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七章 江氏发丧/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冠城江氏,府邸一片缟素。

哀乐阵阵,闻者悲戚。

今日,江氏发丧,厚葬江明锋。

江氏嫡长子身殒,死无全尸,江氏搜集其衣冠,立衣冠冢。

江氏大厅,冠城群雄齐聚,四方朝拜。

江淮春一身黑色锦衣,腰缠白带,站在灵前,右手轻抚灵前放置的空棺,背对祭奠的群雄,面目哀泣。

江明锋是其最疼爱的嫡孙,无论才智,资质,皆乃上上等,乃江氏百年难出的天骄。

他寄予厚望,付诸许多心血,加以培养。

苦心二十年,却一朝落空,这让江淮春如何痛恨,可想而知。

“孙家人头何在?”

江淮春猛地扭头,看向堂下跪拜的群雄,煞气腾腾的喝问。

他杀意暴涨,要以孙家人头,为江明锋陪葬。

今日发丧,仍不见人头送来,江淮春很燥怒。

堂下群雄纷纷惶恐,以头抢地,跪拜不起。

“家主!”

一名中年执事惶惶起身,跪在地上,爬上前去,解释道:“回家主,属下数日前已经前往五凤坡,联系了霸王寨寨主,许以重利,请霸王寨出兵,剿灭孙府。”

“如今数日已过,想来霸王寨已经得手,目前应该在加急赶来冠城复命。烦请家主稍待,大公子之仇,必报无疑!”

中年执事叩头跪拜,态度恭谨敬畏。

江淮春冷眼扫了中年执事一眼,甩袖冷哼:“霸王寨?你确定他们可以得逞?”

“家主放心,霸王寨大当家亲口保证,会亲自率兵前往。且属下亲眼目睹,他率兵出发,未曾作假。料想,以大当家聚神八重境的实力,荣城之内,应无人可抗。”

中年执事未曾抬头,匍匐在地,急声回答。

“听闻,孙府之主,乃一代英豪?”江淮春皱眉询问。

“据悉,初晋六重境,其实力,不足为虑!”中年执事叩首回道。

“那便好!老夫便要他之人头,为我锋儿祭奠!”江淮春冷然咬牙。

“报!”

这时,江氏大厅外,一名江氏侍卫匆匆赶来。

“家主,五凤坡,霸王寨来人求见家主!”

侍卫跪伏在地,恭谨禀告。

霍然,江淮春两眼骤亮,跪伏的中年执事猛地抬头,一脸激动与迫切。

“家主,是他们!定是他们领着孙家人头赶回来了!”中年执事大喜,激动叫道。

“速请!”

江淮春沉肃的面容稍稍平静,挥袖甩手,朗声道。

“是!”

侍卫领命而去,匆匆退出。

目送着侍卫退出去,中年执事慌忙起身,搓着手,按耐不住的激动迫切。

“家主,属下早就说过,霸王寨不会让人失望的!”

中年执事激动笑道,语气满含如释重负。

江淮春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头,背着双手,静静地凝望着厅外。

大厅灵堂,群雄跪守,默不作声,无人擅动。

不一会儿,便见早前离去的侍卫领着一名流寇装扮的草莽中年走了进来。

“霸王寨苟不二,拜见江老爷子!”

草莽中年人高马大,一身粗布衣,豹头环眼,面相凶恶,头绑英雄巾,束缚着中分短发,让他的模样看上去极为凶狞狠辣。

江淮春两眼微眯,上下端详了一眼苟不二,淡淡颌首,道:“免了!”

苟不二直起身来,放下抱拳的双手。

“苟三当家到此,所为何事?”江淮春淡淡询问。

苟不二,乃霸王寨三当家,聚神五重境修为,江湖诨号——铁眼豹头。

“大当家呢?他们在哪儿?还不快让他们进来!”江淮春身旁,中年执事迫不及待的追问。

苟不二看了一眼中年执事,又看了一眼江淮春,随即抱拳躬身,道:“实不相瞒,苟某到此,正因此事而来。”

背手而立的江淮春眼神骤沉,没有说话。

中年执事则是脸色一凝,眼神骤冷,质询道:“什么意思?”

苟不二面不改色,沉声道:“不瞒江老爷子,数日前,大哥便领兵出征,赶赴荣城。途中,一直与寨中保持着通讯联系,于三日前抵达荣城。”

“可是,自三日前,大哥抵达荣城,传回消息后,至今为止,大哥便再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寨中一直联络,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说到这里,苟不二微微抬头,凶狞暗藏的大环眼看了一眼江淮春。

话未说完,但其中意思,却是不说也明白。

这意味着,那些人可能已经遭遇意外。

“不可能!”

江氏中年执事顿时甩袖暴喝:“你们大当家乃聚神八重境的巅峰强者,荣城最强人物,也不过是孙府之主,仅是初晋聚神六重境。”

“以你们大当家的实力,难道还奈何不了区区聚神六重境?纵使孙府集结荣城诸家势力,兵合一处,共抗他们,也断然不可能杳无音讯。”

中年执事十分愤慨,倍感震怒。

若是此事办不成,江淮春必然大怒,会迁怒他,降下大祸。

江淮春冷冷凝视着苟不二,眼中质疑之色,也是分外明显。

苟不二见状,脸颊也是有汗水溢出,顺着脸颊淌落。

他抬手擦了擦,恭谨道:“事实如此,如今寨中也十分焦急,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状况。二哥昨日凌晨已经派遣人马,乘飞鸟前往荣城,一探究竟。不出意外,很快就将传回消息!”

“既然如此,那你来此作甚?”

中年执事暴喝,愤怒质问。

“这……这……是二哥怕江老爷子焦等,才特意吩咐苟某过来知会一声。”苟不二吞吐了下,解释道。

中年执事这才安静了些,随即转身向江淮春躬身道:“家主放心,事情定然不会出现意外的。还请家主稍待,孙家人头,必然会如期送达。”

江淮春没有说话,只是冷幽幽的看了中年执事一眼。

那般眼神,看得中年执事浑身哆嗦,忍不住寒颤。

……

荣城,孙府。

大战波及甚广,孙府大院一片狼藉,废墟尸骨遍地。

经过两日时间整理修缮,目前逐渐恢复原貌。

孙府伤亡弟子,高层,奴仆,皆已下葬。

孙邦沉睡,孙逸被推往正面,以少家主身份亮相。

孙逸现身,引发一片哗然。

荣城掀起轩然大波,名声沸腾,百姓震动,群雄震骇。

孙逸以孙邦身负重伤,闭关休养为由,掩盖了孙邦难支的情况。

荣城诸家,无人质疑。

反倒愈发敬畏孙府,对孙家万分忌惮。

随后,孙逸以少家主身份,接待了白家众高层。

孙逸对白家印象不错,虽然底蕴实力有所欠缺,但在危难之际,白家老爷子挺身而出,与孙府存亡绑在一起。

虽然只是一人,但白家仅有白老爷子可堪一战。

所以,这份雪中送炭的果敢,倒让孙逸十分看好。

所以,孙白两家的联姻,孙逸并没有反感。

这让白家与有荣焉,对孙府十分归心。

接见白家之后,孙逸则对外宣布,即今起,孙府大族老接替家主之位,担任代家主,孙府一切事宜,交由大族老决策。

这个消息传开,荣城皆惊。

但仔细思考过后,便很快平静。

孙逸潜质惊人,在神城名声炽盛,所见所闻早已更大,区区孙府之主,未必放在眼里。

所以,卸任是必然的。

孙府之内,众高层得知消息,无人劝诫,皆都默然。

大族老没有推脱,接受了下来。

众人都清楚,孙逸的舞台不在荣城,而在神州。

甚至,更远大的天地。

卸任家主职责后,孙逸将血灵虎王留了下来,镇守孙府。

他之所以留下血灵虎王,倒不是为了孙家,而是预防有人暗害孙邦。

虽然孙逸对孙家人的印象有所改观,但还不至于值得他如此慎重。

血灵虎王被留下,顿时欲哭无泪,舍不得和孙逸分别。

傻子都知道,跟随在孙逸身边,享受的福源,远比留守孙府更大。

可是,孙府状况如此,不容懈怠,唯有留下牠,孙逸才能走得心安。

所以,一番交涉,血灵虎王只得含泪答应。

第二日,孙逸与黑狗一起上路,离开了荣城。

而在孙逸离开后,一头飞鸟落在了荣城外的山林内。

没多久,一名瘦猴般的粗布衣男子混入荣城。

四处奔走,探听霸王寨入城的消息。

最终得知霸王寨全军覆没,男子脸色一震,差点吓死。

随后匆匆离开,骑乘飞鸟仓皇而逃。

途中,将消息传回霸王寨,引发一片震动。

相隔不久,冠城江氏,苟不二得到传讯。

“大哥!”

霍然,苟不二失声,惶然惊叫。

江氏大厅,群雄大惊,纷纷抬头,看向苟不二。

“大哥,死了!”

苟不二悲痛闭眼,扼腕痛惜。

“什么?”

大厅群雄震动,骇然惊绝。

江淮春面目骤沉,后背的双手骤然紧握,十指咔咔作响,指节阵阵青白。

“怎么可能?”

中年执事瞳孔紧缩,脸色剧变。

“孙逸回去了!”

苟不二咬牙,沉声解释。

“孙逸?”

霍然,江淮春两眼骤亮,深沉的目光顿时爆发起熊熊杀意。

“他在哪儿?”

江淮春一步跨出,聚神九重境气势外泄开来,凌压着苟不二,急声喝问。

苟不二如负山岳,高大身体止不住踉跄,挺拔脊背都是被压得佝偻下来。

脸颊大汗淋漓,面色仓皇交加,急忙解释:“回江老爷子,探子来报,孙逸刚刚离开荣城,据悉,往义城方向去了!”

【作者题外话】:第二更~第三四更在下午五六点左右~求读后感评价,求收藏,求推荐票,求订阅,求打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