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四章 天之神女/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逸被问得一怔,只觉有些莫名其妙。

但在王诀笑意盎然的注视中,他却不得不郑重思索。

可以断定,王诀绝非无的放矢,不是故意来消遣他的。

二人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对方不可能吃饱了撑的前来消遣他。

所以,王诀有此一说,必然具有深意。

而且,此人善于卜算,能窥探天机,洞察奥妙。

所以,就更加可以断定,其所言所语,必然意有所指。

思及于此,孙逸下意识看了一眼石桌上,王诀以茶水书写的那个字。

水泽晦暗,渐渐干涸,只留残余显现。

“嫣!”

寻常却又不寻常的一个字。

柳茹嫣?

孙逸目光闪烁,但很快又推翻,千年前,柳茹嫣在哪儿?世上哪有柳茹嫣?

难道……

忽然,孙逸想到了一个名字,心头霍然剧震,一双眼睛都是骇然失色,瞳孔情不自禁狠狠地紧缩了下。

王诀始终注视着孙逸的反应,察觉到孙逸的神情变化,唰的一下甩开折扇,轻轻摇动,嘴角笑意盎然。

“想必,孙逸兄已有答案。”

王诀轻笑一声,摇着折扇,徐徐起身。

抱拳作辑,便要转身离去。

“王诀兄此话何意?”

孙逸霍然站起,脸色凝重地叫住了王诀。

王诀回头看了孙逸一眼,笑容洋溢,道:“在下奉命而来,特为送孙逸兄一程。”

“送我去哪儿?”孙逸眉头皱起。

“南部,义城。”王诀笑着回答。

“义城是哪儿?”孙逸眉头紧锁,未曾耳闻。

王诀轻摇折扇,仕女图摇曳生姿,他含笑看着孙逸道:“千年前,人族溃败,退居南部边界。众神亲出,号召天下,万族齐聚南部边界,共抗异族。”

“浩劫结束,为祭奠亡故英灵,众神亲率人族,于边界开辟一方城池,以告慰亡灵。因万族聚义,故而,众神赐其名——义城。”

“义城,又别称‘南部边城’,位居南部极端,比邻魔灵平原。孙逸兄想找的答案,便藏在那里。”

孙逸闻言,铭记于心,准备稍后翻阅典籍,查查这段历史。

微微沉寂,孙逸郑重抬头,凝视着王诀,沉声问道:“那么,敢问王诀兄,奉谁之命?”

王诀闻言,笑容收敛,他唰的一下收拢折扇。

折扇轻举,朝上指了指,道:“天!”

天?

孙逸瞳孔紧缩,下意识看了一眼苍穹。

“哈哈哈哈!”

王诀却是大笑而起,折扇轻摇,甩袖而去。

孙逸回神,扭头看着王诀离去的背影,眉头紧锁起来,沉思难宁。

王诀一路疾走,不曾停留,匆匆出了苍云门。

但刚刚走下苍云门,王诀身躯忽然一震,噗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他面露痛苦之色,浑身肌肉宛如痉挛,紧握折扇的手指都是轻轻抽搐,如同中风一样。

甚至,在他耳畔斑白的鬓发,徐徐扩散,将两耳附近的发丝悉数染白,如同盖上了一层冰霜。

……

目送着王诀离开,孙逸沉思了许久,呆滞了许久,陷入回忆中。

他的脑海里,被他深埋在记忆深处的某个人徐徐浮映,其音容笑貌,渐渐清晰,重又在识海内徘徊回荡。

“是你吗?”

孙逸轻喃了声,随即转身,迫不及待地冲出了别苑,前去苍云门藏书阁,寻找有关千年前那段历史的各种典籍。

他想要翻查,确认王诀所说的那段历史是否为真。

另外,他也很希冀,典籍历史会不会记载着那个人的相关信息?

只要翻查出来,对证便知。

苍云门翻阅了一遍,未曾找到。

孙逸并不气馁,火急火燎的赶往柳族,前去柳族藏书阁查询。

柳族老祖宗亲自放话,家主柳风炀亲自作陪引领,准许孙逸尽情查阅典籍。

孙逸废寝忘食,不眠不休的查了足足两天,翻遍柳族藏书。

终于,在一部奇闻异事的杂书上翻阅到了点滴记载。

“千年浩劫,人族势危,毁于一旦。天之神女从天而降,踏空而来,持神剑,斩异皇,破魔军,救苍生于水火,恩泽万代。”

杂书上记载着这样一段话,让得孙逸脑子轰然剧震。

王诀说的是真的,当年,真的有那样一个人。

并且,是位女子,被人们视为天之神女。

以一人之力,救苍生于水火,恩泽万代。

“义城?义城!我要去义城!”

孙逸嚯的站起身,满面潮红,两眼深处,遏制不住的激动。

他要去查证,去寻找答案,他想知道,追寻心头根深蒂固的疑惑。

将书籍放回原处,孙逸匆匆走出藏书阁,便直接向柳风炀告辞。

火急火燎的速度,让得柳风炀一阵疑惑,满脸茫然。

但孙逸声望极高,对柳族恩情不浅,柳风炀也就没有在乎这些细节问题。

所以,一路小跑着将孙逸送出柳宅府门,目送着孙逸狂奔着返回苍云门。

孙逸赶回苍云门,便亲去范天伦处请辞。

“什么?老弟你也要走?”

范天伦大吃一惊,霍然站起:“这么急?这么快?”

孙逸郑重解释:“时不我待,很急!请老哥多担待!”

“可是,老弟,明天苍云门重开山门,乃是大喜之日,你作为本门功臣,岂能有不在的道理?”范天伦皱着眉头道。

“细节问题就不要在意了,老哥,苍云门开山,乃是众志成城的必然结局,非我一人之功。老哥无须恭维我,这些声名我也不太看重。”孙逸解释道。

“真要走?不能缓缓?”范天伦郑重询问。

“缓不了!”孙逸郑重回答。

“要不,明日喝杯庆功酒再走?”范天伦极力挽留。

“这酒,留待以后,苍云兴盛,再饮不迟。”孙逸洒然一笑。

范天伦眉头紧皱,深深地凝视了孙逸片刻。

最终一声轻叹,范天伦点了点头,没再挽留,道:“老哥早就知道,老弟乃人中鲲鹏,迟早有一天会翱翔九天,冲霄而去。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而已。”

“既然如此,老弟去意已决,那老哥就不多啰嗦。多珍重,万事切记,以安全为主,你还年轻!”

孙逸抱拳谢过,便是转身而去,返回住处收拾行李。

而在这时,苍云门内,一座峭壁上,慵懒匍匐的一头黑色生灵霍然起身,一口吞掉了最后一株灵珍,望向了山门内的孙逸。

“是时候了……”

一声轻语,黑色生灵自峭壁上乍然消失。

……

荣城外,千里处,大批绿林匪徒呼啸而来。

数以百计的人马,快马加鞭,马不停蹄。

匪徒们闷声狂奔,策马冲出了山林,抵达一片山丘前。

“吁!”

为首领队的一名独眼中年突然拉紧缰绳,止住了步伐。

身后人马纷纷勒马停留,马嘶声唏律律响起。

“取地图来!”

快马急停,独眼中年朝着荣城方向望了一眼,布满厚茧的大手朝着身后摊开,断喝道。

一名瘦高个驱马上前,从腰间取出一部卷轴式地图递了上去。

独眼中年接过一头,徐徐拉开,地图显露出来,浮映了整个南部疆域。

“我们现在在哪儿?”独眼中年看着地图问道。

瘦高个急忙抬手在地图上点了下,道:“大头领,在这儿。此处名叫白峰岭,距离荣城大约还有一千一百里。以我们的脚程,大概明日傍晚,即可抵达荣城。”

“好!加快速度,趁早解决此事!”

大头领闻言,叫了声好,便随手一抛,将两尺长的地图抛给了瘦高个。

绢帛制造的地图扑了瘦高个满脸,将其当头兜住。

瘦高个急忙拉下地图,将其卷好,重新收入囊中。

“儿郎们,荣华富贵,就在前方。只要灭了荣城孙家,我们霸王寨就将有享不尽的安乐。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

大头领扯了扯眼罩,厚茧大手遥指荣城方向朗声喝道:“儿郎们,饿吗?”

“饿!”

身后大批人马纷纷响应,声如狼嚎,震耳欲聋。

“饿了,就给老子冲啊!屠孙家者,重赏!人头最多者,女人、宝贝,优先挑选!”大头领朗声长啸。

“嗷!”

“杀!”

顿时,身后人马齐声嘶吼,群情振奋,如同打了鸡血一样。

“驾!”

随着大头领拍马而起,身后人马迫不及待的跟随着冲了出去,马不停蹄,朝着荣城方向滚滚而去。

荣城,孙家,并不知道他们已经被匪徒盯梢。

现在的孙家,一片喜庆,欢天喜地。

府门内外张灯结彩,上至执事,下至奴仆,忙前忙后,手脚不歇。

因为,明晚之时,便是孙家大喜之日。

自孙逸名震黑曜城,消息传扬开来,荣城各家无不大震。

于是,孙家声望水涨船高,节节攀升,各方势力纷纷恭维敬畏,前来交好。

三日前,荣城新晋世家,白家恳请联姻,将嫡系千金婚配给孙家嫡系子弟。

孙邦思索过后,没有推拒。

于是,一场婚姻就此展开。

两家商讨后,最终敲定,于明晚结亲。

所以,孙家张灯结彩,正在忙碌着张贴喜字,整理洞房。

欢天喜庆的气氛,感染荣城。

孙府内院,孙邦独居卧房,手按剑柄站在窗前,看着院外一片喜庆的样子,他不禁转头,目含深情的凝望着窗旁悬挂的壁画。

凝望着画中女子,孙邦不禁轻喃:“霜儿,若是明晚,是逸儿大喜,那该有多好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