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灭顶之灾/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曜城,苍云门。

飞云幡降落,众人鱼贯跃下。

范天伦收起飞云幡,则是一言不发的朝着中心大殿走去。

身后一干高层全都紧步相随,匆匆而去。

众弟子见状,不敢言语,犹豫了下,最终在郝逸云的示意下,纷纷退散。

聪明的人都不难看出,苍云门现在处境不佳,明确表明和流云宗对立,激发矛盾,双方必然不会再相安无事。

以流云宗的张扬强势,只怕要不了多久,便会有大军压境。

范天伦他们此去,显然是为了部署门众。

孙逸察觉到沉闷的气氛,一颗心也都是跟随着悬起,眉头下意识紧皱。

“不会有事的,黑曜城中,流云宗未必敢乱来!”

郝逸云发现了孙逸的情绪,拍了拍他的肩膀,平静宽慰。

“郝兄?”

孙逸抬头,看着郝逸云,现在的郝逸云完全看不出任何悲伤的情绪。

只是,脸上不再有笑容,整个人内敛了许多。

“我没事!”

郝逸云摇了摇头,随即转身朝着中心大殿走去。

孙逸犹豫了下,最终跟了上去。

……

流云宗,钦天殿。

宗门高层汇聚,执事、长老齐齐列坐,殿内座无虚席。

群人列坐,高谈阔论,分别发表着言论,将宽旷的大殿撑得喧嚣热闹。

“宗主到!”

然而,随着殿外一声高喝,殿内众人齐齐闭嘴,全都哑口,一切嘈杂瞬息间沉寂。

并且,所有人不约而同起身,恭谨沉肃的面向殿门口。

流云攒动的殿门外,一道昂藏高大的身影徐徐走来。

他身穿紫色长衣,腰缠流云带,昂藏身躯十分精壮,走动时宛如山岳,给人一种雄伟霸气的气势。

他长发扎髻束冠,国字脸菱角分明,刚硬的五官衬托着他的装束,尽显雷厉风行,干脆利落的气质。

他由外而入,跨入钦天殿,宗师气息若隐若现,压迫得空气呼呼作响,掀起一朵又一朵小小旋风。

旋风呼啸,经久不绝,掀得他衣袍扬动,极具风范。

殿门众人见此,无不心头凛然,凝望时不禁生出一种要高山仰止的感觉。

雷罚天公,戚天问,黑曜城新晋宗师。

“拜见掌门!”

戚天问走至上位处,挥袍落座,殿内列坐群雄无不起身,恭谨施礼。

“诸位免礼!”

戚天问挥手示意,群雄这才直起身,并在其示意下,重新入座。

群雄落座,戚天问双手随意的搭在座椅扶手上,扫了一眼殿内众人,随即道:“秘境事宜,本座已知晓。”

“敢问掌门,我等当如何?”一位执事起身询问。

戚天问不苟言笑,极尽威严。听闻询问,只是摩挲着扶手,淡淡道:“犯我天威者,杀无赦!”

一番话,云淡风轻,但落在所有人耳中,却宛如雷霆震人。

好强势的态度!

好霸道的口吻!

好张扬的个性!

众人无不心脏猛跳,即便身为自己人,都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心生忌惮和敬畏。

不过,殿内短暂沉寂后,左侧首位的大长老则是皱眉道:“此次犯我宗门者,起于荣城竖子孙逸。传闻,此子为法身之徒。”

“若是贸然动手,唯恐引法身天怒,为流云宗埋灭顶之灾。”

法身高人,在当今时代绝对是神一般的存在。

高高在上,俯瞰神州万族。

流云宗即便强势霸道,却也不敢触怒法身。

“无碍!”

戚天问闻言,却是摆摆手,不以为意的道:“本座已查明,诸位尊者近二十年,并未出世。所以,传闻为虚,不可尽信。”

“当真?”

殿内群雄纷纷震惊。

尊者,乃是对法身高人的敬称。

“神殿作保,不得假。”戚天问如实解释。

“哈哈,我就说嘛,他一介边城土著,怎么可能有幸和法身高人牵扯关联。”

“早就察觉有蹊跷,觉得不可信,多半是此子故意宣扬,在虚张声势。”

“多亏宗主人脉不凡,得以查明,否则,天下人还真要被其蒙在鼓里。”

流云宗众高层纷纷大喜,大长老也是明显松了口气。

当初因为这个消息,他对孙逸都是产生了忌惮之心,不敢贸然擅动。

现在确认这个消息为假,那么,黑曜城内,谁还可以阻挡得了流云宗的威势?

“宗主,我这便去发布召集令,号令百家登临苍云山,誓要为殒命弟子讨还公道。”一位执事起身,热切请命。

“去吧!”

戚天问颌首应允,并叮嘱道:“召集百家前,公告天下,勒令苍云门主动交出罪魁祸首。流云宗,便不殃及无辜。如若不然,格杀无赦!”

“遵令!”

那名执事面容大喜,抱拳离开。

命令下达,戚天问便是拍了拍座椅扶手,随即起身,淡淡道:“都散了吧,此事全权交由大长老负责。”

说完,戚天问离开了钦天殿,云淡风轻,从容泰然。

……

很快,一则公告宣扬出来,如旋风传遍黑曜城。

“流云宗勒令,苍云门交出小旋风孙逸。”

“怎么会?流云宗居然主动针对小旋风孙逸?”

“嘿,你们还不知道吧?此次南岭秘境现世,孙逸不知施了什么手段,挑唆苍云门及众天骄,围杀流云宗,导致流云宗大半弟子殒命秘境。”

“所以咯,流云宗如今要讨还公道。”

“原来如此!那这回,孙逸可麻烦大了。”

“那当然!据悉,这次公告,乃是流云宗掌门,雷罚天公戚天问亲自下达,这表示着此事有宗师人物干预。如此威胁,谁敢违逆?”

“苍云门哪怕再有骨气,但底蕴终究差了一截,不可能扛得住宗师凌压。届时,必然难逃大祸。”

“风雨欲来啊!”

城内各地,各街巷,纷纷谈论起来。

一时间,传得满城风雨。

苍云门自然得知了消息,范天伦聚众在一起,将高层人物全都召集了起来。

中天殿,高层列坐,尽皆沉寂,殿内气氛一片压抑。

孙逸列坐上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满殿众人的沉重心绪。

范天伦居于左侧首位,他脸色沉重,摩挲了下座椅扶手,随即叹道:“这次,流云宗来势汹汹,必不会善罢甘休,诸位早做准备。”

这番话,让得众人心情更是沉重压抑。

“戚天问刚刚晋升宗师,正是气势如虹时。以其野心勃勃的性情,此次流云宗兴师动众,大动干戈,必然会以雷霆手段进行,从而提升流云宗威势,震慑各方。”

苍云门大长老发表言论,道出了隐忧。

“那该怎么办?投降吗?”

有执事不忿的反问。

“降?若是真降了的话,即便苍云门留存下来,从此黑曜城内,也将抬不起头。”范天伦闷声哼道。

“死战不降,苍云门必有灭顶之灾。”有执事如实道。

“宁死不屈!”有执事当即表态。

“苍云门没有孬种!”门内有弟子附和。

“求援吧!”

纷争过后,有执事建议。

“如今,向谁求援?除了柳族,黑曜城,哪方势力可以抗衡流云宗威势?”有执事冷笑。

“难不成坐以待毙?”提出建议的执事反唇相讥。

“如今状况,跟坐以待毙有什么两样?在宗师人物面前,一切反抗,都是徒劳。”

消极的言论,不在少数。

“够了!”

范天伦闻言,一巴掌拍碎了座椅扶手,冷然喝道:“危急关头,不努力奋争,消极应对,成何体统?”

“召集众弟子吧,发放费用,全都遣散。其他人等,愿留者,留下。不愿者,发放费用,都走吧!”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范天伦道出了计划。

“范长老,这跟覆灭,有何两样?苍云门众人若散,从此何处为家?”有执事大惊失色,骇然失声。

“范老,不可啊!苍云门若散,从此,将消失烟尘中,世间不复存啊!”

“这跟覆灭有何不同?早知如此,何苦来哉?”

众高层纷纷惊呼,不赞同范天伦的计划。

众人奋起抗争,强势对峙,为的不就是苍云门颜面吗?

现如今遣散众弟子,跟举手投降有什么区别?

“我只是想,为苍云门留下火种,来日若有人成就宗师,再重塑山门,重立苍云。”范天伦解释道。

众高层纷纷沉默,对此不忿,却又无可奈何。

眼睁睁的看着苍云门上下集体送死,他们做不到。

可目睹着苍云门分崩离析,四分五裂,他们更觉痛心。

孙逸坐在殿内,听着众高层的讨论,听着范天伦的话,他不由暗叹,心生愧疚。

早知道会有今日,当初他不该加入苍云门。

但在现在,想要反悔,显然不可能。

事已至此,苍云门不会愿意的。

否则,南岭时就已经放弃了他。

所以,沉默了下,孙逸站了起来,向着众高层抱拳鞠躬,郑重施礼后,直起身来,沉声道:“诸位不必忧虑,此事,我来化解。”

“化解?如何化解?”

有人苦笑,对孙逸的话只当笑料。

“我去规劝柳族,请柳族出兵,援助苍云。”

孙逸脊背挺拔,环视四周,沉声直言。

此话一出,群雄震颤,不少人都是眉头挑动,目光闪烁起来。

若是柳族愿意出兵援助,流云宗必然会收敛锋芒,苍云危机自解。

不过,柳族,会援助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