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二章 侠义无双/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族,大殿。

群雄汇集,高层齐聚,皆都一语不发,鸦雀无声。

殿内沉寂,气氛压抑,所有人连呼吸都是屏住,丝毫不漏。

时间悄然而逝,许多人都是按耐不住,渐生骚动。

“报!”

这时,殿外突然传来呼喊声,一名中年执事匆匆飞奔而来。

突如其来的声音远远传来,打破了殿内沉寂,许多人都是下意识的长吐了口气,凝重的脸色反倒松缓了下来。

似乎高悬已久的心,终于落了回去,尘埃皆定一般。

殿堂内,扶着柳如龙轮椅的柳茹嫣明显的叹了口气,一直大睁着眼睛闭了起来,似乎于心不忍,不愿耳闻不利的消息。

柳如龙有所察觉,抬手拍了拍柳茹嫣的媃夷,但却静默无声,并没宽慰。

“报!”

报信的中年执事跨入殿门,急声高喊。

“快说!”

家主柳风炀当即断喝,跺脚催促。

“报,家主,流云宗溃败,损失惨重!”

中年执事喘了口气,急声回道。

“什么?”

满场众人齐齐失声,震动骇然。

“流云宗溃败,六百人马折损近半,泣血剑魏明德更是身负重伤。”中年执事重又解释。

“怎么可能?”

“流云宗怎么会败?魏明德居然还受伤?苍云门如何做到的?”

众人骇然惊绝,皆都震动,不可思议。

闭眼的柳茹嫣都是猛地睁开了眼睛,猛地扭头看向了中年执事,美眸闪烁,满是震动意外。

中年执事咽了口唾沫,解释道:“具体状况,我也不清楚,据传讯告知,苍云门不知什么原因,顶级强者突然多了一半,足足六位聚神九重境的盖世强者,七八重境的更是六七十人,余者聚神境人物合共两百多位。”

“怎么可能?苍云门何时有了这样的底蕴?”

“聚神境人物还好说,各方势力暗中支援,汇集而来,倒是不足为奇。可是,七八重境的巅峰强者,各大势力谁愿舍身?九重境盖世人物,哪家敢驰援?”

“其他的暂且不说,九重境盖世强者,何处而来?除我柳族外,哪家拿得出这般底蕴?”

柳族众高层无不震动,哗然失声。

聚神境强者人物不足为奇,黑曜城万里疆域,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但是,聚神九重境盖世人物可不是大白菜,诺大黑曜城,都是屈指可数。

柳族四位,流云宗三位,清云宗三位,苍云门和云霄门,以及回音门三门派各一位。

除此之外,不算神殿执事,黑曜城内,便再无多余的。

现如今,苍云门居然出现足足六位,可以想象,这得是怎样的底蕴?

“不会是清云宗,云霄门,回音门都掏了老底赶去支援了吧?”

有人脸色凝重,追问中年执事。

苍云门出现六位聚神九重境盖世人物,这个人数,刚好是清云宗及三门派之合。

“他们真的敢?这样做,就不怕被戚天问惦记?”

“流云宗这一战意欲何为,各方皆知,贸然鼎力襄助苍云门,等同和流云宗宣战。这样直白,他们敢?”

“若是如此,那这黑曜城,可就彻底乱了!”

众高层无不哗然,心思沉重,即便柳族老祖宗都是皱起了眉头,白眉紧蹙,一脸凝重。

报信的中年执事闻言,咽了口唾沫,弱弱地看了众高层一眼,低声道:“不……不是这样的……”

“不是?”

“那是什么情况?”

众人一怔,纷纷扭头看向对方询问。

中年执事沉默了下,解释道:“据传讯所言,苍云门六位聚神九重境盖世人物,除了太苍剑李青原,猎头狮邹庆义外,其他人……都是苍云门的长老,无一人外援。”

“什么?”

“怎么可能?”

“苍云门有五位聚神九重境盖世强者?”

“一派胡言!苍云门若有这般底蕴,早就与柳族并驾齐驱,何至于畏缩?”

群雄震动,纷纷质疑,觉得不可信。

“事实……却是如此。”

中年执事抹了把汗,苦笑道。

“那你说说,其他的,都是些什么人?”二爷柳风礼皱眉问道。

“回二爷,其他人,分别是混天龙范天伦,快刀贾逵,黑脸判官秦俑,苍雷剑阮玉清。”中年执事如实回答。

“什么?”

“范天伦?贾逵?秦俑?阮玉清?”

“他们不是八重境吗?什么时候晋升九重境了?”

众人耳闻,无不大惊失色。

显然,这些人物,众人皆都熟知。

中年执事无奈探手,道:“我也不知道啊,传讯不详,也不知状况。”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一位老者当即拂袖哼道:“昨夜孙逸小儿来访,老夫还曾看到范老鬼在长街头等候,并无突破迹象,分明还是八重境。这一夜之间,怎么可能突然就成了九重境?”

众人皆都疑惑,茫然不解。

“不会吧?一夜之间破境?”

“范天伦困惑桎梏多年,压力之下,一朝顿悟,破境倒是无可厚非。可是,接连四个人,一夜突破,这可就不寻常了啊!”

“快刀贾逵还好说,资质有,奔雷剑阮玉清也有可能,但黑脸判官秦俑可就不对了啊。此人资质不差,但悟性有缺,他要是顿悟突破,老子就闯鬼了!”

“不止他们,其余的七八重境强者,多出来的一半,又从何而来?总不能都他妈适逢其会的顿悟了!”

众高层纷纷争论,探讨起来。

“那这算怎么回事?事实如此,难不成,真有鬼?”有人质询,引起一阵思索。

“你们说,会不会是他们服了秘药?或者,习了禁法?耗空自身潜力,从而不惜代价做出的突破?”有人揣测。

“有可能!除了这个原因,还能作何解释?”

顿时,有人拍掌赞同,引起一片附和声。

众高层纷纷颌首,对此事便要盖棺定论。

但在这时,柳茹嫣却是忽然开口,发表了驳论:“茹嫣觉得,很可能有人指点,让他们一夜突破。”

“指点?谁人有那般本事?嫣丫头,你太天真,想多了吧?”有人当即驳斥。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谁又知道呢?”

柳茹嫣并没有争论,只是淡淡一笑,随即扭头看向了上位坐着的老祖宗。

显然,柳茹嫣话里有话,暗藏深意。

柳族老祖宗目光一闪,微蹙的白眉徐徐紧皱,深邃的眼神看了柳茹嫣一眼,随即陷入了沉思。

昨夜,孙逸可是前来拜访过,扬言可助他突破。

难道……

思及于此,柳族老祖宗瞳孔微缩,目光骤然璀璨。

不只是柳族老祖宗,柳风礼、柳风冥、柳风流、柳风锦,以及昨夜在场的中年人物,皆都是心领神会,无不脸色微凝。

……

苍云山,血流成河,猩红的鲜血,将山峰石地染得通透,一片艳丽。

浓浓地血腥味扑鼻,残碎的尸身,漏出的脏腑碎肉,一片狼藉,令人作呕。

在云飞扬的命令下,完好无损的弟子将流云宗遗留的尸身送出苍云山,堆砌在了苍云山脚下,以尸身架起了一堵围墙。

中天殿内,众高层血染衣襟,齐聚一堂,却无伤感,反倒开怀大笑,朗声阵阵。

“哈哈哈,这次真是爽啊!杀得流云宗丢盔弃甲,好不痛快!”

“流云宗素来强势,张扬无度,凌压各方,这次吃了败仗,狼狈溃逃,看着真是畅爽,畅爽至极!”

“有此战绩,苍云门足以笑傲,即便覆灭,也已知足!”

群雄大笑,群情振奋。

“这次有此战绩,多亏孙老弟。若非老弟指点我等,今日一战,哪有这般爽快?”

范天伦端起酒杯,站起身来,示意群雄,道:“今日一战大捷,孙老弟功不可没。诸位,随范某,敬孙老弟一杯如何?”

“当浮一大白!”

“应该的!应该的!”

“这一杯,孙老弟当得起!干!”

群雄起身,双手举杯,共敬孙逸。

孙逸举杯起身,迎向群雄,笑道:“孙逸只是动动嘴皮,远不及诸位以身涉险。今日之战,论功孙逸仅在末尾,首功,当李老才是。”

“诸位,这一杯,应敬李老,重创强敌,才促使流云宗败退!”

说着,举杯向李青原示意。

“哈哈哈,孙老弟侠肝义胆,是个耿直人。此生能识老弟,是苍云门之幸,是范某之荣。来,诸位,共饮此杯!”

范天伦大笑举杯,振奋激动。

群雄皆看向孙逸,对孙逸无不敬重。

大难不远飞,居功不自傲,侍才不凌人,如此性情,侠义无双。

群雄举杯,仰头共饮。

酒水入喉,气氛愈发融洽。

“此战之后,流云宗必然声威大损,可谓偷鸡不成蚀把米。”

放下酒杯,云霄门之主,代天神拳汪全意抬手抹了把嘴巴,随即笑道。

“哈哈,活该!想要冒天下之大不韪,覆灭苍云,注定了要付出代价。”有老者大笑,幸灾乐祸。

“此次流云宗溃败,只怕戚天问得知消息,便将亲赴苍云山,诸位,不可掉以轻心。”孙逸提醒了句。

“不错!这次我们之所以取胜,是因为孙老弟指点,让我们顶级强者突破,多出一倍,让流云宗准备不足,才惨败而归。”

“但是,宗师人物若出,我们这点优势,都将荡然无存。”

此话一出,众人笑声渐消,气氛重又凝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