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十万天兵下凡尘/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路狂奔,孙逸也不知道跑了多远,也不知道跑了多久。

他一直坚持,拼尽全力,不惜代价狂奔,渐渐地,他视野模糊,意识昏沉,脚步开始蹒跚,瘦弱的身体渐渐摇晃。

嘭的一下,最终无力支撑,绊倒在地。

浑身衣袍碎裂成褴褛,肌肤龟纹遍布,险些解体。

汩汩鲜血,仍旧自伤痕不断渗透溢出,他一身伤势始终没有干疤痊愈。

如今失血过多,终于无法坚撑下去,倒地难起。

艰难地翻了个身,孙逸仰面躺在地上,看着昏沉的苍穹,心绪愤怒。

感受着自身伤势,孙逸更是心生杀意,险些怒狂。

这般伤势,若是没有其他手段,只怕一年内都难以痊愈。

甚至,会损耗潜质,耗损元气。

所幸,孙逸手段不凡,且习练了多部秘诀,皆具有非凡妙益。

再加之有神秘霞帔在,其中溢散的紫霞,对伤势疗养极具效果。

顾不得遐想,也不知道陈宇是否追来,孙逸激发霞帔,闪烁起真正紫霞,疯狂的抽取这秘诀内残余的天地元气,转化为精纯紫霞,融入肉身。

可以看到,孙逸龟裂的肌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当然,这只是外表可以看到的,身体内部,碎裂的骨骼,断折的筋络,崩裂的脏腑等,同样在不断恢复。

恢复的速度很快,不过依旧需要一段时间。

躺了半刻钟,身体恢复知觉,孙逸没敢过多逗留,继续朝着深处狂奔,寻觅僻静地域,再慢慢养伤。

越往深处走,天地渐渐溢散开层层煞气,形成淡薄雾霾,笼罩半空。

煞气入体,竟然在腐蚀元力及血气等,让肉身逐渐化作空壳。

“有诡异!”

孙逸不敢怠慢,凝神戒备,但脚步没停,继续朝内深入。

越走越远,越走越深,渐渐地,他发现大地更加狼狈,龟裂遍地,深渊沟壑等遍布疮痍。

煞气自地底升腾,穿梭云霄,交相呼应,生生不息,源源不尽。

大地之间,尸骨横呈,残兵碎器散落四周。

马革裹尸,折戟沉沙,尽显惨烈景象。

孙逸仔细观察,尸骨多是类人,但也不乏兽尸。

这些骨骼随着岁月风化,早已枯裂,轻轻震动,便化作飞灰,烟消云散。

诸多残兵碎器锈迹斑斑,锋芒早已不再,沦为了废铁。

黄沙染血,血迹斑驳,早已干涸成血斑。但色泽依旧鲜艳,红得渗人。

而随着越往深处走,发现这些惨烈,孙逸也是感受到,识海神相愈发躁动,复苏的频率越来越急,次数越来越多,气息越来越强。

仿佛,就要挣脱牢笼,冲出困境。

孙逸不免彷徨,却又遏制不住好奇,一路向深处走。

走到这般地步,四周愈发空寂,早已没了人影。

他脚踩尸骨,一路深入,渐渐地,看到一座废城。

城墙早已坍塌,内部建筑皆已崩毁,废墟遍地,一片狼藉。

甚至,坍塌的城墙上残挂着血肉,只是内部精华早已流失。

城内尸骨更多,更加密集,比之外面多了数倍。

显然,当年一战,中心战场处在这方城池内部。

废城的后方,则是一片高耸的山岭。

山岭险峻,陡峭入云,周围遍布断壁,看起来十分凶险。

“嗡!”

孙逸怀揣着好奇,跨入城池,怀中霞帔顿时颤动,紫霞灿烂,如要冲霄而起。

“轰!”

孙逸识海如同爆炸了一样,神相好似被点燃,又一次复苏。

烈烈金光滔天沸腾,神猴躯体剧震,渐渐挺拔。似乎被灌入无穷力量,要开始挣扎,重现昔日辉煌。

同时,一股迫切,宛如归家的情绪,汇入孙逸识海,让孙逸感应到。

随着这股情绪映照心间,孙逸仿佛受到指引,内心深处似有一段段记忆讯息复苏,让他突然对四周环境生出一种熟悉的错觉。

仿佛他生于此地,长于此地,对这片地域了如指掌。

“登山!”

一股冲动灌入心头,让孙逸迅速越过废城,朝着城后的险山攀爬上去。

登临山岳,神猴发出咆哮,浑身金光熠熠,形如浪涛,滚滚沸腾,激烈翻涌。

金光凝聚,黄金锁子甲紧扣身躯。甲胄生辉,绚烂夺目。

头顶凤翅紫金冠再现,轻轻摇曳,宛如两条狂龙如欲冲霄。

脚下藕丝步云履汇聚,滔滔金芒散发,如踩神龙,威武生风。

祂身周金光缕缕,淌动蜿蜒,化作一条浮云镶玉带,缠绕腰肢。

“吼!”

神猴咆哮,仰天怒吼,无声无息,但却掀起实质海啸,震得孙逸识海轰鸣,七窍喷薄霞光,产生一种膨胀痛苦。

随着神猴复苏,形象转化,一股无形力量重又束缚下来,形如枷锁,封禁着神猴。

这一次,孙逸清晰的看到,神猴身周,一部部符纹盘绕,形成神秘禁制,遍及周身,如茧蛹般将祂困住。

特别是在祂头顶,一个金光灿灿的项圈,死死地禁锢着祂的头颅。

随着符咒浮映,金灿灿的项圈散发光芒,与符纹交相辉映。

彼此气息勾连,生生不息,源源不尽,形成无穷秘力,禁锢着神猴无法挣脱困境。

项圈光芒绚烂,不断收缩,无情的压制着神猴,让神猴痛不欲生,一身强悍的力量龟缩,无法宣泄。

霸气神武的形象不断崩溃,渐渐地又要化作起初的瘦猴模样。

悲怆、悔恨、愤怒、不甘,种种情绪愈演愈烈,带着滔天的欲狂之势。

孙逸捂着头,发出痛嚎,与神猴息息相关的他同样遭受压制束缚,只觉头颅要炸开,痛不欲生。

不甘、悔恨、悲怆、愤怒的情绪袅绕心头,促使着孙逸艰难攀登。

终于,抵达山腰处,一块倒塌碎裂的石碑横拦在了路上。

石碑断裂,只剩三尺长,上面依稀镌刻着字迹,古老而又沧桑。

碑上的字迹也都模糊不清,被岁月侵蚀风化,但依稀留有残痕,可以看出剩余者一个完整大字。

“果!”

孙逸前世博览群书,阅历丰富,一眼认出了这个古字。

当然,这个古字远比他前世还要古老,属于远古时代的字迹,甚至更久。

具体年月,孙逸也无从考证。

然而,看着这块碎裂的石碑,孙逸却突兀的心生异样,有种熟悉的错觉,忍不住的缅怀。

他下意识伸手,触摸石碑,手指摩挲着石碑上的字迹。

“轰隆!”

终于,神猴剧震,发出冲霄怒吼,凤翅紫金冠倒竖,散发腾腾波涛,如欲凌云,要破开束缚,直入九霄。

狂暴霸道的气势爆开,孙逸识海轰然震动,神魂顿时被淹没,如同倾覆在海啸中的扁舟。

孙逸意识沉沦,发出一声尖啸,最终遏制不住昏沉,轰的一下倒在了石碑旁,不省人事。

……

风清水秀,山河壮阔,一条浩瀚长岭横跨东西,沉浮在神洲大地。

长岭以东,一座雄峰耸立,曲折向天,险峻入云。

山巅之上,一块石胚久经风雨,傲立绝巅,不知多少岁月。

而在这一日,骄阳当空,风和日丽,突然,一道雷鸣爆响自那座山巅响彻。

紧接着,乱石飞滚,石屑迸溅,掀起滔天巨浪,滚向四面八方。

浪涛冲霄,席卷云海,一只金光闪闪的毛猴混迹狂浪中,冲天现世。

一时,三界震动。

毛猴现世,欢天喜地,整日游山玩水,腾跃在长岭之间。

渴饮朝露,饿食灵珍,时渐不凡。

时至某日,占山为王,纵横长岭,逍遥快活。

却在一日,天门大开,一道霞光从天而降,偷下凡尘,落入长岭。

霞光氤氲,化作人身,却是一位清灵出尘,缥缈多姿的仙女。

毛猴偶遇,惊为天人,从此紧随左右,嬉笑红尘。

直到一天,天门再开,大批天兵降下凡尘,捉走仙女,重归天界。

毛猴怒起,直上天穹,叩响天门,入得天界,欲寻仙女。

强势狂暴,欲与天公试比高。

最终,引发十万天兵下凡尘,扫荡长岭,镇压八方。

一时间,血流成河,尸骨如山。

长岭之巅,云雾缭绕,毛猴矗立,极尽狂暴。祂仰头望天,发出怒啸。

“玉帝老儿!”

怒啸凶狞,伴随着一根金光澎湃,流光溢彩的长棍,打向了苍穹。

长棍迎风暴涨,化作擎天支柱,撼向了云霄,扫向了天门。

云霄深处,仙乐阵阵,琼楼玉宇,仙宫宝殿若隐若现。

穹宇之中,一汪玉泉奔腾,宛如决堤天河,泼向人间。

……

“我叫紫霞,是从先天紫气中化生而出的。”

明月高悬,月色如水,长岭绝巅,毛猴和仙女并坐,安静地聆听着她的介绍。

……

“这件霞帔是我以先天紫气为线,九霄紫云为布绣制而成。你若穿上,定然好看。”

毛猴矗立山巅,嬉笑着凝望着那张毫无瑕疵的脸,一脸献宝似的将霞帔披在祂的肩头。

“呀,霞帔是女士的,不适合你。快取下来,我应该给你绣件披风的。”

她披好霞帔,却发现与毛猴形象不伦不类,顿时脸颊通红,急忙伸手,想要取下霞帔,羞臊而走。

毛猴呲牙一笑,却是抓住了她的纤手,久久不舍松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