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六章 江明锋死/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群雄震动,气氛沉寂。

所有人都鸦雀无声,被震骇得无以复加。

齐齐看向孙逸,无不心生忌惮,敬畏交加。

即便原本恨他入骨的流云宗众高层,也都是脸色沉重,眼含畏惧。

法身之徒,谁敢招惹?

天下之间,法身为尊,贵为神袛。

法身之徒,如神子,高不可攀。

不止敌人,就连柳族众人都是胆颤心惊,双腿打颤。

特别是柳风锦这些原本图谋不轨,妄图囚禁孙逸,胁迫孙逸帮助他们突破的老辈人雄,全都吓得腿脚发软,险些瘫倒在地。

他们被骄傲冲昏了头,仗着老祖宗成为半步法身,便野心膨胀,贪婪更甚,险些酿下大错。

若是老祖宗所说为真,谁敢囚禁一下孙逸试试?

宗师一怒,伏尸百万,法身一怒,则要天地震荡。

沉寂间,柳族老祖宗手拄拐杖,转身看向孙逸笑道:“戚天问已伤,小友以为如何?”

霍然,群雄目光凝滞,齐齐凝视孙逸。

半步法身竟然要咨询孙逸意见?

毫无疑问,柳族老祖宗所言不假。

否则,岂能值得半步法身如此卑亢?

孙逸坐在座椅上,从始至终都一脸平静。

因为有着柳族老祖宗的庇护,他所在的位置未受波及,一切完好。

听到柳族老祖宗的询问,他随手放下茶杯,抬起头来,看了眼匍匐在废墟中的戚天问,随即徐徐起身。

他一言未发,朝着戚天问而去。

路径柳族一位中年执事身旁时,他顺手拔出了对方的腰佩长刀。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拖着寒光凛冽的长刀,一步一步的朝着戚天问走去。

群雄见状,无不震动,瞳孔紧缩,一脸郑重地凝视着他的背影。

“你要做什么?”

“止步!”

“孙逸,不要乱来!”

流云宗众人纷纷暴喝,欲要动身阻挠。

但柳族老祖宗一声冷哼,虚空云雷滚滚,流云宗众人如遭雷击,纷纷横飞出去,无人能近半步。

“住手!”

眼看着孙逸畅通无阻,直奔戚天问而去,欧阳凌风站了出来,挡在了中间。

孙逸止步,一脸冷峻的抬头凝视着欧阳凌风。

“孙小友,此事就此作罢,可好?”

欧阳凌风脸色凝重,看着孙逸说道。

孙逸闻言冷笑:“就此作罢?戚天问杀我时?你可说就此作罢?戚天问灭苍云门时,你可说就此作罢?戚天问屠我亲友时,你可说就此作罢?”

“我早前未至,对于此事完全不知。确有怠慢,万望恕罪!不过如今天问兄已经重创,吃了苦头,还请孙小友饶恕他一回。”欧阳凌风沉声致歉,并再三恳切。

“饶他一回?”

孙逸嘴角勾起,冷笑更甚:“饶恕他,你让我如何对得起因我而死的苍云门人?你让我有何脸去见被我牵累的亲友兄弟?”

“这些事情,着实悲痛,我相信天问兄愿意做出补偿!”欧阳凌风解释道。

“补偿?”

孙逸冷冷一笑:“再多的补偿,逝去的人,还能活过来吗?”

“可是杀了天问兄,逝去的人同样也无法再复生。何不化干戈为玉帛,冤家宜解不宜结。”欧阳凌风辩解道。

孙逸脸色骤冷,扬刀而起,直指欧阳凌风脑袋,道:“滚!再敢废话,连你也杀!”

“你……”

欧阳凌风脸色一凝,俊逸的面孔都是迅速充血,涨得通红。

孙逸这般态度,可是丝毫也没给他面子。

他好歹是半步法身亲子,孙逸竟然敢当众威胁他,更扬言杀他。

但在这种局势下,欧阳凌风毫不怀疑孙逸的胆量。

此子杀伐果断!

欧阳凌风完全可以从孙逸的目光中看得出来,其眼神坚定,意志顽固,根本不是那般轻易可以被说服的。

眼看着孙逸如此强势,誓斩戚天问,苍云门人无不啜泣。

郝逸云更是红了眼眶,缩在袖口中的双手紧握成拳。

群雄瞩目,孙逸震住欧阳凌风,提刀绕开了对方,继续走向戚天问。

沿途所过,废墟皆被踢开,无物阻路。

看着孙逸走来,难以动弹的戚天问露出了苦笑。

一代枭雄,狂傲半生,威风凛凛,群雄皆畏。

如今,却沦为砧板鱼肉,要任人宰割。

这般结局,简直凄凉。

“野心勃勃凌苍穹,雄心壮志望神州。一时疏忽轻大意,满载丰收付东流。悔也!悔也!”

戚天问一声长啸,最终闭上了眼睛,任由孙逸走近,提刀而起。

成也快哉,败也痛快!

“掌门!”

流云宗门人纷纷呼吼,热泪盈眶。

群雄则沉寂,无人阻拦。只是唏嘘,不免喟叹。

苍云门人则是紧攥双拳,一脸激动,满脸希冀。

斩了戚天问,为死去的苍云门人报仇雪恨!

郝逸云更是呼吸都粗重起来,一双眼眶都是充血,解恨之色尽显于外。

“住手!”

眼看着孙逸提刀而起,一声暴喝,自远方传来。

破空声轰鸣,一道人影急速奔来。

孙逸闻音,却是未曾回头,扬刀而起,动作丝毫不停。

天王老子来了,戚天问,他照杀不误!

“铮!”

眼看着孙逸毫不留情,丝毫不罢休,一声铿锵,一柄黑色长刀出鞘,脱手抛掷而飞,如同离弦之箭,嗖的一下朝着孙逸激射而去。

“锵!”

孙逸的刀即将斩在戚天问颈脖上,黑色长刀急射而来,刺在刀身上,顿时将孙逸的刀撞偏了出去。

长刀落空,擦着戚天问的脑袋斩在了石地上,深陷进了石地内。

刀芒迸溅,刀气纵横,割下戚天问几缕发丝,随风飘扬。

孙逸脸色骤冷,猛地抬头,看向了长刀掷来的方向,便看到狂刀陈宇狂奔而来。

陈宇手上,还提着一个人,浑身浴血的人影,被他夹带而来。

“住手!孙逸!”

陈宇飞奔而至,怒声暴喝:“放开我师尊!”

孙逸抬头,冷冷的凝视着陈宇,道:“放开?你觉得,这种时候,说这样的蠢话,应该吗?”

“孙逸,我知道,你是明事理,知大义的人。流云宗和苍云门的恩怨,或者与你之间的恩仇,都非我师尊一手主导。即便他有罪,也只是纵容之罪,罪魁祸首不在他!”

陈宇狞声解释,随即将手中夹带而来的血人扔进了孙逸面前,道:“一切算计,所有矛盾,都是因他而起,是他一手策划。要杀,你更应该杀他!”

孙逸闻言,垂头看向了身前咳血抽搐的人影。

对方血染襟袍,满脸污垢,极尽狼狈。

但仔细端详,却是足以认出,此人赫然是玉面郎江明锋。

“江明锋!”

郝逸云一眼看清,顿时狞声怒吼,瞪圆了双眼要冲出去。

只是,被范天伦徒手抓住,制止了他的愤怒冲动。

“还我云儿命来!”

郝逸云嚎啕痛哭,放声怒吼。

“呵呵呵,哈哈哈哈!”

江明锋被扔在地上,狂笑着挣扎站起,踉踉跄跄,摇摇晃晃。

他凝望着孙逸,染血的双眼充满了刻骨恨意。

“我江明锋算计无数,自问聪明,却没想到,栽在了你的手里。孙逸,我恨!恨当初太过轻视你!如若不然,趁早杀你,又焉有今日之祸!”

江明锋咬牙嘶吼,愤慨不甘。

“砰!”

孙逸闻言,一语不发,直接以暴力回绝。

一脚爆踹出去,将其踹翻在地,滚滚元力汇入其腹部,狠狠地轰进了他的身体。

“噗噗噗!”

其一身穴窍悉数爆碎,筋络寸寸崩断。

“啊!”

江明锋顿时发出惨叫,浑身肌肤龟裂,鲜血直流。

“你……你竟然废了我的修为?”

江明锋嗤眼欲裂,怨怒欲狂的瞪着孙逸咆哮:“贱种!贱种!你竟敢废我修为!”

“砰!”

回应他的依旧是一脚,孙逸紧抿唇齿,一语不发,狠狠地将其踢飞了出去,在半空中旋转,再重重地砸在地上。

“哇!”

江明锋鲜血直流,半边身子都是瘫软,骨断筋折。

“杀了他!杀了他!孙兄!”

郝逸云嘶声咆哮,挣扎大喊。

他恨不能江明锋死,恨不能将其碎尸万段!

孙逸闻言,一语未发,提刀而起,朝着江明锋走去,要一刀斩杀。

“哈哈哈哈哈!”

江明锋见状,大笑起来,状若癫狂。

他艰难地撑起身来,红肿不堪,近乎瞎掉的眼睛死死地凝视着孙逸。

看着孙逸走来,他一瘸一拐的朝着边缘退去。

“孙逸,这次,我败了!”

“成者王者败者寇,这一败,我认!”

“不过,想亲手杀我?哈哈哈,休想!”

江明锋一声狞笑,然后在群雄瞩目下,突然转身,朝着边缘悬崖,纵身跃下。

“孙逸,若有来生,我定要你生不如死,痛不欲生!”

悬崖外,疾风咆哮,江明锋纵身狂坠,朝着无尽深渊落去。

阴暗的深渊下,传来江明锋怨毒而凶狞的嘶吼咆哮。

众人见状,纷纷摇头,不胜唏嘘。

江明锋心思阴沉,倒也算是条汉子,敢作敢当!

同样,其性情也刚烈,更骄傲。

宁愿自杀,也不愿被敌人斩杀。

这般抉择,何尝不是骄傲与刚烈的性情所致?

“云儿!”

亲眼看着江明锋跳下悬崖深渊,郝逸云终于放弃了挣扎。

他屈腿跪倒在地,捂脸伏地,嚎啕痛哭。

江明锋死,恩仇皆消。

【作者题外话】:第三更~~吃完午饭再休息下~后面三更在下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