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章 孤身斩群英/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逸退五步,踉跄不稳,脸色微微涨红,但很快就恢复正常。

反观裘荣,却是蹭蹭蹭接连退了八步,腰部衣袍褶皱,面部脸色微白,唇齿隐隐发抖。

先前七窍生光,骤然爆发,乃是震荡脏腑,发出的一种内爆,对自身穴窍具有极大的影响。

所以,一击之下,裘荣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这种内爆,本就是开窍境高手与敌同归于尽的手段。

“嘶!”

看到孙逸和裘荣的对决,分退的姿态,旁人纷纷大震。

各路天骄,各方人杰无不倒吸冷气,脸色微凝。

“此人之实力,竟然略胜裘荣半筹?”

“怎么可能?他开窍二重镜,居然让开窍七重境的裘荣捉肘见襟?”

“裘荣可是曾力压开窍八重境高手毫无还手之力的啊,此人何许人也,居然更胜裘荣?”

众人哗然,纷纷震动。

李文庆,江明厉,崔万安皆都变了脸色,瞳孔微缩,神情凝重。

裘荣更是一张脸唰的涨红,呼吸都是粗重起来,盯着孙逸的目光,满含恼怒愤慨。

“我杀了你!”

一代天骄,名动义城,岂会承认不如他人?

各路天骄,各方人杰的纷纷议论,让裘荣十分恼怒,愤慨至极。

七窍喷霞光,元力沸腾,精气神汹涌,裘荣气势勃发,烈如猛兽。

铮的一声,剑光冲霄,弥漫天际,煌煌剑芒压盖虚空,震动八方,笼罩孙逸,要将之斩杀。

孙逸见状,眉头微皱,但并不担忧,他施展开斗字印,凝聚气势。

体内血液、元力、精气、纷纷沸腾,涌动起来。

气势节节攀升,愈演愈烈,愈发雄浑强盛,居然要盖过裘荣。

这般架势,看得不少天骄俊彦哗然更凶。

孙逸收起了佩剑,衣袍鼓动,猎猎飘扬的他昂然站立,双手结印,直接施展绝学,打向了裘荣。

天地元气沸腾汹涌,一只撑天大手凝聚而生,从天而降,带着滔天凶威狠狠地打向了裘荣,打向了煌煌盖虚空的剑光。

砰砰砰!

轰鸣声,爆炸声,崩溃声,此起彼伏。

剑气、剑芒、剑光纷纷碎裂瓦解,化作尘烟消散。

倾天手横压而落,拍向裘荣,后者提剑高扬,横劈而起。

大手与长剑触碰,手掌被撕裂,从中破碎。

同时一股巨力反震而回,裘荣再次被震得踉跄后退,脚步不稳。

“嘶!”

这般结局,再次震动众天骄,诸人杰。

待得裘荣站稳脚跟时,其嘴角隐有血迹流淌。

“此人不可小觑!”

“他到底从何而来?哪家天骄,竟有如此威势?”

“裘荣虽不算义城最强天骄,但却也是顶级行列的俊彦,居然都是不敌。”

各路天骄,各方人杰纷纷动容,看向孙逸的目光多了几分沉肃。

“看来,此人狂妄大胆,倒是有底气的。”

有人唏嘘,低声喟叹。

“滚开!”

这时,孙逸迫退裘荣,强势冲出,朝着外围横冲直撞,要杀出重围。

“拦住他!不许他逃掉!”

裘荣气急败坏,怒吼连连。

各路天骄,各方人杰纷纷骚动,一些人按耐不住宝物的诱惑,纷纷动身,朝着孙逸轰杀过来,要阻止孙逸逃遁。

“滚!”

孙逸双手虚握,虚空间天地元气汹涌凝聚,一只硕大巨锤浮映出来。

咚的一声,孙逸抡圆了横扫开来,巨锤打爆虚空,轰爆山石,掀起磅礴威势,将长沙岭都压得滚滚震动。

阻挠而来的天骄人杰全都骇然,惊震欲绝,皆被这一锤狠狠扫开,咳血倒飞了出去。

石门前,沙尘横飞,弥漫天际,如瀑布接天连地,盖压人群,迷乱人眼。

孙逸轰飞群英,一步跨出,便要越过一片混乱的人群离去。

“嗖!”

这时,一支利箭,横空而来,直射向他的后心。

破空声阵阵,撕风声低沉。

箭未至,孙逸两耳微动,便捕捉到了动静。

他离去的步伐不停,但上半身却是猛地转回,右手按住腰间佩剑,两眼骤凝,盯住了那支箭矢。

在箭矢即将射进胸膛时,他右手猛地抽剑而出,咔嚓一声,将箭矢劈成两截。

整个过程说时迟,那是快,全无半点滞碍。

然而,在孙逸劈断那一箭时,以为再无威胁,便要转身加速离去,逃之夭夭,被劈断的箭矢突然分离,化作两支利箭,一左一右,一上一下,分别射杀而来。

速度不减,反倒更快。

孙逸脸色微凝,手中剑接连点动,再次将两柄箭矢劈断。

但紧接着,四截箭矢重又化作四支箭矢射来。

古怪!

孙逸抽身暴退,抬头瞥了眼李文庆,后者手握一张乌弓,利箭便是由他射出来的。

“碎!”

孙逸不敢怠慢,扬剑而起,轻挽剑花,一圈剑气风暴在身周荡开。

噗噗噗噗!

霍然,那些射杀而来的箭矢被剑气风暴绞成粉碎。

这次再没有重塑而起,彻底损坏。

“嗡!”

不过,在孙逸破开箭矢时,李文庆却是一语不发再次拉满弓。

天地元气汇入乌弓,其弓身乌光阵阵,乌芒耀眼。

转眼间,弓箭颤动,一支乌黑透亮的箭矢凭空凝聚,由纯粹的天地元气汇聚而成。

“嗖!”

李文庆手指松开,箭矢腾空,如闪电霹雳,猛地射杀而来。

眨眼时间,便到眼前。

箭矢一震,转眼化作箭雨,密密麻麻,数以百计,如瀑布当头倾泻,将孙逸笼罩起来。

四周虚空都被射穿,一个个黑窟窿隐现,吞吐着劲芒,显得十分凛冽。

这般架势,逼得孙逸不得不全力招架,手中剑收回,其眼耳两窍发光,血液、元力、精气纷纷沸腾。

精气神自头顶冲霄,凝聚出一柄撑天巨剑。

孙逸抬手虚握剑柄,抡动开来,猛地横劈而落,斩破苍穹虚空。

开天剑!

一剑开天地,破乾坤,碎苍穹。

威势恐怖,震动群英。

噗噗噗噗噗噗!

箭雨纷纷爆碎,在开天剑下难以支撑。

虚空黑窟窿都被碾破,整片虚空天地都化作混沌一样。

恐怖威势弥漫,整个长沙岭的天空都变得漆黑昏暗,宛如黑夜降临,笼罩苍穹。

“这是什么手段?”

“此人好威猛,这种手段从未见过!”

“好!好恐怖!”

各路天骄,各方人杰,纷纷骇然,震动交加。

实力不济者,甚至心思惶恐,险些吓瘫在地。

孙逸不曾在意,无视群英心绪,虚握开天剑,力劈而下。

百米范围,大地沉陷,长沙岭留下一道深邃的剑痕。

沙尘横飞,碎石迸溅,黄沙弥漫天际,一片萧瑟荒凉。

“噗!”

李文庆被气势压盖,当即咳血。

“助我!”

但李文庆分毫不退,反倒厉声嘶吼。

他喷出一口鲜血,融入乌弓内。

顿时,众人看到乌弓光芒炽盛,拉满弓弦的乌弓宛如化作了一轮乌黑的日月,映照天地,数百米范围内的虚空都被染得乌黑透亮。

看到李文庆爆发,崔万安,江明厉皆未偷闲,纷纷动身,朝着孙逸围杀上去。

裘荣不甘落后,趁此机会,提剑奔腾,杀向孙逸后背。

各路天骄,各方人杰纷纷凝神以待,不少人都是偷偷动身,潜伏上前,欲要坐收渔翁之利。

孙逸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各路天骄,各方人杰的动作并没有瞒过他的感知。

察觉到群英动作,但他并不慌乱,两眼平静,面不改色,处变不惊。

看着李文庆血祭乌弓,孙逸便是察觉到了,那张弓不简单,乃是一件半失灵性的通灵宝器。

所以,才具备这样的威势。

否则,寻常的弓,怎么可能造得成如此影响。

“既然你们逼我,那么,便生死各安天命!”

孙逸冷漠的扫了一眼李文庆等天骄人杰一眼,随即取下了后背的木匣。

元力一震,木匣粉碎,内置的天鸢剑掉落下来。

孙逸一手抓住剑柄,铮的一声剑鸣,抽出了折断半截的天鸢剑。

艳红如血的剑身,黯淡无光,如同沾染的斑驳血迹,缺乏光彩,不显神异。

但剑锋锐利,剑刃锋锐,始一出鞘,便喷发出一股迫人心神的锋芒感。

紧握剑柄,元力灌入,孙逸顿生出一股血脉相连的触动感。

“嗡嗡嗡!”

残剑微动,发出细不可闻的鸣动,似如襁褓婴儿的抽噎,又如垂暮老人的呻吟。

孙逸倍感触动,却不敢耽搁,因为李文庆的乌弓拉满月,射出了一支恐怖利箭。

乌弓满月,天地元气疯狂灌入其弓身,弓弦嗡鸣,一支乌黑透亮,绚烂夺目的乌黑利箭徐徐凝聚。

随即猛地射出,箭矢如龙出海,窜动而起,天地元气疯狂被抽取,源源不断,滚滚不绝的朝着箭矢汇集。

箭矢破空而来,直接掀起一股龙卷风暴,掀起漫天黄沙,带起滚滚沙浪,形成了排山倒海,怒海惊涛般的景象。

噗噗噗声不绝于耳,虚空都是扭曲,空气纷纷爆碎,长沙岭山石地都塌陷沉沦,难以承载这般威势。

各路天骄,各方人杰,纷纷退避。

实力不济者,险些被卷飞,要被拽进沙尘暴内。

这般威势,吓死群英。

“斩!”

孙逸却是纹丝不动,发丝飘扬,衣袍鼓动,元力运足,疯狂的灌入天鸢残剑内。

血光冲霄,红艳艳的,盖满天穹,染透虚空,数百米方圆宛如被血洗一样,天地色变。

一道血色剑光,拔地而起,直斩苍穹,凌驾云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