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以茶论道/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人的声音很平静,也并没有声张,就像寻常说话音,在人工湖畔传开。

然而,就是这样的声音,却是徐徐盘旋,清晰无误的传进了柳风礼他们的耳朵。

“老祖宗?”

霍然,一干人等全都大吃一惊,齐齐失声,皆都下意识扭头朝着那处别苑方向望去。

孙逸所言,居然惊动了老祖宗?

满场众人无不失色,骇然震惊。

如此,更可以证明,孙逸所言,绝非妄语。

一时间,满场众人,皆都一脸深意的看着孙逸。

柳风礼、柳风冥、柳风锦和柳风流等老辈人物无不目光闪烁,暗藏神采。

一阵沉寂,柳风礼深吸口气,强压下惊异,甩袖一挥,身后众人齐齐分退左右,让开了路。

“孙公子,请随老夫前来!”

柳风礼郑重的请了一声,随即转身,一马当前,朝着柳族老祖宗所在的别苑走去。

柳风流、柳风冥、柳风锦皆都未动,目视着孙逸。

孙逸见状,向着柳如龙和柳茹嫣抱了抱拳,以示谢意,随即这才一甩袖袍,随同柳风礼而去。

身后众人迟疑了下,纷纷相随。

穿堂入室,七转八折,终于抵达。

“老祖宗,人已带到。”

别苑外,柳风礼抱拳躬身,恭谨喊道。

“都进来吧……”

别苑内,垂钓老人淡淡开口,应允道。

柳风礼这才推开苑门,迎请着孙逸,跨入别苑。

“老祖宗万福!”

身后柳风冥等人也都紧步相随,入院请安。

“都起来吧,不必拘礼。”

老人背对着众人,独自垂钓,头也没回的摆摆手。

“看座!”

老人示意了声,有年轻子弟会意,急忙搬来座椅。

孙逸并没有落座,而是上前一步,抱拳道:“苍云门孙逸,见过柳老。”

“不错!仪表堂堂,器宇轩昂,性情坦荡,是个好儿郎。”

老人未曾回头,摆弄着鱼竿,淡淡笑道:“一切俗礼,都免了吧。”

柳族老祖宗的心胸,远比其后人更宽敞。

仅凭老人的这番话,孙逸对其颇具好感。

扭头看了柳风礼等人一眼,厌恶之色不加以掩饰。

察觉到孙逸的目光,柳风礼等人顿时脸色一凝,无不皱眉。

一些中年人物,年轻子弟更是愤慨不已,一张脸都涨得通红。

但是,他们能说什么?

他娘的,老祖宗都亲口称赞的对象,哪还容得了他们再贬低蔑视?

柳茹嫣则是心情大好,满脸笑意,提着长裙走向老人。

“老祖宗,您真有眼光!”

柳茹嫣毫不畏惧上前,挽着老人胳膊,甜甜笑道。

这番话,更如一巴掌,狠狠地抽在柳风礼这些老顽固的脸上,打得他们脸红脖子粗。

称赞老祖宗有眼光,这不就是暗讽他们睁眼瞎吗?

“你呀你,嘴巴越来越不饶人了。”

老人对柳茹嫣十分宠溺,闻言扭头,慈蔼笑道。

柳茹嫣则是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随即,她抱着老人胳膊,道:“老祖宗,孙公子此番前来,有事与您相商,您……是不是要郑重一些?”

“嗯!”

老人点了点头,随即将鱼竿插在了旁边支架上,便在柳茹嫣的搀扶下,手拄着龙头拐杖站了起来。

徐徐转身,真容尽显。

白眉入鬓,白须及胸,一张脸布满褶皱,五官清癯,尽显消瘦。

时光逝去,柳族老祖宗的面貌,愈发苍老得快。

“请坐!”

在柳茹嫣的搀扶下,柳族老祖宗拄着拐杖走进凉亭,示意孙逸入座。

“多谢!”

孙逸不卑不亢,挥袍落座。

柳族老祖宗在柳茹嫣搀扶下,坐在了孙逸对面,随即笑吟吟地看向柳如龙道:“龙儿,你泡茶功夫不错,沏茶可好?”

“好!”

柳如龙点了点头,身后柳风礼推着他过来。

旁边有人急忙奉上茶具。

柳如龙动作轻缓,不急不躁,一脸平静的泡着茶。

众人都沉默,谁都没有说话。

即便孙逸,都没有急躁开口,皆都沉默的看着柳如龙泡茶。

但沉寂中,气氛却丝毫不压抑沉闷,反倒尽显宁静,祥和。

直到柳如龙沏好茶,一人一杯斟满,柳族老祖宗率先端茶,递进面前,微闭着眼,深嗅了口,轻声赞道:“龙儿的手艺,越来越娴熟了。”

“都尝尝吧!”

柳族老祖宗举杯示意,众人不敢怠慢,纷纷接茶,装模作样的细细品味。

孙逸接过柳茹嫣递过来的茶水,微微颌首致谢,便凑近唇前,浅浅的抿了口。

面色如常,不见波澜。

柳族老祖宗同样抿了口,随即慈蔼一笑,看着孙逸,道:“如何?”

孙逸闻言,看了柳族老祖宗一眼,随即放下茶杯,淡淡一笑,道:“茶道,亦如武道,博大精深,同样不凡。”

“噢?”

柳族老祖宗挑了挑眉,讶异的看着孙逸。

满场众人也都是齐齐挑眉,随着老祖宗下意识的看向了孙逸。

柳如龙吹着茶,平静无波的看着孙逸,静等孙逸下文。

众人不傻,皆都知晓,老祖宗这是借茶论武,考校孙逸。

若是孙逸真有本事,那便答辩如流。

若是孙逸没有本事,那么,后面的事情,也就毫无意义,可以屏退了。

孙逸不是傻子,前世见多识广,自然知晓柳族老祖宗的用意。

所以,他坦然一笑,徐徐讲道:“茶之道,亦如武之道,同样具备境界划分。”

“初始者,色香俱全。”

“娴熟者,返璞归真。”

“资深者,神意皆存。”

“至圣者,香飘四野。”

“如龙兄之茶,茶浓,味淡。若不亲口品尝,丝毫不知其味,其香。毋庸置疑,如龙兄之茶道,俨然已娴熟。”

说到此处,孙逸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微微闭眼,啧啧嘴,赞道:“好茶,好茶!如果,沏茶之时,能够再早三息,此茶当属一绝。”

霍然,柳如龙眉目一挑,目光微震。

然后,在众人讶异中,将桌上茶水全都倾倒,随即重新沏泡。

众人沉默,一语不发,只是默默关注。

柳如龙动作娴熟,行云流水。

很快,一壶茶重新泡好。

他迫不及待的斟满一杯,当即品尝起来。

茶水入喉,比之早前更浓,但茶味却是更淡,更加清新。

流入脏腑,竟有丝丝清爽之意渗入,让他感受到了一丝心旷神怡之感。

“神意皆存?”

柳如龙霍然睁眼,目光变幻,灼灼骇然的看着孙逸。

孙逸抿嘴淡笑,微微颌首。

“孙兄,竟也懂茶?”柳如龙倍感震撼。

“略有耳闻,远不及如龙兄。”孙逸淡然一笑。

“孙兄太谦虚,如龙,此番受教。”柳如龙郑重抱拳。

霍然,四周柳族众人齐齐震撼,讶异不已。

这……这发生了什么吗?

如龙为何如此态度?

这是怎么回事?

除了柳族老祖宗,其他人,包括柳茹嫣,都是目光闪烁,暗暗讶异。

柳族老祖宗闻言,哈哈一笑,将杯中茶一饮而尽。

“给老夫来一杯!”

老祖宗举杯示意,柳如龙急忙斟满。随即一饮而尽,闭眼回味。

须臾,柳族老祖宗嘴角浮现起淡淡笑意。

“不错!不错!甚妙!甚妙!”

老祖宗鼓手称赞,也不知道在夸赞茶的味道,还是称赞孙逸的本事。

柳茹嫣在旁闻言一振,为之欣喜。

虽然她并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就是感觉很厉害的样子,暗暗为孙逸竖了竖大拇指。

聪慧如她,自然听得出来,老祖宗看似赞茶,更多的是赞赏孙逸。

不少人都疑惑,特别是一干年轻子弟,都没有察觉到异样,只觉得整个过程高深莫测。

柳族老祖宗也没解释,睁开眼睛,慈蔼的看着对面的孙逸。

“深夜来访,必有要事,说吧。”

柳族老祖宗慈蔼笑道,孙逸显然通过了他的考校。

柳茹嫣在旁振奋,急忙鼓励的看向孙逸,催促孙逸快些道来。

孙逸抱了抱拳,微微致谢,随即开门见山,直言道:“实不相瞒,孙逸前来,是为请柳老出面,扶持苍云门。”

柳族老祖宗微微颌首,笑容不改,凝望着孙逸,道:“此事,老夫已有耳闻。不过,你应该清楚,流云宗势大,不输柳族。老夫即便出面,也未必压制得住。”

孙逸坦然一笑:“正因如此,孙逸特地来此,送柳老一桩造化。”

柳族老祖宗笑容不减,递杯示意柳如龙斟茶,目光却是看着孙逸,道:“老夫年事已高,锐气已失,即便造化在前,恐也希望渺茫。”

孙逸闻言,笑容不变,直言道:“柳老状况,我已尽知。若柳老一心至圣,我或可无奈。不过,若只更进一步,未尝不可一试。”

“法身?”柳族老祖宗挑眉。

“半步!”

孙逸笑容内敛,郑重答道。

“几成?”老祖宗笑容淡淡。

“万无一失!”

孙逸坦然一笑。

霍然,老祖宗笑容渐敛,目光沉肃,一眨不眨的凝视着孙逸。

那把郑重,那般严肃,仿佛要将孙逸剖开,看个透彻。

孙逸坦然镇定,波澜不惊,不急不躁,平静地和柳族老祖宗对视。

两眼清澈,眸光明亮,不含避讳,不显惊悸。

四周柳族众人齐齐皱眉,屏息凝神,同样死死地盯着孙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