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七章 老祖宗突破/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云门底蕴尽毁,仅有的三件通灵宝器损失两件。

数百精英,骨干人物,十不存一。

虽然活下来的都是强者人物,可也都是身残体破,受伤惨重。

如范天伦几乎被废,两条腿膝盖下已经消失不见,被威势打成粉碎。

左手右臂皆扭曲,脊骨都断裂,再也无法站起。

即便孙逸以霞帔温养伤势,最终范天伦也无法再重回巅峰,将是废人。

为了保护他,落得如此结局,苍云门几乎被废,这让孙逸如何自处?

愧疚,自责,悔恨,各种情绪不一而足。

只恨实力太低微!

只恨实力太低微啊!

孙逸紧咬牙关,泪眼朦胧,仰头望天,恨透了自身。

他要提升实力,不惜代价,尽早崛起。

否则,这样的凌压,不知要承受到几时。

“孙逸小友?”

这时,柳族老祖宗走了过来,一脸希冀的轻声呼唤。

孙逸强压下了情绪,深吸口气,忍住了泪水横流的冲动,一张脸极尽冷漠。

他抱着范天伦站了起来,看着柳族老祖宗道:“柳老放心,我没事!”

“那就好!那就好!”

柳族老祖宗明显松了口气。

孙逸抬头扫了一眼四周,随即看向柳族老祖宗道:“柳老,麻烦您老帮帮忙,收拾此地残局。”

“好!”

柳族老祖宗爽快答应,随即眉心发光,神念之力辐射开去,传递了消息。

很快,远方人影攒动,大批人匆匆飞奔而来。

柳族不少子弟,高层人物,赶来苍云遗址,在柳族老祖宗示意下,救治着苍云门存活下来的人物。

其中,柳茹嫣和柳如龙兄妹也都在列。

孙逸以霞帔温养了范天伦的伤势,稳住了他的伤势不会恶化,便将其交给了柳族人照料。

“柳老,请随我来!”

孙逸招呼着柳族老祖宗,朝着废墟外走去。

柳族老祖宗目光一闪,毫不犹豫,急忙跟随上去。

在他身后,柳茹嫣、柳如龙、柳风礼、柳风炀、柳风流、柳风冥、柳风锦、柳风冥等高层人物纷纷跟随,亦步亦趋。

一边朝外走,孙逸背影冷寂,头也没回的道:“柳老,我们之间的约定依旧有效,我所说的话,皆都算数。帮您突破,必然不会作假。”

说到这里,孙逸转身,两眼冷狞,凝视着柳族老祖宗的眼睛,冷冷道:“但是,我必须柳老保证,我助您突破后,您务必代我,斩杀戚天问,夷灭流云宗。”

“这……”

柳族老祖宗眉头微皱,陷入迟疑。

“怎么?柳老不愿吗?”孙逸眉头锁起。

柳族老祖宗摇头,苦笑道:“小友,不是老夫不愿,实则是,你的这个要求,估计很难达成。”

“为何?”孙逸询问。

“你有所不知,黑曜城神殿屹立,具备监管辖制之权。流云宗若要覆灭,神殿必然不会坐视不理。”柳族老祖宗解释道。

“那苍云覆灭,神殿的人又去了哪里?”孙逸当即质问。

“这个……”

柳族老祖宗被问得哑口无言,犹疑了下,最终如实告知:“流云宗的底蕴牵连,远非苍云门可比的。”

“同为黑曜城势力,为何神殿要厚此薄彼?”孙逸脸色盛怒。

“实不相瞒,好叫小友知道,流云宗跟神殿使者有交情。”柳族老祖宗解释道。

“什么交情?”孙逸追问。

“联姻!”柳族老祖宗解释道。

孙逸闻言,脸色骤冷,终于明白,为何戚天问敢如此嚣张,而柳族却一直投鼠忌器。

有这层关系,谁敢违逆流云宗?

神殿为背景,流云宗还不横着走?

“就因为这样,流云宗就可以对天下势力无情征伐吗?神殿律法何在?”孙逸质询道。

“事实如何,老夫不好做评判,神殿之事,老夫焉能插得上手。”柳族老祖宗摇摇头,不敢多言。

孙逸目光微眯,两眼冷狞。

“难道,一位半步法身的价值,还不及一位初晋宗师?”孙逸追问。

“这个……”

柳族老祖宗目光闪烁,白眉微蹙,陷入沉吟。

“若是神殿不公,我便祭神,请神州众神,主持公道!”孙逸冷冷道。

“这……”

众人无不大惊,骇然欲绝。

祭神,请众神,这可是要付出极大代价的。

孙逸竟然如此刚烈决绝,妄图祭神,闹出如此大动作。

这要是传扬开去,整个神州,恐怕都要轰动。

“公子,当真要如此?”柳茹嫣忍不住询问。

孙逸抬头看了柳茹嫣一眼,淡淡反问:“你觉得呢?”

柳茹嫣无语凝噎,没再回答。

柳如龙坐在轮椅上,双手轻轻地摩挲着扶手,一语不发,只是平静的看着孙逸。

柳族老祖宗摩挲着拐杖,和孙逸的冷眸紧紧对视。

许久,柳族老祖宗咬了咬牙,甩袖道:“好!既然小友如此豪情,老夫焉能退缩?此事,老夫便随你一起!”

“若老夫成就半步法身,必竭尽全力,覆灭流云宗,斩杀戚天问。”

“好!”

孙逸顿时攥拳颌首:“我随你们去柳族!”

柳族老祖宗没有犹豫,带着孙逸直奔柳族。

一路马不停蹄,很快回返柳族。

“来人,全族戒备!”

柳风炀身为当代家主,第一时间发布戒严令。

他担忧柳族收纳孙逸,会引发流云宗攻伐,以突袭等手段侵犯柳族。

所以,不得不防。

柳族全族戒严,宅门紧闭,不许任何人员进出。

孙逸被请进柳宅深处,一间宽旷密室内。

“需要什么准备,小友尽管说来,柳族必然立马备齐。”

走进密室,柳族老祖宗便是看着孙逸郑重说道。

孙逸深深地端详了柳族老祖宗一眼,随即示意柳茹嫣上前去,然后在其耳畔低语了一阵。

柳茹嫣顿时脸色绯红,一脸嗔怨的看了孙逸一眼。

这般姿态,惹得密室内所有人都是目光一闪,脸色微凝。

这是什么情况?

这是什么意思?

让你来帮老祖宗突破桎梏的,可不是来撩拨吾族骄女的。

不少老辈人雄皆都皱起了眉头,开始怀疑孙逸的本事,觉得孙逸故弄玄虚。

“老祖宗,此事,您是不是再考虑考虑?”

有老辈人物开始劝诫,仍旧不放心,对孙逸存有极大质疑。

“不用了!”

所幸,柳族老祖宗十分果断拒绝。

众高层人物彼此对视,纷纷皱眉,感觉十分忧虑。

“嫣丫头,孙公子说了什么?”

柳风流则是看穿了什么,在旁摇着折扇询问。

柳茹嫣闻言,脸色绯红更甚,嗔怪的看了孙逸一眼,随即一句话没说,转身飞也似的离开了密室。

“这……”

“嫣丫头,什么情况?”

柳风流倍感疑惑,十分不解。

众高层人物也都是纷纷惊疑,柳茹嫣的行为有些怪异。

看着众人怀疑的目光,孙逸面无表情的淡淡解释:“我只是让她去准备一些材料,一会儿需要用得着。”

“什么材料?”

柳风礼第一时间询问,觉得这种材料似乎不怎么正经,让他很不放心。

“一会儿便知!”

孙逸淡淡地答道,并没有透露。

这种材料确实不怎么正经,若是说出来,估计他们不会相信,会怀疑他的本事。。

若是他们产生怀疑,极力反对他出手,那么,他的计划就必然落空。

所以,事情没有进行之前,他不敢声张。

在众人惊疑等待中,很快,柳茹嫣红着脸回来了。

不过,在她手中,捧着一杯温水。

“老祖宗,请用水!”

柳茹嫣捧着温水,走向柳族老祖宗,绯红着脸,一脸讪讪地道。

“这是什么水?”

柳风礼第一时间站出来,想要接过温水。

柳茹嫣却是急忙收回手,避开了柳风礼。

“二爷爷,这是公子为老祖宗开的药水,乃是必用之药,还请二爷爷不要多事。”柳茹嫣尽管一脸绯红,但还是郑重规劝柳风礼。

柳风礼脸色一僵,伸出的手僵在半空。

“退下吧!”

柳族老祖宗挥挥手,柳风礼这才讪讪地退了回去。

众人皆都目光紧张,死死地盯着那杯水,关注着老祖宗的动作。

一些人甚至紧紧地凝视着孙逸,想要从孙逸脸上看出端倪,寻找异样。

可惜,孙逸面无表情,波澜不惊,如同一潭死水,看不出任何异样,丝毫情绪都不外显。

看不透孙逸的心思,众人只好强压下疑惑。

柳族老祖宗看了一眼孙逸,迟疑了下,但最终还是接过了温水,一口饮尽。

柳茹嫣接过空杯,看着柳族老祖宗,脸上的绯红更加明显。

脸颊红彤彤的,如同水蜜桃一样。

温水下肚,短时间内并无异样。

众人皆都紧张兮兮,一颗心高高悬起,呼吸都是屏住,两眼圆睁,双拳紧攥,目不转睛的死死盯着柳族老祖宗。

他们深怕这杯水有古怪,会危害了柳族老祖宗生命。

柳族老祖宗喝完温水,站在原地,细细品味,感应体内变化。

结果发现,境界桎梏并未松动,体内元力并没有沸腾,精气神依旧死气沉沉,极尽衰败。

“孙小友,这药水……”

柳族老祖宗眉头微皱,正欲询问孙逸。

突然,他腹部骤升起一股燥热,如同火焰猛地蹿燃,瞬间烧遍全身。

转眼间,柳族老祖宗蜡黄的脸色,便极尽充血。

连带着双眼瞳孔,都是浮现血色,布满绯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