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血洗孙家/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范天伦的话,瞬间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霍然,不少人脸色微变,许多人都是面色一僵,眼中闪过几分尴尬。

他们可没法忽略先前对孙逸表露出的恶意,甚至不少人都险些出手直接擒杀掉孙逸。

此刻回想,不由臊得慌,倍觉尴尬。

“孙兄弟,对不住了,先前是我们误会了你,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对不起,孙老弟,先前是我们不厚道,眼界浅薄,误会了你。若老弟心中有气,我等愿意接受惩戒!”

“是啊,万望老弟原谅,我等愿受罚!”

众人相继承认错误,向孙逸抱拳施礼,恳切原谅。

孙逸见状,不以为意的摆摆手,道:“诸位不必如此,你们都担忧范老哥安危,此情此意,殊有可原。”

“要怪,也怪我太鲁莽,考虑不周,没有提前解释清楚,从而让诸位担忧受惊。若要论错,当是我有错在先!”

孙逸双手抱拳,反向苍云门众人施礼。

这般以德报怨,让得不少苍云门人感动不已。

“孙兄弟大义,羞煞我等了啊!”

“如孙兄弟这样身怀大义的人,普天之下,能有几人?”

“此生能遇孙兄弟如此人物,是苍云门之幸,是吾等之荣啊!”

众人纷纷感动,许多人都是湿了眼眶。

他们分明有错,得罪了孙逸,孙逸不怪罪他们,反倒自揽责任,如此大义凛然的性情,让不少人钦佩交加。

由此可见,前世‘义薄云天’的绰号也不是随意叫来的。

“范老顺利突破,全仗孙老弟之功。对了,孙老弟早前还说,有一法要授予太长老,可让太长老牵制宗师人物。老弟,可是当真?”

群情激动了许久,渐渐平静,有老辈人物醒悟,想起孙逸早前所言,顿时追问起来。

“不错!”

孙逸颌首应道:“其实,宗师境界,并没有什么玄奇之处,其修为依旧处于聚神九重境。”

“只是,宗师不止聚神圆满,神魂凝炼如实质。同时,领悟出了武道真意。”

“所谓武道真意,即是武道修行奥义的真解,需得对某种大道真意理解透彻,从而暗合天威,提升实力,方优胜九重境。”

说白了,宗师境界最大的象征,就是武道真意。

领悟出了武道真意的聚神九重境人物,即为宗师。

当然,武道真意也并不是只有聚神九重境人物才可以领悟,一些资质卓绝,悟性极佳的人物,甚至很早就领悟了出来。

如孙逸之父孙邦,仅聚神五重境,却已经领悟出剑意。

这即是当初柳茹嫣和贾执事亲眼所见,倍觉震惊的原因。

因为这意味着,只要孙邦不死,一旦踏入聚神九重境,便可位列宗师,一步登天。

而在聚神九重境前就领悟出武道真意的人物,一般而言,皆已验证其资质卓绝非凡,宗师可期。

“话说得简单,但是其中差距却如鸿海深渊,不可逾越。”

在孙逸解释宗师奥妙时,大殿之外,突然传来一道浑厚的声音,引起了众人的瞩目。

殿内所有人,囊括孙逸在内,皆都朝着门口投去目光,只见一名白发苍苍,身材高大的灰衣老者背着双手走了进来。

老者面貌苍老,但双眼有神,精神抖擞,身体显得十分的康健硬朗。

“太长老!”

“拜见太长老!”

看清老者面貌,殿内苍云门众人齐齐欠身施礼,恭谨问候。

即便范天伦都是毕恭毕敬,对老者十分敬重。

老者即是苍云门早前唯一一位聚神九重境的盖世强者,太长老李青原,人送绰号‘太苍剑’。

施礼之余,范天伦为孙逸做了介绍,孙逸抱拳,向对方略施一礼。

李青原淡淡颌首,在众人簇拥下,走进大殿中间,背手跨立,站在孙逸对面,一脸审视的端详了孙逸一眼,随即道:“武道真意暗合天威,若是领悟,一经施展,修炼者力量可倍增。”

“即便资质相同,修炼相同,实力相同,若是一方领悟出武道真意,便可轻易镇压下另一方。”

“不知孙小友,准备授予何法?可让老夫跨越这片鸿沟,而抗衡戚天问。”

李青原淡淡询问,显然早有人提前告知,孙逸欲要授法的准备。

而听李青原平淡的口吻,便是不难看出,他的心里满是质疑,对孙逸并不信任。

众人不乏心思敏锐之辈,瞬间听出了李青原的质疑,顿时一颗心悬起,眉头微皱,忐忑不安的眼神在孙逸和李青原身上扫来扫去。

范天伦呼吸微滞,目光看了孙逸一眼,又看了李青原一眼,微微沉默,随即站出来打破沉寂,道:“师伯,孙老弟年轻气盛,或许言辞间说得有些张扬。师伯年长,见多识广,当能理解。”

他也担忧孙逸把话说得太满,所以出来打圆场。

李青原看了范天伦一眼,又看了孙逸一眼,想着孙逸刚刚襄助范天伦晋升聚神九重境,这份眼力和能耐着实让他惊艳。

所以,思索了下,李青原语气稍蔼,颌首道:“年轻人嘛,老夫理解。”

范天伦松了口气,随即又笑道:“若是孙老弟错得荒谬,师伯也可斧正。”

“嗯!”

李青原微微点头,随即看向孙逸,眼神炯炯,一眨不眨。

孙逸微微一笑,随即抬起手来,手指直击李青原眉心,同时喝道:“且看便知!”

李青原没有躲避,任由孙逸手指点在眉心,随即他识海悸动,感应到一片神魂力量灌入识海。

神念扫动,一片讯息即是汇入而来。

李青原面不改色,处变不惊,神念将讯息收拢,迅速查阅。

然而,当查阅完所有讯息,李青原平静的面孔骤然震动,长眉挑动,微合的眼睑都是狠狠颤抖了下。

……

流云宗,落日峰。

一座雅苑内,尹玉岚居于此处。

江明锋坐在小院凉亭下,把玩着茶杯,一身青色长裙的尹玉岚陪同在旁。

尹玉岚俏脸哀悸,两眼含泪,情绪悲恸。

“江师兄,谢谢你,我尹家大仇,终于要雪洗。”

尹玉岚提裙起身,两手搭在身前,朝着江明锋就要屈膝跪倒。

江明锋手疾眼快,急忙搀扶住了尹玉岚的双臂,急声道:“玉岚师妹,你这是做什么?我们之间,哪还要分你我?”

尹玉岚带着哭腔,抽泣依旧,泪眼朦胧道:“江师兄为玉岚报得大仇,为尹家百余族人雪耻。此等大恩,玉岚铭感五内。”

“若非师兄,这般仇怨,玉岚恐终其一生,都难报得。”

如今流云宗亲自出面,掌门大人亲口放话,要处死孙逸。

不出意外,这一次,孙逸必死无疑。

尹玉岚梦了好久,幻想了无数次,如今终于要得逞,她忍不住喜极而泣,对江明锋感激不已。

她很清楚,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江明锋暗中推动。

若不是江明锋极力推动,流云宗不至于如此兴师动众。

看着尹玉岚如此感动,江明锋嘴角微抿,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他微微弯腰,两手搀扶着尹玉岚胳膊,将其扶起。

然后伸手为尹玉岚擦拭掉眼角泪痕,一脸温和的凝望着尹玉岚的眼睛,淡笑道:“傻丫头,师兄说过,你的事,便是师兄的事。你的仇,自然也是师兄的仇。”

“你我之间,不需分你我,不必太疏离。师兄一腔赤诚,拳拳之心,师妹不明白吗?”

一番话说得十分温柔动听,配合着他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神,让得尹玉岚酥心一颤,腿都软了。

一张脸瞬间爬上红晕,尹玉岚娇羞地垂下了脑袋,如同含羞草,收敛枝桠。

一副羞嗒嗒的样子,惹得江明锋目光闪烁,一缕火热情不自禁的闪现而过。

“师妹!”

江明锋大胆伸手,揽住尹玉岚纤腰,将其紧紧地搂进了怀中,随即埋首在其耳畔,轻声道:“师妹,你之仇,深似海,就让孙逸如此偿还,未免太便宜了他。”

“师兄,你还准备怎么做?”

尹玉岚闻言,娇躯一颤,臻首重抬,美眸希冀的看着江明锋追问。

“血债,自然要血偿!”

江明锋咬了咬牙,一脸冷然的道:“孙逸托人杀尽了尹家人,那么,孙家人,也定要全灭。否则,尹家诸位叔伯前辈,同胞兄弟,焉能瞑目?”

“师兄,你……你能做到吗?”

尹玉岚美眸颤动,晶莹淌动,遏制不住的迫切和激动,颤声询问。

江明锋冷色内敛,温柔地摩挲着尹玉岚娇嫩的脸颊,信誓旦旦的道:“师妹大可放心,师兄既然提了出来,自然就会极力促成此事。明日一早,师兄就去拜见大长老,请得一支人马,亲赴荣城,血洗孙家。”

“师兄,玉岚……玉岚可以同往吗?”尹玉岚顿时激动地抓住了江明锋的手。

江明锋温柔一笑,怜爱点头:“师妹若愿,自然可以。”

“谢谢师兄!”

尹玉岚再也忍不住,清泪长流。

情绪激动的她踮起了脚尖,红唇微张,满怀热情的吻住了江明锋的嘴。

两唇相交,唇舌往来,小院内一片旖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