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九章 义城恶少/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逸见状,脸色骤沉。

好嚣张的家伙,一言不合就动手抽人,未免也太飞扬跋扈了些!

自己什么都没做,被城卫阻拦在门口,对方横冲直撞而来,结果猝不及防造成追尾,却把责任推向他。

这样的行为,太欺负人!

“滚!”

眼看着对方的马鞭就要抽近脸前,孙逸同样扬起马鞭,迎着抽了上去。

噼啪作响,马鞭如电,抽在对方的马鞭上。

双鞭触碰,彼此交汇,如电芒抨击,炸开一阵火花。

元力外泄,波动席卷,在虚空间掀起一股旋风与浪潮,卷向四方。

“唏律律!”

马匹受惊,扬蹄而起,踉跄后退。

裘安脸色骤沉,他居然被惊退了,这等于在交击中落了下乘。

开玩笑,他裘安什么人?开窍五重境修为的人杰,在义城年青一代中都是佼佼者,居然被一介外来人迫退,未免太掉面子。

“放肆!你竟敢还手?”

裘安冷脸暴喝,双眼布满煞气,冷沉沉的盯着孙逸。

“怎么?就许你欺负人,还不许人反抗?这是哪儿来的道理?”孙逸冷然嗤笑。

“大胆,你竟敢跟本少这样说话?你知道本少是谁吗?”

裘安脸色更冷,一脸铁青,手中马鞭握得更紧,指节都是青白起来。

“管你是谁?”

孙逸不屑一顾,对天骄俊彦并无任何敬畏。

无论前世今生,他见过的天骄俊彦都太多了。

黑曜城如梦公子,狂刀,猛霸王,三绝枪,小相公,诸如种种,哪个不是惊才绝艳之辈?

眼前这位裘安,虽然也颇为不凡,但区区开窍五重境,在黑曜城真算不了什么。

即便资质卓绝,却也不堪一击,在孙逸面前翻不起什么大浪。

即使不激发金猴神相的意志,仅凭自身力量,孙逸都可以轻松镇压他。

这样的人物,也配在他面前叫嚣跋扈?

孙逸不以为意,不屑一顾,但城门口驻守的城卫却是骇然大惊,被孙逸的态度和口气吓得哆嗦。

“此人是谁?竟然敢如此轻视裘安少爷!”

“他应该不是义城本地人吧?不然,何以敢如此跟裘安少爷讲话?”

“他肯定没来过义城,否则,断然不敢如此跋扈嚣张!”

“裘安少爷可是义城天刀盟盟主的小公子,十八岁年纪,便已经是开窍五重境修为,这样的资质,在义城足以名列前茅。”

“天刀盟盟主十分宠溺安少爷,对其呵护备至。此人如此轻视裘安少爷,并且落其颜面,估计活不成了!”

“嘿,天刀盟可是跟我们青木堂一样,乃是义城的大势力,盟主修为超绝,不输于我们堂主的。”

城卫们低语,交头接耳,探讨阵阵,皆都笃定孙逸必死无疑。

矮胖男子更是咧嘴,无声暗笑,很期待这样的结局。

小眼睛抽了抽孙逸的背影,又看了看裘安,矮胖男子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小心思徐徐滋生。

而在对面,裘安听到孙逸的话,顿时气急败坏,怒目圆睁。

“大胆!”

裘安扬鞭直指孙逸,脸面铁青,暴喝道:“你在找死吗?信不信本少爷杀了你!”

孙逸眉头挑动,冷冷地凝视着裘安,面不改色,处变不惊。

这般态度,毫无畏惧,让裘安顿时怒从心起。

“裘安,还啰嗦什么?这么多废话,直接动手,杀了他!”

在裘安身后,摔得人仰马翻的几位年轻人在侍卫搀扶下站了起来,皆都一脸怒色瞪着孙逸斥道。

孙逸挡路,害得他们追尾,摔得七荤八素,狼狈不堪,这些公子哥皆都愤怒不已。

杀意滋生,毫无怜悯。

“杀了他!”

“此人胆大包天,飞扬跋扈,简直不可理喻,不容饶恕!”

“在这义城,竟敢如此嚣张,真是不知死活,自寻死路!杀了他!”

众公子哥无不喊杀,态度跋扈嚣张,极尽张扬。

得到众公子哥的声援,裘安心绪大定,脸上浮现狞色。

“小子,这都是你自找的!”

裘安狞声一笑,随即丢弃马鞭,拔出了佩剑,策马狂奔,横冲了上来。

“义城之地,岂容你区区外来人嚣张?小子,去死吧!”

裘安扬剑而起,元力灌溉,剑气膨胀,朝着孙逸迎头杀来。

凛冽气势笼罩八方,百米范围沙尘惊起,迷乱人眼。

矮胖男子等城卫目睹这一幕,无不紧攥双拳,暗叫痛快。

特别是矮胖男子,两眼冒精光,惊喜阵阵,大喜过望。

“这小子完了!”

“裘安公子怒了,他必死无疑!”

“嘿,这小子也是胆大,竟敢怼裘安公子,简直是自寻死路!”

“也算他运气霉,这次不只是裘安公子,还有百夜阁的小少爷,长春殿的小公子,御龙堡的三公子,天狼帮的二少爷。”

“这些人,可都是义城出了名的纨绔,无法无天。几乎可以称之为义城的恶少,恶名传四方。”

城卫们幸灾乐祸,对孙逸的处境喜闻乐见。

孙逸处变不惊,巍峨不动,静看着裘安策马冲来。

四周城卫的交头接耳,早已被他尽收耳内,得知了这些纨绔的身份背景。

但是,他并不畏惧。

目睹着裘安杀进面前,他分毫不慌,甚至毫无避退。

“驾!”

在众人瞩目中,孙逸不退反进,竟然双腿夹紧马腹,扬鞭抽在马屁股上,迎着裘安的剑狂冲了上去。

“他在干什么?找死吗?”

“蠢货!竟敢迎击裘安公子,他以为他是谁?”

“他死定了!区区开窍二重镜,竟敢在五重境的裘安公子面前嚣张?”

城卫们纷纷嗤笑,看着孙逸背影,怜悯冷笑。

仿佛,他们已经看到,孙逸被一剑劈成两半的惨烈结局。

“唏律律!”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笃定孙逸必死无疑时,一声马嘶骤然响起。

然后,众人纷纷看到,孙逸突然勒紧缰绳,胯下快马猛地人立而起,两只前蹄,如龙虎双拳,狠狠地朝前蹬去。

马蹄扬尘,包裹着浑厚元力,气势沉重,带着狂暴力量,狠狠地踹向了裘安的佩剑。

“砰!”

佩剑与马蹄触碰,顿时一声铿锵,裘安只觉手臂一震,手中反震回一股磅礴劲力。

虎口吃痛,掌心龟裂,鲜血滴流。

“啊!”

手中佩剑脱手掉落,裘安捂着手踉跄后退。

胯下快马受惊,唏律律嘶鸣,踉跄后退。

“驾!”

孙逸策马横冲,快马不停,追着裘安冲了上去。

近前时,孙逸双手按住马头,整个人脱空飞起,在马头上一个旋转,抬腿一脚,狠狠地踹在了裘安的马头上。

“唏律律!”

裘安的马吃痛,惊鸣一声,身体止不住踉跄,朝着旁边侧翻滚倒。

砰的一声,人仰马翻,裘安连人带马,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啊!”

脊背着地,猝不及防,将裘安的尾椎骨直接震断,痛得他在地翻滚,忍不住嘶痛哀嚎。

而孙逸一脚踹落,整个人吊着马脖子,在马头前荡了个秋千,紧接着一个翻身,重又稳稳地骑在了马背上。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不慌不忙。

结束后,孙逸脸不红,气不喘,十分平静,如同扫了颗尘埃,云淡风轻。

取下马鞍上挂着的酒葫芦,仰头灌了一口,一脸嗤笑的瞥了眼坠地哀嚎的裘安。

“不自量力!”

冷然一笑,孙逸策马转身,朝着城门口大摇大摆的走过去。

满场众人膛目结舌,骇然震惊。

那些公子哥,城卫们全都傻眼了,不可思议的看着孙逸。

“他……他怎么做到的?”

“裘安公子居然败了?惨败!”

“天呐,这人到底是谁?开窍二重镜居然马踏裘安。”

“查!给我查出他的身份来历!”

城卫和公子们纷纷震动,整个场面一片哗然。

“混蛋!”

眼看着孙逸要走,坠地哀嚎的裘安恨杀欲狂,勃然大怒,扯开嗓子怒道:“都他妈愣着做什么?给本少爷拦下他,杀了他!”

裘安冲着侍卫们呵斥,那些侍卫有些是他的护卫。

听到裘安的呵斥,一些侍卫纷纷脸色一震,不敢怠慢,拔出刀兵,朝着孙逸围拢上去。

“敢伤我们安少爷,找死的东西,留下你的狗命!”

侍卫怒喝,刀兵齐出,朝着孙逸齐齐杀去。

八名侍卫,皆都是开窍四五重境高手,实力了得。

一起出手,刀兵霍霍,整个场面顿时一阵凛冽。

然而,孙逸策马转身,紧拉缰绳,马头包裹着雄浑元力,猛地偏转,如同长锤,狠狠地撞向了侍卫。

砰砰砰砰!

马头撞开侍卫,如锤入羊群,打得一个个侍卫刀兵剧震,脱手而飞。

狂暴的力量沿着刀兵灌入体内,侍卫纷纷咳血,骨断筋折,横飞而去。

“嘶!”

满场众人纷纷骇然,倒吸凉气。

裘安都是傻眼,躺在地上,张开了嘴巴,骇然惊绝的看着孙逸。

震动惊骇,都让他忘记了嘶痛。

“谁还要拦我?”

撞飞裘安的侍卫,孙逸冷眼扫视全场,漠然喝问。

公子哥们无不沉寂,彼此对视,皆都默然,无人应声。

开玩笑,这家伙是个硬茬子,他们才不要在此时找事呢。

就算要找回场子,也得回家请来高手再说。

“走走走!回家要紧!”

那些公子哥纷纷招呼侍卫,越过孙逸,陆续冲进义城,策马消失。

裘安自地上撑起,招来侍卫,搀扶着他也要离开。

“站住!”

却在此时,孙逸策马上前,喝住了他们。

【作者题外话】:第四更,今日更新完~昨天欠的更我可是双倍补上了~明天上午有事外出,更新在下午~五六点的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