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七章 折剑待君归/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各路天骄,各方人杰,纷纷震动,骇然吃惊的看着孙逸,看着接续下来的那句词。

“宁负如来不负卿!”

众人无不反复咀嚼,目光闪烁,眼神震动,皆觉得这句词颇有意味。

裘荣、江明厉、崔万安、李文庆,无不皱眉,眼神深沉的盯着孙逸的背影。

“这一句却是有些不太应题,根本不符合上一句的心迹。不过,这句词却大气磅礴,充满了一种无言的傲气,霸气,以及忠贞不二的决心。”

“恰如君心似我心,宁负如来不负卿。真是好句,佳句!”

“感觉好像也不错的样子!能行吗?”

群英纷纷躁动,满含希冀,紧盯着石门。

裘荣、江明厉、崔万安、李文庆皆一语不发,默不作声,只是紧紧地盯着石门。

“估计很悬吧?”

“李文庆和裘荣,崔万安都不行,此人应该也不可能有机会!”

“墓主心迹难猜,对仗工整的机会很小。”

“他若能对开石门,我愿意脱光了裸奔!”

群英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更有人仗义狂言。

“轰!”

这时,一声轰鸣,自石门传开。

“你看,字迹要崩溃,要失败了吧?”

“我就说嘛,墓主心迹难猜,对开石门的机会很小的!”

“估计这也是墓主故意所为,就是不愿有人掘开其墓地。”

群英摇头,纷纷惋叹。

然而,叹息声未绝,石门却是轰然一震,左侧门框闪耀起璀璨光辉。

红霞冲天,盖满长空,将荒凉沙岭都映照得一片通红。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情况?”

“哪来的光?”

“是石门!石门生异样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引发一片骚动,群英无不哗然。

裘荣、崔万安、李文庆、江明厉等人都是眉头挑动,瞳孔紧缩,脸色微凝。

然后众人便都看到,石门轰动,左右两侧的字迹纷纷蠕动起来。

笔走龙蛇,好像复苏,觉醒了生命力一样。

字迹交杂,闪闪生辉,最后化作一柄利剑,劈向石门。

“咔嚓!”

原本坚不可摧的石门,一声裂响,一条缝隙自石门中央破开。

缝隙越破越开,越裂越大,石门徐徐朝内开启。

很快,石门内部景象映入眼帘,毫无保留的浮现出来。

门内漆黑,幽深静谧。

门后一条阶梯笔直向下,延伸入内。

“开启了?”

“天呐,遗墓居然开启了?”

“这人怎么对出来的?他怎么把控住墓主心迹的?居然一下子对了出来!”

“我的天呐!”

各路天骄,各方人杰无不震动,哗然失声。

“让开!”

却在此时,凝神以待,观望已久的裘荣一步踏出,手中剑出鞘,径直斩向了孙逸后背。

其开窍七重境修为,体内七窍喷薄霞光,光芒炽盛,如携日月倾轧而出。

剑气如虹,气势狂猛,霸气无言。

与此同时,江明厉、崔万安、李文庆皆都相继出手,纷纷动身,抢先朝着孙逸杀去。

他们陆续攻伐,争先恐后,皆想挤入遗墓,谋夺造化。

然而,在他们动手时,石门一震,一团光骤然喷出,笼罩了孙逸。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那团光直接包裹着孙逸,托着他掠入了石门内。

随着孙逸没入遗墓,大开的石门轰然关闭了起来。

“铛铛挡!”

裘荣等人的攻势晚了半步,皆都落在石门上,发出铿锵声,却没留下丝毫痕迹。

“混蛋!”

“石门居然关闭了?怎么会这样?”

“难道,遗墓内的传承,只能供一个人享有?”

“该死!真是便宜了那小子,我的造化啊!”

“可恶!可恶!真是可恶!那小子居然抢了我的造化,夺了我的机缘!”

各路天骄,各方人杰反应过来,纷纷暴怒,破口痛斥。

裘荣、江明厉、崔万安、李文庆的脸色皆都难看至极,一派铁青。

彼此对视,皆都目光不善的盯着紧闭的石门,满眼冷意。

……

石门内,孙逸被内部光芒拽进门内,心脏狠狠地跳动了下。

待得站稳脚跟时,身后石门轰然关闭,门内一片漆黑。

但孙逸并不慌张,很平静,镇定自若。

他闭目感应,《轻灵诀》加持,他清晰的察觉到遗墓内部残留着丝丝熟悉的气息。

“语嫣!”

那丝熟悉,孙逸从未忘记,也没法去忘记。

前世恩爱一生,朝夕相处,岂会放得下,忘得掉?

毫无疑问,此地,龙语嫣来过。

也许,传闻是真,会是其墓地。

怎么会?

怎么可能?

她怎么会殒落?

难道,千年前一战,她身负重伤,从而殒落?

孙逸强忍酸楚,冷静思考。

他站在门后平台上,矗立了许久,待得平息下心头情绪,才迈动脚步,沿着台阶,朝下深入。

石门内一片漆黑,但开辟眼窍的修炼者便可以做到夜能视物的境地。

所以,寻常的黑夜,阻拦不住孙逸的视野。

一路寻常,没有意外,十分平静。

台阶朝下,笔直延伸,没有曲折。

很快,走进一片宽敞的石室,台阶便到了尽头。

石室内部,并无多余摆设,形状也不似墓室。

倒像个蜗居,大约二十来个平方,四周石壁嶙峋,凹凸不平。

孙逸走进石室,抬眼观望,便看到,在石室中央,立着一块石碑。

“墓碑?”

孙逸定睛一看,却是发现石碑制式与墓碑一样。

心头不禁涌生起一股悲戚,酸楚难忍。

不过,当看清石碑上中央位置雕刻着的碑铭时,孙逸却是一怔。

“天鸢之墓!”

孙逸轻喃出声,不由震动,脸色微僵。

“天鸢?天鸢剑?”

孙逸疑惑,目光端详石碑,很快发现石碑右下角,刻着几句小诗。

“红尘去不回,岁月两难追。”

“情深不知处,折剑待君归。”

看清这首小诗,孙逸脑袋轰然剧震。

这首小诗虽短,却饱含深情,以及对岁月无情的追悔。

小诗字体娟秀,俨然乃是龙语嫣的笔迹。

孙逸急忙蹲下身,将石碑推开,果然从石碑下掘出一个木匣。

木匣封尘,老旧不堪,布满了久经岁月的气息。

孙逸吹开尘土,打开木匣,便是看到木匣内,放置着一柄折断的长剑。

断剑无尖,剑身通红,剑柄如鸢尾,制式普通,却又别具风格。

剑刃锋利依旧,十分迫人,但剑身无光,十分晦暗。

“天鸢剑!”

孙逸捧起断剑,身躯嘴唇都是哆嗦。

这柄剑,他再熟悉不过了。

昔年乃他所铸,以其心头血为炉焰煅烧。

此剑功成,与他血脉相连,息息相关。

哪怕时隔千余年,剑身已折,如今触及,那种感觉依旧存在。

只是,不再如曾经那般清晰。

剑身折损,灵性毁坏。

“天鸢已折,语嫣,你在哪里?当年之事,缘何如此?”孙逸捧剑悲啸。

昔年,他铸剑而成,赠予龙语嫣,情定终生。

龙语嫣曾立誓,剑在人在,终生不弃。

可在今日,天鸢已折,人却不在。

祂又去了哪儿?

孙逸很想找到龙语嫣,质询当年事,为何要毒杀他。

是逢场作戏?

还是心有难处?

孙逸多想偏认龙语嫣情有可原,乃是被逼无奈。

可是,千年前,龙语嫣现世,拯救天下万族,名震神州。

其气势磅礴,神威凛凛,全然不像受胁迫的架势。

思及于此,孙逸两眼骤亮。

“千年前,语嫣未殒,活到了异族入侵。那么,老酒鬼呢?”

孙逸突然想起,在众神庙博物馆内,曾看到老酒鬼的吞天葫。

据裘安讲述,众神庙博物馆内放置着的兵器,都曾在千年前那场战争出现过,并立下盖世功勋。

老酒鬼的酒葫芦被陈放在列,岂不说明,昔年一战,老酒鬼也有参与那一战。

即便那人不是老酒鬼,也多半与老酒鬼有所牵连。

或是后裔,或是传人。

当然,也不乏可能,是老酒鬼本人还活着。

若是老酒鬼还活着,那么,当年,老酒鬼必然是和龙语嫣碰过面的。

那么,老酒鬼是否会知晓些许情况?

前世时候,老酒鬼和孙逸八拜之交,乃是挚友。

自然而然,老酒鬼也认识龙语嫣。

二人会面,不可能没有交集。

那时候,龙语嫣是否会像老酒鬼透露些什么呢?

当然,这也只是孙逸猜测。

千年前大战,距离老酒鬼寿诞,已是一千四百年左右。

按照法身高人的寿命,不可能活得这么久远。

所以,孙逸又没法肯定,昔年一战,是否是老酒鬼。

那么,想要追寻龙语嫣的踪迹,首先便要确认,老酒鬼是否还活着。

当年一战,持吞天葫的法身高人,是否是老酒鬼?

就算不是老酒鬼,想来也必然有交集。

而以孙逸和老酒鬼的交情,龙语嫣看到老酒鬼的后裔或传人,肯定也会加以照拂,略有接触。

总而言之,不论是哪种可能性,只要找到吞天葫的主人,就有可能查获龙语嫣的踪迹。

即便老酒鬼如今大限已过,其居处多半也会留有蛛丝马迹。

那么,在这之前,首先需要确认,千年前一战,吞天葫的主人,是否是老酒鬼,或是其后裔传人。

“裘安!”

孙逸两眼微眯,想到了天刀盟小少爷。

这家伙很爱听故事,对天下奇闻,轶事传说十分感兴趣。

想来,裘安对当年传闻应该有所了解。

或许,可以找裘安探听些传闻。

想到这里,孙逸忍不住躁动,心绪纷飞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