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神相异变/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猴神相凝实,栩栩如生,此刻宛如真的活了一样。

其瘦弱身躯剧烈颤动,浑身金毛根根倒竖起来,肌肤表层浮映起熊熊金辉,宛如烈焰腾腾燃烧。

“吼!”

孙逸识海轰鸣,仿佛听到了金猴发出的怒吼咆哮。

恐怖动静滚滚震动,轰得孙逸识海翻滚不休,灵魂都被震荡得几欲崩溃,识海神魂近乎扭曲,仿佛整颗脑袋都要被生生撑爆成粉碎。

“啊!”

孙逸忍不住痛楚,抓着霞帔的手捧着脑袋发出叫喊,浑身血气汹涌,元力澎湃,整个人都好似要燃烧起来一样。

在他识海中,金猴神相身躯颤动,瘦弱的躯壳不断膨胀,逐渐昂藏。

浑身燃烧的金焰光辉极具扭曲,逐渐化作一套黄金锁子甲。

金猴那张毛脸雷公嘴的面孔也是逐渐扭曲,极尽狰狞。

到最后更是张开了血盆大口,四颗尖锐獠牙闪烁嗜血厉芒,仰天怒啸,凶威滔滔。

祂素来紧闭的双眼陡然睁开,眼中尽是血红,像是蕴藏着两汪血海沉沦其中,极尽凶戾。

眉目怒睁,眼放血光,头顶金光冲霄,化作一顶凤翅紫金冠。

祂脚下生风雷,金光滔滔,一双藕丝步云履徐徐凝聚。

金焰熊熊,光火滔天,腰间星环缠绕,化作一条浮云镶玉带,紧锁腰肢,将其昂藏身躯衬托得雄武神骏。

“吼!”

金猴转眼剧变,发出怒啸,昂藏身躯挺直脊背,像是要撑开无尽天地,拔地而起,冲向九霄。

随着祂不断蜕变,黄金锁子甲、凤翅紫金冠、藕丝步云履、浮云镶玉带加身,祂气势勃发,凶威滔天,好似从无尽深渊中复苏,要再战苍穹,斗破乾坤。

怒焰滔滔,冲破九霄。

孙逸顿觉颅海膨胀,有种要被撑碎脑袋的感觉。金猴神相发生蜕变,似乎要离体而去,破开他的脑袋冲向天地。

他倍受痛苦,忍不住的痛嚎,再也无法安然入座,滚倒在地,抱着头蜷缩成团。

那般样子,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柳如龙坐在轮椅上,默默地注视,脸色十分平静。他添着新茶,自饮自斟,对孙逸的痛苦视而不见。

孙逸极尽痛苦,浑身血脉喷张,气血倒灌,冲顶而去,撑得一张脸极度涨红。

那般样子,好似继续下去,下一刹那就要爆头而亡。

然而,就在孙逸极度痛苦,难以继续承受时,气势勃发,如欲冲霄的金猴却是身躯一震,怒焰滔滔的昂藏身躯像是受到无形枷锁束缚,或被无形力量镇压,昂藏的身躯无法挺拔,渐渐地重又佝偻下来。

昂藏身躯渐渐弱化,逐渐变得瘦弱,身上的黄金锁子甲渐渐暗淡,最终嘭的一下爆成无尽金星消散。

脚下藕丝步云履轰然粉碎,化作齑粉烟消云散。

头顶凤翅紫金冠极度扭曲,最终化作金焰被焚烧成虚无。

腰间浮云镶玉带挣扎不休,宛如真龙扭曲,想要脱离那种无形枷锁,最终却是失败,同样炸成粉碎。

“吼!”

金猴双拳紧攥,金毛倒竖,发出怒吼,声音极尽悲怆。又充满不甘,与无穷杀意。

但无形力量宛如魔咒,又似枷锁,生生将其镇压,重新束缚回孙逸识海。

渐渐地,金猴睁开的血瞳都是逐渐沉重,眼睑渐渐闭合,双眼重又紧闭下来。

祂佝偻的身躯无法支撑,凶相毕露的猴头徐徐垂落,两条臂膀无力垂悬下来,紧握的拳头也是慢慢摊开。

重又恢复古井无波,泰然如山的模样。

若非浑身大汗淋漓,脑袋依旧胀痛,孙逸只怕都要误以为先前是做了噩梦。

随着金猴神相恢复如常,那种撑裂的痛楚也是迅速消退,孙逸揉着脑袋坐起,一张充血的脸迅速褪色,渐渐转化成苍白。

回想着先前的异变,孙逸都是忍不住哆嗦,心有余悸。

猛地低头,看向手中霞帔,顿觉诡异。

显然,这件古旧霞帔,与自己的金猴神相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心怀惊疑,孙逸重又打量起霞帔,却是发现,原本久被岁月侵蚀的霞帔居然产生了变化。

褶皱残破的表层渐渐蜕变,古旧的外表徐徐复苏,渐渐的流淌起紫霞般的灿烂光泽。

不一会儿,霞帔表层除却斑驳血迹依旧不散外,便再无任何痕迹。

焕然一新,宛如水洗过一样。

“这……”

孙逸微微皱眉,倍感讶异。

却在此时,霞帔自主蠕动,宛如一条灵蛇蜿蜒而起,披在了孙逸的肩头。

霞帔绽放紫霞,愈演愈烈,逐渐璀璨,最终光芒曜日通天,撑开厢房,贯穿木质墙壁,渗透出酒楼外。

霍然,整座鸿宾楼都是被紫霞笼罩。

这般异变,引发骚动,附近几条街都是察觉到了。汇集的人群纷纷哗然,骇然震惊。

随着紫霞绽放,笼罩天地,人们清晰的感觉到,天地元气居然如潮水般朝着鸿宾楼方向滚滚涌去。

一股股元气自四面八方汇集,形成了肉眼可见的磅礴气流,蜂拥着灌入鸿宾楼。

最终,全部都涌入霞帔中,再灌溉进孙逸体内。

紫霞绚烂,璀璨夺目,光泽冲九霄,撑满整个天字号厢房。

孙逸则是清晰的感觉到,自身先前被神相反噬带来的伤势居然迅速痊愈。

并且,血气与精气受紫霞洗礼,渐渐蜕变,愈发精纯。

筋骨、血肉、脏腑、灵魂等都被滋润,沾染紫霞,不断夯实强盛。

渐渐地,孙逸只觉精力旺盛,有宣泄不完的力量。且生命力磅礴,强盛难衰的趋势。

“这件霞帔竟然有增强体质,改善根骨的效用?”

孙逸讶异,霞帔显然极度不凡。

持续片刻,待得孙逸伤势痊愈,霞帔绽放的紫霞徐徐内敛,最终恢复寻常。

四周冲霄的紫霞消散,汹涌的天地元气崩溃,重新散向四方。

孙逸抓起霞帔,细细摩挲,内心愈发惊疑。

自己的金猴神相到底什么来历?为何会有如此剧变?

这件霞帔又跟金猴神相有什么关系?为何初次触摸会引发神相异变?

金猴分明不凡,却为何有种遭受束缚镇压的感觉?

种种疑问,在脑海盘旋,挥之不去,如梦魇纠缠。

渐渐地,孙逸对发现这件霞帔的秘境充满了好奇,恨不能冲进秘境深处,查个究竟。

他灵觉敏锐,愈发清晰地感觉到,那层掩盖隐秘的面纱将要被揭开,某种惊世密辛将要呼之欲出。

良久,孙逸深吸口气,压下种种疑惑,自地上起身,看向了对面纹丝未动,渐渐收敛惊异的柳如龙。

“能不能告诉我,你在秘境中,发现了什么?”

孙逸举起手中霞帔,看向柳如龙,郑重询问。

对方故意约见他,又将这件神秘霞帔让自己观瞻,最终引发剧变。

毫无疑问,柳如龙发现部分密辛,并且确认跟自己有关。

否则,断然不可能如此确凿的将霞帔给自己观瞻。

而且,先前神相异变,自己遭受痛苦时,柳如龙并没有半点惊讶或者慌张,很平常的表现。

不言而喻,对方知晓着这件霞帔交予自己,会引发变故。

换种说法,柳如龙十分肯定这件霞帔跟自己有逃不掉的关系。

听到孙逸郑重质询,柳如龙端着茶杯,轻轻地抿了口。随即,放下茶杯,这才看着孙逸,道:“我在秘境中,看到了你。”

“什么?”孙逸挑眉,有些疑惑。

“或者更明确的说,我看到了部分未来。”柳如龙解释道。

“未来?”孙逸心头一跳,愈发觉得秘境诡异。

柳如龙郑重措辞:“我深入秘境,拾得这件霞帔时,引发了部分异象,触动了某种玄机,看到了一段时光碎片。时光碎片中,正是你先前的经历。”

孙逸眉头皱起,疑惑更甚。

哪怕前世贵为法身高人,阅历丰富,他也都是有些迷惘,无法解释这种现象。

“这就是我找你的原因!”柳如龙坦然告知。

“那么,然后呢?”孙逸眉头紧锁,凝视着柳如龙问道。

原因有了,但应该不止如此简单。

柳如龙沉默了下,思索措辞,随即说道:“秘境现世,终归会被挖掘,届时,群英荟萃,少不得深入探索。而我,希望你参与!”

“理由?”孙逸淡然道。

“这还不够吗?”柳如龙瞥了一眼孙逸手中的霞帔,淡淡反问。

孙逸沉默了下,随即道:“不用你说,我也必然会参与,前去见识一番。”

“不!”

柳如龙摇头,道:“我说的不是你单独参与,而是,带着我柳族之人,一起探索!”

孙逸目光微凝,紧紧地凝视着柳如龙,想要看透对方的目的。

柳如龙见状,却不意外,斟满了茶水,淡淡解释道:“我有种感觉,这方秘境现世,与你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其中造化机缘,你必获取。”

“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带领吾族之人一起探索。”

柳如龙坦然承认有所求,并不隐瞒事实。

“那你呢?”孙逸询问。

“我?”

柳如龙苦涩一笑,指了指自身,道:“你看我现在的样子,如何去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