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五章 恰如君心似我心/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千八百年前,神州大陆,北冥大地,曾有玄神宫。

玄神宫乃昔年霸主级势力,威震北冥,鼎立神州。

万族生灵,天下敬畏。

龙语嫣,便诞生于玄神宫,年少聪慧,资质卓绝,幼年成名,被甄选为玄神宫圣女。

清丽出尘,风姿绝世,风华绝代,名动天下。

成年后,美貌惊天下,有第一人之美称。

万族生灵,奉为神女,高高在上,俯瞰众生。

直到,偶遇孙逸,双方共同经历,探索秘境,生死互助,被孙逸义薄云天的气概所折服。

不染尘埃的心,终有束缚,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女,降落凡尘。

多年时光,紧随孙逸左右,二人同进退,共生死,患难与共。

神仙美眷,逍遥夫妻的名声,曾羡煞世人。

后来,孙逸率先突破,登临法身境界,并游走天下,奔赴万域,寻求造化机缘,襄助龙语嫣跨入法身境界。

夫妻皆法身,威震天下,万族敬仰。

羡煞者,多不胜数,遍及普天。

二人恩爱,更是世人皆知。

可是,天公不作美。

在孙逸力压群雄,荣登天下第一人,欲要更进一步时,却遭毒杀。

龙语嫣在其酒中下毒,致其法力尽失,弱如废人。

红艳艳的天鸢剑,在孙逸震惊费解的瞩目下,干净利索的刺进了他的心脏。

剑气纵横,剑意奔腾,游走全身,将孙逸五脏六腑绞得粉碎。

一剑绝生机,断前缘。

“为什么?”

孙逸拼尽全力,质询她,却未得到任何回答。

龙语嫣面目冷漠,从未有过的平静,那般姿态,让孙逸只觉陌生。

悲愤之余,含恨自爆。

……

往事一幕幕,在脑海回荡盘旋,孙逸早已泪流满面,忍不住悲恸。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前世纵横天下,久经生死,除了在父母殇逝落泪外,终其一生,未洒半滴泪。

可在如今,回忆往事,终是忍不住红了眼眶,泪满襟。

孙逸一路策马狂奔,冲出义城北门,朝着长沙岭狂奔而去。

途中,不断扬鞭策马,不断回忆往事。

想着龙语嫣已殒,遗墓现世,他便忍不住痛心,悲痛欲绝。

尽管前世伤痛难忘,但一生情缘,同样难断。

他还没找到对方,问明白前世所为,究竟为何。

他还没弄清楚,对方之心,到底如何。

他还没搞明白,龙语嫣待他之心,是否虔诚。

前世恩情,一世欢爱,是真情流露,还是逢场作戏?

他不明白!

他想明白!

“语嫣!”

茫茫长沙,孙逸扬鞭策马,仰天长啸,宣泄着心头悲悸。

“驾!”

心头火急火燎,愈发迫切,马鞭疯狂抽打,骏马长嘶,大喘粗气,在沙岭中竭尽全力狂奔。

马蹄奔踏,迅疾带风,掀起黄沙飞扬。

耗时两个时辰,终于,荒凉的沙岭,渐现人迹。

四方八面,人踪显现。

各路天骄,各方俊彦,各势力人杰,游走而来。

他们或骑快马、或驭野兽,或展身法,皆朝着长沙岭中央,一处丘陵腹地奔走而去。

孙逸策马狂奔,抬头眺望,便可看到,在那方丘陵腹地处,早已聚满人烟。

近段时日,遗迹现世,风声早已传开。

各方势力皆有默契,纷纷派遣年轻人赶赴而来,寻求机缘。

所以,遗迹前,人烟爆满,人迹嘈杂。

孙逸策马更急,直奔目的地。

沿途所过,并未引人瞩目,也没有什么人太过在意。

毕竟,来这儿的人,目的皆一样。

所以,没有什么好稀奇的。

抵达目的地,孙逸早已止泪,恢复如常。

他翻身下马,脚踩沙地,感觉到柔软。

扭头扫视四方,便可发现,到此的人,皆都是开窍高手,足有四五百人的样子。

不过,大多数人都是开窍四重境以下的人物,开窍五重境便少之又少。

六七重境界的人就更是屈指可数,并不多见。

孙逸扫视四周,仅发现几人略显特别,气势轩昂,远胜其他人,须得注意。

这几人皆都是开窍七重境的修为,生机盎然,气血雄浑,精力充沛,颇有凌云霄的架势。

其中一人大约二十二岁年纪,相貌堂堂,眉宽脸长,长相与裘安裘富兄弟二人略微相像。

想必,此人便是天刀盟的大公子,裘安和裘富的同胞大哥了吧?

孙逸暗暗思忖,但并没过多在意,扭头又看向了其他人。

还有一人引起了孙逸的注意,大约二十三岁,身材纤长,面貌清秀,眉宇细长,一副阴柔的气质。

仔细观察,看不出什么。

但恍惚间,孙逸却是感觉,此人与江明锋有几分相似。

那种气质,如出一辙,同根同源一样。

“江氏之人?”

孙逸眉头挑动,心有猜测,却又不敢笃定。

深深地凝视了一眼,孙逸便没再过多关注,转而抬头看向了丘陵腹地深处。

目光掠过人群缝隙,即是可以看到,在腹地深处,人群内部,丘陵塌陷,一扇石门裸现出来。

半遮半掩,埋没黄沙中,被人清理了出来。

石门看起来材质普通,没有什么玄奇之处,也没有摹刻什么纹路。

若是不细看的话,都不觉得像扇门,反倒像是一块石壁。

孙逸目光扫视四周,很快发现,在石门右侧的门框上,竖刻着一句字词。

“恰如君心似我心。”

字迹秀丽,以剑镌刻,深邃剑痕,依稀可辨。

看清字迹,看清字词,孙逸却是脑袋剧震,骤然轰鸣。

“语嫣!”

孙逸瞳孔紧缩,脸色剧变。

那句话,他格外熟悉。

那字迹,他依然铭记。

那分明是龙语嫣的字迹!

此地,真的是语嫣遗墓?

孙逸身心震动,忍不住悲恸。

千年岁月,伊人殒逝?

“诸位,思考得如何?”

这时,一声朗喝,打破了沉寂,传遍四方。

孙逸急忙收敛心绪,遏制住了悲恸,抬头看向了开口之人。

说话的是那名阴柔男子,看起来与江明锋气质相似的年轻人。

“暂未可知!”

“难以想象。”

“不知!不知!”

四周人潮沸腾,掀起骚动。

孙逸疑惑,不知在思考什么。

这时,便听天刀盟大公子裘荣开口,询问阴柔男子,道:“不知江兄可有结果?”

江兄?

江氏之人?

孙逸眉头挑动,霍然看向阴柔男子。

阴柔男子淡笑摇头:“略有头绪,却不敢肯定!”

“噢?还请江兄明示。”

裘荣微微抱拳,客气一笑。

阴柔男子江明厉淡然一笑,手指石门道:“诸位请看,石门右侧门框上的字迹。”

“恰如君心似我心,这句话,有什么古怪之处吗?”

裘荣眉头微挑,不解的看着江明厉问道。

“并无古怪之处!”

江明厉淡淡一笑,随即指着石门左侧门框上,道:“诸位又看左侧门框。”

“咦,左侧门框居然一片空白,没有痕迹?”

众人很快发现端倪。

“不错!”

江明厉颌首轻笑:“诸位可否想过,这石门雷打不动,力破不开,当是其中暗藏玄机呢?”

“江兄的意思是……”

裘荣两眼微眯,一脸肃穆询问。

“不瞒诸位,江某猜测,石门暗藏的玄机,当在‘恰如君心似我心’这句话上。”江明厉坦然道。

“难道,是需要我们对上这句话?”

有人眉头一挑,讶异反问。

“也许,有可能!”

江明厉摩挲着下颌,似是而非的笑了笑。

四周众人纷纷骚动,低呼失声。

不少人彼此对视,相互探讨,磋商结论。

“恰如君心似我心,这句话分明像句诗词。莫不是,是要我们接上后话?”有人摩挲着下巴,皱眉道。

“那该接什么话呢?”有人疑惑。

“大家集思广益,都想想看吧!”有人提议,引起群英赞同。

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起来。

孙逸站在人群外,耳闻群英所言,却是无暇关注,反倒心绪纷飞,脑海震荡,一幕幕回忆,情不自禁的飘忽而起。

昔年,孙逸耗时半年,以凤凰遗血、凤凰脊骨,并混及自身心头血为炉焰,锻造出天鸢剑。

剑成之日,孙逸奉剑而起,赠予龙语嫣,二人正式情定终生。

琼州山巅,夕阳西去,火烧云挂满天穹。

晚风吹拂,温凉和煦,景象美不胜收。

孙逸和龙语嫣山巅依偎,娇美圣洁的龙语嫣一改雍容高贵,化作邻家姑娘,如小家碧玉,依偎孙逸胸膛。

二人身前,天鸢剑斜插山石中,流光溢彩,傲然而立。

四周沉静,安详无声,鸟雀虫鸣皆都静谧,似乎不敢打扰,这般宁静。

夕阳渐去,沉入西山,火烧云渐渐消散。

夜幕降临,晚风清凉,明月爬上苍穹,渐渐地高悬天边。

依偎已久的龙语嫣自孙逸胸膛撑起了头,娇美容颜满含羞怯,秋水明眸尽显温婉,含情脉脉的紧盯着孙逸的双眼。

明媚的银月洒下皎洁的月光,垂落在龙语嫣的脸上,衬托得她的气质圣洁出尘,缥缈如仙,美艳得不可方物。

孙逸都忍不住看得痴了,沉陷这般美景,久久难以自拔。

便在这时,龙语嫣纤手轻抬,撑在孙逸心胸,葱白玉指在孙逸的心胸上圈圈点点,如小女孩一样,娇憨温婉。

“恰如君心似我心?”

龙语嫣玉指圈点,清脆的嗓音带着几分征询,娇柔含情。

【作者题外话】:推荐票,评论都刷起来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