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二章 众神庙/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神庙,供奉众神。

神,法身高人!

当今时代,高高在上,万族共尊。

神庙建造极广,庙宇高大恢弘,气派辉煌。

庙宇空旷,安详宁静,挤进其中,外界一切喧嚣似乎都被隔绝。

此地极为神奇,仿若能荡涤人心,让得躁动的心绪都宁静下来。

即便外界围满人,喧嚣嘈杂不绝于耳,但在进入庙宇后,一切则都平静下来。

“神奇!”

孙逸都是忍不住吃惊,神庙被无形力量加持,具备了些微神异。

“千年来,神庙受万族香火供奉,受世人朝拜祭奠,已然具备了部分神异。所以啊,每个走进此地的人,都会心灵祥和,沉静安宁下来。”

裘安在旁跟随,低声解释,连得这样的恶少进入庙宇后都变得宁静,少了几分装逼的轻浮,多了几分诚挚祥和。

宛如一个虔诚的信徒,身心交融。

孙逸看了裘安一眼,未作回应,但却知晓裘安所言不假。

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来,常年受世人膜拜,祭奠,供奉,形成的愿力,让神庙诞生了灵性。

《明识诀》赋予了孙逸的双眼洞察本质的神异,他抬眼便可看到,每个进入此地朝拜,祭奠,供奉,上香的人,头顶都会溢出丝丝白色烟气,朝着庙宇深处汇聚而去。

那些烟气,便是愿力。

是万物生灵的精气神最纯粹的东西,是精华所在。

长年累月受此熏陶,神庙才渐渐诞生灵性,从而具备了这样的神异。

看透本质,孙逸并未多言,而是打量四周。

进入庙宇大门,便是一片宽敞的前院。

院坝空旷,左右两侧设置着演武台,台面四周摆放着兵器架,十八般武器皆都布置在上面。

内部人来人往,游走院坝间,或朝圣,或祭拜,或游览。

庙门正对,是庭门,穿过即是中前院。

中前院开辟着一间间厢房,房门大开,内部摆放着一件件古物,盛放在琉璃台上,供人观赏。

“这些古物皆是仿制品,所仿制物品皆是千年前大战出现过的各类宝物。”

孙逸游览而过,裘安随同在旁讲述道:“各大势力将这片区域制成博物馆,呈现那些宝物,主要是借此提醒万族,不要忘记当年的灾劫,不要忘记异族虎视眈眈,依旧酣睡在侧。”

一路解释,裘安还未孙逸做着详细介绍。

“看到没?那件葫芦,金黄灿灿,高半尺,通体琉璃的那个。”

裘安站在门前,指着一件厢房内放置着的古物道:“这件葫芦名叫‘吞天葫’,威能吞天,乃是人族一位大神的宝贝。千年前那一战,曾立下盖世功勋,无敌天下。”

“吞天葫?”

孙逸闻言,猛地扭头,朝着裘安所指方向望了过去。

一眼看清,顿时觉得那制式眼熟。

仔细端详,发现跟自己所熟悉的那个一模一样。

是那老鬼的?

那老鬼活到了千年前?

孙逸瞳孔微缩,心底讶异,倍感震动。

前世时候,孙逸纵横天下,成就法身,曾结交过一批法身高人。

其中,吞天葫的主人,即是他当年的至交老友。

乃是一位糟老头,而且还是个酒鬼,无酒不欢,嗜酒如命。

孙逸爱酒的习惯,便是被其带出来的。

只是,在孙逸的了解中,老酒鬼分明大限将至,寿不久已,怎么可能活得到千年前?

虽然修炼者逆天挣命,修为越高,寿命越长。

但是,法身高人的寿命,也最多一千岁。

修炼功法善于休养的,也至多一千三百岁。

孙逸前世结识老酒鬼的时候,其寿六百。

而孙逸转世重生,至今一千八百年。

也就是说,千年前大战时,老酒鬼便活过了一千四百岁。

这超出了法身高人的寿命大限。

所以,孙逸很意外。

“也或许,是其传人吧?”

孙逸转念一想,心绪多了几分沉重。

裘安并未察觉到孙逸的异样,一路走过,指着一件件古物介绍。

“兄弟,你看,那张云幡。幡布漆黑如墨,描摹着诡异符纹的那个,你知道是什么吗?”裘安一脸笑意的问道。

孙逸抬头望去,却是并不认识,便摇了摇头。

“此物,乃是当年异族至宝!”

裘安神秘兮兮的看了孙逸一眼,解释道:“此幡名为‘万魔幡’,内部封印万魔神魂。一旦摇动,天地色变,群魔乱舞,吞食天地,端是恐怖无敌。”

“据传,千年前大战,异族皇者手持此幡,祸害苍生,逼得众神败退。”

“人族势危,便因为这张云幡。”

提及往事,裘安不胜唏嘘。

“后来呢?”

孙逸眉头挑动,耳闻过异族皇者的故事。

来义城之前,他曾听王诀提过,那场大战,异族皇者凶威盖世,众神不敌。

后来,天降神女,提剑而来,斩杀异族皇者,镇压异族诸王,才为人族获胜带来转机。

听得孙逸追问,裘安则是讲道:“后来啊,天降神女,提剑而来,神威盖世,一剑荡群魔,破云幡,斩皇者,镇压异族诸王。”

果然!

孙逸瞳孔微不可察的紧缩了下,是她吗?会是她吗?

裘安无从察觉,说到这里的他忍不住激动,拽着孙逸的手腕,道:“兄弟,你知不知道,当年,神女荡群魔,破云幡,斩皇者的剑是什么样的?”

孙逸摇摇头,疑惑的看着裘安。

“我知道,我带你去看!此地有仿制。”

裘安不由分说,拉着孙逸,朝着最靠内的厢房匆匆而去。

一边走,还一边讲述:“其剑之美,动人心。其制式之神奇,让人叹为观止。其剑之神威,被众神评为第一,称作天下第一剑。”

孙逸目光闪烁,未做反抗,没有说话,任由裘安拉着而去。

很快,抵达靠内厢房。

这间厢房门庭大开,但门口设置着禁制,不许人入内,唯有站在房外,隔着透明玻璃观览。

并且,这间厢房内,仅放置着一剑。

房内独设琉璃台,台面撑置着琉璃盏,盏上则横置着一柄三尺长剑。

剑长三尺,剑身血红,剑刃平直锋锐,剑柄呈凤尾,翎羽清晰,栩栩如生。

“天鸢剑!”

看清此剑,孙逸瞳孔紧缩,失声低呼。

“兄弟识得此剑?”

裘安讶异,扭头看向孙逸。

识得!

怎会不识得!

我怎么会不识得?

孙逸浑身哆嗦,目光闪烁,眼神起伏,一颗心霍然大乱。

是她的剑!

是她的剑啊!

当年,此剑还是他亲手所铸。

以凤凰遗血洗炼,以凤凰脊骨为剑体,以孙逸心头血为炉焰煅烧。

耗时半年,此剑成型。

剑出,凤凰祥鸣,万禽朝拜,天地皆惊。

神州大陆曾掀起过风云,万族震动。

因此,剑名——天鸢。

天鸢剑,乃是孙逸赠予她的定情信物。

同时,也是前世,送他归天的绝命剑。

往事历历在目,孙逸满怀痛苦。

是她!

真的是她啊!

孙逸双拳紧攥,恨不能长啸,宣泄心头情绪。

苦痛的回忆,那绝命一剑的画面,在脑海不断盘旋回荡,遏制不住,忘之不掉。

裘安在旁看了孙逸一眼,没有察觉到孙逸的心不在焉,反倒一脸笑容,自顾自的解说:“此剑确实名叫‘天鸢’,据悉,此剑一出,凤凰祥鸣,万禽朝圣,神威无敌。”

“自古至今,还从未有剑比得上其神威,其天下第一剑的名声绝非妄言,其无愧于神剑之名。”

说完,裘安拽着孙逸手腕,朝着内庭门走去。

“走走走,兄弟,我带你去拜拜众神。在那供神阁内,可有神女雕像,其貌美惊天下,真是美极了。兄弟若是见了,必定会魂不守舍,思思难忘。”

裘安一脸笑容,眼神遏制不住的激动,不由分说拽着孙逸边跑。

孙逸收敛心绪,没有反抗,一脸深沉的随着而去。

他要看看,天之神女,是否真的是她。

千年前名震神州,拯救人族于水火的神女,是否是他念念不忘的旧人。

供神阁,则在众神庙内庭院。

高大楼阁,巍峨耸立,气派恢宏,大气磅礴。

阁门前,有雕像侍卫守候,列站左右,面向庭门,站在台阶左右两端。

整齐划一,井然有序。

台阶上,则是供神阁大门,门庭上方,高悬匾额,上书:供神阁。

供神阁内,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八部台阶,宽达数十米,皆都挤满了人。

进进出出,络绎不绝。

孙逸在裘安的拉扯下,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挤进供神阁内。

阁内人潮依旧,拥挤不堪,但众神像却是高大巍峨,足有三丈高。

渊渟岳峙,虎目生威,卓尔不凡。

神像一列列排着,井然有序。

雕塑下是石台,镌刻着神像身份,来历,背景,以及功绩。

裘安拽着孙逸挤进人群,指着神像一一介绍讲述。

“兄弟看到了吗?那位,是火神拓跋炎。”

裘安指着一位身材昂藏,红袍飘扬,烈发微卷,怒而喷张,如雄狮鬃毛的神像介绍道:“火神拓跋炎,年少成名……”

“千年前一战,曾力敌三位异族王者,杀一位,重创一位,惊退一位。其战绩惊世骇俗,名动天下。”

裘安唾沫翻飞,自顾自的讲述得津津有味,绘声绘色,全然没有察觉到孙逸眼中闪过的丝丝不耐。

他压根儿不知道,孙逸根本不在乎什么众神,他所想要了解的,唯有天之神女。

【作者题外话】:第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