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二章 麻烦不断/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封天图!”

黑狗讶异,一脸惊诧。

封天图,乃是一幅神图,威能可封天。

天地万物,芸芸众生,皆无法避开。

往年,黑狗曾被封天图封印过一次,至今记忆犹新。

“还好,只是仿品,非真正神图!”

黑狗目绽精光,暗松了口气,多年过去,牠仍有些心有余悸。

乍然看到类似神图,黑狗都险些吓得蹦起来,那次的遭遇给牠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

不过,眼前这幅封天图虽非正品,却也是质地极高的,乃是难得的通灵宝器,具备正品的部分威能。

以黑狗的眼力,不难看出,这幅神图,想要封印宗师境下的人物,并不困难。

可以看到,在封天图的吞噬下,孙逸和逞威的血灵虎王皆都不受控制的朝着封天图挪移而去。

任凭血灵虎王如何挣扎咆哮,双爪四蹄深深地扣进石地内,都是无法遏制趋势。

连人带虎,以及脚下沙尘碎石,都被吞噬而去,要一股脑拽进图画内。

孙府大院狂风四起,形成风暴,吹得众人睁不开眼睛。

遍地尸骨,皆都腾空掠起,被吞噬而去。

“滚!”

孙逸怒啸,浑身金光勃发,毛发喷张,金霞熠熠生辉,灿烂炫目。

一拳打出,虚空轰鸣,爆炸声滚滚。

他激发斗字印,牵引金猴意志,发出狂暴一击,妄图打破封天图。

但这般威能,却是无法撼动,只能够打断吞噬力,稍稍阻碍片刻。

也只是片刻,封天图抖动,很快就又恢复过来。

治标不治本!

以孙逸的实力,显然无法奈何封天图。

“哈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孙逸,今日将你一网打尽,孙家尽数屠灭。”

独眼中年哈哈大笑,神念控制着封天图,威能更甚,拉扯着孙逸和血灵虎王不断挪移,朝着封天图靠近。

孙逸脸色骤狞,眉目紧锁,牙关紧咬,使尽浑身解数也无法稳住脚步。

眼看着将要被吞进画卷内,孙逸眉心发光,神魂涌动,准备扑向独眼中年,争夺画卷的控制权。

以孙逸的神魂浓度,寻常的聚神境强者都是无法与他相提并论。

特别是修炼《引灵诀》和《轻灵诀》以后,神魂不断复苏痊愈,在夜以继日的壮大。

现如今的他,神魂远胜寻常的聚神三重境。

此刻以突袭手段侵袭独眼中年,虽然没有完全的把握,但必然可以打他个措手不及,从而迫使对方无力分心控制画卷。

届时,血灵虎王扑杀上去,先解决掉独眼中年,再抢夺画卷,从而一举制敌。

说做即做,孙逸毫不犹豫,眉心光芒炽烈,便要动手。

然而,这时,一声犬吠,乍然响起,孙逸错愕发现,场外旁观的黑狗突然两眼冒精光,掠过一丝贪婪,紧接着一步跨出,自原地消失。

下一刹那,独眼中年发出了一声惨叫,屁股被撕掉半边,鲜血淋漓。

独眼中年捂着屁股惨叫,翻滚倒地,放声痛呼。

封天图失去独眼中年控制,光芒顿时晦暗内敛,徐徐收拢,朝着地上掉落。

孙逸两眼骤亮,这可是一件宝贝,绝对是通灵宝器级别的。

心下一动,孙逸便要冲出去抢走封天图。

结果,他还没动身,半空飘落的封天图直接消失不见。

“汪!”

只听一声狗叫,黑狗转眼回归原地,在牠嘴里,正叼着那幅画卷。

这畜生下手真快……

孙逸瞪眼,心下暗恨。

却见黑狗得意洋洋,然后仰头张嘴,竟然将封天图一口吞了下去。

“暴遣天物!”

孙逸捶胸顿足,扼腕痛呼。

那宝贝要是落在他手里,他就又可以多一件保命的底蕴。

“我的宝贝!我的宝贝啊!”

独眼中年目睹这一幕,更是捶地痛嚎,气急败坏。

“小虎,给我杀!”

失去了封天图的掣肘,血灵虎王恢复自由,凶猛威势再现,咆哮着冲杀出去。

虎入羊群般,无人可挡,五凤坡来的匪徒悉数被撕碎。

残肢断臂,残破内脏,随处可见,惨烈的下场让旁人哆嗦。

没多久,匪徒被击杀干净,只留下独眼中年一人。

“谁派你来的?”

血灵虎王将独眼中年踩在脚下,孙逸骑乘着血灵虎王,俯视着对方喝问道。

“嘿嘿嘿,想要知道?除非你放了我!”独眼中年嘿嘿一笑。

“跟我谈条件吗?”孙逸两眼微眯,冷色一闪而逝。

“你如果不放走我,那我横竖是死,又何必告诉你答案?”独眼中年咬着牙,淡淡冷笑。

孙逸闻言,翻身下虎,走近独眼中年身前,道:“死,确实容易!不过,死,却也有很多种方式。有些方式毫无痛苦,而有的方式,却可以让人受尽折磨。”

“你想死,很容易!无论怎样,我都会杀了你。所以,谈条件没用。不过,我却有选择,让你怎么去死。是毫无痛苦,还是受尽折磨。”

说着,孙逸脸上闪过一丝狠厉,让得独眼中年吓得哆嗦。

“你……你想干什么?”

独眼中年心下惶恐,有些惊悸的看着孙逸。

“你不是想死吗?我送你一程!”

孙逸淡淡一笑,随手从旁边拔出一把断刀,走上前去,剔开了独眼中年身上的衣衫褴褛,露出血淋淋的身躯。

“你说,我将你一身皮,全都剥下来,在将你身上的肉,一刀一刀的切下来,那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孙逸以断刀刀口轻轻地摩挲着独眼中年的肌肤,冰凉的触感,加冷厉的话语,让得独眼中年惶恐惊绝,昂藏身躯都是止不住颤栗。

“你……你不要这样做,你这样是惨无人道的!”独眼中年色厉内荏的喝道。

“你都要屠尽我孙家满门,还有脸跟我谈人道?”

孙逸冷冷一笑:“我这人什么都不好,但就一点不错。别人如何待我,我便如何待人。你对我孙家惨绝人寰,我便对你惨无人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公平得很!”

说着,孙逸手下一沉,断刀顿时陷进了独眼中年的皮肤下。

刺痛顿时让独眼中年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叫喊,如同杀猪般。

“叫什么叫?我还没开始呢!”孙逸呵斥道。

独眼中年颤栗更甚,紧咬的牙关都是忍不住的咯咯作响,打起了寒颤。

“你这样,会遭报应的!”独眼中年咬牙喝吼,连得声音都在颤抖。

“你屠孙家,是因。我再杀你,为果。你我因果已经结束,报应之事,也就轮不到你来操心。”

孙逸手下再次用力,断刀轻轻地挑起了独眼中年的肌肤一角。

撕裂的痛让独眼中年浑身肌肉都是紧绷,一张脸都是骤然惨白下来。

“不要硬忍着,没用的!这刀啊,越到最后,会越慢,剥皮的痛就会越清晰。而且,一会儿我还会以元力刺激的你的神经,将这种痛帮你放大,让你更清楚的感受一下。”

孙逸在旁冷笑:“而且,你也可以放心,我没让你死,你就绝对死不了。即便你咬舌自尽都没用,元神不灭,肉身不死,我会让你活得好好的,好好地享受这场剥皮盛宴。”

“你……你你你你……”

独眼中年彻底变了脸色,惶恐交加,看待孙逸的眼神如同看待魔鬼。

“我招!我招!”

眼看着孙逸就要继续动手,独眼中年经不住恐吓,终于服软,急声悲啸。

“说吧!”

孙逸罢手,但断刀并未抽离。

“是江氏!冠城江氏!”

独眼中年急忙解释:“是冠城江氏的人,找到了我们霸王寨,许以重利,让我们屠尽孙家满门,以孙家满门人头,祭奠江氏大公子。”

“江明锋?”孙逸眉头皱起。

“是是是,江氏大公子就叫江明锋,是流云宗掌门弟子。”

独眼中年连连点头,道:“据传,流云宗被你整垮,江氏大公子被逼得跳崖自杀。所以,冠城江氏对你恨之入骨,要杀你泄愤。”

“原来如此!”

孙逸脸色骤沉,抬手提刀,噗的一下洞穿了独眼中年的眉心。

断刀插进头颅,刀气迸溅,将独眼中年的元神搅得稀碎。

挣扎的独眼中年两眼圆瞪,四肢抽搐了下,最终瞳孔紧缩,眼神晦暗,就此歪头,没了声息。

杀了独眼中年,孙逸丢弃断刀,深沉的脸色并未消失。

杀了一个江明锋,还有一个冠城江氏,这麻烦,还真是斩不断,理还乱。

孙逸恨不能现在便去冠城,将江氏连根拔起,彻底除掉这颗毒瘤。

但冠城距离荣城足有八千多里地,即便以血灵虎王的脚程都要狂奔足足一天一夜。

而他一心欲望义城,想要探索心头某些疑问,现在再返回去,却有些耽误时间。

“此时没空和你们纠缠,这次暂且饶恕你们。待我从义城回来,你们若是还不老实,便等着满门覆灭。”

孙逸暗哼了声,放弃了返程去冠城的想法。

跳梁小丑,不必过多理会。

等闲暇时,再抽空拍死。

“家主!”

而在孙逸心绪平定时,身后方向,孙府群英发出疾呼,惊醒孙逸。

霍然回头,孙逸便是看到被孙府群英死死守护的孙邦浑身浴血,面部充斥黑雾,眉心骷髅头熠熠生辉,将其额头肌肤都是撑得裂开。

禁魂咒,彻底复发。

【作者题外话】:第二更,诶诶诶,昨天说有四更就打赏的小伙伴哪儿去了?可不要赖皮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