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相继交锋/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恐怖波动爆炸开来,八百米范围内,飞沙走石,大地龟裂,沙尘飞舞,迷乱人眼。

景象纷杂,鲜有人可以站立,纷纷退避三舍,远远躲开。

倾天手和刀光相接,爆发开恐怖的力量扩散开来,反震回来的力量超乎想象的强大,被孙逸以斗转星移的手段将其转入地下。

所以,大部分力量宣泄出来,才造成了这样的景象。

斗转星移尽管转移了大部分的力量,但残余的能量依旧强大绝伦。

刀光深沉,浩瀚如天穹银河,倾轧的力量像是要灭世。

双双僵持了片刻,最终倾天手竟然不敌,掌印布满龟纹,紧接着轰隆炸开。

元力碎片飞溅,宛如残剑碎石一样锋锐凌厉,迸向四方,将虚空都是洞穿出一个个小型窟窿。

刀光不散,依旧凝实,势如破竹的斩杀下来。

在这一刀下,仿佛一切都无法阻挠,无法拦截,无法抗衡。

万物众生,天下生灵,在这一刀下都如尘埃渺小,如蝼蚁脆弱。

“强身诀!”

孙逸脸色一凝,施展开强身诀的力量,修为节节攀升,浑身精气神高度凝聚,配合着斗字印,更加雄浑狂暴。

“开!”

孙逸仰天怒吼,浑身精气神凝聚,血气冲霄汉,自头顶一柄元气巨剑浮现出来。

他双手合十,虚握住元气巨剑,猛然挥动,悍然无畏的朝着那道刀光狠狠斩去。

“开天剑,一剑开天!”

元气巨剑皆是纯粹能量构造,锋锐无匹,像是天地神剑,散发开的气息极具锋芒。

剑气如虹,剑出如龙,昂啸着劈向云霄,劈向那道刀光,以摧枯拉朽之势,要泯灭一切。

万物之灵,天地之根,似乎都要摧毁得淋漓殆尽。

“哗!”

所有人都被这一剑惊呆,这种神通武学简直恐怖,威势绝伦。

“小旋风居然掌握着这样恐怖的武学?他不是边城土著吗?从何学得的?”

人们震动,骇然惊绝,即便姜浩、林毅、郝逸云等人都是微微瞪大了眼睛。

随着开天剑浮现斩出,天地四极急剧颤动,天地元气如同疯了一样,好似煮沸的开水,滚滚沸腾,并以涨潮的方式涌入开天剑,促使着开天剑愈发凝实,栩栩如生。

“轰!”

“噼啪!”

刀光与巨剑触碰,元气能量交汇,如同两汪大海撼动在一起,那种波动恐怖至极。

元气狂浪跌宕不休,翻滚不停,肆虐不止,奔腾不灭。

空气噗噗噗爆碎,交击处,直接化作了真空,一切力量都被泯灭。

然而,这般狂暴碰撞下,刀光依旧,并未崩溃,只是色泽光亮稍稍晦暗,不再如先前般璀璨深沉。

但依旧势如破竹的趋势斩来,撕裂一切,撕碎沙尘暴,撕裂风龙,要将孙逸斩碎。

“这……”

人们骇然,孙逸那般恐怖武学居然都拦不住,狂刀之威,得有多恐怖?

郝逸云等人都是瞳孔紧缩,感受到了陈宇如今的实力有多强盛。

唯独孙逸脸色镇定,不见慌乱,对此似乎早有预料。

他深吸口气,对劈来的刀光视而不见,在他身上,气势越来越强,在疯狂的凝聚攀升。

越战越勇,越勇越狂!

斗字印,这一刻在真正显威!

唯有遇到强敌,不可战胜的强敌,斗字印才能够彻底激发。

战天斗地,不死不息!

“来吧!”

轻喃一声,孙逸一甩袖袍,灌了口酒,随即将酒葫芦扔在了地上。

酒液入喉,如同一把火瞬间点燃他体内所有鲜血。

轰的一下,鲜血如狂潮,汹涌沸腾,化作熊熊烈焰,他浑身浮现一层血色铠甲,将身体四肢,脑袋口耳皆都覆盖。

气势越来越强,如同狂龙冲九霄,要破开层层束缚,霸绝天下。

孙逸头顶血色雾气袅袅升腾,雾气蠕动,相互交汇,渐渐凝聚出一柄神纹遍布的巨锤。

巨锤迎风暴涨,化作十丈大小,孙逸双手高举过顶,虚握住了锤柄,抡圆了挥动了出去。

“撼天锤!”

锤起天雷震,铅云万重,雷霆万钧,整片苍穹都是陡然昏暗下来。

狂暴的元气,形成海啸,随着抡动的巨锤翻滚,狠狠地轰向了刀光。

“嗷!”

风暴吟啸,雷霆怒嚎,天地如同劫难降世,似万兽奔腾,铁马金戈横呈一样,威势狂躁汹涌,不可一世。

巨锤与刀光撼动在一起,砰的一声,元气波动翻滚开来,疯狂四溢,形成一片海啸席卷八方,将沙尘,乱石,废墟掀翻起来,打向天地。

噗噗噗噗!

砰砰砰砰!

啪啪啪啪!

各种爆碎声,此起彼伏,整片天地像是在坍塌崩溃,一切事物都要粉碎。

大地龟裂,山石塌陷,废墟爆碎,一切都在瓦解。

孙逸脚下地面都是沉陷一尺,双脚都是陷入了地面,被厚厚的沙尘粉末掩埋到了膝盖。

“轰!隆!”

终于,元气交汇,巨锤和刀光碰撞,僵持片刻,最终双双炸开,轰然瓦解。

逞威的刀光终于噼啪碎裂,布满龟纹,最终轰的一下爆开。

血气巨锤也是不堪重负,完成使命,紧随刀光之后,炸成齑粉,随着波动滚向四方。

“噗!”

波动弥漫,奔腾肆虐,孙逸首当其冲,如遭雷击,被掀翻了出去,咳着血,倒飞出去百多米远,砸进远方沙尘堆。

粉末飞扬,沙烟飘舞,孙逸身影被埋没在其中。

“孙兄!”

郝逸云等人骇然惊绝,失声叫喊。

而在另一面,狂刀陈宇却是身影晃动,仅仅后退了数步。

手中刀紧握,刀芒迸溅,不见滞碍。

“嘶!”

看着陈宇这般姿态,众人无不骇然,狂刀居然成长到了这样的地步。

先前那般波动,即便普通的开窍九重境高手都得被重伤,可他居然不受影响?

天呐,这就是晋升开窍九重境的狂刀吗?

“倒是有些本事!”

陈宇扭了扭脖子,手中狂刀轻抬,刀锋闪过一片寒芒,随即一步跨出,就要追着孙逸斩杀而去。

“我来!”

看着陈宇的动作,炽情剑王朗一步横移,率先一步,挡在了陈宇的身前。

“铮!”

宽剑出鞘,土黄色斑驳之光瞬间升腾,弥漫四散,像是一片光河被抽取了出来一样。

剑出鞘,锋芒露,天地一片沉重,像是神山倾轧。

这柄剑,不似其他剑那般锋锐,反倒厚沉得可怕。

不似剑,反倒更像刀。

但其气势,却比刀更沉重。

“斩!”

右手持剑,瞬间舞动,剑气形成狂潮,倒卷九霄,如同一汪地泉,自大地深处汹涌而起,要汇入苍穹云端,滚入天河之内。

那种冲霄勇武的气势,似乎一切不可挡,万物不能阻。

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达目的誓不休,决绝得一往无前。

陈宇见状,却是无惧,动作不停,身影不止,右手提刀,腾跃而起,如同一头出山猛虎,扑向了王朗。

刀锋外露,刀气如山洪,缭绕身周,形成风暴般的波动,狠狠地斩向了王朗。

“铛!”

“叮!”

刀剑触碰,锋芒交击,铿锵声震耳欲聋。

锋锐的气息溢散迸溅,刀芒剑气肆虐奔腾,将二人衣袍都是撕裂开,化作褴褛飘扬。

近距离触碰,刀芒交击,更也伴随着拳脚相向,蕴含着狂暴力量的拳脚相互硬撼,打得空气噗噗爆碎。

人们远远观望,只看到两团炮弹在大地上不断冲击,不断轰砸,不断碰撞,激烈而又狂暴,看得人热血激昂。

“哼!”

渐渐地,王朗高大身躯渐有不支的迹象,双拳肌肤崩裂,拳头淌血。

狂暴的触碰下,他居然无法承受那种力量的轰击。

狂刀不止刀狂,浑身力量,鲜血、元力都是充斥着狂暴分子。

“滚!”

一声虎啸,陈宇提肘下沉,好似猛虎拍下巨爪,狠狠地砸进了王朗胸膛。

轰的一声,王朗如遭雷击,只觉被一座大山撞击,胸前骨骼塌陷崩断,整个人如同断线风筝,朝着远方横飞出去。

他同样步了孙逸的后尘,砸进沙尘堆里,半晌爬不起身来。

“王兄!”

郝逸云失声,紧按剑柄的手猛地扣住剑柄,依云剑出鞘,青蓝色剑光如同一片汪泉,映照万事万物,劈向了准备继续前行的陈宇。

“陈宇,纳命来!”

郝逸云衣决飘飘,身姿轻逸,如同一只轻燕,纵身跃起,拦在陈宇身前。

细致锋锐的青蓝色长剑摆动,好似游鱼摇曳,波光嶙峋,半空涟漪翻滚,愈演愈烈,最终化作狂潮海啸,卷向了陈宇。

“手下败将,安敢言勇?”

狂刀轻扬,蔑视地扫了郝逸云一眼,不退反进,昂藏身躯径直跨向前方,迎着郝逸云的剑冲了上去。

刀锋寒芒闪烁,漆黑如墨的光芒绚烂夺目,如流星闪耀而起,猛地劈开虚空,斩向郝逸云。

嗤嗤嗤!

剑气狂潮撕裂,海啸无法阻挡,重重破碎。

郝逸云脸色微凝,纵身一闪,自陈宇前方消失,窜向侧方。

长剑轻提,疾刺而出,喷薄锐气,直奔陈宇腰间软肋。

狂暴的刀芒都被剑气撕碎,长剑如游蛇,蛰伏已久,伺机行动。

找准机会,要一击必杀!

【作者题外话】:为了把这章写出热血激昂,符合出天骄的傲与狂,我吃了好多辣椒,让自己先燃了起来……

现在胃里火辣辣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