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三章 宗师之怒/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流云宗人马溃败,逃回宗门。

钦天殿,二长老蔡锦尉抱着身负重创的大长老魏明德,冲着左右吼道:“通知掌门!”

弟子仓皇而去,不敢怠慢。

片刻,殿外传来轰鸣,一股狂暴雷威从天而降,压得钦天殿滚滚震动,摇摇欲坠。

身材昂藏高大的戚天问自外而来,步履匆匆。

“为何如此?”

戚天问浓眉紧皱,沉声喝问。

“掌门,速救魏老!”

蔡锦尉来不及解释,恳切戚天问。

戚天问没有耽搁,扶稳魏明德,右掌贴在魏明德,一股雄浑元力灌入,将其体内肆虐的剑气纷纷碾碎化解。

“噗!”

随着一口淤血喷出,恹恹不振的魏明德恢复了几分精力,耷拉的眼皮终于睁开。

“怎会如此?”

戚天问令人将魏明德送下去休养,随即质询蔡锦尉。

蔡锦尉一脸恼恨,解释道:“是我们大意了,苍云门顶级强者多出一倍,让我们猝不及防,从而溃败。”

“顶级强者多出一倍?柳族插手了?”戚天问脸色骤沉。

“不!全场未见一个柳族人!”蔡锦尉道。

“柳族既然未插手,那又是怎么回事?”戚天问眉头紧锁。

蔡锦尉将状况如实解释了一番,不敢有半点隐瞒。

得知真相,戚天问目光闪烁,煞气升腾。

“苍云门的众高层,都突破了?六位聚神九重境的强者?他们是如何做到的?”戚天问询问。

蔡锦尉摇头,表示不知。

“哼!”

戚天问甩袖冷哼:“不管如何,这次,流云宗做足了准备要趁势而起,便不许任何人阻挠。”

“速去准备,某要亲自讨伐,凡忤逆流云宗者,杀!”

说完,戚天问甩袖转身,昂然而去。

蔡锦尉脸色一喜,急忙示意左右,召集众弟子,诸家人马,合众出发。

……

正午未至,苍云门刚刚清理完山门狼藉,上下欢庆,一股磅礴威压突然笼罩苍云山。

苍云山骤然震动,如同苍天塌陷,倾轧在山巅一般。

隆隆雷鸣,震耳欲聋,山体剧震,摇摇欲坠。

“苍云门人何在?滚出来!”

一声狂暴怒喝,如雷音震颤,轰然爆发。

天地生狂浪,虚空起惊涛,滚滚汹涌,以狂暴的趋势激荡而去,扫向苍云山巅。

内含恐怖威压,所过之处,山石崩裂,峰峦断塌,琼楼殿台纷纷沉陷,草木爆碎,苍云山四分五裂,一片狼藉。

“啊!”

崩碎的峰峦倒塌下来,巨石滚落,废墟沉沦,许多弟子皆被波及,埋葬在废墟下,或被巨石撞飞倒地,被生生碾死。

宗师一怒,流血漂橹。

仅仅片刻,苍云门死伤惨重。

山脚下,观望的围观者无不震动,群情骇然。

“戚天问来了!”

“果然,戚掌门亲赴苍云山,要出手镇压苍云!”

“这回,苍云麻烦了!”

唏嘘声,叹息声,此起彼伏。

“戚天问!”

山门内,传出怒吼,一道接一道身影纵身而起,腾跃而出。

山门前,戚天问一身紫色长袍,外披长衫,昂然而立。

“伤我流云宗者,格杀无赦!”

戚天问脸色深沉,凝视着苍云门众人道:“本座给你们一个机会,若你们自裁,开窍境下,本座既往不咎。否则,所有人,全部血洗!”

“欺人太甚!”

“黑曜城内,岂容你猖獗!”

“难道你要冒天下之大不韪,行不仁不义之事?”

群雄怒起,纷纷暴喝。

“轰隆!”

回应他们的,是戚天问拂袖一拳。

雷威滚滚,震天动地,恐怖的拳洪倾轧下来,直将苍云山巅打成粉碎。

乱石飞滚,残垣迸溅,狂浪席卷,群雄皆被掀翻。

“戚天问!”

群雄震怒,恨杀欲狂。

“本座的话,从不讲第二遍!”戚天问淡漠说道。

霸道!

强势!

宛如天地君主,不容违逆。

雷罚天公,名符其实!

群雄皆愤怒,恨不能拔刀奋起。

但实力的差距悬殊,让许多人都是提不起反抗的勇气。

宗师威压笼罩着苍云山,雄浑恐怖,磅礴浩瀚,宛如苍穹压在身上,让他们举步维艰。

许多人都是身躯颤栗,不寒而栗,忍不住瑟瑟发抖,惶恐交集。

“戚天问,你真以为,苍云门怕了你吗?”

这时,李青原自苍云门内走出,手持长剑,气势凌云,如欲上斩琼霄。

“太苍剑?还活着?”

戚天问抬头看向李青原,淡淡道:“就是你伤了魏老?”

“犯我苍云者,都该杀!”李青原冷然道。

“既然这样,那本座先送你一程!”

话音刚落,戚天问骤然跨出,身如龙腾,带起狂暴气势,横扫而开。

所过之处,飞沙走石,阻拦的群雄被气势撞开,情不自禁横飞了出去。

满场数百强者,无一人能挡其威。

仅是跨过,数百强者纷纷受伤,咳血而退。

这般威势,这般实力,让人绝望。

“嘶!”

“好强的威势!”

“这就是宗师之威吗?”

“如此威势,苍云门内,谁人可挡?”

远方围观者都是倍觉震撼,相隔数里地,都被那股余威震慑,只觉肝胆俱裂,恨不能顶礼膜拜。

“斩!”

群雄惊呼时,李青原提剑而起,施展破云剑诀,煌煌剑光撑开天地,好似东升旭日,撑开厚厚云层,斩破苍穹。

“螳臂挡车!”

戚天问一声冷笑,抬手一拳打出,雷鸣爆响,虚空顿生天塌地陷之感。

恐怖拳洪爆发,如决堤山洪,压塌苍穹,打向剑光。

拳洪之中,尽显狂暴,一种无形气息若隐若现,冉冉升腾,似乎一切都要在内部爆碎,无物可当,势不可抗。

拳意!

戚天问擅拳,领悟的武道真意必然与拳有关。

所有人感受到这般威势,以及那隐现的拳意,群雄无不震颤。

尽管戚天问没有主动针对他们,但那溢散的余波,依旧给他们这些人造成了恐怖影响。

相距数里外的观望者都是倍受凌压,实力不济者直接跪伏在地,瑟瑟发抖。

武道真意,无处不在。

众人只觉天地八方,无尽神拳从天打来,密密麻麻,如暴雨一样,接踵而至,要打碎一切。

“苍云完了!”

观望者纷纷叹息,无有例外,皆已认定结局。

“李老小心!”

苍云门群雄惊吼,急声提醒。

所有人无不紧攥双拳,一颗心高高悬起,紧张至极。

李青原剑势微顿,两眼微凝,识海扭曲,化作一面圆镜,呈现混沌太初之象。

他在此时施展了孙逸授予的《太上真意》秘法,准备借此映照拳意,强势反击。

识海圆镜,太初呈现,拳意映照,李青原奋尽全力,猛然斩出。

拳意加持在剑势中,狂暴又霸道,好似无尽神拳内蕴剑锋,要镇压一切。

“嗯?”

戚天问察觉到了诡异,眉头皱起,捕捉到了些许不寻常。

但他并没有迟疑,速度不减,威势不收,依旧打落。

轰的一声,拳与剑交击,彼此碰撞,如山岳抨击,恐怖的波动和声浪滚滚翻腾,奔涌肆虐。

余波扩散,肆虐汹涌,李青原身躯一震,蹭蹭蹭接连暴退数丈远。

但很快他宽袖扫动,劲气宣泄,李青原便是稳住了脚步,站稳了身影。

长剑重又提起,剑指纹丝不动的戚天问,面容极尽冷锐。

“哗!”

“怎么可能?”

“太苍剑挡住了?”

“天呐,太苍剑李青原挡住了宗师之威?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

山脚下,围观者无不震撼,哗然失声。

“好!”

“好样的!”

“李老威武!”

苍云门群雄皆是振奋,欢呼雀跃,惊喜交加。

人群中,孙逸抿起了嘴角,流露出几分笑意。

戚天问的威势,超乎想象的强,让人生不出反抗之心。

但所幸,结局没有超乎他的意料,太上真意篇确实不凡。

“拳意?”

戚天问眉头皱起,目光细细端详李青原,脸色骤沉。

“映照本座真意,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戚天问冷然一哼,随即一步踏出,威势尽显,朝着李青原再次强势压去。

“本座便看看,你能映照几次!”

冷喝声爆开,戚天问直接逼近李青原身前,双拳紧握,狂暴交加的朝着李青原周身打去。

势如龙虎,威如天神,不可抵挡。

李青原提剑迎击,全力以赴,识海映照真意,加持剑势内。

剑光煌煌,锋锐又狂暴,繁杂的威势,竟然不输分毫。

但是,交手数十回合,戚天问突然一声断喝,虚空雷音震颤,奔着李青原脑袋狠狠轰去。

“噗!”

李青原如遭雷击,眉心开裂,识海只觉被无尽雷霆淹没,太初之象瞬间崩溃。

余波不断,轰然四散,李青原元神都是遭受重创,出现龟纹。

“啊!”

头疼欲裂,李青原发出惨叫,整个人踉跄飞退,剑势骤然瓦解,面部七窍纷纷溢血,脸色迅速惨白下来。

“口衔天言?”

人群中,孙逸脸色剧变,骇然失声。

这可是法身高人才具备的神异,暗合天威。

戚天问初入宗师,竟然掌握了这等神异?

怎么可能?

孙逸瞳孔紧缩,这般变故,超乎了他的意料。

苍云门群雄更是肝胆俱裂,惶恐惊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