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兽潮/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群雄对峙,剑弩拔张,场中气氛急剧紧张。

孙逸被围堵在中间,如鹤立鸡群,显得极为耀眼。

这种状况,对他十分不利,局势将他推往了风口浪尖。

流云宗群雄围堵,铁了心要让他死,不许人救援。

清云宗内,姜浩偷偷撤回,来到领队的一位老者身旁,低声道:“二师公,孙逸此人浩儿看得入眼,您想办法,救救他吧?”

圆润的脸颊满含希冀,恳切老者出手。

老者闻言,没有做声,他郑重的看了一眼场中,才道:“流云宗态度坚决,恐怕不会因为谁出面,就会善罢甘休。”

“可是,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流云宗残害他吧?”姜浩不由焦急。

“那又能怎么办?”

老者无奈的看了姜浩一眼,道:“即便老夫出面,帮得了这回,也帮不了下回。若是他不死,苍云门必受牵连,流云宗定然会大动干戈。”

“二师公只管帮这一回,助他逃脱。下次,是生是死,再看他造化吧。至于苍云门?孙逸若是离开了黑曜城,流云宗总不能冒天下之大不韪,而覆灭苍云门吧?毕竟,孙逸已经明确表明,从此跟苍云门脱离关系。”姜浩郑重说道。

“难说,若是柳族不出面,流云宗未必不敢!”老者沉声道。

“那都是以后的事情,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二师公,出手吧,不要让流云宗的家伙得逞。”姜浩怂恿道。

老者无奈的看了姜浩一眼,思索了下,并未拒绝。

而在这时,孙逸迟迟没有拔剑自刎,蔡锦尉失去了耐心,冷冷喝道:“孙逸,你还在犹豫什么?难不成,还需要老夫亲自动手吗?”

孙逸背手而立,扫了一眼插在面前地上的长剑,随即淡淡地看向蔡锦尉道:“抱歉,我没有自杀的习惯。想要我死,那便亲自来吧!”

“张狂!小小土著,也敢在老夫面前逞英豪?”蔡锦尉怒斥。

“要杀要剐,少他娘废话!”孙逸冷眼断喝。

“放肆!”

蔡锦尉勃然大怒,“你这该死的土著,竟敢狂吠老夫?今日,必杀你!”

说着,拂袖一扫,一股疾风咆哮,神念涌动,斜插在孙逸脚前地面的长剑嗡嗡轻鸣,激烈颤动,随即徐徐拔出地面,居然要凭空飞起,斩向孙逸。

隔空御物,这是聚神境强者的标志性手段。

“孙老弟!”

“孙兄!”

苍云门众人齐齐失声,不约而同冲上前去,不顾一切的簇拥在了孙逸身周,将他团团围住,对峙着蔡锦尉。

显然,苍云门众人皆不愿置身事外。

看着苍云门的行径,孙逸想要制止,郝逸云上前,却是按住了他的肩头,一脸郑重的朝他摇头。

“苍云门,没有孬种!”郝逸云沉声道。

孙逸闻言,想要规劝的话全都咽回了肚里。

他知道,多说无益,苍云门的决定不会改变。

“大胆!苍云门这是要和流云宗为敌吗?”

蔡锦尉怒喝,冷冷地盯着范天伦。

“无论如何,孙逸总归入我苍云门。危难之际,苍云门岂能置身不顾?蔡锦尉,别多言了,要杀他,先过老夫这关。”范天伦冷漠回道。

“好!好!好得很!既然这样,那就都去死吧!”

蔡锦尉怒目圆睁,大手一挥,冷冷喝道:“杀!”

霍然,四周汇集的聚神境强者纷纷动身,摩拳擦掌,朝着苍云门就要扑杀过来。

“且慢!”

眼看着流云宗群雄将欲动手,清云宗带队老者站了出来,笑呵呵的打断了蔡锦尉,道:“蔡兄,都这岁数了,怎的还如此火爆脾气,跟一介后生晚辈斤斤计较?不怕失了体统,徒增笑料?”

“周士昌,你也想要阻拦老夫吗?”

蔡锦尉扭头看向老者,冷冷问道。

“说阻拦,倒是言过其实。不过,蔡兄这样肆无忌惮的行径,清云宗却是有些看不过眼。”周士昌淡淡一笑,显得风轻云淡,十分平静坦然。

“清云宗这是想趟这趟浑水?”蔡锦尉眯起了眼睛,目光闪烁寒芒。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不应是我辈修炼者当做的风范吗?”周士昌笑容依旧。

“既然这样,那便手底下见真章!”

蔡锦尉脸色骤冷,厉声喝道:“今夜,孙逸此子,流云宗必杀。还有谁要阻拦的?一并站出来,今晚,杀个干净!”

随着蔡锦尉喝声传开,四周群雄刀兵出鞘,流云宗汇集而来的诸强者纷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这般态度,强势霸道,蛮横狂暴,即便周士昌身为清云宗长老,也不免忌惮,出头的心思微微迟疑。

若是此时强出头,无疑会和流云宗正面交锋。

届时,双方必将激发矛盾。

戚天问晋升宗师,流云宗声威炽盛,更胜从前。

若是矛盾激发,清云宗未必还能应付。

“二师公?”姜浩催促,满脸希冀。

周士昌皱了皱眉,迟疑了下,最终脸色微沉,挥袖哼道:“蔡兄既然有此意,那么,周某就陪你过两招!”

说着,一步跨出,聚神九重境的气势外放开来,凌压八方。

显然,周士昌不打算退避,妄图迎难而上。

“该死!”

周士昌的态度,顿时气得蔡锦尉七窍生烟,暴跳如雷。

“杀!”

暴怒之下,蔡锦尉厉喝一声,跨步而出,率先朝着孙逸碾杀而去。

聚神九重境的气势外放开来,猛如山岳崩塌,整片虚空天地都是崩溃塌缩,如欲粉碎。

风吼、雷鸣,骤然四起。

孙逸顿觉眼前天地变幻,似乎一切都要被倾覆淹没。狂潮奔腾,吞噬一切。

浓浓的死亡气息扑面而来,让得孙逸心悸,下意识攥紧双拳,要激发金猴神相。

不过,关键时刻,周士昌一步跨出,挡在了身前,纠缠着蔡锦尉冲向远方。

霍然,大战一触即发。

群雄对峙,诸强交手,场面顿时混乱起来。

然而,持续不久,南岭突然震动,大地动荡,群峰摇晃,山脉轰鸣,参天巨树哗啦啦摇动,宛如发生了大地震一样。

许多人都是站不稳脚,立不住身形,跌跌撞撞翻滚在地,摔得狼狈。

“发生什么事了?”

“怎么回事啊?”

“什么情况?”

“怎么了?”

许多人大惊失色,骇然失声,茫然四顾。

“吼!”

“轰!”

“唳!”

然而,疑惑未平,紧接着阵阵禽啸、兽吼,昆鸣、虫嘶声相继爆发。

种种异动骤然四起,从四面八方突然传开。

然后,在人们惊骇欲绝的凝望下,一头头走兽,一只只飞禽,从南岭山脉中奔腾而出。

飞禽、走兽汇集在一起,密密麻麻,如同一股洪潮,从山脉深处决堤而来。

“兽……兽兽兽……兽潮!”

所有人齐齐震动,惊震欲绝。

“天呐,兽潮爆发了!”

“万兽齐动,冲出南岭,天呐!”

“逃啊!兽潮朝我们来了!快逃啊!”

无数人大变了脸色,心肝俱裂,被突如其来的变故震得亡魂皆冒。

数不清的灵兽从南岭山脉中冲出,密密麻麻,比他们这些人类修炼者多了数倍。

若是深陷其中,即便宗师都要喋血殒命。

“逃!”

即便流云宗,柳族众高层,都是惶恐交加,脸色剧变,急忙取出飞行秘宝,承载着众人,御空而逃。

此时此刻,哪还管顾得了其他,保命要紧。

蔡锦尉和周士昌分退开来,顾不得交击对峙。

其他人更是仓皇退避,放弃了碾杀孙逸,纷纷做鸟兽散。

一个个如同丧家之犬,夹着尾巴拼命逃逸。

“走!”

群雄退避,诸强散逃,范天伦冲了回来,祭出飞云幡,托起苍云门众人飞遁而去。

转眼间,原本混乱的人群,消散一空,整片山地,一片狼藉。

兽潮不止,冲击不断,将周围大地山峦撞得崩塌沉沦。

山岳塌陷,峰峦崩断,古木倒塌,大地龟裂。

一时间,那片地域满目疮痍,遍地狼藉。

逃之夭夭,离开了南岭,速度才渐渐减缓。

飞云幡上,苍云门众弟子吓得脸色发白,嘴唇发青。

即便已经离开了南岭范围,也仍是忍不住瑟瑟发抖,浑身颤栗。

回想着先前的境况遭遇,不少人都是心有余悸。

哪怕孙逸见多识广,阅历丰富,此刻都是脸色凝重,额头有汗渍淌下。

大规模的兽潮,毁灭力堪比法身高人。

“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发生兽潮?”有弟子咽了口唾沫,颤声询问。

大多数灵兽属于独居,彼此很难和睦,难以汇集。

所以,没有特殊原因,兽潮千年难出,举世罕见。

“也许是早前秘境崩塌,造成的动静波及太远,从而引起灵兽恐慌,才造成了这样的局面吧。”有大人物解释,道出缘由。

众弟子闻言,恍然大悟,明白了过来。

这种原因,倒不是没有可能。

灵兽虽然有灵,但多数不具备智慧。

一旦造成恐慌,比人类更容易引发混乱,从而造成兽潮。

众人没再多言,朝着苍云门迅速返回。

而在各方势力,各路人马逃之夭夭之时,南岭山脉深处,一座孤峰上,一头黑色生灵蹲坐在那,眺望着苍云门众人离开的方向。

牠深邃幽黑的瞳孔中浮映着淡淡笑意。

“猴子,你带本王出世,本王救你一命,这算两清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