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法身奥义/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闭嘴!”

柳茹嫣当场愠怒,站出来冲着那群年轻子弟斥喝。

“成何体统?柳族堂堂圣族,礼仪大家,最重伦理纲常,是谁准许你们这样轻视他人,毫无礼仪作风的?”

柳茹嫣破口痛斥,冷眼扫视着众人,一双妖娆的眼睛,透着浓浓清冷,显得十分迫人,看得一干年轻子弟纷纷脸色变幻。

胆气不足者,直接撇开了目光,甚至垂下了脑袋。

即便是一些中年人物,都是脸色微凝,被柳茹嫣训得无言辩驳。

柳风礼闻言,都是眉头微皱,暗叹女生外向。

眼看着气氛有些尴尬,柳风礼轻咳一声,急忙打岔道:“年轻人,难免冲动,好了,都不要说了。”

他挥挥手,坦然揭过。

孙逸见状,哪会看不明白,这些家伙分明是故意前来找茬的。

不过,他来此的目的不是找他们,所以坦然无愧。

抱了抱拳,孙逸直言道:“诸位,孙逸前来拜见柳老,烦请通禀。”

“不见,老祖宗闭关,不见外客,孙公子请回吧!”

柳风礼淡淡摆手,面无表情的拒绝掉了。

“是柳老不见,还是阁下不让见?”

孙逸目光凌厉的凝视着柳风礼,淡淡询问。

好刚烈的个性!

好干脆的性情!

好直爽的脾气!

好凌厉的气势!

孙逸的质询,顿时引得一干老者眉头挑动。

微微沉寂,柳风礼沉着脸道:“孙公子虽然负有盛名,享誉年青一代。但是,与吾族老祖宗相比,未免差之悬远。试问,孙公子有和胆量,又或底气,要求吾族老祖宗同意见你?”

话外之意,孙逸算什么东西?哪有资格见老祖宗。

经过柳茹嫣先前以伦理纲常呵斥,柳风礼说话的态度无疑委婉了些。

不过,只是相对,轻视和嘲弄的态度,依旧不改分毫。

孙逸不是傻子,自然听得出来,但他并不恼怒,而是坦然回答:“孙逸不才,有桩造化,欲赠柳老。”

“哈哈哈!”

孙逸话音刚落,顿时引发一阵哄笑。

“造化?赠予老祖宗?”

“竖子狂妄,好生猖狂!你何等身份?老祖宗何等身份?就凭你,也配与老祖宗相提并论?”

“笑话!真是笑话!此乃老夫耳闻最大的笑话!孙逸,你算什么?怎敢在吾等长者面前如此狂妄无知?吾族老祖宗一代宗师,威震八方,岂会瞧得上你之造化?”

不只是柳风礼,柳风锦,以及身后大批中年人物皆都哈哈大笑起来,满是讥讽。

柳茹嫣见状,顿时愠怒,为之愤慨。

但她刚想开口为孙逸申辩,旁边的柳如龙却是伸手抓住了她的皓腕,微微用力,制止了她。

柳茹嫣强压下冲动,低头看着坐在轮椅上的柳如龙。

却见柳如龙面目平静,直视前方,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一语未发。

柳茹嫣暗生疑惑,不解柳如龙的态度。

但她对柳如龙却是十分敬仰和尊崇,尽管很不解,但犹豫了下,最终还是压制了冲动,沉默注视。

听着对面一阵嘲弄和讥笑,孙逸不卑不亢,神情平静,波澜不惊。

待得对方平息些许,孙逸才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道:“在下不知,若有法门,让柳老突破桎梏,此法可算造化?”

“什么?”

霍然,全场皆惊。

一干年轻子弟,中年人物,老者人雄,全都震动失声,脸色剧变,难以置信的看着孙逸。

即便平静儒雅的柳如龙都是目生异彩,眼眸间闪过丝丝波动。

“你在说什么?孙公子,你可知道,你所言,有多无知?”

柳风礼脸色沉肃,凝视着孙逸冷冷道。

让一介宗师人物突破桎梏,谁敢如此放言?

除却法身高人亲临指点,否则,谁敢大言不惭?

“诸位若信,便是造化。若是不信,便是废话。”孙逸淡淡道。

众人齐齐沉默,皆都目光凌厉,深沉的凝视着孙逸。

尽管他们对孙逸的印象并不是很好,不过,事关老祖宗突破,却由不得他们不慎重。

虽然他们都怀疑孙逸所言真假,可是,孙逸表现太镇定,太从容,这引起了他们的思虑。

“笑话!孙逸,凭什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区区竖子,黄毛小儿,你让吾等如何信得你?”柳风礼冷冷嗤笑,质询道。

孙逸闻言,自然知晓他们都在怀疑。

不过,他并不慌乱,坦然地背起了双手,挺起了脊背,徐徐讲道:“修炼之道,无不历经淬血、造气、开窍、聚神,最终方可成就法身,威凌绝巅。”

“所谓法身,凭字面意思可知其意,即为具备法理玄奥的身体。”

“其实质意义,即是指以自身,映照天地,以天地法理,架构自身,扶摇直上,凌驾九天之上的一种蜕变过程。”

“当自身极尽蜕变,法理交融,所谓法身境界,即可一蹴而就。”

说到这里,孙逸适可而止,淡淡地抬头扫了一眼柳风礼等人,沉默不再言。

而随着孙逸说完,满场众人却是傻了眼睛,全都目光闪烁,怔怔的看着孙逸。

孙逸的这番话,可是道出了法身境界的奥妙,真切的将高不可攀,神秘不可测的法身境界不加掩饰的呈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虽然未曾口衔天言,但这番解析,却让得柳风礼等聚神强者为之一振。

他们贵为聚神强者,且都是七八重境界,甚至柳风礼这种聚神巅峰境的强者人物,自然可以听得出这番话的真假。

以他们的修为,自然早已有所耳闻‘法理’二字。

所以,孙逸的这番话,瞬间引起了他们的震骇。

区区开窍境竖子,如何得知法理奥义?

不过,老辈人物,聚神强者有所耳闻,可辨真假,但那群年轻子弟却是俨然不知,浑然听不懂,顿时觉得孙逸在装大尾巴狼,故作神秘。

于是,忍不住的讥讽起来。

“哈哈哈,他在说什么?什么法理?什么交融?哈哈,他在当我们是傻子吗?随口扯些胡言,就可充当高人?”

“真是笑死我了,哈哈哈,笑死我了。他讲的什么东西啊?狗屁不通,从未耳闻,你们听说过吗?”

“一派胡言,他居然说得津津有味,头头是道。想来,这番话他也是反复纠察,缜密思忖过的吧?真是下了苦心啊,也不知道从哪里抄录而来。”

“哈哈哈,我觉得吧,他要是扯张布卦,都像极了街上诓骗俗人的神棍半仙。”

一群年轻子弟纷纷哄笑,极尽嘲讽,对孙逸的话嗤之以鼻。

这些话毫不掩饰,声声刺耳,传扬开来。

孙逸脸色平静,目光一一扫了一眼那些年轻子弟,眼神起伏了下,一丝看傻子的异色一闪而逝。

最终微微摇头,收回了目光,懒得计较。

事态紧急,他可没有和傻子争执对错的心情。

“都闭嘴!”

最终,四爷柳风冥忍不住一声暴喝,制止了哄笑的年轻子弟。

年轻人听不懂,他们则是早有意会,自然知晓,孙逸所言,绝不假,反倒真切可贵。

这家伙,他居然懂得法身奥义?

他如何懂得?

难道,是他那所谓的‘法身师尊’所教授?

柳风冥目光闪烁,目不转睛的盯着孙逸,两眼冒光,那种眼神好似恨不能将孙逸撕开,里外看个通透。

思索之余,不免让人遐思臆测。

而听着柳风冥的暴喝,一干年轻子弟则都是脸色一僵,目光剧变,戛然住嘴,齐齐惊疑的看着柳风冥。

显然,他们还没有懂得其中奥秘,所以很不解。

柳风冥并没有过多解释,而是沉凝着眉目,紧紧地盯着孙逸道:“这些话,都是谁教你的?”

“什么情况?”

“四爷爷这是怎么了?”

“那家伙的话……难道是真的?”

“怎么可能?他不是胡言吗?四爷爷怎么会如此慎重?”

“不会吧?他一介边城土著,从何得知法身奥义?”

霍然,一干柳族子弟全都傻眼,齐齐失声,只觉天地颠倒,万物变幻。

在他们眼中不值一提的边城土著,居然懂得法身奥义?传扬出去,谁他妈信啊?

然而,柳风冥的态度,却足以说明一切。

并且,柳风礼、柳风流、柳风锦皆都一脸沉肃,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孙逸。

那般郑重,那般肃穆,显然都可以证明,孙逸所言,不虚。

这般状况,别说柳族子弟,柳茹嫣都是微微讶异,极尽错愕。

她尽管很高看孙逸,可是,却也不知道,孙逸居然懂得这么多?

一时间,满场沉寂,万籁俱寂。

众人哑口,不知该不该言。

孙逸背手而立,镇静自若,对柳风冥的询问,充耳不闻。

他只是淡淡地抬起了头,目光径直越过了柳风冥,向着柳府内院深处眺望而去。

他两耳微动,整个柳族宅邸范围,丝丝风声,灌入耳内。

一切动静,皆瞒不过他的耳朵。

而在孙逸抬头时,柳府深处,一座别苑内,一名须白发灰衣老者,枯坐人工湖前,手持鱼竿,一人独钓。

似有所感,他微微抬头,朝着孙逸所在的方向淡淡望来。

他的眼睛像是可以拉近千百里地域,将孙逸的言行举止看得清楚明白。

良久,他淡淡一笑,甩袖道:“带他过来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