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连番变故/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诸般算计,种种阴谋,江明锋早已将孙逸得罪透了,双方恩怨已经不死不休。

特别是他杀害袁云之后,这种恩怨就被推向了极点,彻底走到冰点。

所以,毫无疑问,孙逸若是不死,必杀江明锋。

因此,这种时候,江明锋岂能容许陈宇刀下留情,就此放过孙逸?

“大师兄,杀了他啊!”

江明锋翻身爬起,冲着陈宇喝道:“修炼之道,本就实力为尊。你实力超绝,强盛于他,斩他乃是理所应当。”

“他所言都是诓骗,都是他自寻死路。他实力不济,修为不及,却猖獗无度,张扬狂妄,处处招惹是非。现如今身死,乃是他自寻的结局。”

“大师兄,不要心软啊!今日若你放过他,就是放虎归山,最终会势大难制,重报此仇的!大师兄,三思啊!”

江明锋声嘶力竭,苦苦劝诫,希望陈宇不要心慈手软。

同门师兄弟,相处多年,陈宇早负盛名,其个性,江明锋早已看透。

其性骄狂,所以心性难免骄傲自负。

孙逸借此激将,陈宇很大可能会受制,从而放过孙逸,允许他崛起,从而同阶一战。

果然!

随着江明锋高喊,陈宇的脸上浮现起挣扎之色。他紧握狂刀的手都是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内心挣扎,是现实与本性的较量,让他产生纠葛。

陈宇自然知晓,孙逸的潜质有多大,若是放任他成长,必然势大难制。

而他内心又无比骄傲,不愿欺凌弱小,仗势欺人,坏了他的声名。

所以,这两种心思碰撞,才让他纠葛难分。

平日里的狂刀陈宇,可是杀伐果断,勇武异常的。

眼看着陈宇陷入这种纠葛,王朗松了口气,他悄然起身,示意孙逸逃离。

若是陈宇罢手,那么,他有信心,从江明锋手中救走孙逸。

孙逸嘿嘿一笑,徐徐起身,艰难地撑地而起。

他激将陈宇,并不是有所算计,而是真的瞧不起陈宇的虚狂。

所以,从头到尾,他压根儿都没有想过陈宇会饶他一命。

只是,他低估了陈宇的骄傲,没想到这种时候,杀伐果断的狂刀居然会犹豫。

显然,狂刀不负狂名。

孙逸起身,扭头看向了江明锋,一脸冷狞,那眼中的冰冷,宛如寒霜,要将江明锋冻结。

这个仇,他记下了!

若他不死,江明锋必亡!

孙逸暗暗攥拳,心头已然下了决心。

江明锋有所察觉,不由哆嗦,心底颤栗。

但很快,他脸色骤冷,狠狠咬牙,双足运满全力,准备亲手击毙孙逸。

这个祸根,绝不能留!

不论如何,都要他死!

江明锋是个伪君子,表面堂皇,实际心胸狭隘,心思深沉阴险,远不及陈宇磊落。

所以,眼看着陈宇有放弃斩杀孙逸的趋势,他便要亲自动手。

而他先前不动手,之所以劝诫陈宇,便是知晓陈宇本性,所以想要借陈宇之手斩杀孙逸。

而有着孙逸这番话铺垫,陈宇若是动手,心头必然会种下魔障。

未来超脱时,魔障爆发,将会成为隐患。

届时,狂刀不殒,也要重创。

狂刀若殒,流云宗谁还能遏制玉面郎的崛起?

可惜,陈宇知晓后果,所以才陷入犹豫,迟迟不动手。

“该死!”

江明锋暗骂一声,就要冲出去。

“唰!”

然而,却在此时,一道身影比他还快。

“噗嗤!”

江明锋刚欲动手,一柄蛇纹剑,却已经穿透了孙逸的胸膛,将其身体刺了个对穿。

一个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的人影,紧握蛇纹剑,死死地抵住了孙逸的后脊。

“嘿嘿,你不杀,我杀!”

这人抬头看着对面的陈宇,嘿嘿狞笑道。

“百变鬼面,千寻!”

江明锋脸色一凝,紧接着惊喜交加。

“孙兄!”

王朗脸色剧变,失声惊呼,下意识拍地而起,提起宽剑,斩向了千寻。

“砰!”

眼看着王朗杀来,千寻一脚踹起,将孙逸踹飞了出去。他抽剑而回,闪身飞退,转瞬避开了王朗的攻击。

“咳!”

孙逸飞滚在地,心胸口被刺穿,波及心脏,彻底重伤。

刚刚恢复了几分的精气神,全都在瞬间泄掉。

若非他灵觉敏锐,察觉到危机,在关键时刻避开了心脏,他早就死了。

修炼者虽然生机旺盛,但未成就法身前,心脏依旧是死穴。

心脏若被绞碎,生机会绝灭,肉身会枯萎,修炼者便会死亡。

肉身不超脱,心脏这处死穴就会一直存在。

“啊!”

孙逸倒地,发出痛嘶,尽管避开了心脏死穴,但千寻的剑气太过阴冷凌厉,依旧有所波及,让他心痛如刀割。

死穴被波及,整个人都是恹恹不振起来,精气神紊乱,难以承受。

那种感觉,跟前世一样,死亡危机袭来,让他痛苦至极。

“孙兄!”

王朗逼退千寻,迅速奔向孙逸,将其搀扶起来。

孙逸胸前后背鲜血淋漓,晶莹的血水汩汩直流,将浑身染得猩红。

血腥味扑鼻,浓烈至极。

“杀得好!”

江明锋拍手叫好,大喜过望。

“哈哈,孙逸,这次,看你还怎么活!”

江明锋忍不住狞笑,直呼痛快。

另一边,陈宇紧皱的眉头徐徐松开,挣扎的脸色渐渐平静,恢复了冷酷。

他长刀归鞘,映照的神相化作精气神重归识海,整个人微不可察的松了口气。

显然,千寻出手,让他轻松了下来,为他卸下了心理负担。

这样不会放虎归山,又不会让他做出违背本心的事情,从而留下心理魔障。

“杀了他!”

这种时候,江明锋狞喝起来,双眼骷髅头浮映,控制着未曾挣脱心灵束缚的郝逸云提剑而起,朝着孙逸杀去。

嘿嘿,他要借郝逸云之手,斩杀孙逸。

这样,郝逸云背上杀友的罪恶,此番不死,未来必生魔障,此生结局也将到头。

哈哈哈,这种结局真是很爽啊!

想到这些,江明锋就是忍不住的得意狞笑,心情畅快淋漓。

“杀!”

郝逸云目光闪烁,面部肌肉抽搐痉挛,脸色极尽挣扎。

显然,郝逸云有所触动,在反抗,但地狱魔眼的控制太诡异,短时间他根本无法彻底摆脱。

身体不由自主的朝着孙逸扑去,手中依云剑疾刺而去,直奔孙逸眉心。

“郝兄!”

王朗见状,瞳孔紧缩,嗤眼欲裂,抬手抓住宽剑,朝着郝逸云逼去。

“孙兄,撑住!”

劈开郝逸云刺来的一剑,王朗放下孙逸,起身阻拦郝逸云。

“该死!”

看着王朗碍事,江明锋不由咒骂,随即拔出早前被孙逸震飞的依云雌剑,朝着王朗杀去。

“碍事的家伙,去死!”

江明锋要斩杀王朗,和郝逸云联手。

“不……”

郝逸云见状,面部极尽扭曲,挣扎的迹象更加明显。两眼猩红欲裂,喉咙间发出了压抑低吼。

江明锋分毫不顾,狞笑着刺向了王朗,要将王朗袭杀掉。

“啊!”

所幸,关键时刻,郝逸云咬牙,刹那间的思维占据上风,短暂的挣脱了那种心灵束缚,在江明锋的剑刺进王朗后心时,猛扑上前,将王朗推开了。

“噗嗤!”

江明锋的剑,刺穿了郝逸云的胸腹,从其肋下穿透。

“咳!”

剑锋凌厉,刺穿胸腹,疼痛让郝逸云瞬间清醒,从浑浑噩噩中醒悟过来。

低头看着依云雌剑,郝逸云狰狞的脸色满是苦涩。

“云儿……”

一声温柔轻喃,郝逸云脸色骤狞,不顾伤势,猛地前扑而出,抱住了撒手欲退的江明锋,手中依云雄剑猛地刺穿了江明锋的腰腹。

“还我云儿命来!”

长剑入肉,鲜血顺着剑锋流淌。

郝逸云死死地抱住江明锋,重伤虚弱的他支撑不住身体,二人齐齐翻滚在地。

“啊!”

江明锋发出痛叫,看着穿透腰腹的剑,他奋起一脚,踹在郝逸云胸腹剑柄上。

噗嗤声响,入肉一半的剑锋齐根而入,彻底刺进了郝逸云胸腹。

剧痛钻心,如欲撕裂,郝逸云松开了手,被踹飞了出去。

江明锋翻身爬起,忍着痛,迅速的拔出了腰腹间的依云雄剑,急忙止血。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江明锋拄剑而立,满脸凶狞,极尽疯狂的冲着千寻吼道。

原本胜券在握,占尽上风,谁曾想,弄了个两败俱伤。

这种意外,让江明锋十分恼怒。

疯狂怒吼,江明锋提剑杀向了江明锋,引来王朗驰援。

另一边,千寻闻言,犹豫了下,最终掠动身影,朝着孙逸扑杀了过去。

“混蛋!”

这般状况,气得王朗怒发冲冠。

王朗驰援了郝逸云,也就根本来不及管顾孙逸。现在的局面,让他左右为难。

救下郝逸云,孙逸必死!

“咻!”

但在这时,眼看着千寻即将扑杀掉孙逸,一点寒芒从远方抛掷而来,迅疾如电,立插在了孙逸身前。

寒气交织,疾风凛冽,幻梦变更,眼前视野骤然迷蒙。

千寻脸色微凝,扑杀而来的身影一滞,紧接着抽身狂退,放弃了斩杀孙逸。

他身影刚退,三绝枪林毅即是腾跃而来,如同一头猿猴,猛扑而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