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章 恶名远播/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霍然,裘安等人哆嗦站住,纷纷忐忑不安的扭头看向孙逸。

只见孙逸一脸深沉,冷酷漠然,不含情绪的驱马而来。

“你……你想做什么?”

裘安脸色一僵,满怀警惕,一脸戒备的看着孙逸。

在侍卫搀扶下,他身躯都在颤栗,脚步下意识想要后退,想要远离孙逸。

“做什么?”

孙逸嗤笑:“我好端端没有招惹你们,你便要对我喊打喊杀。我不与你计较,你还要让侍卫动手。如今势不如人,就想逃走,你不觉得,太便宜了些吗?”

“什么?”

众人错愕,皆一脸讶异的看着孙逸。

“你……你还想要怎样?难不成还敢杀了本少爷不成?”裘安两眼一瞪,色厉内荏的喝道。

“杀你?你以为,我不敢?”

孙逸脸色骤沉,驱马上前,铮的一下拔出了马背上置放的佩剑。

剑锋凛冽,寒芒乍现,搭在了裘安的颈脖上。

冰凉的剑刃触及肌肤,带着几分寒意,让得裘安身躯一颤,猛地哆嗦,瑟瑟发抖起来。

“你你你你……你真的敢杀我?你你你你……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竟敢对我动手?”裘安色厉内荏,嘶声喝道。

尽管强装镇定,但哆嗦的双腿,却是出卖了他慌乱的心情。

“管你是谁,敢惹我,杀便杀了!”

孙逸微微用力,剑锋紧贴裘安颈脖,锋利的剑锋都是将其肌肤割出丝丝鲜血,顺着剑刃徐徐滑落。

“不不不不……不要动!”

裘安脸色剧变,慌忙大喊:“我乃裘安,天刀盟盟主幼子,我爹是裘文盛。”

“天刀盟?”

孙逸眉头挑动,他初来乍到,对义城势力并不了解。

“对对对,天刀盟!”

裘安慌忙高喊:“我爹是盟主,是聚神九重境强者,你要敢动我,伤我,我爹必然会将你碎尸万段!”

原来如此,难怪如此嚣张!

孙逸恍然,无法无天,有此背景,倒是足以横行一方。

不过,他会怕吗?

裘安自报家门,自报身份,看到孙逸恍然,顿时脸现傲色,道:“怎么样?现在知道我的身份了吧?怕不怕?就问你怕不怕?我告诉你,你要是识相,赶紧放开我。”

“你在逼我杀你吗?”

孙逸闻言,一声冷笑,没有放开裘安,反倒将剑愈发下压。

锋锐的剑锋将其肌肤隔得鲜血流淌,染红了剑刃。

疼痛让裘安脸色剧变,白嫩的肌肤一片苍白,不见血色。

“混蛋,你你你你……你还敢动手?你就不怕我爹杀了你吗?”裘安悲愤怒吼。

“怕啊!不过,反正都得罪你了,杀不杀你,又有什么区别?”孙逸嗤笑。

“不要不要不要啊!我保证,我不找你麻烦,绝对不找你麻烦!”

裘安慌忙摆手,急忙解释:“这次是误会,都是误会!你不要冲动,不要乱来!”

孙逸居高临下,俯视着裘安,瞥了一眼,随即问道:“想活命?”

“想!想想想!”裘安连忙回答。

“也行,想要我放了你,你总得付出些代价!”孙逸淡淡道。

“兄弟想要什么?尽管开口,我家有钱,有底蕴,只要这天下有的,我都可以给你。”裘安大手一挥,豪气干云的道。

“我要神兵,你家有吗?”孙逸反问。

“呃……兄弟,你这胃口太大了,换个吧!”裘安一愣,随即面色枣红,讪讪道。

孙逸不屑的瞥了裘安一眼,随即道:“给我一份义城的势力分布图,以及随我进城,给我讲讲,义城的风土人情,以及奇闻异事。”

“就这样吗?”裘安愣了愣,疑惑道。

“另外,再给我备上百万两银子,权当赎身。”孙逸淡淡补充。

“百万两银子?赎身?”

裘安一怔,随即悲愤:“我……你居然让我赎身?你……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现在的你,是我的俘虏!想要活命,难道不应该交赎金的吗?”孙逸冷眼看着裘安反问。

他倒是不缺钱,但是考虑到义城鱼龙混杂,估计少不得需要消费。

所以,趁此机会,他不介意捞一把,多备些钱财。

他自荣城来,可没带多少银两。

“可是……也太多了吧?”裘安怒道,“你知不知道,我们天刀盟一年的净收益,也才一百多万两银子。你张口就要百万,不觉得太贪婪了吗?”

“怎么?裘安少爷的命,还不值这区区百万两银子?”孙逸嗤笑。

“这不是值不值的问题,而是你太过分了,狮子大开口,知不知道?”裘安怒斥。

“那便杀了干脆!”

孙逸懒得啰嗦,提剑就要抹了裘安的脖子。

“别别别别,兄弟,别动,我赎!我赎还不成吗?”

裘安脸色剧变,吓得惨白,慌不迭摆手制止。

喝住孙逸,裘安微微扭头,冲着侍卫吼道:“还他妈愣着做什么?赶紧滚回去,叫我爹来赎我!”

侍卫闻言,哆嗦起身,慌不迭的翻身上马,策马进城,绝尘而去。

孙逸目睹对方离去,倒也没有阻止。

“怎么样?现在你满意了吧?兄弟,这剑……能不能先拿开?你这样,让我实在瘆得慌。”裘安胆颤心惊,忐忑不安的看着孙逸。

孙逸瞥了一眼惶恐外显的裘安,便是果断的收回了佩剑。

“行了,随我走吧,跟我讲讲,义城的事情!”

孙逸将佩剑放置在马背上,策马转身,示意裘安道。

“兄弟啊,我尾脊骨断了,骑不了马啊!”裘安哭腔道。

“真废物!”

孙逸不耐烦的瞪了裘安一眼,抬手将裘安凭空抓起,高举在半空,然后啪啪啪两掌,打在其尾脊骨上,断裂的尾脊骨顿时复归原地。

除了还有些疼痛外,倒也不再影响行动。

“上马!”

孙逸喝道,裘安不敢反抗,老老实实上马。

“进城!”

孙逸示意,裘安不敢轻怠,慌忙跟上。

城门口,负责驻守的青木堂帮众看得傻眼,全程呆滞。

矮胖男子更是神情震动,满脸惶恐。

“这家伙是谁?居然如此凶恶,连义城臭名昭著的恶少都被降服得服服帖帖?”

“我的妈呀,这家伙好大的胆子,好强的气势,恶少都要畏他三分!”

“这家伙很有种,初来乍到,居然就敢得罪裘安这样的恶少,简直是大写的牛逼。”

城卫们窃窃私语,交头接耳,一脸敬佩与忌惮。

矮胖男子看到孙逸驱马上前,一语不发要进城,他脸色剧变,忍不住苍白。

“快让开!”

矮胖男子急忙挥手,转身冲着城卫们大喝:“请公子入城!”

他比较识时务,知晓自己斗不过孙逸,便慌忙认怂。

孙逸淡淡走过,路径门口时,扭头瞥了一眼矮胖男子,后者顿时吓得哆嗦。

“青木堂邱三,见过公子!”

矮胖男子慌不迭抱拳躬身,朝着孙逸施礼。

“交税不?”

孙逸嘴角微抿,淡淡笑问。

“不不不不,公子哪里话,如您这样的天骄人杰,义城素来是不收税收的,免费入城!免费入城!”

矮胖男子邱三身躯一颤,慌不迭摆手解释。说完话,满头大汗。

孙逸瞥了邱三一眼,看着他惶恐难安的样子,便没再多说什么。

“驾!”

微微抽动缰绳,孙逸驱马入城。

在其身后,裘安领着几名侍卫,亦步亦趋,老实巴交的跟随着。

目送着孙逸跨过城门,消失在城内宽阔的街道尽头,邱三才长吐了口气。

提袖擦了擦满头大汗,邱三腿脚哆嗦后退,靠着城墙徐徐坐下,大喘气了粗气。

“唉呀妈呀,可吓死三爷了!”

邱三心有余悸的喟叹了声,浑身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

“三爷,这家伙这么强势,咱们……要不要汇报回堂内?”

旁边城卫小心翼翼上前,低声询问。

“要!要!必须要!”

邱三醒悟过来,当即起身,道:“此人初来乍到,便敢如此张扬,恐怕大有来头,背景不凡,需得告知堂内,多加注意。”

说到这里,邱三扭头吩咐城卫们,道:“呐,你们继续执勤,我先赶回堂口一趟,必须把这个消息告知堂内。”

说完,转身冲进城内,撒丫子狂奔而去。

……

冠城,江氏。

丧事结束,江氏为江明锋安置了衣冠冢,立下坟墓。

一片缟素的江氏府邸消失,恢复了平时的威严肃穆。

江氏老家主江淮春高坐大厅上位,周围尽坐江氏高层。

自霸王寨围剿孙家失败后,江氏一直闷闷不乐,愁云惨淡。

多日过去,江氏派人彻查,刚刚确定孙逸行踪,已入义城。

“爹,孩儿这就动身,前往义城,亲手掌毙这个孽障!”

一名中年男子,看面貌与江明锋有七分相似,愤慨起身,杀意森森的道。

“家主,属下也愿往,随少家主前去!”

有执事起身,大声道。

江淮春没有做声,只是沉着脸思索。

“家主,若是我们让大人出手,唯恐留下把柄,会惹来孙逸背后势力的报复。以属下之见,少家主前往,有些欠妥。”

一位身穿儒衫,长发束冠,肤白面俊的中年男子摇着折扇起身,淡淡讲道。

“那依你之见,该如何做?”

江淮春闻言回神,看这儒衫中年反问。

儒衫中年淡淡一笑:“属下耳闻,义城日前有遗迹现世,厉公子闻讯而去。如今,似乎正好便在义城。”

“厉公子资质卓绝,如今修为更是已达开窍六重境,称得上一流高手。若是厉公子出手,倾轧孙逸搓搓有余。”

“而且,同辈相争,孙逸若亡,于情于理。即便其背后势力知晓,也不敢过分为难江氏。否则,势必要被天下人声讨。”

江淮春闻言,两眼骤亮,微微颌首。

“传讯厉儿,务必摘取孙逸人头,送回冠城,为他锋弟血祭!”

【作者题外话】:第一更~改为下午外出,更新赶紧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