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四章 神女遗墓/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侍卫队顿时躁动起来,刀兵出鞘,策马狂奔而起,一左一右朝着孙逸横冲而来。

“杀!”

喊杀声震耳欲聋,杀意冲霄,杀气腾腾,席卷八方,四周围观者全都变了脸色,忍不住惶恐。

“那人要死了!”

“死定了啊!”

“招惹天刀盟,简直是活腻歪了!”

不少人暗暗摇头,看向孙逸的目光满是同情和怜悯。

然而,眼看着侍卫队冲杀上去,展开围杀时,一点寒芒冲霄起,寒光凛冽,绚烂夺目。

噗噗噗声响紧接而起,伴随着一抹抹血花迸溅,随即声声惨叫传开,横冲上去的侍卫全都勒马止步,手中刀兵纷纷脱手掉落。

“铮!”

佩剑归鞘,孙逸仰头灌了口酒,平静而立,波澜不惊。

“什么情况?”

人群茫然,疑惑不解。

“快看,那些侍卫的手腕!”

突然一声惊呼,引起众人瞩目,纷纷下意识看向侍卫们的手腕。

便是发现,在那些侍卫的手腕处,一条剑痕整齐划一,挑断了他们的手筋。

鲜血汩汩直流,他们右掌无力紧握,手中刀兵才脱手掉落。

同时疼痛钻心,让人难以忍受,所以惨叫不断。

侍卫队惨败,皆带伤退避。

“混蛋!”

裘富脸色剧变,破口痛斥,他完全低估了孙逸的实力,没想到这个初来乍到的外地人居然是条过江龙。

不是猛龙不过江!

这次居然踢到铁板了。

“二哥,救我啊!救我!”

裘安不禁惶恐,失声求救。

“三弟!”

裘富撑剑而立,担忧的看了裘安一眼,随即冲着孙逸喝道:“小子,我警告你,赶紧放开我三弟。否则,我天刀盟若是震怒,你必死无疑!”

“我告诉你,在这义城,还没有几个人敢挑衅我们天刀盟。你这样做,是在自寻死路。我奉劝你一句,你年纪轻轻,大好前程,莫要自误。”

孙逸无动于衷,对裘富的话充耳不闻,只是灌了口酒,然后淡淡道:“一百万两银子的赎金,只要交来,我立马放人。”

“小子,你这是非要自找不痛快吗?”裘富脸色骤沉。

“你如果再啰嗦,我可就要涨价了!”孙逸淡淡地瞥了裘富一眼。

“你想死吗?”裘富骤然暴喝。

“两百万两银子,少一分,我便杀了他!”

孙逸懒得再看裘富,拔剑而出,架在裘安脖子上,冷冷道。

“你敢!”

裘富脸色剧变,愤怒斥道。

孙逸一语不发,右手微沉,剑锋陷入裘安脖子血肉,滴滴鲜血顺着剑锋便是流淌了下来。

“啊!”

疼痛自颈脖蔓延,裘安吓得失声尖叫。

“三弟!”

裘富身躯一颤,骇然失声。

四周人群则都是纷纷哗然,震动交加。

“好小子,好狂的少年郎,竟然说动手就动手,敢威胁裘富。”

“这小子什么来头?难道不怕天刀盟的报复吗?”

“义城之地,天刀盟传承四百年,底蕴深厚,乃顶级大势力,无人敢惹。这小子如此大胆妄为,简直是挑衅虎威,恐怕活不长!”

“自古至今,但凡招惹天刀盟的人,几乎都没有好下场!”

围观者交头接耳,纷纷议论。

“交钱来!”

孙逸无视了人群议论,淡淡的凝视着裘富,平静催促。

“你……”

裘富脸色凶狞,冷冷的瞪着孙逸。

孙逸巍然不惧,右手更加用力,长剑便陷得更深,鲜血流的更红更快。

“二哥,给钱!给他钱啊!别刺激他,他真的敢杀了我的啊!二哥,快给钱啊!”裘安惶恐交加,慌忙大喊。

裘富一脸痛恨,恼怒道:“我没带钱来!”

“二哥……”

裘安一脸悲痛,扼腕痛惜:“二哥,你怎么能……”

“我没想到他如此狂妄,油盐不进!”

裘富脸色涨红,一脸愤慨的瞪着孙逸。

“我给你半个时辰时间,半个时辰内,带钱来。若晚一分钟,那你便给他收尸吧!”

孙逸也没死逼裘富,给了对方筹钱的时间。

“混蛋,你真敢胁迫天刀盟吗?”

裘富恼怒至极,破口痛斥:“你真是放肆,今日若是我大哥在此,岂容你这竖子嚣张!”

“那便叫你大哥来此就是,我可以等着!”孙逸淡淡一笑,浑不在意。

“哼,我大哥若是能来,岂会有你嚣张的机会。”裘富攥拳痛斥:“义城之人,谁不知道,我大哥探访遗迹未归,根本抽不开身。否则,义城之地,焉能容你放肆!”

“对对对,兄弟,我二哥说得没错,若是我大哥在,岂容你嚣张放肆!”

裘安在旁点头,附和道:“兄弟,我奉劝你一句,趁我们现在还没出现伤亡,关系不算太僵,只要你放开我,我便原谅你这次,和你交个朋友。”

“如若不然,待我大哥探访遗迹归来,你必命丧义城。”

“是吗?”

孙逸淡淡嗤笑,瞥了裘安一眼,道:“你这样说,那我倒是很想见识见识,天刀盟大公子的能耐。”

“兄弟,你这是真的打算和我天刀盟结下死仇吗?”裘安眉头皱起。

“如果不是你惹我在先,我又岂会和你结怨?既然这恩怨已经结下了,那我又有何惧?”孙逸淡淡反问。

“你……”

裘安哑口无言,愤慨不已。

“小子,快放开我三弟!否则,我便通知我大哥回来了!”裘富在对面怒斥。

孙逸充耳不闻,只是淡淡道:“你的时间,可不多了!”

说着话,右手微沉,佩剑陷得更深,裘安颈脖鲜血流得更多。

“痛痛痛,哎哟哟,别动!别再动了!再动我脑袋就掉了!”

裘安缩了缩脖子,痛苦叫道:“兄弟,别动手了,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权当赎金,你放过我好不好?”

“没兴趣!”

孙逸看也不看裘安,便直接回绝。

“事关天之神女的!”裘安急声解释。

“什么?”

孙逸瞳孔紧缩,霍然扭头,目光灼灼看向裘安,“你说什么?”

“我说,这个秘密,事关天之神女。”裘安低声解释。

孙逸眉头挑起,目光闪烁,紧紧地凝视着裘安。

他一语不发,眼神深沉,似乎想要看透裘安的内心。

凝视半晌,盯得裘安心头都是发毛,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

“说说看!”

孙逸两眼微眯,淡淡道。

“你先保证,我要是说了,你必须放过我!”裘安郑重道。

“你先说,如果我敢兴趣的话,我便放过你。若是我不感兴趣……”孙逸冷冷一笑。

“那我怎么知道你感不感兴趣?你要是假装不感兴趣,那我不是栽了。”裘安愤慨道。

“你觉得你有选择的权利吗?”

孙逸长剑微沉,剑锋紧压下来,裘安身躯一颤,吓得亡魂皆冒。

“我说!我说!我他妈说还不成吗?”

裘安险些哭出声来,不敢怠慢,急忙讲道:“我告诉你,我大哥探访的遗迹,据传,与天之神女有关。疑是,神女遗墓。”

“遗墓?”

孙逸瞳孔紧缩,身心俱震。

语嫣死了?

孙逸脑海一震,脚步都是下意识踉跄,后退两步,手中紧压的佩剑都是无力维持。

“兄弟,我该说的可都说了,你你你……你觉得怎样?能不能抵得过赎金?”

裘安分毫不敢动,战战巍巍的问道。

孙逸震动片刻,醒悟过来,脸色骤冷,重又逼上前去,问道:“遗墓在哪儿?”

“我知道!我知道!在义城西北方向,距离两百里地。”裘安急声道出位置。

“唰!”

孙逸收剑而回,转身奔向骏马,翻身上马,扬鞭而起,策马奔腾而去。

“诶……诶诶诶,你……”

裘安呆滞,盯着孙逸的背影,一脸错愕。

这……这就走了?

这么爽快?

这么干脆利落?

裘安一脸茫然,孙逸的反应之强烈,超乎他的想象。

“小子,休逃!”

裘富一脸狞色,翻身上马,急声怒喝,就要追着孙逸而去。

“二哥!二哥!别去了!”

裘安赶忙冲过去,拽住了缰绳,制止了意图追逸的裘富。

“让他去吧!”

裘安摇摇头,没有解释。

裘富眉头紧锁,看了裘安一眼,又看了一眼孙逸离去的背影,消失在长街尽头,最终愤慨一哼,甩袖收剑,不甘罢休。

“回家!”

裘安翻身骑上侍卫签过来的一批骏马,扇着缰绳,驱马离开。

裘富骑马在后,看了一眼裘安的背影,随即招手唤来一名侍卫。

侍卫驱马上前,凑耳过去。

裘富即是倾身,低声吩咐道:“速去长沙岭,将此事告知大哥。请求大哥做主,务必斩了那小子!”

“是!”

侍卫领命,驱马转身,向反方向匆匆离去。

目送着侍卫消失,裘富抿嘴狞笑,无声一哼,这才驱马而动,快步跟随着裘安回返天刀盟驻地。

侍卫队其他人紧随其后,护送离去。

而在天刀盟众人散去时,人群内,混迹的一头黑狗,悄无声息的消失无踪。

……

长沙岭,位处义城西北方向,距离两百里地。

此地沙尘遍地,黄沙滚滚,形成空旷沙岭。

踏足此地,远眺四方,只见一片荒凉,枯涩,毫无生机。

但在近段时日,长沙岭人来人往,人流量剧增。

各路天骄,各方俊彦,各势力人杰,纷纷赶赴而来,如同约好了一样。

荒僻的沙岭地,随着这些人抵达,渐增了几分生机热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