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二章 不问归期/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逸眉头微皱,眼神闪烁,掠起一丝波澜。

因为,在他的搜索下,发现了端倪,一丝让他倍觉震撼的端倪。

存放物资的地点,留有淡淡地痕迹。

痕迹之上,残留着丝丝微不可察的气息余韵。

若非孙逸修炼了《明识诀》和《轻灵诀》,这般细微的端倪,根本就不可能会被发现。

即便范天伦这些聚神九重境的盖世强者人物以神念扫过,都是没有察觉到。

而正是察觉到细微端倪,才让孙逸觉得震动。

那些痕迹皆呈现梅花状,浅浅淡淡,根本不显现。

梅花状痕迹上,残留的气息让孙逸觉得很熟悉。

这种气息,他曾在南岭秘境内的石壁乾坤中遇到过。

那是一头神秘生物的气息,至今为止,孙逸都无从得知对方的模样体态,唯有捕捉到丝丝气息。

且这种气息还不明显,只是朦胧感应,模糊察觉。

牠出来了?

牠居然跟着来了?

孙逸心头震动,几乎可以断定,对方是冲着他来的。

“孙老弟,如何?”

察觉到孙逸的反应,范天伦等人再次追问。

孙逸没有说话,摆摆手,屏退了众弟子。

随即他抬头环视四周,目光在附近视野内的区域搜索,寻找那头神秘生物的踪迹。

但很可惜,没有丝毫发现。

“老弟,到底发现了什么啊?”

看着孙逸如此郑重,范天伦忍不住焦躁。

“我知道盗窃者的来历了……”

孙逸深吸口气,平静说道。

“是谁?老弟你快讲,老夫这就去活撕了他!”范天伦顿时挽起衣袖,怒气冲冲的道。

孙逸摇摇头,道:“牠不是人!”

“什么?”

众人惊愕,皆一脸懵逼的看着孙逸,这话咋怎么听都觉得像是骂人呢?

孙逸看了懵逼的众人一眼,随即解释道:“我是说,这个盗窃者,不是人类,而是一头妖兽。”

“妖兽?”

众人大吃一惊,随即无不愤慨:“何方小妖,竟敢如此猖狂,在我苍云门内撒野?”

“具体是什么妖兽,我不清楚。”

孙逸摇头解释,并将猜测告知了范天伦等人,随即叮嘱道:“此事不必声张,对方应该没有恶意。”

“老弟确定吗?”

范天伦等人眉头紧锁,不免担忧。

“牠应该是冲着我来的,是敌是友我不清楚。不过,从当初相遇的迹象来看,至少目前牠没有伤害我的趋势。所以,各位可以放心,暂且不必管牠。”孙逸解释道。

贾逵闻言,不由愤慨的道:“那……那那那那牠偷盗的那些灵珍药材就这么算了?”

孙逸无奈耸肩,道:“对方速度奇快,我根本无法捕捉到牠的痕迹。我怀疑,牠可能拥有天下极速。诸位以为,可以找得到牠吗?即便找到,又拦得住牠吗?”

众人无言,皆都沉默下来。

最终李青原发话:“此事就依孙小友吧,不必追究了。不过,其他灵珍药材,都收走,由我们贴身保管,不能再容牠得逞。”

“好!”

众人这才作罢,将剩下的灵珍药材全部带走,随身携带。

没多久,众人陆续散去。

孙逸留在原地,环视四周,绕了一圈,这才转身而去。

苍云门范围内,一座峭壁上,一头黑色生灵匍匐在上面,一边啃着身旁堆砌成小山的灵珍,一边透过茂密的树木枝桠缝隙俯视着山下。

牠样子似乎享受,闲情逸致,颇为肆意潇洒。

……

收走灵珍药材后,门内便再没有出现意外。

后半夜十分平静,但到清晨时分,一则消息传扬开来,苍云门再次震动。

苍云门绝代天骄,风云浪子郝逸云要离开苍云门。

清晨时分,郝逸云收拾好行李,前去云飞扬住所请辞。

修缮好的宗门后院,一处别苑内,郝逸云跪伏在地上,拜别负手而立的云飞扬。

“师尊在上,弟子不孝,今日一去,恐再难归。弟子唯请师尊,多多保重!”

郝逸云双手作辑,高举过顶,然后一拘到底,跪拜在地上。

云飞扬很平静,没有责备,没有愤怒,云淡风轻的样子很超然。

他背手而立,凝视着跪在面前的郝逸云,沉默许久,才沙哑着嗓音问道:“真的要走?”

郝逸云未曾起身,俯首叩在地上,道:“弟子自幼顽劣,疏于修炼,而酿成大错。今日醒悟,弟子欲走遍三山五岳,踏遍五湖四海,群览神州,游历天下,勤加修炼。”

“不入宗师,誓不归山!”

最后一句话,郝逸云紧咬牙关,几乎是从喉咙里蹦出来的。

天下之大,人族繁衍昌盛,高手如云,强者无数。

但宗师人物,却少之又少。

神殿监察使那句不入宗师,死不足惜的话,深深地刺激到了郝逸云。

坐关数日,郝逸云深思数日,痛定思痛,幡然醒悟,才有了这样的决定。

不入宗师,誓不归山。

云飞扬定定的凝望着俯首跪地的郝逸云,没有说话。

沉默许久,他终是转过身去,忍着痛惜,闭上了眼睛,淡淡地应允道:“去吧……”

“师尊,弟子不孝,辜负了您的养育教导之恩。”

郝逸云再也忍不住哭腔,但依旧坚定了去意。

“师尊,望保重!弟子……走了!”

说完,郝逸云连磕三个响头,然后决然起身,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别苑。

在他腰间,挂着两柄制式一模一样的长剑。

依云剑!

他双手紧按剑柄,目光决然。

别苑外,围满了不少弟子,簇拥在左右小道,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看到郝逸云出来,纷纷止口,平静下来。

“郝师兄,你真的要走?”

有弟子冲出人群,眼眶通红的问道。

郝逸云看了那名弟子一眼,轻笑道:“李松师弟,好好修炼,不要惫懒。苍云门的兴盛,以后就要靠你们了!”

“郝师兄,那你呢?”

人群陆续有弟子冲出来问道。

“我?”

郝逸云眼望苍穹,眼中闪过一丝悲意,随即洒然失笑,道:“天下浩大,四海为家。”

“郝师兄,你走了,以后谁还给我们讲故事,说那天下有趣的轶事?我舍不得你走!”

“对呀,郝师兄,你走了,以后谁还会带我们打猎,做那些好玩的把戏。”

“郝师兄,不走行不行?只要你留下来,我们都愿意勤加苦练,绝不偷懒。”

众弟子纷纷上前挽留,拉着郝逸云衣袖,不愿他走。

身为苍云门掌门首徒,名副其实的大师兄,郝逸云性情温和,对待众弟子如同胞弟兄,深得人心。

其早已被苍云门内定为下一任掌门人,只要云飞扬晋升聚神七重境,就将禅位于他。

可如今突然要走,也许一去不归,众弟子皆不舍。

许多人,特别是些女弟子,都是忍不住放声嚎啕,扑在郝逸云身上,死死地抱着他的胳膊腰肢。

众弟子挽留,让郝逸云都是忍不住湿了眼眶。

往日温馨,点点滴滴,在脑海回放,让他倍感亲切。

可当回想着袁云的音容相貌时,郝逸云按剑的手都是下意识一紧。

回忆再好,但有些人,终究都已不在了。

郝逸云强忍着落泪的冲动,紧按剑柄,沉声喝道:“师弟师妹们,听师兄一言!”

“不听!不听!我们都不听!郝师兄,你不要走!”

众弟子纷纷摇头,不愿安静。

“师弟师妹们,你们的情义,为兄尽知。只是,人各有志,为兄志不在此,还请师弟师妹们不要拦我!”

郝逸云扯开嗓子,沉声高喝:“若有缘,来日,我们,江湖再见!”

随着郝逸云的话说完,许多男弟子都是忍不住嚎啕痛哭,泪流满面。

“都在吵什么?”

众弟子嚎啕时,别苑大门打开,云飞扬一脸冷沉的走了出来,瞪着众人怒斥。

“掌门,掌门,求您让郝师兄留下来吧!”

“掌门,求求你,不要放郝师兄走吧!”

众弟子见状,没有敬畏,反倒朝着云飞扬扑上去,纷纷跪地,带着哭腔恳切。

可见郝逸云在众弟子心头形象,以及其声望。

云飞扬一一扫过众弟子那张情真意切的脸颊,脸上怒色徐徐消逝。

许久,他才深吸口气,沉声道:“龙,迟早要潜出深渊。凤,终也会名动九天。你们的郝师兄乃人中龙凤,黑曜城,留不住他。”

“若你们真的百般不舍,那便勤加修炼,来日有成,便去江湖,寻他就是。”

云飞扬的话语传开,哭嚎声波及大片。

郝逸云紧按剑柄,背对着云飞扬,紧抿唇齿,一语未发。

最终,强忍着不舍,挣开拉着他的弟子,一步接一步,决然而去。

“郝师兄!”

身后众多弟子失声高喊,凝望着他的背影,渐去渐远。

郝逸云充耳不闻,离去的脚步,走得更急。

路径山脚下,却见一人早已静候在那。

郝逸云戛然止步,徐徐抬头,凝望着对方的脸颊。

“孙兄,也是来留我的吗?”

静候者,赫然乃是孙逸。

孙逸一手后背,一手提着酒葫芦,闻言淡笑:“我若留你,你会留下吗?”

郝逸云闻言摇头,抿嘴一笑:“浪子,本不应该有归宿……”

孙逸微微颌首,没再多言,而是将手中提着的酒葫芦,扔向了郝逸云。

郝逸云一手接住,看了孙逸一眼,随即拔开葫芦塞,仰头大灌了一口。

提袖擦了擦嘴角,郝逸云走上前去,将酒葫芦还给了孙逸。

“江湖再见!”

郝逸云凝望着孙逸的眼睛,沉声道。

“保重!”

孙逸接过酒葫芦,收敛了笑容,郑重颌首。

郝逸云放开了酒葫芦,徐徐转身,朝着山门外阔步而去。

孙逸默默注视,凝望着郝逸云的背影在朝阳下越拉越长。

此一去,不问归期。

但至今日起,黑曜城少了一位风云浪子,天下将多出一位浪子神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