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九章 剑指群英/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遗墓内,孙逸合上木匣,将天鸢剑放回了木匣中,以破布缠绕,背负在了背上。

天鸢剑已断,再难有从前神威。

但终究是神剑,其材质非凡,乃凤凰遗骨锻造。

所以,即便折断,灵性尽毁,但其锋利程度依旧可怕至极,不输通灵宝器。

毕竟是凤凰遗骨锻造而成的!

凤凰,那可是和鲲鹏、真龙、麒麟等齐名的八方妖圣。

乃是妖族最强至尊,其遗骨之坚硬,超乎想象。

历经锻造,又以法身高人的心头血外加凤凰遗血洗炼,其硬度更是坚不可摧。

即便岁月沧桑,时光流逝,也难以磨灭。

所以,即便是折断的天鸢剑,若是放在外界,也会引起腥风血雨,让无数豪雄趋之若鹜,疯抢不停。

孙逸收藏好天鸢剑,要背剑而行,追寻龙语嫣的踪迹。

他始终放不下前世恩怨,一度耿耿于怀,想要找到龙语嫣问个明白。

若得答案,或可自在。

背好木匣,孙逸搜视了一遍石室,确认再无他物,孙逸便失落转身,朝着石门口离去。

离开长沙岭,便返回义城,前去找裘安,打探千年前的秘闻。

老酒鬼是否活着,吞天葫的主人是否和老酒鬼有关?

龙语嫣昔年是否与老酒鬼有所交流?

找到老酒鬼,是否可以得到龙语嫣踪迹?

种种疑问,在孙逸脑海盘旋,挥之不去,迫使着他不断朝前,要去探索明白。

沿着台阶,走近石门后,孙逸展开《明识诀》搜视四周,很快发现端倪。

石门内部,藏有机关,开启石门。

孙逸抬手一掌,打向了机关。

“轰隆隆!”

机关破碎,石门隆隆震动,徐徐拉开。

昏黄的光自外照射进来,石门内的黑暗顿时打破。

“出来了!出来了!”

“快看!那家伙出来了!”

石门刚开,孙逸两耳微动,便听到了门外传来声声叫喊。

待眼睛适应了外界的光线时,孙逸放下了遮挡刺眼光芒的手,走出石门,扭头看向了四周。

这才发现,自己深陷包围圈。

以裘荣、江明厉、崔万安、李文庆为首的各路天骄,各方人杰形成了包围圈,将他团团围住。

四周水泄不通,去路尽绝,被堵得死死的。

“诸位,这是何意?”

孙逸眉头挑动,一脸冷色的看向裘荣等人问道。

“大胆狂徒!”

裘荣当先一步,提剑指向孙逸暴喝:“你劫持我弟,要挟我天刀盟,实乃狂悖。还不束手就擒,随我前去天刀盟,俯首认罪。”

“裘安?”

孙逸眉头一挑,看了裘荣一眼。随即又扫了一眼四周同仇敌忾的各路天骄,各方人杰,顿时心领神会。

冷冷一笑,孙逸淡淡道:“想要杀人夺宝,便直说,何必这样虚伪,找些冠冕堂皇的理由。”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崔万安顿时嗤笑起来,一步上前,提剑而起,一脸倨傲的凝视着孙逸,道:“小子,交出所获吧,我便做主,留你一个全尸。”

孙逸瞥了崔万安一眼,一脸冷淡之色,未曾言语,只是徐徐抽出了腰佩长剑,扬指崔万安。

元力涌动,剑气吞吐,傲视群英。

这般动作,其态度不说也明白。

“你在找死吗?”

崔万安脸色骤冷,一脸狞色瞪着孙逸喝问。

“未必!”

孙逸面不改色,波澜不惊的道。

“狂妄!难道你以为,凭你一己之力,还能从我们这些人手中逃出去不成?”崔万安怒斥。

“试试便知!”

孙逸态度冷漠,话不多,但却尽显狂妄不羁的气势。

“放肆!”

崔万安气得脸色铁青,手中剑寒光凛冽,闪烁冷芒。

“兄台,我奉劝你一句,识相点交出所获,不要负隅顽抗,冥顽不灵。”

李文庆提剑而起,围了上来,一脸儒雅笑容的道:“你要知道,这里聚集着义城不少天骄人杰,都不是泛泛之辈。激怒他们,你没好处的。”

“虚伪!”

孙逸瞥了李文庆一眼,对后者全无好感。

此人看起来儒雅和煦,笑容满面,但行事不讲风范,毫无磊落,分明是个伪君子。

前世今生,孙逸最厌恶这类人。

真小人不可怕,伪君子才难防。

孙逸的话,让得李文庆笑容一僵,脸颊儒雅和煦顿时凝滞。

长眉皱起,李文庆眼神闪过一丝冷厉,随即恢复正常,脸颊再现淡淡笑容,道:“兄台,我是真心实意帮你。只要你将所获交予我,我保证,不许任何人伤害你,准许你活着离开长沙岭。”

只准许活着离开长沙岭,走出长沙岭之后,是生是死,就跟他没了关系。

孙逸冷冷地瞥了李文庆一眼,便是收回了目光,没有多言,懒得搭理。

佩剑轻扬,剑指群英,孙逸平静道:“想要夺宝的,尽管上来!杀了我,我之所获,自然便归你们所有。”

“冥顽不灵!”崔万安怒火中烧。

“自寻死路!”李文庆脸色骤沉。

“无知蠢货!”裘荣破口痛斥,一脸恼怒。

“动手吧!”

江明厉最果断,直接提议。

“杀了他!”

裘荣不再耽搁,大手一挥,喝令侍卫动手。

“杀!”

侍卫队顿时躁动起来,早已刀兵霍霍的他们纷纷冲杀出去,朝着孙逸扑杀上前。

“死!”

“竖子狂妄,自寻死路!”

“区区狂徒,也敢嚣张!斩了你!”

“去死吧!”

侍卫队纷纷暴喝,狞笑四起。

“铮!”

孙逸见状,面不改色,处变不惊,波澜不起。扬剑而起,剑鸣铮铮,一团剑气风暴骤然席卷开来。

簌簌簌的剑气疯狂掠动,天地像是化作剑之世界,四面八方,全都涌现起滔天剑气,猛如洪潮,轰击而开。

“噗噗噗噗!”

冲杀上来的侍卫根本看不清剑势,如陷泥潭,全被笼罩。

转眼间,衣袍尽碎,周身肌肤布满剑痕,鲜血淋漓。

“滚!”

紧接着,孙逸一步踏出,大地震动,长沙岭都是轰鸣,一股狂浪翻滚开去,冲杀过来的侍卫纷纷飞退,口咳鲜血,滚向远方。

“嘶!”

霍然,全场大惊,各路天骄,各方人杰骇然。

“好强!”

“这家伙的实力,似乎有些猛啊!”

“开窍二重镜的修为,发挥出来的实力,不输开窍五重境!”

“原来如此这般狂妄,竟是一条过江龙!”

不少人哗然,失声讶异。

裘荣带来的侍卫队,皆都是开窍境高手。

虽然普遍都是开窍一二重境,但足有二十余人。

这样的实力,兵合一处,足以逼得开窍五重境高手狼狈不堪。

可看孙逸的架势,分明没有半点吃力的样子,显得游刃有余。

“倒是小觑了你!”

裘荣脸色骤沉,冷冷斥道:“不过,就凭此,便妄图冲破包围,逃之夭夭吗?”

说着,裘荣长剑挽动,体内七窍生光,喷薄霞彩,一身元力滚滚沸腾。

“死!”

一步踏出,裘荣扬剑斩杀下来,直奔孙逸脑袋。

剑气生风,四周沙尘翻滚,卷起狂浪,随他而动。

威武之势,极尽强盛,凌压周围群英不敢触动。

“那家伙死定了!”

“裘荣亲自出手,此子必死!”

“裘荣开窍七重境修为,却可力压开窍八重境的高手,其威势不同凡响,同阶横扫。”

“那家伙虽然有些不凡,但不可能具备力抗八重境高手的实力。”

各路天骄,各方人杰看到这一幕,纷纷摇头,为孙逸惋叹。

“铮!”

然而,在众目睽睽之下,孙逸却是分毫不退,反倒提剑上前,迎着裘荣踏了上去。

长剑轻挽,剑花生旋风,抽取天地元气灌溉,汇聚成风暴。

“斩!”

随着孙逸一剑劈出,原地顿生一股龙卷风暴,凭空乍起,如狂龙冲霄,疯狂席卷,轰向了裘荣。

四周沙尘顿时滚滚涌动,疯狂的涌入龙卷风内,转眼间,遗墓周围,升起一股恐怖的沙尘暴。

沙浪冲霄,迷乱人眼。

甚至许多人都是站不稳脚跟,身影踉跄,要被龙卷风扯进去。

这般威势,吓得许多人抽身狂退,退避三舍,不敢侵犯。

即便裘荣等天骄都是变了脸色,感受到了威胁。

“破!”

裘荣面目骤狞,劈剑的速度更猛,浑身气势更盛。

衣袍猎猎,长发飘扬,裘荣狞喝劈剑,一抹寒光横跨数丈,盖压长空,劈开风暴,势如破竹,直奔孙逸而去。

寒光所过,浪潮汹涌,如排山倒海,与风暴交击,发出轰鸣声,震耳欲聋。

双双交汇,浪潮崩溃,风暴湮灭,彼此抵消。

裘荣周身放光,穴窍生辉,如日月镶嵌在怀,绽放的光彩形成铠甲,护卫周身,让裘荣防御力恐怖。

风暴难以破坏,裘荣强势踏入风暴,直奔孙逸身前,提剑杀至。

“铛!”

亏得孙逸反应迅速,且感知敏锐,否则还真会被他趁乱袭杀。

挥剑轻扬,架住了裘荣一剑。

但孙逸并未罢休,一步斜跨上前,左手剑鞘一转,如同长棍狠狠地抽了上去,直奔裘荣腰肢。

噼里啪啦的声响随着剑鞘抽动爆鸣,空气纷纷碎裂,虚空都被抽开一条白痕,隐隐生白烟,袅袅而散。

裘荣脸色微凝,七窍发光,穴窍精气神灌溉,在体内发出爆炸声,轰鸣声。

紧接着,一股洪波猛地宣泄开来,荡起滚滚山洪,轰向孙逸胸口。

咚的一声,二人分别遭击,如遭雷劈,身躯纷纷震动,各自踉跄分退开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