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章 义血照肝胆/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狂浪汹涌,风暴侵袭,吹得沙尘迷乱人眼,孙府大院一片狼藉。

狼牙棒光芒炽盛,宛如一轮骄阳,带着浩瀚沉闷的力量,狠狠地打向孙邦的脊背。

轰隆隆作响,空气爆鸣,虚空颤动,如欲坍塌。

仿佛这一棒下来,无物不破,无物不碎。

“家主!”

孙家群英勃然色变,想要救援,却根本来不及。

即便靠得近的,刚刚动身,准备驰援,便被匪徒阻拦了下来。

牵一发,而动全身!

匪徒和孙家群英纷纷对峙起来,缠杀在一起。

孙邦之危,无人可解!

察觉到身后危机,凌压而来的气势压力足以将脊骨打碎,孙邦的脸色都是勃然剧变。

两眼骤沉,涌现起熊熊怒火!

公平决战,对方居然背后暗算,真是卑鄙!

然而,跟一群匪徒讲道理?

尽管很愤怒,但孙邦不至于那么愚蠢,唯有徒叹奈何。

眼看着独眼中年即将被刺穿腋下,但背后危机袭来,孙邦不得不咬牙,放弃了刺杀独眼中年,转而防守。

虽然他可以抢先一步刺穿独眼中年的腋下,并一剑重创对方,但自己必然会深陷死亡边缘。

聚神二重境的全力一击,孙邦自忖无法在毫无防备下生受一击而能够活命。

“铮!”

孙邦骤然转身,闪身避退,手中佩剑轻挽,一圈剑气风暴骤然射出,朝着袭杀他的匪徒斩了过去。

声势浩荡,十分骇人。

但终究只是仓促而发,威力有限,在对方全力一棒砸落时,剑气风暴一触即溃。

噗噗爆碎声骤起,狼牙棒势如破竹,来势汹汹,不受阻碍,持续碾落下来。

不得已,孙邦提剑迎击上去,刺在狼牙棒上。

“铛!”

铿锵声骤起,元力迸发,滚滚洪浪疯狂暴涌。

磅礴力量自狼牙棒内宣泄而来,震得孙邦的佩剑嗡嗡剧颤,纤细剑锋都是微微弯曲,剑锋寒光凛冽。

“咳!”

狂暴力量沿着佩剑传入臂膀,汇入体内,早就空耗剧烈的孙邦忍不住气血跌宕,咳出一口鲜血,忍不住跌跌撞撞暴退。

当然,在他的反击下,对方区区聚神二重境也没讨到好处,直接在劲气风暴的席卷下倒飞了出去,趋势难稳的砸翻在了身后匪徒队伍内。

“杀!”

这般意外,引发混战,匪徒们喊杀四起。

独眼中年危机瓦解,抽身暴退数米远,便看到了咳血而退的孙邦。

顿时脸色一狞,稍作犹豫,居然毫不避讳的提刀而起,抡圆了朝着孙邦的脑袋狠狠劈来。

“死!”

趁他病,要他命!

先前单挑,独眼中年未曾将孙邦放在眼里,险些阴沟里翻船。

如今意识到孙邦并非那么好应付的时候,他便不再讲究什么豪雄气概。

该杀则杀!

当断则断!

匪徒而已,哪来那么多的豪雄气概?

独眼中年没有半点心理包袱,不怀愧疚,杀意满满,十分自然。

“卑鄙小人,无耻狂徒!”

“独眼狗,你无耻,会不得好死!”

“家主,小心啊!”

孙家群英怒吼,恨杀欲狂。

孙府大院一片混乱,嘈杂喧嚣,狼藉遍地。

孙邦稳住身形,霍然抬头,便是看到独眼中年提刀杀来。

他脸色骤冷,顾不得擦拭嘴角血迹,眉头紧锁,牙关紧咬,他浑身血气滚滚燃烧,元力沸腾起来。

精气神高度凝聚,眉心炽烈发光,元神似有烈焰熊熊覆盖,整个人气势勃发,节节攀升,如欲凌云。

浑身力量汇集,疯狂的灌入佩剑内,孙邦双手紧握剑柄,拼着被禁魂咒反噬的危机,燃烧血气,竭力一战。

“一剑平风起……”

“秋波揽狂澜……”

“势尽身不回……”

“义血照肝胆!”

佩剑起,孙邦呓语轻喃,他浑身鲜血如同受到牵引一样,化作明媚光波,覆盖周身,整个人像是怒海惊涛,身周掀起狂潮。

杀!

一步踏出,天地似乎都随他而转,仿佛海啸倾覆苍穹,淹没诸天,世界都在顷刻逆转。

勇武大势逆天而起,直斩云霄。

在其气势面前,万物似乎都不可阻挡,群敌皆要灰飞烟灭,无物不破,无坚不摧。

面对这样的孙邦,独眼中年即便聚神八重境的巅峰强者都是勃然色变,神情剧震,骇然欲绝。

不顾一切,拼尽全力,誓死而为的孙邦绝对勇不可挡,悍不畏死,堪称凶狂。

即便杀人无数的独眼中年都是为之胆寒,竟有种不堪一敌的错觉。

“滚!”

独眼中年骇然怒吼,想要抽身退避,却根本无法闪躲。

孙邦全力一剑,笼罩天地八方,整座孙府大院都被封杀,逼得独眼中年无路可逃,无处可躲,唯有硬撼。

逼不得已,独眼中年只有燃烧血气,同样拼死而为,力斩迎击。

这种时候,谁若退却,谁便必死无疑!

孙邦无路可退,被逼无奈,拼死而为。

独眼中年若是退,必然会被孙邦斩杀。

所以,独眼中年同样必须拼死一战。

刀洪冲霄,斩碎虚空,层层浪潮都在刀光下爆碎。

孙府大院,刀光剑影冲霄,交织交汇,映照苍穹,整座荣城都被照得明媚光亮,一片通透。

昏暗夜幕,都被映照得亮如白昼,如一轮皎月,要升腾而去。

“轰!”

“轰隆!”

刀光剑影碰撞,剑气刀芒交汇,顿时发生了大爆炸。

孙府大院一股蘑菇云冲霄而起,恐怖狂浪,以二人为中心,狠狠冲击,肆虐开去。

哗啦啦!

排山倒海的浪潮将孙府院墙都直接冲得坍塌,范围内的建筑都是直接轰然爆碎,崩溃塌陷。

许多人都被轰飞出去,在气浪下翻滚着飞出了孙府。

一些普通的奴仆丫鬟,被殃及池鱼。

躲闪不及的直接被碾死,当场毙命。

一时间,孙府大院混乱不堪,惨叫声,怒吼声,咆哮声,此起彼伏,经久不绝。

余波肆虐奔腾,持续许久,掀起烟尘久久不散。

……

荣城外,百里地。

孙逸骑乘着血灵虎王,一路狂奔,风驰电掣,终于冲出了山岭。

踏入宽敞大道,一路蜿蜒,直奔荣城方向。

他一路掐算着距离,归家在即,竟心生出一种隐隐无法遏制的激动。

前世时候,他一心向武,远赴他乡。

待归家时,父母已逝,亲人不在,曾沦为他一生遗憾。

便也因此,胞妹对他恨之入骨,终生未曾再见他。

那一刻,孙逸幡然醒悟,什么才叫子欲养而亲不待,树欲静而风不止。

便是那一次痛定思痛,在父母坟前守孝三年,最终悟透七苦,勘破虚妄,一举成就法身。

所以,对待亲情,孙逸刻骨铭心,倍加重视。

转世重生,一路再重头,孙逸对待感情愈发谨慎,小心翼翼,极力呵护。

以至于,归家在即,孙逸情绪激动,盼望着与孙邦团聚。

“大人要是知晓公子归来,定然无比惊喜!”

血灵虎王察觉到孙逸的情绪,奔腾的速度更快了些,更也拍起了马屁。

孙逸抿嘴一笑,一语未发。

但眼中浮映的希冀,却是暴露了他喜悦的心情。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光,冲霄而起,自荣城方向炸开,传遍百里方圆。

孙逸灵觉敏锐,骤然有感,猛地抬头凝望而去,便是看清了荣城方向的情况。

《明识诀》赋予的眼力,超乎凡响。

“孙家传来的!”

血灵虎王抬头,也是看得清楚,顿时失声叫道。

“快走!”

孙逸脸色微变,急声喝道。

血灵虎王顿时全力奔赴,体内元力源源不断的灌入四蹄。

可以看到,虎蹄生风,血光交织,其速度暴涨一倍,转眼数里地跨越而过。

身后黑狗不紧不慢,始终闲散的跟随而归。

……

荣城,孙府。

大院内烟尘平息,余波消弭,视野渐渐清晰。

独眼中年在交击中被震得倒飞而出,胸膛衣袍尽碎,裸露出被斩出道道龟纹,布满疤痕的胸膛。

其面部、四肢、肌肤布满血痕,衣袍褴褛,极尽狼狈。

其七窍溢血,面部苍白,被身后匪徒搀扶接住,忍不住剧烈咳嗽,嘴角淤血不断流溢,顺着滴落在胸膛,延至地面。

“大头领!”

匪徒们看得心惊,无不骇然,震动欲绝。

独眼中年可是聚神八重境修为,一身实力强悍绝伦,在五凤坡数十批匪徒势力中名列前茅,足以位列前三。

否则,冠城江氏何以找他们覆灭孙家?

但这般实力,居然遭受重创,遭受从未有过的重伤。

而伤他的,只是一位聚神六重境的人物。

可以想象,孙邦的实力,有多恐怖。

匪徒们无不骇然,下意识抬头,看向对面。

则见孙邦脊背挺拔,站在大院中央,持剑而立。

一张脸孔,平静坦然,冷酷深沉。

“他……他竟然没事?”

匪徒失声,骇然欲绝。

不过,话音刚落,挺立的孙邦身躯一震,手中佩剑脱手而落,哐当一声摔在地上,轻轻弹动了两下。

“噗噗噗噗……”

紧接着,孙邦上身衣袍,纷纷爆碎,穴窍肌肉炸裂,血花在周身陆续炸开,极尽绚烂。

然后,在众人骇然瞩目中,昂藏身躯,朝着后方笔直仰倒。

“家主!”

孙府群英无不惊震,惶恐惊绝。

【作者题外话】:第四更~请使用充值塔豆订阅~免费塔卷可以用以订阅其他喜欢的完本书籍~跪求鼎力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