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三章 神域宇文家/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禁魂咒,禁锢神魂,一旦发作,会让人痛不欲生,只觉神魂元灵被死死囚困。

甚至一旦爆发,彻底失控,会摧毁神魂,吞噬生机,让人在折磨中死去。

骷髅头印记浮映出来,熠熠生辉,散发黑色光泽,给人一种极尽阴森的感觉。

簇拥着孙邦的孙府群英节都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只觉遍体生寒,如坠地狱。

那种阴冷,防不慎防,好似血液灵魂都要被冻僵。

“这是什么情况?”

“这骷髅头从何而来?”

“家主这是怎么了?”

孙府群英大惊失色,惶恐交加,不知所措。

局限一域的孙府群英见识短浅,压根儿不识得禁魂咒,所以皆都惶恐难安,手足无措。

“让开!”

孙逸转身扑了过来,断喝道。

“少主!”

群英纷纷退避,让孙逸靠近。

众人皆都希冀的凝望着孙逸,期望着孙逸可以解决此事。

他们局限一域,见识短浅,但少主去了神城,并且名动一方,定然是涨了许多见识,一定会有办法的。

“准备一间静室,快!”

孙逸抱起痛苦挣扎的孙邦,冲着左右暴喝。

“快,准备静室,快去!”

大族老浑身浴血,匆忙起身,冲着周围喝吼。

有执事匆匆奔跑而去,孙逸抱着孙邦快步跟随。

很快,深入孙府内院,抵达一间地下密室。

室内油脂灯摇曳,昏黄的火光将密室照亮。

密室上有一座石床,上面铺着杂草,叠着棉被。

执事匆忙整理好床铺,孙逸将孙邦放置下来,便取出霞帔想要为孙邦疗伤。

结果发现,孙邦外伤快速治愈,但禁魂咒的复发并没有减缓。

霞帔对疗伤有奇效,但禁魂咒不属于伤势范畴,而是诅咒,是一种术法。

所以,霞帔对其无效!

“呃啊!”

孙邦仰躺在床,遏制不住痛苦,攥拳嘶吼,极力挣扎。

“封住他的穴窍,镇压他的修为!”

孙逸喝令,大族老以及几位硕果仅存的聚神境强者上前,竭尽全力,相互协助,封住了孙邦的修为。

这样防止孙邦暴走,从而陷入癫狂状态,造成不可弥补的杀戮。

禁魂咒对精神极具影响,若是意志不坚定,很可能精神崩溃,从而沦落为疯魔。

孙逸前世见多识广,见过不少人类似的人。

“到底是谁,竟然对父亲下如此狠手?”

看着孙邦痛苦不堪,极尽挣扎,遏制不住嘶吼的惨样,孙逸心如刀割,情感如身受。

一般而言,种下禁魂咒几乎是对不死不休的敌人才会这样对待。

这是让孙邦痛不欲生,生不如死,受尽折磨。

若是寻常恩怨,一刀杀了便是,又何必这样极尽折磨?

“少主,家主他到底怎么了?”

大族老按耐不住性子,焦急询问。

孙逸脸色沉重,道:“一种诅咒!”

“诅咒?”

静室内众人无不骇然,失声惊绝。

虽然他们没有见识过,但诅咒的凶名,却是早有耳闻,民间不乏传说。

“那家主他会……”

有执事颤声询问,忧心忡忡。

若是孙邦亡故,荣城孙府,何以立足?

尽管孙逸名震神城,但终究根基浅薄,实力不够,还无法撑起孙府。

空有名声,缺乏实力底蕴,便如空中楼阁,镜花水月,外强中干,经不住风浪侵袭。

所以,孙府群英,皆都忧虑。

“父亲不会有事的!”

孙逸站起身来,沉声道。

“可是……”

众人皆都质疑,孙邦痛苦不堪,整张脸都是变了形状,眉目被黑雾侵蚀,两眼瞳孔都是变得幽黑,如同地狱深渊。

这是在魔化吗?

看起来好恐怖!

孙府众人无不惶恐,看着孙邦的样子,皆都颤栗交加。

“我会想办法!”

孙逸笃定道,随即命令孙府人,道:“将父亲扶起来坐起!”

左右执事急忙动作,将孙邦搀扶盘坐起来。

孙逸盘坐上铺,将霞帔披在了肩上,随即两眼闭目,眉心发光,神魂之力沸腾,离体而出,朝着孙邦的眉心涌入。

他准备以神魂帮助孙邦镇压禁魂咒,控制禁魂咒复发速度。

“滋滋滋……”

然而,孙逸的神魂刚刚触及孙邦眉心,便被骷髅头直接侵蚀掉。

如同浓酸腐蚀,孙逸神魂直接消融,根本无法渗透进去。

“嘶!”

神魂腐蚀消融,即便孙逸都是忍不住倒吸冷气,暗暗嘶痛。

神魂乃是灵魂根本,一旦受损,便如同灵魂被撕裂,那种痛不是言语可以形容的。

身躯一震,孙逸眉心肌肤都是裂开,受到反噬,有血滴滑落。

“少主!”

孙府群英大惊,纷纷上前,饱含担忧的看着孙逸。

“少主,没办法的话,就不要了,你之安危,同样重要。”

有执事大喊,阻止孙逸继续救助。

“对呀!家主安危,关系孙府存亡。但你之安危,牵扯孙府百年兴旺。家主若有恙,你便是孙府主心骨,万万不能有失啊!”

孙府众人纷纷叫道,一脸悲痛。

孙逸睁开眼睛,眼眶都是布满血丝,瞳孔满是血红。

一是神魂反噬造成,二是被孙府群英的情绪所感染。

“父亲不会有事的!”

孙逸咬了咬牙,不信邪的他欲要再次尝试。

“少主不可!”

但孙府群英纷纷制止了他。

“少主,不要徒费力气了!家主有此劫,乃是命!”

“少主,你要保重!我们没了家主,不能再没了你啊!请少主以孙府基业为重,不要涉险!”

“即便家主意识清醒,得知这一切,也必然不会愿意看着少主固执下去,以身涉险而救他的。”

孙府群英劝阻,不愿看到孙逸犯险。

孙逸愤慨,捶床怒吼。

他很想救孙邦,这一世,亲人仅他一人,他好不容易重温父母亲情,却没来得及温存,就要离别?

“谁害了他,我便杀谁!”

孙逸怒吼,两眼猩红,忍不住泪湿眼眶。

前世他一心向武,远赴他乡,归来时,父母皆亡故。

唯有一堆坟土,长满青草,胞妹一身素衣,在坟旁结庐而居。

身为人子,欲归父母身旁,却只看到一堆坟土青草,那是什么样的感受?

在外历经沧桑,生死两难,拼得一身疲惫。

想要依偎父母,却发现父母亡故,一切皆不存在。

那是什么样的绝望?

孙逸前世体会了一次,便不想再体会第二次。

谁曾想,转世重生,却要残忍地再次经历。

孙逸愤慨,泪满眶,绝望又无力。

前世纵横天下,万族膜拜,那又怎样?

连父母亲人都守不住,都养育恩情都无法报还,纵横天下又怎样?

“又怎样?”

孙逸跪倒在地,伏在床前,叩首在地,无声抽泣。

“逸儿!”

“逸儿……”

床上,孙邦极尽挣扎,面部彻底扭曲,却两眼冒光,挣扎嘶吼,沙哑的嗓音在呼喊。

“父亲?”

孙逸霍然抬头,便看到孙邦强忍痛苦,强忍崩溃,拼着最后一丝理智,艰难地凝望着他。

“父亲!父亲!”

孙逸连忙爬过去,紧抓着孙邦的手。

孙邦五指指节都苍白,死死地攥着孙逸的手掌。

他牙关紧咬,面部扭曲,两眼被黑色雾气充斥,精神处在了崩溃边缘。

“逸儿……活……活着!救……救……你娘!”

孙邦咬牙,艰难嘶吼:“记得,神域……神域……天……天阁……宇文家!”

“神域,天阁,宇文家?”

孙逸目光闪烁,这是第一次听闻他还有娘。

他这世还有娘?

娘还活着?

孙逸醒悟,紧抓着孙邦的手,含泪点头:“父亲放心,孩儿拼尽全力,即便粉身碎骨,也要救娘归家,与父亲团圆!”

“啊!”

听到孙逸的保证,孙邦再也撑不住,最后一丝理智被淹没,眉心骷髅头绽放,乌黑的光芒包裹了面部,将他整个脑袋都淹没。

乌黑雾气交融涌动,疯狂的抽取孙邦体内生命力。

孙逸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孙邦体内的生机在不断消退。

“父亲!”

孙逸以霞帔治愈,都是于事无补,根本无法弥补损耗的生机。

“家主!”

孙府群英纷纷震动,跪地嚎啕。

威震荣城,名动一方的霹雳剑,将殒。

孙府第一高手,即将消亡。

“啊!”

孙逸捶床长啸,那种绝望,一如前世,让人生无可恋。

“吼!”

血灵虎王都是发出低吼,跪伏在旁,满怀悲戚。

整座静室,皆都充斥悲意。

愁云惨淡,悲悸交加。

“汪!”

但在这时,一声狗叫,却是不合时宜的响起。

黑狗推门而入,闯了进来。

众人却都没搭理,沉浸悲痛中。

“汪汪,怎么没人搭理本王?”

黑狗人立而起,前爪环抱,环视四周叫嚷。

“闭嘴!”

孙逸头也没回,冷冷呵斥。

黑狗两眼跳动,讶异的看着孙逸的背影,然后傲然喝道:“吾乃三界犬王,功盖三界,威镇寰宇,你竟敢这样跟本王说话?”

孙逸冷冷回头,饱含凶戾的凝视着黑狗,滔天煞气,在眼中交织,极尽愤怒。

那种眼神,看得黑狗心尖一颤,人立的身躯都是不禁踉跄。

这种眼神……好熟悉……

黑狗心头哆嗦,仿佛回到了远古时期,看到了那桀骜凌天地的狂放身影。

【作者题外话】:第三更,今天更新没了吧~本家嫡亲长辈过世,下午要去吊唁~明早入土,要去送葬,得下午才能回家~所以,明天更新不出意外的话,会在下午~请多体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