柳如龙看了一眼柳茹嫣,微微点头,道:“嫣儿留下吧。”

老人依言,默许柳茹嫣坐在床边,随即上前为柳如龙检查了一下身体,确认并无大碍,这才放心。

“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受如此重的伤?”

柳如龙虽然没有伤及根本,但一身血气紊乱,元力躁动,反伤了五脏六腑。

若无意外,没有一两个月时间,只怕好不了。

听到老人询问,柳如龙沉默,半晌不语。

柳茹嫣不禁紧张起来,看着老人问道:“老祖宗,大哥伤势很严重吗?”

老人沉着脸色,一言不发的点了点头。

柳茹嫣俏脸顿变,紧张地抓住了柳如龙的手,急声问道:“大哥,到底怎么回事啊?”

柳如龙沉默,看了老人一眼,随即收回目光,脸色如常,平静无波的道:“我听人言,南岭深处有一株圣药,可延年益寿,逆天改命。便贸然前往,意图寻药。”

“胡闹!”

老人顿时跺着拐杖怒斥,满脸青色的瞪着柳如龙。

柳茹嫣脸色微凝,瞬间明白了缘由。

老祖宗大限将至,寿元无多。

柳如龙冒险入南岭,想要寻求圣药,为老祖宗延续寿命。

大哥啊,你怎的如此傻?南岭那般凶地,竟也敢闯?你这是不要命了啊!

柳茹嫣震叹,又惊又怕,若是柳如龙有个好歹,柳族还不集体崩溃。

南岭,乃是神州大陆南部边荒最大最险的山岭,横跨东西南部,支脉繁茂,地广凶险,常人不敢入。

深处更是异兽横行,毒物遍地,禁区数不胜数。其危险程度,远在黑龙潭、五凤坡、鹧鸪岭之上。

如黑龙潭、五凤坡、鹧鸪岭这类禁区,都只是南岭深处的一部分而已。

柳如龙却孤身独往,贸然进入南岭深处,可想而知,有多大胆。

也难怪受此重伤,险些丧命。

前往那般地域,聚神境强者能够活命都是侥幸。

“那你是如何受的伤?”

柳茹嫣不禁询问,尽管知道柳如龙已无大碍,活着归来,却仍旧忍不住紧张担忧。

柳如龙看了一眼柳茹嫣,平静答道:“误入一片禁区。”

“然后呢?”柳茹嫣追问。

“发现一项隐秘。”柳如龙解释。

“隐秘?”柳茹嫣和老人齐齐疑惑。

“一片古战场!”柳如龙解释道。

“古战场?”

柳茹嫣和老人齐齐失声,皆都神情凝重:“后来呢?”

柳如龙思索了下,整理了下措辞,讲述道:“当日,我被一头兽王追杀,慌不择路,逃进了那片禁区。”

“那里大地龟裂,满目疮痍,遍地狼藉。煞气横溢,阴邪诡异。我之伤势,便是在深处留下,被煞气侵蚀,引发自身元力反噬。”

老人和柳茹嫣细细倾听,追问道:“那你如何判定是古战场?”

“我发现过破败的城池废墟,锈迹斑斑的铠甲,尸骨未散的战马,以及断折残破的兵器。深处折戟沉沙,仍有硝烟未绝。”

柳如龙的解释,引发老人惊震。

“还有吗?”老人追问。

“没了!”柳如龙摇头:“我实力不济,觉得那里诡异,未敢深入,便匆匆退了出去。”

“呼!”

老人长吁一口气,随即拄着拐杖起身,叮嘱道:“你且好生休养,老夫前去看看。”

“老祖宗,你的身体……”柳茹嫣顿时紧张起来。

老人闻言一笑,摸了摸柳茹嫣的脑袋,道:“放心,老夫这身骨头,还动得了。”

说着,哈哈一笑,拄着拐杖,佝偻着背影,漫步而去。

……

流云山,雄伟险峻。

山脚下,夕阳映照,一道昂藏身影,背负一柄黑色长刀,自远方徒步而来。

半背着夕阳,面朝着雄山,昂藏的身影在地上留下老长的倒影。

达至山下,他微微昂头,露出冷毅的面孔。

夕阳映照,沐浴余晖,让他的侧脸看起来更显冷硬,如那雄山岭脉,菱角分明。

略微停留,步步登山,直奔旭日峰而去。

身躯昂藏,越登越高,一身气势竟也徐徐散发,节节攀升。

达至峰巅,整个人却如出鞘长刀,誓要斩破苍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