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六章 宁负如来不负卿/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沙岭,遗墓前。

群英荟萃,汇集四方,相互探讨,彼此磋商,各抒己见,皆想要接续石门诗词。

他们绞尽脑汁,冥思苦想,挖空心思,却也难求下句。

一时间,不少人都是躁动起来,心绪焦虑。

“遗墓在前,却遇宝山,而无门可入,此乃人生大悲也。”有人长叹,无可奈何。

“老子一介粗人,哪对得来什么狗屁诗词,真是糟心!”有糙汉子破口大骂。

“谁他妈这么矫情,玩这样的文字?就不能痛快点,刀剑交集,实力为尊?”有人愤慨,痛恨交加。

“可恨!这般诗词,谁能对仗工整?”余者皆无奈,惋叹连连。

群英交汇,沉闷苦思,也有人闷不做声,一语不发,沉思许久。

“我来试试!”

终于,眼看着群英躁动,不安焦虑时,有人站了出来,一甩宽袖,傲然道。

这人一身青衣,相貌堂堂,额宽眉浓,一副阳刚之气。

“是青木堂的二少爷,万金手崔万安!”

“崔少爷自幼熟读经书,爱好文学,想来能够开门而入。”

“崔少爷,加油啊!”

群英顿时激动,鼓掌欢呼,满怀期待。

孙逸自回忆醒来,抬头看向崔万安,便见崔万安左手后背,右手拔出旁边侍卫腰间佩剑,一步步的走向石门。

群英纷纷瞩目,囊括江明厉和裘荣这样的绝代天骄皆都沉寂,一语不发,一声不吭的盯着,毫不做阻拦。

崔万安坦然上前,提剑而起,元力沸腾,剑气纵横,铿铿铿锵锵锵的声音不断响起。

很快,一句诗词刻在了石门左侧。

“恰如君心似我心,两小无猜问深情。”

旁人目睹,轻喃出声,念出了崔万安对仗的下句。

“哈哈哈,献丑!献丑了!”

崔万安甩袖收剑,一脸得意的昂扬笑道。

“崔兄好文采!对仗不错哦!”

裘荣反复咀嚼了几下,拍手称赞。

“不错!此句十分应题,崔兄心思敏捷,良才也!”

江明厉也是含笑拍手,鼓掌称赞。

“崔少爷好样的!”

“崔少爷心思敏捷,饱腹诗书,乃真人杰!”

“哈哈,这道关隘算是破了吧?”

四周群英纷纷笑起,恭维着崔万安。

崔万安一一回应,一副客气谦虚的样子,也掩饰不住他的洋洋得意。

“砰!”

然而,就在众人喜不自禁,觉得石门将开时,一声爆响,崔万安摹刻下的诗句寸寸崩溃,剑痕瓦解,字句化作齑粉,消散于空。

转眼间,石门左侧的门框恢复如初,分毫不变。

“怎么回事?”

“这……这是什么情况?”

“失败了吗?不行吗?”

群英讶异,纷纷躁动。

崔万安得意之色都还没收敛,僵在脸上,回头看着这一幕,说不尽的尴尬。

“这……崔兄好文采,却是不解墓主之胸怀,失败乃常事,勿要灰心。”

江明厉见状,洒然一笑,宽慰着崔万安,帮助崔万安化解尴尬。

崔万安愣了愣,一声惋叹,怅然收剑,返回原地。

“哪位仁兄有高见?”

裘荣抬头环视四周,询问其他人。

众天骄,各路人杰沉思,一语不发。

孙逸观望片刻,见无人上前,便欲上前,直抒胸臆。

“我来试试看!”

却在这时,有人先他一步站了起来,提剑朗喝。

“噢,李兄有何见解?还请示下!”

江明厉拱了拱手,笑吟吟的看向那人道。

那人一身蓝袍,手提长剑,玉面清风,肤白貌俊,看起来十分儒雅。

“是长春殿二公子,飞云剑李文庆。”

“李文庆素有文名,平时也爱吟诗作词,对此定有研究!”

“文庆少爷出马,必定功成,石门定开!”

各路天骄,各方人杰纷纷议论,又一次饱含期待。

在群英瞩目下,李文庆走向石门,拔剑而起,铮铮铮在石门左侧门框上刻下下句。

孙逸便止步停歇,仗马围观。

很快,便看到李文庆刻完,铮的一下收剑转身。

“恰如君心似我心,比翼双栖两厢情。”

孙逸轻喃,不由莞尔。

“好!”

“李少爷对得不错!”

“此句应题,十分和谐。文庆少爷好文采,对得好!”

各路天骄,各方人杰纷纷鼓掌叫好。

裘荣和江明厉对视一眼,皆都颌首点头,十分认可。

“小道尔,不值一提!”

李文庆收剑入鞘,淡淡一笑,云淡风轻的样子,桀骜暗藏。

“砰!”

话音刚落,一如先前,刻下的字迹纷纷爆碎,瞬息瓦解,消逝无痕。

“这……”

“还是不行?”

“又失败了?”

群英错愕,一脸迷茫。

李文庆动作一僵,茫然回头,看着石粉飘扬,他一脸懵逼,云淡风轻荡然无存。

“墓主之心思,难猜,难猜!”

江明厉在旁摇头,一副惋叹的样子。

李文庆脸色稍微好转,看了江明厉一眼,转身默默地退回了原地。

场面又再次沉寂,群英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相互磋谈,彼此商讨。

裘荣和江明厉都是相互讨论,各抒己见,思索对策。

孙逸环视四周,盯了半晌,见无人再上前,他便又要前去。

“我来试试!”

这时候,裘荣站了出来,抓起了旁边插在沙地中的长剑。

各路天骄,各方人杰纷纷抬头,再次看向了裘荣。

但这次没人说话,全都沉寂,一语不发的紧盯着裘荣。

每个人都紧张起来,十分彷徨,不敢再有奢望和期待。

甚至一些人都是忐忑得紧握剑柄,十指紧绷,指节都阵阵发白起来。

全场压抑,许多人呼吸都是屏住,凝神以待,不敢张扬,似乎深怕打扰了裘荣,影响了对方思绪。

这般氛围下,孙逸都稳住脚步,没好动身,只得继续沉默观望。

便见裘荣走向石门,长剑出鞘,快速地在石门左侧门框上刻下一个个字词。

很快,刻完一切,裘荣收剑归鞘,屏息凝神,一脸凝重的朝后退步。

他两眼深沉,目光幽深,一眨不敢眨的盯着石门,希冀着成功。

但最终结局还是没有意外,石门一震,一切字迹全都崩溃,化作齑粉,消散于空。

剑痕破灭,丝毫不留。

还是失败了!

对仗不行!

“哎!”

群英纷纷叹息,摇头无奈。

裘荣一脸失落,沉着脸退开。

场面一片沉重,许多人都是焦躁难耐。

“可恨!真是可恨啊!空有遗墓在前,却无门而入,真是糟心!”

“实在不行,要不我们集所有力量,使劲攻击,强势破开石门吧?”

“我偏不信,这一扇破门,还挡得住我们所有人的攻势!”

有人躁动,不耐的提议,惹起一片风波,引发许多人的附和。

“裘兄以为如何?”

江明厉抬头看向裘荣,嘴唇微抿,凝重询问。

“江兄意下如何呢?”

裘荣脸色深沉,不动声色反问。

“不如一试!”

江明厉思索了下,沉声回答。

“好!”

裘荣毫不犹疑点头,爽快赞同。

顿时,各路天骄,各方人杰纷纷躁动起来。

“来吧,诸位,集众人之力,强势破门!”

“朝着石门中央攻击,集诸位之力,攻击一点,此门必破!”

“大家都不要留手,全力而为!”

各路天骄,各方人杰相互示意,纷纷倡导。

商讨片刻,不再犹疑,不约而同运足元力,强势攻杀出去。

“咚!”

数以百计的攻击脱手而出,五颜六色的力量掀起一片缤纷绚烂,轰进了石门内。

石门剧震,方圆数里沙岭滚滚震动,沙地都塌陷,沙岭都断折,掀起滚滚沙浪,席卷冲天。

许多人都是站不稳脚跟,被震得踉跄,蹒跚暴退。

甚至有人猝不及防,被震得滚倒在地,摔了个灰头土脸,浑身狼狈。

石门前沙尘飞溅,迷乱人眼,一片狼藉。

许久,尘埃落定,沙尘消散,众人急急忙定睛看向石门,饱含期待。

结果,却是发现石门巍峨,完好无损,丝毫不破。

甚至,数以百计的攻击落在上面,都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天呐,石门这么硬?”

“先前那样的攻势,即便聚神境都要被轰杀,石门居然纹丝未动,一条裂缝都没有?”

“石门到底是什么材质做的啊?这么坚固?”

群英震动,骇然惊绝。

“现在该怎么办?巧取不成,强攻也不行,这石门到底该怎么破开?”

“谁能破开石门?”

“遗迹现世,却无力开门,世上还有比这更糟心的事情吗?”

各路天骄,各方人杰纷纷暴怒,愤慨不已。

孙逸见状,环视四周,见再无人上前时,他一甩袖袍,阔步上前。

“咦,这人是谁?看着好面生!”

“他想做什么?”

群英纷纷注意到了孙逸,皆抬头看向了他。

疑惑纷纷时,便见孙逸拔出长剑,锋芒毕露的剑尖元力吞吐,剑气暗淌。

“他难道还能对得出诗词?”

有人疑惑,倍感哗然。

“怎么可能?”

“此人不过开窍二重镜,看起来平平无奇,他能有能耐破开石门?”

“义城各路天骄都束手无策,他又能有什么办法?”

“且看他如何应对!”

群英纷纷凝神,眉目挑动,紧紧地凝视着孙逸的背影。

裘荣,江明厉,李文庆,崔万安,皆都目光闪烁,眼神凝重,紧盯着孙逸,一刻都不敢放松。

很快,孙逸一语不发的走近石门前,提剑而起。

剑气喷薄,簌簌簌的在石门左侧门框上雕刻。

挥剑如龙,迅疾如电,快如幻影。

很快,下句接续出来。

“恰如君心似我心,宁负如来不负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