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八章 狂名震群英/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沙岭,遗墓外,石门前。

各路天骄,各方人杰簇拥,围堵门前,皆都煞气腾腾,脸现冷意。

孙逸横空出世,半路杀出,开启石门,独进遗墓,这引起了群英嫉妒。

义城多遗迹,但现世的却少之又少。

如今好不容易出现一个,他们在此守候数日,绞尽脑汁,想尽办法,空耗心思。

结果,却与他们无关,无法寸进半步,平白为他人做了嫁衣。

可以想象,这样的事情,他们怎么能够忍受?

近在眼前的造化机缘,就这样落入他人之手,岂能坐视不理,心安理得?

“可恶!”

“该死!”

“王八蛋!”

不少人暗暗咬牙,忿恨不已。

“他怎么还不出来?要在里面潜伏多久?”

“也不知道里面会藏着什么宝贝,是否惊世?”

“据悉,这座遗迹疑是神女遗墓,内部肯定藏有重宝。真是便宜了那小子,独获至宝,尽占机缘。”

“绝对不能容许他得逞!这座遗迹乃是我们早前发现的,所谓先来后到,他凭什么独获?不行,一定要让他交出机缘,有德者居之!”

“没错!必须让他交出机缘,容我们一探究竟,有德者方可居之!”

群英躁动,振臂高呼,宣扬起来。

裘荣、江明厉、崔万安、李文庆等天骄皆未说话,但看他们冷冽的脸色,却表露了态度。

四人紧握剑柄,按剑而立,无巧不巧的站在石门四周,围堵住了石门口各个角落。

若是石门开启,孙逸现身,想要闪躲逃遁的机会都不会有。

这些人很好的围堵住了所有去路,堵死了逃遁的死角。

可以预见,一旦孙逸冒头,自遗墓走出,便会遭受几人的迎头痛击。

“驾!”

这时,遗墓远方,一道策马声远远传来,打破了沉寂,引起了群英注意。

很快,一名侍卫,骑乘快马狂奔而至。

“大少爷!”

这名侍卫抵达遗墓前,便翻身下马,步履匆匆的冲着裘荣跑去。

“天刀盟的人?”

各路天骄,各方人杰皆都疑惑。

裘荣眉头微皱,看向来人,道:“何事?”

侍卫单膝跪地,禀告道:“回大少爷,属下奉二少爷之命,前来告知大少爷。小少爷在义城,被人劫持,并要挟天刀盟缴纳百万两银子做赎金。”

“什么?”

侍卫一番话,瞬间引爆全场,掀起轩然大波,引发群英瞩目,哗然失声。

“谁人如此大胆?竟敢劫持天刀盟小少爷,并要挟天刀盟缴纳赎金?”

“我的娘呀,真是吃了龙心凤胆吧?简直是要逆天,竟然做出如此惊世之举。”

“此人胆大能跑马,了不得,敢做天下人不敢做之事,敢为天下人不敢为的事。要挟天刀盟,啧啧啧,他真是活腻歪了!”

“这人是谁?”

各路天骄,各方人杰无不好奇,纷纷竖耳倾听,想知道对方身份。

“谁人如此大胆?”

裘荣脸色骤沉,两眼骤狞,眼神杀意升腾。

义城之地,皆都知晓,天刀盟裘家十分团结,裘氏满门一致对外。

而裘荣更是护弟狂魔,对胞弟十分关切,十分重视在意。

如今有人劫持其胞弟,可想而知,裘荣几乎震怒。

并且,此事传扬,天刀盟更会脸面丢尽,会丧失威严,被人讥笑。

裘荣作为天刀盟大公子,世子人物,岂容宵小触犯天刀盟威严。

“此人在哪儿?我去活剥了他!犯我天刀盟,该杀!”

裘荣提剑而起,就要动身,朝着义城赶回。

“大少爷,那贼子听闻遗墓现世,早前向此赶赴而来。算算时间,差不多应该已经到了吧?”侍卫急忙解释。

“他在此地?”

裘荣双眉倒竖,脸色骤冷,猛地扭头看向四周人群。

“是谁?你指点出来,我撕了他!”

裘荣狞声冷喝,目光一一从各路天骄,各方人杰身上扫过。

冰冷的眼神,所过之处,看得不少人暗自哆嗦,毛骨悚然。

一些实力不济者,甚至有种如坠冰窖,被凶兽盯梢的悚然感。

“到底是谁?自己滚出来,负荆请罪,自废双手,我便饶你不死。否则,若被我揪出来,定叫你尝尽酷刑,生不如死!”

裘荣扫视群英,冷冷威胁。

各路天骄,各方人杰相互对视,彼此戒备,皆都沉寂无声,一言不发。

无人应答,无人站出来,场面一片压抑。

“不知死活的东西,我看你能躲到几时!”

裘荣冷冷狞喝,随即扭头看向侍卫,命令道:“去,认人!”

侍卫急忙起身,转头扫视四周,搜视全场。

结果发现,居然没有。

侍卫眉头皱起,挠头疑惑:“他……他好像没在?”

“没在?”

裘荣眉头跳动,脸色骤冷。

“不应该啊?他比我先出发,马匹速度比我还快,应该早我一步啊。”

侍卫挠头轻喃,一脸费解之色。

“你先告诉我,那人叫什名谁?他若没来此地,且容我解决此地要事,回头再去寻他。”裘荣冷声询问。

侍卫摇头,道:“回大少爷,属下也不知其姓名,看着面生,义城从未见过。想来,应该是初来乍到的外地人。”

“不知姓名来历的外地人?”

裘荣脸色骤冷,两眉倒竖,眼神深沉。

若是基本信息都不知道,那在这义城想要找个人,可就有些困难了,无异于大海捞针。

“那人不会是知晓大少爷在此,所以在来的途中就半路折返了吧?”

裘荣身旁,早前带来的侍卫揣测道。

“不错!很有可能!那人做了如此大胆之事,哪还敢来大少爷面前逗留?”其他侍卫纷纷附和。

“不应该的,那人当时得知遗迹之事,便放下了小少爷,然后火急火燎而来。看其样子,应该不会半路折返的。”

赶来报信的侍卫挠头疑惑,不甘心的扭头再次搜视,很快,他看到了孙逸骑乘的马匹。

顿时指着场外无人牵扯的棕黄色大马叫道:“大少爷,那匹马,那匹马,就是那个人骑乘的。他就是骑乘的那匹马来的!”

“什么?”

众人纷纷抬头,看向了那匹棕黄色大马。

“那人真的来过?”

裘荣身后侍卫队纷纷哗然,失声叫道。

“嘿,天下还真有如此大胆之人?”

“我倒是很想认识认识,谁人如此嚣张,劫持了天刀盟的小少爷,还敢来天刀盟大少爷跟前活动。”

“此人倒是个狂徒,有意思!”

各路天骄,各方人杰纷纷抱膀轻笑,对孙逸产生了浓厚兴趣。

他们皆想要认识一下,谁人竟敢如此大胆。

“那匹马是谁的?是谁骑乘而来的?”

裘荣脸色骤冷,拔剑而出,指着那匹大马喝问群英。

全场沉寂,彼此对视,许多人都是摇头,表示没有过多关注。

遗迹在前,造化就在跟前,他们哪有闲关注旁人,一门心思全在遗迹造化上。

“我记得,好像有印象!”

不过,却也有例外,表示隐约记得。

有靠近那匹大马的人杰表示,曾回头一瞥,有所印象。

毕竟,身边突然多个人,换谁也会产生警惕,回头戒备一眼。

“是谁?他长什么模样?”

裘荣顿时凝视着那人喝问。

“我想想,好像……好像就是开启石门的那个家伙啊!”

被裘荣凝视,那人顿时心尖一颤,腿脚哆嗦,身躯抖动了下,慌不迭的回答道。

“什么?”

“是那个家伙?”

“我草他个大爷,竟然是他?”

“他娘的,难怪这么嚣张!”

各路天骄,各方人杰皆都震怒,纷纷躁动。

裘荣两眼骤狞,脸色骤冷,扭头看向侍卫,质询孙逸的面貌。

侍卫描述了下,裘荣发现,居然对得上。

毫无疑问,孙逸的身份呼之欲出。

“该死!竟然是他!”

裘荣紧握佩剑,杀气腾腾的咬牙:“劫持我小弟在前,要挟我天刀盟在后。如今更是夺我机缘,抢我造化,此仇此怨,不共戴天,我必杀他!”

“来人!给我围住四周,堵住所有去路,不要让那家伙逃了!”

狞声断喝,侍卫队纷纷动作起来,刀兵出鞘,将石门四周围堵起来。

一个个气势凛冽,杀意腾腾,显得十分凶狞。

目睹着裘荣这般气势,各路天骄,各方人杰纷纷挑起了眉头。

李文庆、江明厉、崔万安彼此对视一眼,皆都目光闪烁,眼中掠过一丝精光。

他们不是傻子,裘荣这般姿态,分明有作秀,借题发挥的嫌疑。

假借私人恩怨,杜绝旁人出手,然后独自斩杀孙逸,谋夺造化机缘。

这样,名正言顺,无人可说。

若没这样的心思,裘荣断不会如此愤怒。

江明厉眼珠子转了转,随即一声轻笑,迈步上前,道:“不错!此人罪大恶极,初来义城,就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狂妄举措,实在该死,当人人共诛之。”

“江某不才,愿意献微薄之力,襄助裘兄手刃此獠。”

江明厉一副大义凛然的架势,说得冠冕堂皇,引起一片叫好声。

“不错!我崔万安也愿献出微薄之力,襄助裘兄!”万金手崔万安相继表态。

“诸位仁兄如此豪情万丈,我李文庆又岂能甘落人后?也罢,也罢,此事算我一份,如此狂徒,恶獠之辈,人人得而诛之!”

李文庆一甩长袖,和煦的脸颊浮现轻笑,一派儒雅的讲述道。

“好!好样的!此獠当诛!”

“杀!当杀!”

各路天骄,各方人杰,纷纷振臂高呼,喊杀四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