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五章 一统天下/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宗师出手,横击戚天问,恐怖的威势凌压而来,逼得戚天问不得不回身防卫。

孙逸压力骤减,汗流浃背,忍不住喘息。

他嘴角微微抿起,抬头看向了赶来的第二位宗师。

对方白衣白袍,白眉白须,面貌老迈,瘦骨嶙峋,俨然便是柳族老祖宗。

这种关键时刻,柳族老祖宗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他,匆匆赶来,与他交涉。

因此,早前他才自信,自身不会殒落。

“哗!”

“柳族插手了!”

“柳族老祖宗竟然出面了!”

“天呐,这争斗算是升级了吗?是柳族和流云宗的厮杀吗?”

“这下热闹了,好戏更好看了呢!”

远方围观者无不哗然,许多人惊叹连连。

黑曜城最强大,底蕴最深厚的两大势力开始对峙,宗师级人物开始碰撞,堪称黑曜城有史以来最巅峰的对峙。

毕竟,千百年来,黑曜城从未出现过两位宗师人物争斗。

看着柳族老祖宗到来,戚天问脸色骤冷,眉头紧皱,眼神微微凝重。

“柳天仁,你确定要插手本座之事吗?流云宗和柳族着手对峙,你应该清楚,这会引来什么样的后果。”戚天问喝道。

“流云宗冒天下大不韪,残害同城宗门,凌压晚辈后生。老夫心生愤慨,出面阻拦,顺应天下大势,有何不可?”柳族老祖宗登上苍云山,走向孙逸,笑吟吟地看着戚天问反问。

“好一个冒天下大不韪,好一句顺应天下大势,柳族的人,还真是虚伪得很呢。”戚天问甩袖冷斥。

“黑曜城秩序维持数百年不变,流云宗妄图打破格局,重修秩序,这难道还不是冒天下大不韪吗?苍云因此若覆灭,天下同道岂不痛心?”

柳族老祖宗笑容不改,道:“戚掌门,退下吧,老夫亲自作保,从此,流云和苍云和睦相处,可好?”

“本座若说不呢?”戚天问微微凝眉,淡淡反问。

“那么,老夫只好舍身陪君子,为天下同道而战。”柳族老祖宗脊背一挺,昂然笑道。

“老匹夫,就凭你?年老体衰,也还有能力与本座一战?”戚天问冷笑。

“试试便知!”

柳族老祖宗丝毫不恼,笑容依旧,淡淡道。

“既然如此,本座就掂量掂量!”

戚天问再不废话,当即动身朝着柳族老祖宗杀去。

“受死!”

一拳滔天,打爆虚空,掀起狂浪万丈,倾轧天地八方。

出手果决,气势威武,端是杀伐果断,霸道强势。

“砰!”

柳族老祖宗分毫不惧,提起龙头拐杖就打了上去。

青霞灿烂,光彩万丈,掀起浪潮滚滚汹涌,如冲九霄,轰向了戚天问。

轰的声响,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滚滚不绝,掀起的浪涛淹没整个苍云山头,山门都被覆盖。

飞沙走石,沙尘如风暴席卷,漫天弥漫,淹没人影,视野朦胧,外人都是看不清楚。

众人只有感受到沙尘暴中的激烈对轰,雷鸣隆动不断,狂暴碰撞不止,极尽强盛。

蘑菇云不断升腾,音爆隆隆,恐怖波动持续扩散,冲击得地动山摇,整个苍云山都是一片大乱,狼藉遍地。

整座黑曜城,浩瀚数百里,都在这般威势下遭受波及。

全城哗动,举城瞩目,引发了各方势力的震撼。

“宗师人物之威,恐怖绝伦,超乎想象啊!”

“这样的人物,随意出手,都可以直接摧毁黑曜城。”

“难怪这样的人物不可多得,天下都少见。”

世人震颤,暗暗惊悚。

苍云山巅,对决不断,持续许久,不曾退散。

苍云门众人都被迫撤离,迁徙下山,退至半山腰。

眺望着山巅,苍云门众人皆都心惊胆颤,忐忑彷徨。

“柳老能挡住吗?”

“戚天问气势强盛,血气旺盛,柳老年老体衰,还能是其对手吗?”

“柳老若败,谁能救苍云?”

上下众人,无不心忧,紧攥双拳,一颗心高高悬起,满怀紧张。

“柳老居然会出面?真的很出乎我的意料!我以为柳族会做壁上观,不会干预呢。”

紧张之时,也有人倍感疑惑,觉得很古怪,柳族素来事不关己,怎么会这样好心?

“孙老弟当初前往做说客,想要联合柳族共抗流云宗,结果柳族推拒。现在突然出面,是为何意?”有人疑惑,分外不解。

“柳族为何突然改变了主意?”众人皆想不通。

孙逸没有说话,只是施展《明识诀》紧紧地盯着山巅,关注着战场。

范天伦被弟子搀扶着,脸色苍白的站在孙逸旁边,他看了一眼山巅,发现根本无法看透,便索性不再关注,而是扭头看向了孙逸。

“老弟,你如实告诉老哥,你跟柳老之间,是不是存在着什么交易?不然,他怎么会突然改变主意?”范天伦低声询问。

孙逸抿了抿嘴角,沉默了下,轻喃道:“我承诺,助他突破。”

“什么?”

范天伦霍然大惊,瞳孔紧缩,脸色微凝,被这个答案震得无以复加。

“老弟,柳老可是宗师……”

范天伦骇然惊呼,话没说完,但后面的意思不言而喻。

宗师人物突破,那就得是法身境。

最起码,也得是半步法身。

孙逸哪来的能耐,居然可以助宗师晋级法身?

疯了还是开玩笑?

这种承诺也敢胡乱下?

范天伦难以置信,倍受震动。

孙逸却是抿嘴一笑,颌首轻笑:“我知道。”

“知道你还敢……”范天伦震动低呼。

他完全无法想象,孙逸哪来的自信?

孙逸没有说话,只是低声笑了笑。他目光始终盯着山巅,丝毫没有挪开。

范天伦见状,目光闪烁,紧紧地盯着孙逸好一会儿。

他不禁怀疑,自己这个小老弟,会不会是某个老怪物伪装的?

暗忖了下,范天伦眉头挑动,看向孙逸问道:“老弟,你觉得,柳老此次可能胜否?此番风波,可能平否?”

“难!”

孙逸沉吟了下,最终摇头。

“为何?柳老名震黑曜城数百年,宗师声名广为流传,积累更远胜初入的戚天问,为何不能胜?”范天伦目光闪了闪,又问道。

孙逸扭头看了一眼范天伦,抿嘴轻笑:“老哥是想考校我吗?”

“哈哈,讨论,讨论!”范天伦打了个哈哈,掩饰着内拆穿的尴尬。

孙逸甩了甩衣袖,背起了双手,重又昂头看向山巅,道:“柳老积威深重,声名在外,着实不假。”

“不过,他已经老了,寿命将终,已经年老体衰,昔年宝刀,都已锈迹斑斑,哪还露得了什么锋芒?”

“戚天问则不同,虽然初入宗师,但胜在年轻,正值壮年,一身精气神充沛饱满,力量巅盛。”

“二人一如夕阳西下,一如旭日东起,彼此看似辉光相近。实则不然,旭日渐战渐勇,夕阳越熬越淡,已不可同日而语。”

范天伦认真聆听,轻轻颌首,对孙逸的见解分外赞同。

听着孙逸说完,范天伦不禁愁容惨淡,叹了口气,道:“那,老弟此举,岂不多费手脚?”

“不!”

孙逸摇头,脑袋微昂,却是自信一笑:“宝刀虽锈,但我能让他去锈重锋。夕阳虽晚,我也能让他重现光辉!”

这般信誓旦旦的姿态,充满了一种无言的傲气,颇有一种傲视天下的霸气。

范天伦紧盯着孙逸的背影,一双目光闪烁不停,识海思绪,纷纷飘絮。

“轰!”

这时,一声恐怖爆破炸响,苍云山巅乱石飞滚,迸溅塌陷,整座山巅都是被打爆开来。

巨石从上滚落,如雨一般,扑棱棱滚下。

“速退!”

半山腰驻守的苍云门众人纷纷惊吼,疯也似的朝着山脚下狂奔而逃。

宗师对决,持续许久,苍云山都被打爆,山巅沉沦,整片山峰都是炸成碎石。

两道身影自烟尘冲天,纵身而起,一跃飞退。

交手数百回合,二人高下难分,势均力敌。

柳族老祖宗虽然年老体衰,但晋级宗师多年,修为更加圆满,对宗师奥义浸淫更久。

所以,面对着血气充沛,气势强盛的戚天问,还是能够招架。

当然,若是长此下去,历经数日鏖战,柳族老祖宗则会因为年老体衰,精力匮乏,从而渐生败相的。

只是,戚天问显然不愿意耗费数日时间来镇压柳族老祖宗。

“柳天仁,你这是在求死!”

戚天问分退开去,怒视着柳族老祖宗暴喝。

尽管他不惧柳族老祖宗,但当前他所需要的是镇压苍云门,提升流云宗威势,是为他晋升宗师造势。

而不是为了和柳族争锋,更不是为了挑战柳族老祖宗,争这第一虚名。

所以,他根本无心和柳族老祖宗鏖战,更对柳族老祖宗的插手十分愤怒。

现在,对峙柳族,不是时候。

戚天问野心勃勃,绝非浪得虚名之辈,对外声名根本不太看重。

否则,多年来也不会行事霸道,个性张扬,更对狂刀陈宇那般霸道弟子不管不问。

所以,他晋升宗师,想要的是整合天下大势,一统黑曜城万里疆域。

届时,集天下之兵,再推翻柳族也不迟。

现在和柳族拼个两败俱伤,有何意义?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鹬蚌相争,渔人得利。

雷罚天公从来都是主宰他人,又岂会甘愿为人鱼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