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七章 匪徒临城/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荣城,孙府。

红花喜帖挂满屋,府门内喜气洋洋。

张灯结彩,一片欢庆。

今日,孙府大喜,广邀群雄共庆。

府内大院,酒桌罗列。

夜幕未至,便已宾客爆满。

“噼里啪啦!”

鞭炮声在府门外响起,远远传来,引发一片骚动。

“新娘到!”

府门口,早有人留守,听到鞭炮声,远远地看到街尾处一批送亲队伍敲锣打鼓而来。

一顶八人抬的大花轿在队伍中,披红挂彩,显得十分的喜庆醒目。

孙府内,下人们手忙脚乱,在府门口列队排开,夹道欢迎。

一条红毯,自府门外,一路铺到院内,红艳艳的景象,喜庆洋洋。

在院内客厅的台阶上,站着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年郎,在孙府长辈的陪同下,默默静候。

少年郎玉面肤白,身材修长,五官俊秀,相貌堂堂。

站在那如青松耸立,器宇轩昂,颇有气质。

其双眼有神,如焰火暗藏,显得十分的明亮迫人。

若有强者端详,便可一眼看透,此人已是初开眼窍。

少年郎名叫孙俊,乃孙逸堂兄,是孙逸大伯之子。

孙俊的父亲和孙邦一母同胞,一脉相承。

年方十八,初开眼窍,其资质称得上冠绝孙家。

当然,若放在神城内,则尚差一筹。

毕竟,荣城这般边城,地理环境,水土灵气,皆远不及神城丰饶。

但孙俊觉醒三星神相,若放在神城内,其资质也不算差,足以位列中等。

所以,荣城新晋世家白家提出联姻,将嫡长女白灵与之婚配。

孙府考虑到结交诸家,恩威并施,不希望孙家被诸家孤立,从而答应联姻,这便有了这场喜事。

而这一切的源头,皆因孙逸名震黑曜城,声名炽盛,如日中天。

从而让不少势力想要依附孙家,靠拢孙家。

夜幕降临,孙府张灯结彩,灯火通明。

敲锣打鼓的声音自街尾一路渐近,抵达孙府门前。

有执事负责牵引,白家长者掀开花轿,领着穿大红嫁衣,头戴嫣红盖头的新娘走入孙府,朝着府内大厅徐徐而去。

抵达大厅台阶前,孙俊在长辈示意下,走下台阶,伸手接过白家长者递过来的新娘纤手。

两手相握,新人并肩,登临台阶,走进大厅。

大厅内,孙府高层齐聚一堂,列坐左侧。

而随着新人走进大厅,白家送亲而来的高层纷纷随同入内,陆续坐在右侧。

大厅上位,孙邦按剑而坐,一身紫红色锦服,胸佩红花,担当证婚人。

在孙邦左右,孙俊与白灵的父母平坐,皆都一脸笑容地注视着走来的新人。

新人走进大厅正央,向着四方宾客拘了一礼,然后默默站定。

孙府大族老笑眯眯的站了起来,走向大厅左上首,慈笑着看了一眼新人,然后朗声喊道:“吉时已到,新郎新娘拜天地!”

此次婚礼,大族老被安排做了司仪。

随着大族老的声音传开,孙府一片欢呼。

“一拜天地!”

大族老朗声高喝,新人转身,面向厅门口,跪地一拜。

“二拜高堂!”

再次高喝,新人起身,向着父母跪地一拜。

“夫妻交拜!”

三次高喝,新人起身,相互对拜。

“送入洞房!”

随着大族老最后一声高喝,一批丫鬟蜂拥上来,将新人护送着向后堂走去。

孙邦按剑而坐,含笑注视,目送着新人离去,眼神中饱含期许。

“也不知道,逸儿什么时候才能大婚?”

若逸儿有后,我方能彻底心安,霜儿便也会倍感宽慰。

孙邦心头暗想,忍不住期待。

而在孙邦暗想期许时,孙逸早已从黑曜城出发,朝着荣城方向迅速归来。

白峰岭,孙逸骑乘着血灵虎王抵达此处,黑狗紧随其后,闲情逸致,不紧不慢。

孙逸摊开绢帛所制地图,查看了一遍,轻笑道:“此地名叫白峰岭,正好与荣城、义城呈三角位置。”

“此地距离荣城大概一千一百里地,距离义城则有一千三百里地。横竖都回来了,不妨回荣城看看父亲。”

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虽然孙逸未曾富贵荣华,但在黑曜城声名炽盛,如日中天,可谓人尽皆知。

如今路径荣城附近,哪有不回家探望一眼的道理?

孙逸早已接受了这世身份,又对孙邦十分敬佩,自然就十分认可孙邦这位父亲。

“好!”

血灵虎王闻言,没有反驳,低吼一声,便是朝着荣城方向狂奔而去。

以其脚力,一千多里地,压根儿要不了多久。

而在孙逸赶赴而归时,五凤坡而来的匪徒,却已是逼近了荣城。

荣城外,两里地。

一片山丘上,数百人马聚集,人头攒动,人影骚乱,显得十分躁动。

“大头领,前方就是荣城!”

领头的独眼中年勒马而立,便听到旁边随同的瘦高个手指着荣城说道。

独眼中年没有说话,而是闭上了眼睛,耳朵抽动,静静地聆听了片刻。

“城内似乎还有喜乐声。”

独眼中年闭眼轻喃,显然听到了动静。

“嘿,莫不是知晓我们要来,特地敲锣打鼓,来迎接我们的吧?”

身后有匪徒调笑起来,显得张扬跋扈。

“哈哈,不错!我们霸王寨的弟兄行走天下,谁人敢不跪迎?”

有匪徒哈哈大笑,朗声附和。

“头儿,说不定人家连酒席都备好了,就等着咱们弟兄畅快痛饮呢。”

有匪徒冲着独眼中年大笑,忍不住躁动。

“头儿,咱们弟兄可风尘仆仆的赶了好几天的路了。这几天路上一直都吃干粮,连口酒都没有,嘴里都快淡出个鸟来了。咱们赶紧的,抓紧时间进城,洗劫一番,弄些酒肉解解馋吧!”

有匪徒按耐不住性子,舔着嘴唇,一副贪婪的架势叫嚷。

独眼中年闻言,回头看了一眼众匪徒,呲开一嘴大牙,朗声笑道:“好!儿郎们,那就跟着老子来,咱们进城吃肉喝酒去!”

说完,马鞭一扬,啪的一下抽在马屁股上。

高大的马匹一声长嘶,朝着荣城大门绝尘而去。

身后众匪徒纷纷效仿,顿时呼啸而动,紧随而去。

数以百计的人马疾驰而来,荣城大门负责看守的城卫纷纷大惊,刀兵齐出,阻拦在门口,急声高喝:“勒马!来人止步!速速勒马!荣城之地,不容纵马!”

匪徒们见状,哈哈一笑,却充耳不闻。

领头的独眼中年一声狞笑,不仅没有勒马,反倒扬鞭而起,狠狠地抽在马屁股上。

马匹吃痛,奔腾的速度更快更猛,笔直无畏的朝着阻拦的城卫横冲而去。

“混蛋!”

“止步!”

“荣城之地,严禁纵马,来人速速止步!”

城卫脸色剧变,却仍不退却,急声呼喝。

但独眼中年根本没有在意,狂冲而来,气势汹汹。

最终,城卫气势不敌,在对方冲近城门前,被迫退开,让开了城门。

“杀!”

城卫刚刚躲开独眼中年的快马冲撞,后方的匪徒们相继重来。

有匪徒直接拔出刀兵,喊杀而起。

“噗噗噗噗噗!”

夜幕之下,城门之前,寒光闪烁,刀光剑芒迸溅,留守的城卫皆被砍掉了脑袋。

鲜血飞溅,尸首两离。

匪徒却没有半点怜悯,反倒得意洋洋,哈哈大笑,策马而过。

马蹄践踏着尸首,带起鲜红血花,冲进荣城,绝尘而去。

……

孙府内,喜气洋洋。

宾客满座,喧嚣热闹。

随着新人拜堂结束,酒宴开席。

各种美味佳肴上桌,逗得宾客食欲大增,纷纷提筷动作。

酒肉入肚,宾客情绪欢愉。

“孙家主,敬你一杯!孙家有此作为,孙家主居功至伟啊!”

宴过三巡,有宾客举杯,向孙邦敬酒。

“过奖过奖,孙家有此作为,乃族人们共同努力。某虽有把持,却不敢居首功。哈哈,来,共饮此杯。”孙邦举杯回敬,心情愉悦。

“孙家主说的哪里话,若非孙家主在,孙府焉能傲立荣城?若非孙家主生了个好儿子,荣城又岂会因孙府而名声大噪?诸位评评,在下说的可是在理?”那人举杯,笑问四方。

“哈哈,说得有理!有理!”

“孙家主威震荣城,宵小不敢擅动。孙少主名动神城,声望炽盛,有乃父之风。孙家有二位,可昌盛不朽,名垂青史。”

“不错!不错!孙府昌宏,荣城名声大噪,吾等也能跟着沾光,享受些雨露滋润。”

各方势力纷纷恭维起来,称赞声一片喧哗。

孙邦洒然失笑,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旁人若是捧他,他不屑一顾。

但旁人吹捧孙逸,却让孙邦倍感喜悦,十分受用。

天下父母者,无不望子成龙。

孙逸声名越旺,走得越远,孙邦越高兴,越欣慰,越放心。

“来来来!诸位,随某共饮此杯!”

孙邦心情愉悦,举杯而起,朗声高喝,遥敬群雄。

“共饮!”

“好!”

“干!”

“干!”

群雄纷纷起身,回敬孙邦。

“哐当!”

然而,就在群雄举杯而起,正欲一饮而尽时,孙府大门,被人冲撞开来。

“家主,出事了!出大事了!”

一名侍卫,自外跌跌撞撞横冲而入,惊慌失措的惶恐惊叫。

【作者题外话】:第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