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八章 大难临头鸟各飞/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轰!”

侍卫刚入门,身后孙府大门就被一股大力破开。

门庭四分五裂,轰然倒塌,大批匪徒气焰嚣张的策马而入,溅起漫天沙尘。

“霸王寨办事,闲杂人等,都滚开!”

有匪徒强势暴喝,手持马鞭,将附近的奴仆婢女纷纷抽翻在地。

他们下手狠辣,毫不留情。

霍然,孙府院内人群慌乱。

群雄纷纷站起,凝神以待,戒备着匪徒们。

“大胆!哪来的贼匪,竟敢在孙府撒野?”

孙府有执事站出来断喝,面容冷厉。

“滚开!霸王寨办事,胆敢阻挠者,格杀无赦!”

匪徒拔出刀兵,扬指孙府执事冷喝,“让你们当家的出来!”

“什么狗屁霸王寨?宵小毛贼而已,也配见我们当家的?滚出去!孙府之地,岂容尔等撒野!”

孙家执事面不改色,毫不畏惧,气势凛冽的呵斥道。

“对!滚出去!别吵吵!孙府重地,岂容你们撒野!”

“你们知道这里是何地吗?你们知道孙家主是何等人物吗?不知死活的东西,也敢在此地犬吠?”

“孙家主威震一方,声名无两,你们这些宵小,居然擅闯而来,简直是自寻死路!老子奉劝你们,趁孙家主还没动怒,赶紧有多远滚多远吧!”

孙府大院,赴宴的群雄也都是纷纷暴喝起来,嗤笑声混杂,不绝于耳。

满院人群,纷纷挺起了脊背,无人畏惧。

孙邦之名,威震荣城,其声望极高。

群雄皆笃定,有孙邦在,这些宵小翻不起大浪。

并且,今晚孙府举办婚礼,荣城几乎全城的强者高手都汇集了过来。

数十位聚神境强者,开窍境高手更是数以百计,比之匪徒人数只多不少。

所以,各方势力底气十足,岂会畏惧?

反倒磨刀霍霍,摩拳擦掌,大有镇杀这些匪徒的趋势。

若非顾忌新婚大喜,不宜见血,群雄早就直接动手了。

双双对峙,这时,匪徒队伍骚动,对峙在前的匪徒纷纷退开,一名独眼中年骑着枣红色的高头大马自外而入。

他一手牵着缰绳,一手把玩着马鞭,嘴角含着嗤笑,扫了一遍院内群雄。

看着群雄气焰强势,分毫不惧,他淡淡笑问:“都不怕死吗?”

“怕你娘个大头鬼!哪来的狗东西,竟敢如此猖狂?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算哪根葱,竟敢来威胁我等?”

“独眼狗,你是一只眼睛不好使还是咋的?睁开你的独眼看清楚,此乃孙府,你也敢闯?”

“孙家主威震荣城,宵小不敢犯,你们这些贼匪,竟也敢来虎穴耀武扬威?”

群雄闻言震怒,纷纷怒斥独眼中年。

其气焰,比之匪徒们只强不弱。

听着群雄怒斥,尽情贬低,独眼中年笑容消失,脸色骤沉。

他手中马鞭紧握,冷冷地瞪了群雄一眼,饱含煞气的眼神,极具威慑力。

似有尸山血海在瞳孔内浮映,目光所过之处,群雄无不悚然大惊,心神剧震。

对视其眼神,宛如要被血海吞噬,要被骨山掩埋。

那种感觉十分恐怖,骇然惊魂。

“我只问一遍,此地当家的是谁?让他出来见我!”

独眼中年震慑住群雄,便淡淡地说道。

群雄皆哆嗦,被独眼中年眼神震慑,原本嚣张的态度皆都收敛,此时竟都不敢再言。

傻子都看得出来,独眼中年实力强悍,深不可测。

大厅门口,孙邦手中酒还没饮下,听到独眼中年的话,他眉头皱起,虎目凝神,徐徐深沉。

他将手中酒杯递给了身旁的下人,轻轻挥手,示意对方后退。

随即才走下台阶,面向独眼中年拱了拱手,道:“不知好汉驾临孙府,有何吩咐?”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询问我们大统领?”

一名匪徒扬鞭而出,噼啪抽得空气爆鸣,一脸冷厉的瞪着孙邦喝问。

孙邦面不改色,处变不惊,淡淡的道:“某乃孙邦,忝为孙府之主。”

“你就是孙邦?”

匪徒眉头一挑,眼现异色。

独眼中年扭头,骑在高头大马上的他俯视着孙邦,微微端详,随即颌首道:“不错,是个人物!”

“过奖!”

孙邦抱拳谦逊了句,随即说道:“不瞒好汉,今晚孙府大婚,喜事临门。诸位好汉若是不嫌弃,不如下马,共饮一番如何?”

独眼中年扫了一眼四周张灯结彩的大院,随即淡淡笑道:“今天,倒是个好日子。不过,我今日前来,却不是为了喝酒吃肉,乃是受人之托,前来办事!”

“不知好汉要办何事?若是有需得着孙家的地方,尽管吩咐,孙家必定鼎力相助。”孙邦按剑而立,看着独眼中年道。

“是这样吗?”

独眼中年笑意渐浓,深深地凝视着孙邦,揶揄道:“若是,我要你们孙家所有人,献上人头呢?”

“什么?”

霍然,全场大惊,群雄失声,各方哗然。

孙邦都是脸色一沉,眉头一紧,眼神骤冷,按剑的手指都是下意识用力,握紧了剑柄。

他淡淡地凝视着独眼中年,冷声道:“阁下这玩笑,可不太好笑!”

“哈哈哈哈!”

独眼中年顿时仰头大笑起来,片刻笑罢,脸色骤狞,凝视着孙邦冷笑:“玩笑?老子走江湖多年,杀人无数,何曾跟人开过玩笑?”

“告诉你也不怕,老子受人之托,连夜前来屠尽孙家的!”

“哗!”

独眼中年的话传开,孙府大震,群雄大惊。

“闲杂人等,都滚开!今夜,只杀孙家人。”

独眼中年大手一挥,冷然道:“谁若想插手,干预此事,一律,杀无赦!”

感受到独眼中年的凛冽杀意,群雄皆变色,揣揣不安,无不看向孙邦。

这种时候,群雄倍感为难。

他们都可以感受到,独眼中年的实力很强很强,起码也得是聚神八重境。

这种修为,足以横扫荣城,孙邦扛得住吗?

若是孙邦敌得过,他们锦上添花倒是没什么。

可若是敌不过,他们若是插手,必然会被牵累,都将难逃一死。

甚至,荣城可能被屠城!

可是,这种危难之际,若是他们冷眼旁观,坐视不理,孙家会如何看待他们?

因此,这种时候,群雄进退两难。

“无关人等,都离开吧!”

但在这时,孙邦却是抬起手,平静地挥了挥。

“孙家主!”

“我们……”

群雄皆变色,揣揣不安的看着孙邦。

孙邦脸色平静,不以为意的摇摇头,道:“诸位好意,孙某心领了!不过,敌众我寡,敌强我弱,诸位没必要趟这趟浑水,某也不会牵累无辜!”

群雄皆沉寂,一个个紧抿唇齿,目光闪烁,纠葛难分。

孙邦扫了一眼群雄,平静一笑,道:“诸位若是真有心,便请在孙府亡灭之后,念在孙某一念之仁的份上,为我孙家人,收尸!”

群雄面色微凝,目光渐渐凝重。

“孙家主放心,若是孙家主不敌,孙府覆灭,我定率人厚葬孙家群英。”

一位聚神境强者朗声一喝,向着孙邦抱了抱拳,便是果断撤离,退出了孙府大院。

“我也是!”

“孙家若灭,必不会许其暴尸荒野!”

“孙家主尽管放心,吾等定保你后顾无忧!”

群雄相继表态,皆愿意为孙家料理后事,但却无人上前助战。

独眼中年威势强大,群雄皆不敢撄锋。

“无胆鼠辈!皆乃怂包!”

孙家不少执事愤慨不已,对群雄退避的态度十分不齿。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大族老都在旁边摇头冷笑,扫视着群雄离去的背影,极尽不屑。

孙邦则是未曾在意,反倒扭头看向身旁的白家老爷子,道:“白老,今夜婚宴未完,婚姻不算圆满,您老若是抽身,还来得及!”

白老爷子即是和孙家联姻的白家之主,白灵的爷爷。

听到孙邦的话,白老爷子苍眉微皱,但很快就洒然失笑,一甩宽袖,背在身后,朗声笑道:“其他人,都走吧!老朽一介残身,何惧哉?”

说到此处,白老爷子豪迈上前,笑看着孙邦,道:“孙家主,可嫌弃老朽一介残身拖累?”

“岂敢!白老老当益壮,雄风不减,孙邦能与之并肩,三生有幸!”

孙邦抿嘴一笑,同时,右手握住了腰左佩剑剑柄,随即扭头看向独眼中年,道:“阁下既要战,孙某奉陪到底!不过,避免伤及无辜,某欲独战阁下,不知阁下可敢?”

“单挑?”

独眼中年凝视着孙邦,淡淡反问。

“某若败,孙家无人能活!某若胜,阁下之人,谁能动得了孙家?”

孙邦握剑昂首,气势凌云,傲视独眼中年反问。

“倒是有胆魄!说得也有理……”

独眼中年微微眯眼,凝视了孙邦一眼,随即冷然一笑:“我便答应你,先斩你,再屠孙家!”

“散开!”

独眼中年挥手断喝,四周匪徒纷纷退避,四散开去。

孙邦同样挥手,四周簇拥的孙家人略有犹豫,最终徐徐退去。

孙府大院,人潮尽去,只余下桌椅板凳,酒肉残羹满目狼藉。

“咚!”

孙邦猛地跺脚,大地剧震,院内桌椅板凳纷纷爆碎,酒肉残羹纷纷炸成齑粉。

“唏律律!”

与此同时,独眼中年勒紧缰绳,胯下战马长嘶而起。

【作者题外话】:恳请诸位用充值塔豆订阅本书,不要用免费塔卷。塔卷订阅不计入本书订阅,不算成绩。

没成绩本书就没推荐,就没法宣传,没法宣传就卖不出去,作者就没饭吃,就没法继续写啊!!!

跪求塔豆订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