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真假传闻/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咳!”

丘陵起伏,荒野僻静,陈宇翻身而起,咳出大口鲜血。

终于,昏迷已久的他苏醒过来。

“大师兄!”

“陈师兄!”

四周守候的流云宗众弟子纷纷惊起,朝着陈宇蜂拥过来。

“大师兄,你没事吧?”

江明锋脸色沉重,紧盯着陈宇问道。

“还好!”

陈宇抬手抹掉了嘴角血迹,平静道:“内脏遭元力反噬,淤血堆积,精气不畅。所以疲累之下,才撑不住昏迷。”

“现在呢?”江明锋追问。

“淤血已经咳出,精气流转,伤势会好。”陈宇解释道。

“那就好!”

江明锋松了口气,随即攥紧拳头,脸色阴沉道:“真没想到,孙逸那个狗东西竟然有这种手段,可以与大师兄力敌。”

“他很诡异!”

回想和孙逸的战斗,陈宇浓眉皱起,评价道。

“大师兄看出来什么了吗?他分明只有开窍一重境实力,怎么可能和大师兄力敌得了?”江明锋询问。

“说不出来!”

陈宇摇头,脸色渐渐深沉:“我只感觉,那一刻的他根本不像人,反倒像是一头远古巨凶。力量强大,气势狂暴,让我都有些无法适从。”

“他是施展了某种禁法吗?”江明锋追问。

“不好说!此子不容小觑!”陈宇深吸口气,对孙逸产生了重视感。

江明锋闻言,眼中闪过一丝狞色。

该死,这边城土著竟然有这样的本事?

他有什么资格?居然值得大师兄这样重视?

该死!真是该死!他除了命硬,根本就是一无是处!

百变鬼面那废物,竟然都刺杀失败,真可恨!

想到跟孙逸之间的恩怨,江明锋就是忍不住的恼恨。

他十分清楚,如果事情暴露,他跟孙逸之间,必然是不死不休。

或者,二人之间,早已经不死不休。

孙逸若是不死,他必然麻烦不断!

所以,江明锋特别渴望,孙逸死无葬身之地。

他百般怂恿陈宇,挑唆陈宇,为的就是希望借陈宇之手,除掉孙逸。

结果,陈宇竟然都奈何不得。

这让江明锋开始慌张,心生隐忧。

绝对不能让他活着!

他必须死!

江明锋暗暗咬牙,计上心头,随即看向陈宇,道:“大师兄,孙逸此子狂妄猖獗,目无尊卑,对流云宗屡次冒犯。”

“现在大师兄又已经出手,百般倾轧他,我们彼此已经是势如水火。所以,如果不除掉他,流云宗弟子恐怕将很难心安。”

他希望陈宇尽全力,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斩杀掉孙逸。

只有孙逸死,他才能够心安。

“我知道!”

陈宇颌首,自然清楚双方的关系,已经不可调停。

“但目前来说,孙逸联合了郝逸云等人,势力庞大,以我现在的状态,想要再碾杀他,恐怕力有不逮,唯有另寻机会。”陈宇解释道。

“大师兄,此子成长速度恐怖啊,错失此次机会,再给他时间,以后只会更加的势大难制。”江明锋急声解释。

他亲眼见识了孙逸的成长速度,所以十分清楚孙逸的潜力有多恐怖。

当初他去荣城时,孙逸才仅仅淬血境修为。

现在时间不到一个月,便已经晋升开窍境,可以想象,其速度有多快。

如果陈宇不趁早斩杀掉孙逸,再过一个月,鬼知道孙逸得成长到什么地步?

现如今的孙逸都让陈宇感觉到了棘手,再成长下去,谁还制得了他?

陈宇皱眉,江明锋的话,触动了他的心。

“如果他可以无限制施展那种禁法的话,即便我有心,却也无力。”

沉默半晌,陈宇摇头,无奈道。

“大师兄以为,他还可以再继续施展吗?”

江明锋冷笑:“禁法乃是禁忌法诀,对自身伤害极大,会有极为严重的后遗症。一经施展,影响深远。”

“孙逸已经施展了一次,现在必然创伤严重,难以恢复。大师兄以为,这种状况下的他,还不能杀之吗?”

“他不简单!”

陈宇摇头,郑重提醒,“你不要轻视他!”

“难道大师兄就这样算了吗?”江明锋皱眉追问。

“若有机会,我必斩他!”陈宇淡淡道。

江明锋闻言,无奈沉默,他知道,陈宇心有决断,不会轻易受他干扰。

但是,就这样罢休,让他很不甘心。

所以,沉默片刻,江明锋就又说道:“大师兄,如果可以的话,不妨联合百变鬼面千寻。”

“不可能!”

陈宇脸色骤沉,厉声断喝:“江师弟,这种提议,以后还是不要提了。我说过,千寻此獠,见之必杀!我劝你一句,最好不要和他接触。”

“大师兄,千寻此人和孙逸也有过节,欲要杀他。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何不暂时联手,围杀孙逸?届时,你在和他清算恩怨?”

江明锋眉头紧皱,不甘心的劝解,希望陈宇和千寻合作联手。

但是,狂刀终究是狂刀,性情狂傲,岂会轻易被人劝动?

“我说了,此事休提!”

陈宇语气骤冷,沉声断喝,看向江明锋的眼神都是多了几分戾气。

显然,狂刀陈宇,不容人指使支配!

看着陈宇戾气森然的目光,江明锋不由缩了缩脖子,想要规劝的话终于是彻底咽回了肚里,不敢再多言。

“明白了!”

小声应了声,江明锋默默地退了开去。

……

峡谷狼藉,一片荒僻。

王朗提剑而行,行走在峡谷四周,寻觅着水潭,想要按照孙逸指点,寻求突破契机。

但走遍四方,却没有寻找到半点水泽。

大地龟裂,生机尽绝,满目疮痍,水源等早已经干涸。

王朗停下脚步,眉头皱起,很是遗憾。

但他并不甘心就此失败,于是冥思苦想,思索‘柔’的奥义。

……

“力留三分,势去不尽……”

“力留三分,势去不尽……”

“力留三分,势去不尽……”

断崖前,林毅盘膝而坐,幻水螭龙枪横在膝盖上,他失神呢喃,不断琢磨着孙逸指点他的话语。

昏沉的天空一片萧条,四周环境凄凉,衬托得他的背影十分孤僻。

郝逸云和姜浩则是漫步在四周,放松身心,并远远地观望着林毅的变化。

“姜兄觉得,林兄突破的几率有多大?”

闲得无聊,郝逸云看着姜浩询问。

“十成!”

姜浩嘿嘿一笑,信誓旦旦的道。

“噢?何以见得?”

郝逸云很讶异,姜浩对林毅居然这么有信心?

姜浩嘿嘿一笑,道:“林师兄能够将水、幻、冰三种属性融合为一,形成独有本领,就注定了其悟性绝佳。所以,这种小事情,肯定拦不住林师兄的。”

“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我竟然无言以对。”

郝逸云一脸错愕,嚯嚯一笑。

姜浩得意洋洋,随即转移话题,问道:“对了,孙兄呢?你看到他了吗?”

“没有啊,我以为你知道呢。”郝逸云一愣。

“我不知道啊,我也没看到人啊,我以为你知道呢。”姜浩也是愣了。

“也许是寻求突破契机去了吧!”

郝逸云思索着道:“毕竟,他指点我们都突破了,他不可能自己还逗留在原地。”

“有道理!”

姜浩颌首认同,随即背起双手,看了一眼昏沉且煞气流转的秘境天空,道:“郝兄觉得,孙兄此人如何?”

“直爽,仗义,干脆。”郝逸云回答道。

“不,我不是指为人。”姜浩摇摇头,一脸沉肃道。

“那?”郝逸云皱眉。

“他的潜力,他的来历,他的背景。”姜浩解释道。

“神秘不可测!”

郝逸云犹豫了下,郑重说道。

姜浩脸色郑重,扭头看着郝逸云道:“郝兄真是如此认为?”

郝逸云耸了耸肩,坦然道:“反正我看不透!”

姜浩嘿嘿一笑,道:“世有传闻,孙兄乃是法身之徒。你觉得,真假如何?”

郝逸云皱了皱眉,很快舒展开,道:“管他真假,那又如何?”

“呃……”

郝逸云的回答,潇洒至极,让得姜浩愣了愣,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许久,醒悟过来,才是哈哈一笑,“说得对,管他真假,那又如何!”

郝逸云这话,无疑很纯粹,坚定地表明了态度。

他看好孙逸,结交孙逸,不是注重这种背景与身份,而是在乎于人。

若是谈论这种背景,彼此情义就掺杂上了利益,变得不再纯粹。

利益交友,为下策。

兴趣交友,为中策。

情义交友,方为上策!

郝逸云对此看得通透,所以,才对姜浩的问题避而不谈。

由此可见,郝逸云心性洒脱,重情重义,传闻不假。

姜浩醒悟过来,看透了这点,所以一笑揭过,不再谈论。

二人转移了话题,聊起了其他云游轶事。

“嗡!”

却在此时,秘境天空忽然蠕动,昏沉沉的苍穹骤然变幻,云霄弥漫的薄雾般的煞气极速沸腾,疯狂席卷,掀起了狂潮。

“轰隆隆!”

紧接着,大地剧震,虚空轰鸣,一股恐怖波动自秘境极深处滚滚扩散。

霍然,秘境八方,世人皆惊,齐齐变色。

许多人都是站立不稳,被震动掀翻在地,狼狈翻滚。

而这种波动,愈演愈烈,仍旧持续。

【作者题外话】:第二更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