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天变/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紫霞流溢,弥漫蒸腾,竟然可以隔绝天威,抗衡天地威能?

孙逸咋舌,不由骇然。足可见,神秘霞帔超乎想象的不凡。

不过,这种时候,他无暇思考,急忙稳住心神,保持专注,继续描摹。

一气呵成,将所有符纹悉数描摹出来。途中再没有出现意外,最终咒成。

“嗡!”

随着符纹首尾相连,引风咒描摹成功,灵兽皮囊产生颤动,上面旋风呼啸。

天地元气滚滚灌溉,涌入皮囊内,灵兽皮囊急剧膨胀,悬空飘扬,表面有滚滚旋风呼啸弥漫,扫得别苑沙尘四起。

异象生,符咒成。

这般景象持续片刻,便是恢复如常。

天地元气灌溉饱满,便是悄然崩溃,膨胀的灵兽皮囊恢复如初,从悬空中徐徐飘落,摊在案桌上。

上面的符纹熠熠生辉,淌动光泽,暗藏绚烂。

“呼!”

描摹成功,孙逸这才长出一口气,如释重负下来。

这时他才发现,整个人已经湿透了,浑身大汗淋漓。

紫霞消散,微风拂过,凉悠悠的寒意让得孙逸毛发喷张,下意识哆嗦了下。

修炼者进入淬血境,即可寒暑不侵,孙逸都已经开辟穴窍,却仍旧觉得寒冷。

可以想象,描摹这样的符咒,对孙逸造成了多大的影响。

那般过程,持续紧张,浑身肌肉神经都是出于紧绷状态。

尽管如此,看着案桌流光溢彩的符咒,孙逸依旧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心情舒畅,满怀愉悦。

他并没有实验符咒威能,仅凭描摹时牵动的那股天威,孙逸就可以断定,这张符咒若是爆发,开窍七重境的高手都有殒命的危机。

面对开窍八重境高手时,都足以对其造成影响。若是不慎,同样可以危及生命。

收起符咒,孙逸原地坐下,调养生息,恢复消耗的精力。

待得精神状态好转,他重又继续。

这种层次的符咒,描摹越多,保命手段才越强。

因此,整整一天,孙逸都沉浸在其中。

……

“轰隆!”

傍晚时分,喧嚣一天的黑曜城刚刚消停,一声震天动地的轰鸣声自南部响起。

轰鸣爆发,天地震动,整座黑曜城都是轰隆隆晃动,震得摇摇欲塌。

仿佛间,一股磅礴巨力拔地而起,要将这方天地都给掀翻起来。

“什么情况?”

“怎么回事啊?”

“发生了惊世大地震,这是什么情况?”

人们大骇,惊慌交加,许多平民凡人吓得惶恐绝望,跪地祈祷。

这般动静,实在太突然,毫无警兆,又猛烈非凡。

许多人惊恐,不明状况,惶惶交加。

“快看,南部天空有异象!”

“那是什么?好红的云海!”

“是火烧云?”

“不,是血云!”

惶恐持续不久,有人抬头望天,忽然发现南部天空出现了大片血云。

云层厚实,如火烧云一样迅速蔓延,扩及整个边荒南部的天穹。

云海呈血色,宛如血洗过一样,猩红的色彩十分夺目,看得人如欲作呕。

仿佛,凝望着那片云海,便感觉置身无尽血海中一样,扑鼻的血腥气息滚滚翻涌。

“这……这是什么情况?”

“为何天现血云?是末世浩劫降临吗?”

“天呐,血云在蔓延,笼罩了整片南部苍穹!”

“这是要发生什么惊世异变吗?”

世人惶恐,骇然惊绝,即便聚神境强者都是倍受震动。

所有人有感,齐齐喧哗,凝望苍穹,震动交加。

各地、各域、各族、各世家之人纷纷聚集,商讨这般异象的缘由。

“咔嚓!”

然而,随着血云弥漫南部苍穹,世人陡然听到一声碎裂声。

宛如瓷器破裂,声音极为清脆,清晰入耳,震动人心。

所有人都是下意识心脏一抽,暗生警惕,寻着声音来源方向望去。

霍然,世人看到,边荒南部,南岭深处,大片山岭裂开,丘陵山岳崩塌。

在那山岭深处,虚空突然扭曲,天地元气激烈汹涌,滚滚澎湃,掀起了海啸般的波动。

持续不久,随即,人们皆都听到大浪翻滚的声音。

在那山岭深处,竟是掀起了一片狂浪潮汐。

纯粹由天地元气凝聚的潮汐,好似山洪海啸一样在天地间汹涌,扩散四面八方,席卷浩瀚山岭。

“天呐,到底是什么状况啊?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元气潮汐,竟是元气潮汐!这般异象举世罕见,黑曜城千年历史,都未曾出现过。”

“怎么会引发这样的异象?到底是什么状况?”

世人震动,人雄哗然,无不惊疑。

“哗啦!”

而在人们震动惊疑不久,元气潮汐澎湃,像是洗礼了天穹,将天地都洗涤干净。

潮汐涌动,随即人们便是看到,那片天穹,突然倒映出一片景象,宛如海市蜃楼。

天穹血海翻腾,外放血光,洗涤得苍穹明媚如镜,倒映出一片景象,像是某处投影,浮映在苍穹。

那片景象是一片残破的山脉,山岳崩塌,古木断折,遍地废墟,满目疮痍,乱石狼藉。

诸多地域间,更有尸骨横呈,血迹斑驳。

更甚至一些区域,还有硝烟未散,徐徐袅绕,在废墟中摇曳生姿。

“嘶!”

“这……这形似一片古战场!”

世人倒吸冷气,震惊欲绝。

那片景象和苍穹弥漫的血云交相辉映,给人造成了极为强烈的压抑感。

绝望的气息无形滋生,让许多人都是感受到浓浓悲怆,浑身情不自禁发寒,只觉毛骨悚然。

“这是什么地方?好恐怖!”

有人哆嗦,被那片景象吓得寒颤。

普通人根本不明白状况,被这般异象吓得瑟瑟发抖,揣揣不安。

唯独各大世家,各大宗门,各大氏族之人知晓部分隐秘。

“秘境现世了!”

有人唏嘘,脸色十分凝重。

仅是秘境现世,竟然就造成了这样恐怖的异象。可以想象,这方秘境有多神秘。

黑曜城历史上发现过几处秘境,但从未遭遇过这样的异象。

近乎可称之为天变,实在太诡异了些。

一时间,各大势力纷纷骚动,开始召集人手,准备探索秘境,朝着南岭出发。

……

云霄门,一座山谷内,猛霸王赫连杰正在撕咬着一块烤肉,大快朵颐。

天穹异变时,他霍然大惊,嘴里的烤肉都还来不及吞咽,满脸震骇的抬头凝望。

待得异变愈演愈烈,逐渐平静时,腰间传讯玉佩震动亮起,才让他从失神中恍悟过来。

查看过讯息,随手丢弃还没啃完的烤肉,抓起旁边地上放置着的盘龙锤,踢着锤旁伏卧着的剑齿虎,转身朝着山门赶回。

……

清云宗,一片深潭内,寒雾袅绕,潭水汩汩冒着水泡。

三绝枪林毅浸泡在寒潭中,闭目调养,宛如雕塑。

天地异变,寒潭都是遭受波及,激烈的震动让潭水卷起浪潮,直击长空。

林毅被惊醒,冷峻的目光凝望向南部苍穹,也是倍受震动,惊骇欲绝。

直到异象渐渐平息,他自寒潭走出,匆忙穿上衣物,提着立插在旁的幻水螭龙枪,大步流星的朝着宗门返回。

……

回音门,万花谷。

凉亭下,纱帘飘逸,一道曼妙清瘦的身姿面朝南部方向,盘坐在内。

膝盖上置放着一部鸢尾长琴,琴有七弦,被一双纤细葱指弹动。

叮叮隆咚的琴音悠悠飘扬,动人心魄,引得四周花草摇曳生姿。

异象突来,琴音骤停,长琴上的双手突然按住琴弦,一切音响尽皆消弭。

那道曼妙身姿霍然抬头,凝望着南部,看着血染的苍穹,久久失神。

待得异象渐稀,身后长廊方向传来脚步声,一名婢女装束的少女匆匆跑来。

“妙依师姐,该动身了。”

少女微微欠身,小声提醒。

凉亭下的曼妙身姿微微颌首,两手怀抱起鸢尾长琴,转身走出。

纱帘轻扬,自主分开,曼妙身姿漫步出来。

一张清丽脱俗,精致绝伦的面容不加以掩饰,显现世间。

微风轻拂,带起淡淡馨香,蔓延四方,周围花草都是纷纷折腰,宛如被那张惊世容颜所羞怯,不敢亵渎。

‘琅嬛神音’林妙依,容能羞花,颜能闭月。

……

流云宗,一座悬崖畔的别苑内,一名长老匆匆赶来。

“宇儿何在?”

这位长老年过古稀,却依旧精神抖擞,跨入别苑,朝着院内厢房沉声断喝。

“嘎吱!”

紧闭的厢房门突兀拉开,一道昂藏身影,阔步而出。

他面孔冷毅,五官生硬,如刀劈斧凿一般,菱角分明。

背负黑色长刀,着一身黑衣,及肩长发蓬松飘扬,衬托得他的气质雄武狂放。

狂刀陈宇,早负盛名。

“该出发了!”

长老打量了一眼陈宇,欣慰颌首,随即提醒道。

陈宇一言不发,越过长老,擦身而去。

……

不只是宗门,氏族,各地散修,无组织修炼者,皆都自发行动起来。

或三五成群,或拉帮结派,或孤身独影,朝着南岭方向出发。

苍云门,同样展开了行动。

孙逸刚刚描摹完第五张符咒,累得筋疲力竭,还没有来得及恢复状态,范天伦即是亲自赶了过来。

“老弟,南岭秘境现世,你应该看到了?我们要出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