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雷罚天公戚天问/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如龙的条件让孙逸很为难,不禁沉默。

毋庸置疑,这件霞帔跟孙逸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或者是与他的金猴神相的来历的联系。

一件古旧霞帔,引发神相异变,险些复苏过来,脱离而去。

可以想象,彼此联系有多紧密。

所以,探索秘境,孙逸必然得前往。

不为别的,就为探索清楚神相来历,揭开霞帔与神相之间的联系,孙逸也得去。

而深入秘境,这件霞帔无疑会是指引之物,不可或缺。

但是,却被柳如龙得到,借此提条件,要求他带着柳族之人一起探索。

黑曜城人数千万,谁不知晓,柳族跟他合不来?

曾声名未盛之前,被柳族百般嫌弃,更是蔑视,最终被迫离开柳族。

现在让他带着柳族人一起探索秘境,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所以,思虑许久,孙逸也不愿意答应。

他目光郑重,看了柳如龙一眼,沉声道:“换个条件吧,比如,我可以治好你的伤势。”

以孙逸目前的眼力,习练《明识诀》后可以洞察诸多本质,柳如龙的伤势自然瞒不过他的眼睛,一眼可看透。

柳如龙遭受反噬,体内有股煞气窜动,导致脏腑身负内创,血气和精气紊乱,难以平复。

从而导致身体筋络堵塞,肢体暂时丧失知觉。

若是常人想要治愈,需要化解那股煞气,再疏通筋络,抚顺精气血气,以妙药修复脏腑内创。

而这需要一段漫长的过程,短则一月,长则两三月,甚至更久。

而孙逸却有手段,可以在短短数日内治愈对方。并且柳如龙如果资质卓绝的话,还可以让他因祸得福,获得部分裨益。

只是,柳如龙却是摇摇头,淡淡道:“不用,我的伤势又不是什么绝症,且未伤及根骨,最多需要疗养一段时日而已。”

“这点小伤,相较之得你一个承诺,我觉得无足轻重。”

孙逸眉头微锁,柳如龙心系柳族,连自身伤病都不顾,却是个大义之人。

“我可以让你很快痊愈的,不需要耗费太多时日。”孙逸叹了口气,紧握着手中霞帔道。

如果有得选择,他实在不愿意跟柳族人一起行动。

柳如龙不说话,只是平静的看着孙逸。目光波澜不惊,深邃又宁静。

显然,他的态度不会变。

孙逸沉默,垂头看了一眼手中霞帔,思索许久,最终还是决定答应下来。

霞帔不可失,必须得手。

所以,孙逸只能被迫答应下来。

“我可以答应带着柳族人行动,双方合作共赢。不过,我有言在先,如果他们不识好歹,百般阻我、恶我、辱我时,我会终止合作。”

孙逸丑话说在前头,免得最终落个言而无信的名声。

只要柳族人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孙逸不介意带一些人。

前提是,他们必须老实,不能坏他大事。

否则,那就一拍两散。

届时,他也算是尽了义务,无愧本心。

柳如龙目光微凝,眉头皱了皱,但很快舒展开来,平静的点了点头。

“我会叮嘱他们的。”柳如龙郑重道。

“那就好!”

孙逸坦然地将霞帔贴身放好,随即道:“如果没其他事情的话,孙某就告辞了。”

“请,恕不远送!”

柳如龙双手抱拳,恭送道。

孙逸打开厢房门,转身而去。

“诶……”

看着孙逸头也不回,疾步匆匆而去,柳茹嫣站在门口想要叫住,前者却是充耳不闻,头也未回。

“真是的,干嘛跑那么快?”

柳茹嫣不禁忿忿跺脚,有种哀怨。

“嫣儿,我们回家吧!”

这时,柳如龙自己转着轮椅,从厢房出来。

“大哥,你们聊了什么吗?”柳茹嫣快步上前推着柳如龙,轻声询问。

“说了些贴心话。”柳如龙平静回答。

“真的?”柳茹嫣一脸怀疑。

柳如龙微微昂头,看着柳茹嫣道:“大哥何时骗过你?”

柳茹嫣抿了抿红唇,无语凝噎。

……

流云宗,钦天殿。

宗门高层汇聚,执事、长老齐齐列坐,殿内座无虚席。

但众人却都是缄默,一语不发,似在等待着什么。

群情沉默,让得殿内空气都好像凝滞,虚空透着沉重,沉重得压抑,让得一些观瞻的后辈晚生都是呼吸揣揣。

“宗主到!”

眼看着不少年轻子弟脸颊生汗,渐渐有些躁动时,钦天殿外,传来一声高喊。

紧接着,流云攒动的殿门外,一道昂藏高大的身影徐徐走来。

他身穿紫色长衣,腰缠流云带,昂藏身躯十分精壮,走动时宛如山岳,给人一种雄伟霸气的气势。

他长发扎髻束冠,国字脸菱角分明,刚硬的五官衬托着他的装束,尽显雷厉风行,干脆利落的气质。

他由外而入,跨入钦天殿,宗师气息若隐若现,压迫得空气呼呼作响,掀起一朵又一朵小小旋风。

旋风呼啸,经久不绝,掀得他衣袍扬动,极具风范。

殿门众人见此,无不心头凛然,凝望时不禁生出一种要高山仰止的感觉。

雷罚天公,戚天问。

黑曜城方圆万里,最巅峰的盖代人雄。

其修为,仅次柳族老祖宗,堪称黑曜城方圆万里第二强者。

如今,更是晋升宗师,跨入聚神境巅峰领域,法身门槛,遥遥可期。

须知,黑曜城当代之中,宗师人物仅有柳族老祖宗。

如今多出一位,便是戚天问。

可以想象,其威势何其不凡。

“拜见掌门!”

戚天问走至上位处,挥袍落座,殿内列坐群雄无不起身,恭谨施礼。

“诸位免礼!”

戚天问挥手示意,雄浑嗓音极具魅力,煞是好听。

群雄纷纷直起身,在戚天问的示意下,重新入座。

“秘境事宜,本座已知,此次现世,流云宗必将参与。”群雄列坐,戚天问直奔主题。

群雄无不颌首,深表赞同。

“宇儿何在?”戚天问目光扫向殿内,平静询问。

宇儿陈宇,绰号狂刀,黑曜城人杰榜第二天骄。

“回掌门,宇儿日前归来,便已坐关,目前尚未出来。”一位老者起身解释。

“唔,不碍事。”

戚天问微微轻喃,随即道:“此次行动,大长老挑选天骄,由宇儿率领,探索秘境。”

“尊令!”

殿内首座的大长老恭谨应道。

众高层齐齐唏嘘,不少人抿嘴笑了起来,脸上浮现轻松之色。

流云宗有陈宇,此次探索秘境,必然大获裨益。

交代一番,戚天问并未久留,起身离开了钦天殿。

……

黑曜城,东城街。

孙逸离开鸿宾楼,并未立即返回苍云门,而是去了购置的别苑。

收拾着一些行李,准备彻底搬去苍云门居住。

常福得知消息,匆匆赶来,得知孙逸要走,十分痛惜,百般不舍。

这可是一位大财神啊,就这样离开,怎叫人放得下?

对于常福,孙逸还是颇具好感,此人虽然利益至上,但待人还算诚挚。

所以,看着常福百般挽留,孙逸拍着他肩膀笑道:“常掌柜不必如此,以后若有闲暇,我也会时常回来看望的。”

“公子此番一去,不知何时再归,常福舍不下啊。”常福一副痛哭流涕的样子。

孙逸从常福双手中挣出右手,取出几张符咒交予常福,道:“这是我近段时日描摹的一些符咒,你拿去售卖吧。所有利润,尽归你了。”

“这怎么可以?公子,使不得!使不得!万万使不得啊!”

常福慌不迭推辞:“常福虽然爱财,却也不是只知贪图之辈。公子待常福不薄,常福岂能如此贪小财而失大义?”

“这些符咒常福姑且收下,但所得利润,依旧按我们早前约定分润。公子若有闲时,则回来取。若无闲暇,常福亲自送去苍云门。”

这家伙不贵是商人,破具眼光,知道放长线钓大鱼。

孙逸给出这几张符咒,本是为了了结因果,全一方情义。结果常福十分精明,硬是不接,依旧以合作方式分润。

这是打定主意要抱住孙逸这条大腿!

孙逸岂会看不通透,交托一番,最终也未拒绝。

常福虽是市井人,但市井人便有市井人的好处。结交一番,也没什么大不了。

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求得着人的时候呢。

寒暄几句,孙逸即是离开了东城街,返回了苍云门。

回到别苑住处,孙逸向苍云门申请支取了一些符咒修炼资源。

既然已经准备探索秘境,誓要与群英争锋,自然便需要好好准备一番。

否则,以孙逸当前的修为,即便仗着诸多手段,却也最多力敌开窍六重境。

一旦遇到那些人杰榜名列前茅的人物,那就得逃之夭夭。

人杰榜天骄辈出,如狂刀陈宇这类人物暂且不论。

似猛霸王赫连杰、三绝枪林毅、百变鬼面千寻、大脚仙葛雄等,都是开窍八重境修为。以他们的资质,也都是可以越级而战的人物。

可以说,几乎算得上开窍境内无敌。

孙逸哪怕再有手段,如果遇到这些人物,都得逃逸。

所以,想要在秘境中保命,他需要更多手段,增强自身实力。

如今时候,无疑只有符咒最为便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