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一章 溃不成军/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厮杀四起,流血漂橹,苍云山门前一片大乱。

诸强对决,群英争锋,杀得兴起。

初始之时,双方还割据一方,互占利弊。

但随着时渐推移,上风居然渐渐地朝着苍云门倾斜。

苍云门人数占据优势,开窍境高手足有流云宗两倍之多。

人海战术施展开来,几乎是呈现压倒性的胜利。

虽然苍云门聚神境强者不如流云宗,但苍云门却是有着足足六位聚神九重境的盖世强者,流云宗仅来了三位。

且七重境及八重境的聚神境强者也比流云宗集结的多了二十多位,一位七重境可钳制三位六重境,一位八重境更是足以横扫。

所以,综合下来,苍云门实力明显更占优势。

长此以往,厮杀下去,胜利的天平朝着苍云门倾斜便不足为奇。

孙逸刚刚逃过一劫,被血灵虎王救下,趁机抬头扫了一眼场中局势,察觉到苍云门略占上风,他便是满意的咧开了嘴角。

流云宗这次托大,宗师人物未曾前来,以为三位聚神九重境的盖世强者率队,便足以拿捏。

谁曾想,孙逸居然有能耐,一夜之间指点那么多人突破桎梏,从而让苍云门顶级强者多了一倍。

否则,按照原来的实力,对方这些人马,是可以镇压下苍云门的。

“啊!”

“大长老救我!救我!”

“救命啊!大长老!”

厮杀更加汹涌,流云宗终于不支,开始节节败退。

一些弟子支撑不住,被杀得胆寒,出现了恐慌,发出惊叫求救。

正和李青原斗得不相伯仲,厮杀兴起的流云宗大长老魏明德听到动静,趁机扭头扫了一眼战场,看到流云宗居然节节败退,呈溃败之势,他脸色剧变,瞳孔紧缩,骇然失色。

“怎么回事?”

魏明德勃然震怒,被这般状况惊呆了。

这样的局面,超乎了他的意料,出乎他的想象。

苍云门什么时候具备了这样的底蕴?

若是苍云门有此底蕴,早年何须龟缩?早已振臂高呼,趁势崛起。

“大长老救我啊!救我啊!”

“大长老,救命啊!”

渐渐地,不止弟子,许多聚神境强者也都是求救起来。

流云宗人马被杀得节节溃败,人仰马翻,一片惨烈。

苍云门的人如同蝗虫,群起而攻之,将他们淹没,不断朝着苍云山下倾轧碾杀。

其中不少人被困中间,被苍云门的人围杀,独木难支。

“滚!”

魏明德醒悟过来,震怒交加,逼退李青原,就要反身杀向战场中央,救援被困的人。

“想走?我还没尽兴呢。”

李青原提剑劈出,剑光煌煌,压满天地,劈向了魏明德,逼得魏明德止步,不得不回身迎击。

“李青原,你找死!”

魏明德宽袖一扫,气势凝结,猩红长剑横扫而开,一股浩荡恢弘的沉重威势爆发开来,如洪潮宣泄,压得四周空气噗噗噗爆碎。

周围一片磁场浮现,磁场内重力凭空倍增,空气密度凝实,像是浓缩了一样。

李青原身陷磁场,顿时感受到一股恐怖重力倾轧下来,作用在身上,让他举步维艰,动作都是变得艰难滞碍,元力流转的速度都是受到阻碍,变得缓慢起来。

《重力诀》,这是江明锋当初从荣城带回来的一部秘诀,上供宗门,许多高层人物皆有修炼。

魏明德自然有所研习,并掌握圆满,对此施展得心应手。

“去死!”

《重力诀》施展开来,重力磁场压制下李青原,魏明德脸现狞色,提剑直刺李青原眉心,要将后者当场击杀。

“太长老!”

苍云门不少人观察到这一幕,纷纷大惊,急声暴喝。

许多人都想要救援,但根本无法插手,踏足重力磁场便身负山岳般,举步维艰。

实力不济的年轻弟子,更是双腿断折,浑身骨肉噗噗爆碎,瘫软在地,被碾成肉泥。

可想而知,其中的重力有多恐怖。

然而,眼看着魏明德的剑即将刺进眉心,且其身影逼近面前,李青原突然眉眼生笑,然后在魏明德惊震之下,他僵滞的身体猛地前扑了出来,突兀的恢复自如。

同时,一股同样恐怖的重力磁场以李青原为中心扩散外放,猛如洪潮,宣泄开来,和魏明德的重力磁场交汇碰撞,抵消了重力倾轧。

李青原恢复自由,动作迅疾,手中长剑疾刺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刺进了魏明德的肚腹。

剑气扑簌,从中宣泄,灌入体内,在魏明德体内肆意破坏,疯狂绞杀。

“啊!”

突如其来的反击,有心对无心的算计,魏明德根本没有意料到李青原居然也会《重力诀》,猝不及防,近距离根本来不及彻底闪躲开,便被击中。

顿时遭创,剑气绞杀脏腑生机,魏明德发出惨叫。

“砰!”

李青原一脚飞起,将惨叫的魏明德直接踹翻了出去,倒滚着砸进了人群,撞翻了大批的流云宗的人马。

“大长老!”

流云宗的人马无不大喊,失声震动。

“撤!”

二长老蔡锦尉嗤眼欲裂,眼看着李青原提剑杀来,气势汹汹,急忙暴喝,拦腰抱起重伤的魏明德,抽身爆退。

随着蔡锦尉下令,早就无心恋战,被杀得胆寒的流云宗人马纷纷飞退,疯也似的朝着山脚下狂逃。

“江明锋!”

郝逸云杀光了围堵去路的流云宗弟子,眼睁睁的看着江明锋携着尹玉岚混迹人群中,逃之夭夭。

想要追杀,但人马混乱,根本追不上,他唯有仰天怒吼,憎恨不甘。

孙逸轰杀掉了逃在最后的一名开窍八重境高手,想要追击,但刚欲动身,范天伦一跃而来,按住了他的肩膀。

“穷寇莫追!”

范天伦摇摇头,告诫道。

孙逸紧攥双拳,脸色沉重,一语未发。

凝望着江明锋逃至山脚,回头阴冷的看了他一眼,他眼现狞色,极不甘心。

又让这畜生逃了!

孙逸恨杀欲狂,却徒叹奈何。

而在苍云山四周,许多围观者目睹着流云宗大败,损失惨重,仓皇而逃,纷纷震动,哗然失声。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情况?强势霸道的流云宗居然惨败而逃?”

“怎么可能?苍云门哪来的那种本事?”

“是柳族插手了吧?否则,非柳族干预,谁能有那般本事,力挽狂澜,挫败流云宗?”

“不敢置信,来势汹汹的流云宗,居然溃败而逃,这样的结局,出乎意料!”

许多人惊震,错愕交加,骇然欲绝。

流云宗势大,强者众多,除了柳族和清云宗,其他三门合起来都未必敌得过。

现如今,却惨败而逃,溃不成军。

这样的局面,无人预料到。

流言四起,各种揣测,各种推断,纷纷飞扬,如旋风般窜起,飘向八方。

通讯玉佩不断亮起,各种消息飞快传扬,很快,各大势力,陆续得知。

……

清云宗,众高层齐聚一堂。

上下沉寂,一片紧张,忐忑彷徨。

“晌午已过,及至午时,战事恐怕差不多也该结束了吧?”有人看了眼殿外阳光,低声叹息。

“苍云门,应该已经覆灭了吧?”有人唏嘘。

“从此之后,黑曜城内,再无苍云。”

“可惜!可惜!”

“流云宗,势不可挡了啊……”

众高层莫不叹息,喟叹连连。

“报!”

这时,殿外传来呼声,一名弟子匆匆奔来。

“好消息!好消息!”

那名弟子跌跌撞撞奔进大殿,被门槛绊得踉跄,飞扑进了殿内。却顾不得疼痛,爬起来急声叫道:“流云宗去势汹汹,结果,惨败而逃,溃不成军!”

“什么?”

消息传开,大殿震动,群雄哗然,尽皆失声。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什么情况?”

有执事呆滞片刻,醒悟后急忙追问。

“回执事话,流云宗去势汹汹,结果惨败而逃,溃不成军!”那名弟子重又解释。

“流云宗败了?”

“怎么可能?流云宗居然败?”

“你是不是看错了,流云宗怎么可能会败?”

殿内众高层纷纷惊喝,震骇交加。

“现场传回的简讯,弟子不敢胡言。”那名弟子慌忙解释。

“嘶!”

终于,百般确认,殿内许多人都是忍不住震骇,纷纷倒吸冷气。

“哈哈哈哈!好!好!好啊!”

短暂的沉寂后,小相公姜浩欢呼雀跃,振臂高喝,激动得胖脸通红。

在他旁边,素来冷酷闻名的三绝枪林毅都是抿起了嘴角,波澜不惊的双眼中,都是洋溢起轻松之色。

紧握幻水螭龙枪的手指都是徐徐松开,紧握处依稀可见的汗渍。

“再探!速去再探!要完整的情报!”

良久,清云宗之主抬手叱喝,急声下令。

传讯的弟子领命而去,匆匆消失。

如清云宗这般的,黑曜城各大势力,数不胜数。

云霄门留守的人紧张期盼,满门悲悸。并暗暗祈祷,静候天命。

得知结局时,无不震动,群情激奋,欢天喜地。

许多人更是控制不住情绪,喜极而泣,感谢上苍开眼。

回音门内,同样如此。

得知流云宗惨败,众高层纷纷松了口气,不少人紧蹙的黛眉都是松缓下来。

显然,流云宗溃败,深得人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