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九章 双雄决/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杀!”

独眼中年一声暴喝,猛地抽出了马鞍处的佩刀。

策马狂奔而起,浑身元力滚滚汹涌,连马带刀皆都包裹了起来。

马蹄扬尘,践踏得大地轰鸣震动,气势威武。

独眼中年双手提刀,寒光凛冽,锋锐无匹的刀锋自下而上,朝着孙邦力劈而去。

人马并骑,如龙一般,腾跃而来。

威武气势摄人心魄,让得对面远远避开的孙家群英都是脸色剧变,感受到一股海啸般的波浪迎面打来,让他们呼吸凝滞,血液元力的流转似乎都变得滞碍。

雄浑威压,要将他们碾压成肉酱,恐怖绝伦,让人心惊。

“家主小心!”

不少人失声惊呼,骇然提醒。

孙邦临危不乱,波澜不惊,面对着独眼中年的攻势,他紧握剑柄的右手猛地用力,腰佩长剑铮的一声出鞘。

寒光一闪,剑芒滔天,剑气纵横,整片虚空都被无穷剑气挤满。

噗噗噗噗!

佩剑掠动,剑气如洪,掠动长空,空气纷纷爆碎。

剑气涌动,如潮水狂奔,淹没四方,斩向了独眼中年。

所过之处,大地都被斩出一条鸿沟,院内被劈开一条沟壑。

沟壑笔直,掀起尘埃乱石,伴随着剑气打向独眼中年。

噗噗噗!

刀芒剑气触碰,轰然爆碎,锋锐的劲气扑簌四溅,撕裂长空。

独眼中年气势如龙,策马狂奔,面对浩瀚剑气寸步不停,似不受阻一样,强势撞破一切,势不可挡的欺压而来。

“咚!”

马蹄踏地,震动轰鸣,整座大院都是滚滚动荡,似有千钧力,轰落一样。

“杀!”

独眼中年刀锋一转,直劈而来,如同神魔降世,霸道凌人。

“叮!”

孙邦剑势骤起,提剑上前,却是不逼独眼中年罩门,而是直刺快马颈部。

快马若倒,独眼中年必然不稳,会被甩飞出去。

察觉到孙邦意图,独眼中年脸色微凝,显然看透了危机。

“哼!”

一声冷哼,独眼中年却是不慌不忙,上扬的佩刀一转,斜下又劈了下去,直斩孙邦脑袋,阻挠孙邦脚步。

刀锋斩落,刀芒迸溅,威武气势凌压下来,孙逸身躯骤沉,脚下石地都是龟裂开,双脚在地面留下深深地脚印。

气势外泄,四散而开,周围尘埃弥漫,掀起滚滚风暴,弥漫整个大院,将四周青瓦飞檐都给掀翻了出去。

许多实力不济者,都被掀翻在地,然后惊叫着掀向天空,飞向远方。

刀剑交击,元力迸发,锋锐的劲气簌簌而动,掠向四方,逼得许多人惶恐退避。

退之不及者,衣袍,肌肤,发丝全被撕裂斩断,波及大片。

“死!”

独眼中年提刀下压,连人带马倾轧上去,要将刀下孙邦直接碾杀。

快马狂奔,孙邦举剑鼎立,刀剑触碰交击,狠狠对峙。

在独眼中年策马冲撞倾轧下,孙邦止不住节节后退。

双脚在石地不断后滑,脚掌在石地上犁出两条深邃的沟壑,一路蜿蜒朝后。

“家主!”

孙家人看得胆颤心惊,惶恐交加。

孙邦若败,孙家必亡!

其一人安危,关乎孙家存亡!

眼看着孙邦止不住趋势,将欲退至院墙边缘,孙邦脸色骤沉,浑身力量灌入右腿,直达脚掌。

“定!”

右腿一摆,猛地后踏,滚滚元力自脚掌轰进地下。

咚的一声,大地剧震,荡开一股山洪般的气浪,轰向八方。

孙邦不断后退的趋势骤然止住,右腿宛如扎根在了地下,让他的身体巍峨不动。

独眼中年连人带马倾轧上来,猝不及防,快马失控,直接朝着孙邦脑袋扬蹄扑来。

“滚!”

这时,孙邦临危不乱,右手长剑一收,左手握拳,右脚自地面借力,疯狂灌入左臂之内。

然后,在无数人瞩目下,以悍然无畏的姿态,狠狠地打进了快马胸部。

“砰!”

快马周身缭绕的元力直接被打爆,滔天拳洪灌入快马体内,其胸部当场炸碎。

恐怖的元力不断蔓延肆虐,快马周身骨骼、血肉、筋络纷纷崩碎。

骨断筋折,强健的快马顿时瘫软。

“唏律律!”

一声长嘶,快马冲撞的趋势一滞,紧接着猛地倒飞了出去。

独眼中年骑乘在快马身上,被连带着一起倒飞了出去。

翻滚着,一起砸进了地面。

“大头领!”

匪徒们纷纷大骇,失声惊呼。

独眼中年在地上滑出去十几米远,这才止住,但很快就翻身而起,提刀站了起来。

不过,其坐骑却没了那么好运,滚倒在地,一声哀鸣,便是倒地暴毙。

孙邦那一击的力量主要针对快马,一拳之内蕴含的力量全被快马承受。

马匹只是普通马匹,并非妖兽,只是受到独眼中年的力量加持,才显得勇武矫健。

一旦加持的力量被打散,快马便脆弱不堪。

所以,生受孙邦一击,哪还有活命的机会?

独眼中年骑在马背上,并未受伤,只是跳马不及,才被连带着震飞了出去。

“够胆量!”

独眼中年爬起身来,擦了擦嘴角,不怒反笑。

对面,孙邦脸颊生汗,气息微喘,跨步而立的姿态隐有些僵硬。

显然,锤击快马,硬抗独眼中年的倾轧,孙邦并不好受,对体力的消耗十分巨大。

即便聚神六重境修为,也都是有些支撑不住。

须知,独眼中年乃是聚神八重境的巅峰强者,其力量威势比孙邦只高不低。

孙邦扛着其威势凌压,锤死快马,看似略胜半筹,但其中凶险却是十分可怕的。

稍有不慎,都会被独眼中年抓住机会,一刀击杀。

这也是独眼中年称赞孙邦有胆量的原因,以险搏命,绝非寻常人敢做的。

孙邦无视了独眼中年的称赞,徐徐收胯。

右手提剑,左手提袍后背,剑指独眼中年,气势凌云,分毫不减。

“哼!”

独眼中年见状,哼了声,紧接着跨步上前,掀起威武气势,朝着孙邦再次杀来。

这次抡刀而起,更为流畅,凶猛过人。

三十多米远的距离,转瞬即至,滔天刀洪撑开虚空,劈得空气轰隆隆爆碎,携磅礴大势斩向孙邦。

孙邦提剑迎击,激发剑意,四面八方,无数长剑颤动,宛如复苏了灵魂,发出嗡鸣,紧接着皆都齐齐倒飞而出,随着孙邦舞剑而动。

“铮!”

数以百计的长剑脱空而起,掀起密密麻麻的剑气,宛如一群狂龙,冲向了刀洪,杀向了独眼中年。

沿途所过,虚空都被撕开,剑痕一道道,密密麻麻,相互交错。

叮叮叮!

剑与刀交击,铿锵声不绝于耳。

虚空剑光火花四溅,宛如烟花,绚烂夺目。

轰鸣四起,铿锵刺耳,刀剑触碰,剑气刀芒爆开。

独眼中年和孙邦气势如虹,冲向对方,双方近距离颤抖,展开了搏杀。

杀机弥漫,杀意肆虐,整座孙府大院的气氛都变得凛冽起来。

森寒的杀意笼罩,让无数人都是毛骨悚然,忍不住寒颤。

二人交手,疯狂厮杀,皆都悍不畏死。

一人狂暴威武,一人凌厉果决,相互绝杀,战况焦灼,看得群雄眼花缭乱。

夜幕愈发昏暗,夜色愈发深沉,整座荣城却是无法安眠沉寂。

百姓难安,群雄难眠,皆都观望着孙府大院,观望着双雄对战。

大院内部,孙邦和独眼中年交手数百回合,前者仗着剑意之利,凌压得独眼中年不敢硬抗,心有忌惮。

孙邦的威势,让得独眼中年脸色沉重,察觉到前者棘手。

“滚!”

近距离交击之下,独眼中年无法尽占上风,顿时暴怒,一声虎吼,浑身光芒爆发,毛孔喷张,熊熊元力如烈焰升腾,散发开恐怖威势,凌压得空气都是粘稠起来。

一步强势踏出,提刀而起,拼着被孙邦击穿腰腹的危机,力劈向了孙邦脑袋。

以伤搏命!

独眼中年显然也是意识到孙邦的难缠,便不打算再继续纠缠下去,准备速战速决。

面对着暴走的独眼中年,孙邦并没有丧失理智,没有固执的妄图击杀对方,反倒迅速闪躲,抽身狂退。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暂避锋芒,退而后进。

念头一动,孙邦便是抽身暴退,闪身避开独眼中年的刀锋。

仗着迅疾的速度,侧跨半步,手中佩剑一转,直刺独眼中年腋下。

这一击,恰到好处,正巧选在独眼中年气势尽泄的时候。

独眼中年提刀力劈下来,竭力而为,惯性力量必然十分剧烈,想要止住,会很艰难。

孙逸一剑击其腋下,正好击在其力量薄弱处,却又无法反击的地方。

即便收住力量,稳住趋势,独眼中年也无法闪避开去。

除非,以伤换伤。

但在犹豫之间,错失了机会,被孙邦逼近身侧,独眼中年反应的时间愈发短暂。

霍然,危机逼近,危及生命。

“唰!”

然而,就在这时,孙邦背后,围观掠战的匪徒中,一道身影,骤然掠出,手持一根狼牙棒,朝着孙邦的脊背,狠狠打落。

这人只是聚神二重境的修为,但在这种时候突然暴起,全力施为,打在孙邦毫无防备的脊背上,必然足以重创孙邦。

甚至,力量足够,可以绝杀!

“卑鄙!”

“小人!”

“混账!”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得孙家人无不嘶吼惊呼,震怒欲狂。

【作者题外话】:第三更~恳请充值塔豆订阅,免费塔卷订阅不会计入订阅,不算成绩的~恳切喜欢本书的朋友,鼎力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