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狂刀的婚约/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风云起,杀戮至,全城震动。

清云宗,众高层汇聚一堂,列坐左右,将大殿挤得人满为患。

每个人都脸色沉肃,显得十分彷徨,他们屏息凝神,按耐着焦躁静候探子传回战况消息。

姜浩和林毅站在上首位,林毅拄枪而立,脸色冷酷,一派沉肃,看起来十分平静。

不过,从他紧握枪柄的手指上凸显的青筋,以及发白的指节,可以看出他的内心同样紧张。

姜浩在旁来回踱步,背着肥嘟嘟的两手,显得焦躁不安,急不可耐。

林毅目光直视前方,看着姜浩在眼前晃悠,忍不住道:“安静点行吗?你晃得我眼睛都花了。”

姜浩驻足,扭头看了林毅一眼,重重叹了口气,没有搭理,转回头又继续踱步。

“能安分点吗?”林毅加重了语气。

姜浩再次驻足,回头看着林毅,没好气的道:“林师兄,你真的不急吗?孙兄对我们的恩情,可不轻啊。”

“急又能怎样?”林毅冷漠道。

“……”

姜浩顿时哑口无言,被反驳得无语凝噎。

沉寂片刻,姜浩快步走过来,在林毅身旁低语:“要不……咱俩偷溜?”

他想去苍云门,宰几个流云宗的混球。

林毅瞥了眼凑近面前的姜浩,随即收回目光,直视前方,一语不发,未曾搭理。

“林师兄,去不去嘛?”姜浩焦急追问。

“浩儿,不要胡闹!”

姜浩刚问完,身后便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

姜浩如遭雷击,好似耗子见了猫,吓得险些跳脚。

急忙回头,便看到一位白衣白发,白眉白须的老人背着两手站在他身后。

老者面貌清癯,五官与姜浩有几分相似。

“爷……爷爷……”

姜浩嘴角抽搐,急忙恭谨站好,喏喏的喊了声。

老者正是姜浩的爷爷,清云宗大长老,风神掌姜林丰。

“老实待着,不许擅离大殿半步,不许离开我的视线之内。”

姜林丰背着手从姜浩身旁走过,淡淡告诫。

“可是爷爷……”姜浩想要申辩。

“没什么可是的,这场风波,不是你想象的那般简单,也不是你们这群年轻人可以掺和干预得了的。”姜林丰头也没回的打断了姜浩的申辩。

姜浩气急,跳脚道:“流云宗欺人太甚,难道爷爷你们也要干看着,不阻止吗?”

“阻止?谁有那能耐?”姜林丰反问。

“合诸家之力,集各方之威啊。”姜浩答道。

“人心鬼魅,参差不齐,岂是你们这些年轻人可以理解的。”姜林丰毫不留情的斥道。

“是是是,人心这个东西,我不懂!不过,你们就真能眼睁睁的看着流云宗覆灭苍云门立威,然后携威而起,凌压你们?”姜浩愤慨道。

“势不如人,又能如何?”

姜林丰转身,淡淡地看着姜浩,道:“若是不想受人凌压,那就得强大自身。所以,浩儿啊,你若真想扭转乾坤,改变局面,不愿被人凌压,那就好好修炼,争取成就宗师,凌绝一方吧。”

“等我成就宗师,黄花菜都凉了……”姜浩愤愤不平。

姜林丰看了姜浩一眼,深邃的瞳孔看不出波澜。

许久,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走向上位,没再多言。

只留下背后姜浩嚅着嘴唇,无声腹诽。

……

柳族,大殿。

诸多高层人物,众多天骄俊彦,齐聚一堂,凝神以待。

柳族老祖宗都是高坐上位,罕见现世,一张脸沉肃不苟。

柳茹嫣推着柳如龙站在上位下手处,同样脸色沉肃。

相较之其他人,柳茹嫣的脸上还残留着几分愤慨。

从昨夜开始,她就百般劝诫,希冀柳族出兵,驰援苍云门。

但上至老祖宗,下至同代兄弟,无一人响应。

这种时候,没谁愿意拿着柳族前程做赌注,即便老祖宗都得慎重。

这倒也怪不得他们,毕竟,柳族人员数千。若是走错一步,便将带来覆灭之危。

老祖宗寿命将终,大限不远,本就危机重重。

若是再次涉险,后果将加剧,不堪想象。

察觉到柳茹嫣的愤慨,柳如龙抬手,拍了拍搭在他轮椅靠背上的柳茹嫣的纤手。

感受到柳如龙的宽慰,柳茹嫣情绪顿时点燃,愤慨低语:“大哥,柳族如此畏首畏尾,固步自封,你就眼睁睁的看着吗?”

柳如龙不曾回头,只是揉捏着柳茹嫣的纤手,低声道:“丫头,不要意气用事。长辈们的苦,你也要多多体会。”

“体会什么?他们贪生怕死,还不许人说了吗?”柳茹嫣愤慨辩驳。

柳如龙摇了摇头,收回了手,低声叹道:“他们,也是为了这个家。家若不存,毛将焉附?”

“可是,这次他们沉默,分明不合时宜,根本不是对的策略。这种局势,我们柳族应该主动出击,联合各方,共同施压。”柳茹嫣辩驳道。

柳如龙摇摇头,失笑道:“丫头,你不懂!你不知道,流云宗的背后,藏着什么力量。”

“不就是戚天问晋升宗师吗?”柳茹嫣黛眉微皱。

“不!不!远不止如此!”

柳如龙摇头,低声解释:“流云宗,跟神殿有牵连。”

“什么?”

柳茹嫣黛眉凝滞,瞳孔紧缩,美眸僵滞。

“怎么可能?”

柳茹嫣难以置信,忍不住失声。

柳如龙失笑道:“狂刀的婚约,你可知道?”

“知道,世有传闻。”柳茹嫣皱眉点头。

“他之婚约对象,名叫,欧阳诗颖。”柳如龙道出原委。

“什么?”

柳茹嫣霍然大惊,显然对欧阳诗颖这个名字并不陌生。

黑曜城神殿负责人,当代神使,半步法身便复姓欧阳。

……

苍云门,重兵集结。

天未亮明,众弟子便集结整队,把守各方要道。

众高层齐聚,加紧突破。

一夜时间,在孙逸的指点下,众高层有一半的人物突破了桎梏,实力更进一步。

如今的苍云门内,聚神九重境的盖世强者便足有六位,聚神八重境的十七位,聚神七重境五十四位,其余聚神境强者人物合共两百多人。

开窍境弟子集结了六百多人,余者全被遣散,苍云山仅剩下这九百人留守。

当然,其中一些人囊括了各方势力暗中来援的兵马。

无疑,各方势力都不太乐见其成流云宗立威扩张。

只要不是傻子,都清楚地知道,苍云门覆灭,流云宗崛起,从此黑曜城各方势力都将活在流云宗的凌压下。

所以,力所能及,都有出兵来援,只是不敢明目张胆,怕被流云宗忌恨,从而引来亡灭大祸。

“轰隆隆!”

朝阳初升,旭日东来,苍云山下,轰鸣四起,震动长空。

数百战马,奔腾而来,数百人物,骑乘着战马,挥舞着刀兵,嚯嚯杀来。

“苍云门之人,滚出来!”

“交出孙逸,否则,杀无赦!”

“苍云门之人何在?奉劝尔等,打开山门,迎我等入内,斩宵小,灭恶獠。”

数百兵马集结苍云山下,整齐列队,威凌苍云门。

远方,各方势力派遣的探子凝望着,看到这一幕,无不唏嘘,倒吸凉气。

“三百聚神境强者,三百开窍境高手,天呐,这是真的铁了心要夷灭苍云啊。”

“苍云大祸,果真难逃!”

“流云宗真是霸道啊,霸道啊……”

许多人叹息,心生兔死狐悲之感。

苍云门上,门主云飞扬走了出来,站在山门前,俯视着山脚下集结的流云宗众高手,微微抱拳,随即朗声问道:“诸位,齐聚苍云门下,所欲为何?”

皆是大门大派,该有的场面话自然不能少。

集结的高手中,一名聚神八重境的中年强者骑乘着一头红鬃血狮,回头看了一眼队伍后方的流云宗大长老。

流云宗大长老微微颌首,半开半合的眼睛一派平静,那名中年强者即是驾驭红鬃血狮走了出来,抬手扬指云飞扬喝道:“云飞扬,让李青原出来答话!”

“大胆,施政柯,苍云门前,岂容你撒野!”云飞扬顿时凝视着那位中年强者喝道。

施政柯,黑曜城施家之主。

施家乃是依附流云宗的世家,底蕴实力在黑曜城名列前茅。

以前时候,施家上下对苍云门毕恭毕敬,即便施政柯修为超绝,在云飞扬面前也不敢造次。

如今流云宗崛起,施家竟然也飞扬跋扈,再不将苍云门放在眼里。

施政柯骑乘着红鬃血狮,威武霸气,显得十分猖獗。

冷眼看了云飞扬一眼,施政柯重重哼道:“云飞扬,你若再敢废话,我们可就要杀上山门,屠尽苍云。”

“你敢!”

云飞扬暴喝。

施政柯轻蔑地扫了云飞扬一眼,随即抬头凝望苍云山,朗声暴喝:“李青原何在?出来一见!”

“太长老岂是你说见就见的?”云飞扬扬指斥喝。

“哼,他若不见,苍云从此不复。”施政柯冷哼道。

云飞扬一张脸涨得通红,脸色沉肃。

“呵呵,有能耐!有能耐!施家,竟也敢在苍云门前如此狂吠?”

这时,一道淡淡轻笑自苍云山上传出,混天龙范天伦手提响金锤,步履轩昂而来。

“范天伦?”

施政柯眉头微皱,看向范天伦的目光暗生忌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