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八章 羞辱/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呃……”

柳族老祖宗当即皱眉,脸色微变,瞳孔紧缩,面部浮现痛苦之色,整个人情不自禁的佝偻起了身体。

“老祖宗!”

柳族众人皆都紧张兮兮,提心吊胆的关注着柳族老祖宗,看到这一幕,当即变了脸色,急声嘶吼。

一干人慌不迭的冲上前去,想要搀扶住柳族老祖宗。

“别过来!”

柳族老祖宗急忙抬手喝止,一张脸陡然狰狞,绯红变得更加鲜艳,极尽通红。

准备冲上前去的柳族众人戛然止步,一个个顿住身形,一脸惶恐和惊慌的看着柳族老祖宗。

“孙逸,老夫杀了你!”

“狗东西,你给老祖宗吃了什么?”

“你个土著贱种,你对老祖宗做了什么?说!”

一些老辈人物率先反应过来,当即杀意腾腾,扭头满脸凶恶的凝视着孙逸。

柳风礼更是急躁,浑身聚神九重境威势爆发,外放开来,凌压得整座密室虚空轰鸣,如欲坍塌沉陷。

“啊!”

这时候,柳族老祖宗忍不住痛苦,整个人都是屈膝半跪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腹部,佝偻着上身,呈匍匐状。

“老祖宗!”

满场许多人看得嗤眼欲裂,想要冲上去搀扶柳族老祖宗,为其诊治。

“不……不要过来!”

柳族老祖宗痛苦抬手,颤声喝止,抬头的瞬间,众人都看到他潮红且大汗淋漓的脸颊。

满场众人除却柳茹嫣一脸绯红,眼含尴尬外,其余人皆都震怒,杀意腾腾。

“孙逸!”

小二爷柳兴岚最先忍不住,怒发冲冠,轰的一下蹬步而出,根本没给孙逸解释的机会,便冲上前去,抬手要掌毙孙逸。

“杀了他!”

“这土著贱种,竟然暗害老祖宗,该死!”

“该杀!”

“杀!”

密室众人全都暴怒,恨杀欲狂。

“不要!”

柳茹嫣反应过来,急忙闪身挡在了孙逸身前,张开双臂护住孙逸,急声道:“爹,不要冲动,不要乱来!”

柳兴岚戛然止步,灌满滔天元力的手掌险之又险的停在了柳茹嫣的额前。

若是他再快半分,这一掌就会将柳茹嫣脑袋打碎。

掌势雄浑,掀起的滚滚劲风将柳茹嫣满头发丝都是吹得呼呼飘扬。

“胡闹!茹嫣,快让开!”

柳兴岚气得暴跳如雷,怒斥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偏帮着这个贱种,他到底是给你喂了什么迷魂汤?居然会让你变得如此愚昧无知,而受他支配?”

“爹,不是的!公子没有害老祖宗,那杯水里面是……”柳茹嫣急声解释,但还没说完,便被柳兴岚抬手打断。

“够了!”

柳兴岚沉声暴喝,一脸深沉的瞪着柳茹嫣道:“丫头,你真是越来越让为父失望!堂堂柳族大小姐,竟然会为了一个土著贱种,而违逆父辈,祸害家族,你真是枉费族内对你的栽培,祖宗对你的宠爱。”

“八弟,把嫣丫头带下去!”

柳兴岚冲着旁边一名中年男子喝了声,那人上前就要带走柳茹嫣。

“不……”

柳茹嫣开口想要解释,小八爷直接上前制住了她,便朝着密室外拖去。

“孙逸,你个贱种,受死!”

孙逸的身影毫无遮掩的显露出来,柳兴岚脸色狞恶,再不遏制杀意,要将孙逸镇杀。

“杀!”

“快杀了他!”

“他定要死!”

柳族众人暴喝,脸现狰狞。

即便老辈人物都是一脸狞恶,恨意勃发。

甚至柳风冥和柳风流都是脸色深沉,善意不存。

柳族老祖宗的安危,关乎着柳族根本,意义重大,足以影响柳族兴衰存亡。

“不要!”

柳茹嫣急声大吼,奋力挣扎,想要逃脱束缚,阻拦柳兴岚。

结果小八爷点了她的口穴,让她哑口无声,再不能言。

无人阻拦,反倒一脸憎恨的叫喊,催促柳兴岚快些动手,碾杀孙逸。

这般状况,让柳兴岚杀意更汹涌,出手更狠辣,几乎是毙命的姿态,不给孙逸留活命的机会。

“住手!”

眼看着柳兴岚杀意暴涌,元力沸腾的手掌要将孙逸掌毙之际,痛苦的柳族老祖宗抬起头来,沉声喝止。

“老祖宗?”

柳兴岚动作一僵,身影一滞,柳族众人皆都下意识看向柳族老祖宗,脸色凝重。

“兴岚,退开!”

柳族老祖宗呵斥道,柳兴岚抬头看了一眼柳风炀等老辈人物,最终迟疑了下,在柳风炀的点头下,咬牙切齿,分外不甘的退了回去。

“老祖宗!”

柳风炀等人趁势上前,想要搀扶柳族老祖宗,但仍被阻拦。

柳族老祖宗抬手轻摆,制止了众人,脸色布满潮红的他紧咬着牙关,强忍着痛苦,沉声道:“老夫没大碍,不要胡来,请孙小友继续治疗。”

“治疗?老祖宗,您都这样了,还要怎么治疗?”

柳风锦当即惊呼,失声叫道。

“老祖宗,此子一介土著贱种,怎么可能做得到如他所言?半步法身啊,老祖宗,您感悟这个境界近两百年,被困已久都无法参透,他一介土著,如何做得到?”

柳风礼更是在旁捶胸痛呼:“老祖宗,临到此时,您为何要如此糊涂,竟也会受人蒙骗啊!”

“退下!”

柳族老祖宗闻言,脸色骤沉,潮红的脸颊都是布满寒霜,瞪着柳风礼喝道:“老夫虽老,但脑袋却并没有昏庸,知道在做什么。”

“都退下!”

柳族老祖宗挥手呵斥一声,柳族众人不敢违逆,纷纷退避三舍,靠着墙角站开,不敢靠近。

屏退众人,柳族老祖宗这才强忍着痛苦,抬头看向由始至终都一脸平静的孙逸,道:“小友,烦请赐教!”

孙逸淡淡抬头,看了一脸潮红不退的柳族老祖宗,又扫了一眼靠着墙角站开的柳族众人,随即淡淡道:“柳老大限将至,身衰体弱,精气神干涸在即,不复巅峰。”

“要想他突破桎梏,更进一步,首先便需要让他的身体‘活’过来,充满活力,才有底蕴去争那线天命。”

“所以,为了达成目的,我让茹嫣姑娘以‘向阳花’、‘合欢草’、‘龙凤根’、以及‘催情草’的汁液兑了一杯药水。”

“什么?”

孙逸话音刚落,满场众人,除却柳茹嫣外,全都齐齐失声,骇然交加。

“混蛋,你竟然如此无耻!给老祖宗服用这些药物!”

“该死!真是该死!孙逸,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辱老祖宗!”

“向阳花乃是刺激荷尔蒙激素增长的药草,服用会欲望勃发,情绪亢奋。”

“合欢草更是会刺激欲望爆发,干扰神魂,让服食者产生强烈的自我遐想。”

“龙凤根和催情草更是不用多说,乃是刺激服食者情欲的药材。”

“这些东西,全都是用以制造‘春’药的原材料。孙逸,你个土著贱种,竟敢对老祖宗下这种药!”

“你怎么敢?你竟然敢?你居然敢!”

众人无不震怒,两眼圆睁,又是愤恨,又是羞恼。

“嫣丫头,你用了多少药?”柳风礼扭头瞪着柳茹嫣喝问。

“三株……”

柳茹嫣脸色绯红,一脸讪讪地举起了三根芊指。

“每种药材各三株?”

柳风流是此中行家,闻言色变,失声道:“这样的剂量,哪怕是法身高人都得上头……”

好狠!

一些中年人物更是心尖一颤,这样的剂量,足以让寻常人物烧死自身。

难怪老祖宗一介宗师,居然都百般痛苦,难以遏制。

“都他妈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为老祖宗做准备!”

柳风炀率先反应过来,跺脚暴喝。

这么大剂量,要是不宣泄出来,老祖宗只怕也撑不下去。

思维敏锐的人顿时会意,急忙动身,朝着密室外冲去,要为老祖宗准备人选。

领会意思的人更都是一脸羞臊,尴尬得不行。

老祖宗活了数百岁,临了居然还要干这种事。

这种尴尬,连柳族老祖宗自己都是目光躲闪,有些无颜以对。

孙逸见状,则是提高了嗓音,淡淡道:“如果你们真的为柳老安排了那些事,那么,我保证,这样对他不仅没有任何缓解,还会让他元气大泄,从而生死一线。”

“什么?”

刚欲离开的人霍然止步,众人皆都脸色剧变,齐齐看向孙逸。

“该死,你这竖子到底是何居心,竟要如此暗害老祖宗!”

“混蛋!赶紧治好老祖宗!否则,老夫活撕了你!”

柳族人无不暴跳如雷,想要冲上前去轰杀孙逸。

但老祖宗余威在,不容抗逆,所以没人敢越雷池半步,不敢靠近孙逸,唯有怒目圆睁,厉声威胁。

孙逸淡淡地扫了一眼那些威胁他的人,冷冷道:“威胁我吗?”

“你……”

听出了孙逸的不满,众人皆都想要怒斥。

但在这时,柳茹嫣挣脱小八爷的束缚,走了出来,恳切孙逸:“公子,请你务必尽力,让老祖宗无碍。”

知晓孙逸的脾气,柳茹嫣不敢怠慢。

孙逸这才脸色好转,看了柳茹嫣一眼,挥手喝道:“取碗来!”

碗?

柳茹嫣一怔,但很快反应过来,没有犹豫,急忙离开了密室。

【作者题外话】:先吃晚饭,第二更稍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