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一章 妖人/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血色剑光和乌黑箭矢碰撞,前者锋锐凌厉,誓要凌霄。

后者狂暴凶猛,如欲毁天灭地。

双双碰撞,天地都是发生了大爆炸,波及长沙岭千米范围。

沙尘暴爆开,剑光炸碎,簌簌簌的剑气飙射,轰隆隆的沙尘轰鸣,造成的景象恐怖绝伦,震动八方。

许多天骄人杰都站不稳脚跟,被震翻在地,被漫天坠落的沙尘淹没,深埋在了沙地下。

不少人狼狈不堪,口含黄沙,仓皇奔逃。

“杀!”

余波未散,群英奋起。

纷纷杀向孙逸,冲进沙浪中,要将孙逸镇压下来。

“嗡!”

剑鸣轻微,血光弥漫天际,孙逸手舞残剑,猛地扫荡开来。

光芒弥漫,如洪潮宣泄,掀起沙浪,形成一波波怒海惊涛般的波动,打向奋起而来的群英。

噗噗噗!

许多人首当其冲,被打得咳血。

内含的剑气渗透入体,绞碎他们的血肉经脉。

一些人承受不住,直接被绞碎脏腑,生机绝灭,就此丧命。

孙逸没再留情,这些人都要杀他,他便也不会妇人之仁。

当断则断!

该杀则杀!

“贼子,受死!”

裘荣扬剑而来,怒吼杀至。

“交出宝物!”

崔万安一只手化作金色,宛如黄金浇铸,灿烂金黄,狠狠地打向孙逸的脑袋。

大手空气爆鸣,元力形成漩涡,吞吐狂暴气息,凶猛至极。

江明厉手持一杆银枪,枪出如毒蛇,刁钻而诡异,直奔孙逸眉心。

枪芒吞吐,撕裂虚空,端是无比凌厉迅疾。

这些人没谁是简单人物,能够在义城混得风生水起,不只是仗着背景荣光,自身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他们合杀上来,即便孙逸都是感觉到了压力。

若不激发金猴意志,他很难应付,会被镇压下来的。

所以,在这种局面下,孙逸没有犹豫,直接激发了金猴意志。

可以看到,孙逸面孔骤狞,渐渐地凶相毕露。

他浑身肌肤毛发疯长,转眼覆盖了周身,如同鬃毛一样。

孙逸形象大变,即便脸颊上都布满汗毛,黄灿灿的,让他的样子看上去十分骇人。

“这……这是什么情况?”

“他不是人!”

“这家伙居然是妖?”

“妖?不是聚神境的灵兽才会被称之为妖吗?”

“妖类只有晋升法身,才可以化身成人啊,他只是开窍二重镜,怎么可能会化身成人?”

“嘶,古怪!好古怪!”

各路天骄,各方人杰纷纷大骇,被孙逸突然的变化吓了一跳。

不明孙逸来历背景的人物,无不惊惶,震动交加。

“这家伙,不会是人族和妖类的后裔吧?体内蕴育着人妖血脉?”

有人大胆揣测,惶恐惊悸,引发起一片猜疑。

即便是裘荣、崔万安、李文庆、江明厉等人看到这样一幕,都是瞳孔紧缩,脸色微变,心生警惕。

冲杀上去的各路天骄,各方人杰纷纷止步,速度减缓,轻易不敢上前。

面对未知的东西,无论是谁,都会心怀几分敬畏。

“吼!”

骤然,孙逸发出一声怒啸,手中天鸢剑猛地劈出,血光比之早前更加雄浑璀璨,明亮生辉。

甚至,随着天鸢剑舞动,似有声声凤鸣,若隐若现。

显然,金猴意志掌控下的天鸢剑,激发了余留的灵性力量。

群英冲杀上来,全都退败。

“噗噗噗!”

许多人杰咳血倒飞,被劈飞了出去。

即便是裘荣等人,都是身躯一震,闷哼暴退。

嘴角鲜血止不住流溢,一个个脸色皆都苍白下来。

“那柄剑……有古怪!”

江明厉两眼冷厉,盯着天鸢剑。

“那柄剑……你们不觉得有些眼熟吗?”

李文庆退避开去,紧握乌弓,凝视着天鸢剑,看向裘荣和崔万安道。

“有种似曾相识,在哪儿见过的感觉!”

裘荣颌首,沉声回答。

“天神女!”

李文庆咬了咬牙,沉声道。

“天鸢剑!”

霍然,裘荣和崔万安不约而同失声,猛地抬头,紧紧地凝视着孙逸手中的天鸢残剑。

“真的是,真的是天神女的神剑!”崔万安看清残剑模样,顿时激动叫道。

“天鸢神剑,号称神州第一剑,其威不凡,曾扫荡异族无可匹敌。”裘荣骇然震动。

“可是,剑残了?”

李文庆盯着天鸢剑,目光闪烁。

“残了又何妨?即便残了,其威势也极具不凡,有通灵宝器之余威。”

崔万安激动得搓手,两眼渐渐猩红,贪婪和渴望毫不掩饰。

“残剑又何妨?我依然要定了!”

裘荣最先动身,按耐不住激动,迫切动身。

不顾内息紊乱,裘荣嘶声咆哮,冲向孙逸,要夺剑。

“孽障,交出剑来!”裘荣暴喝,剑威滚滚。

孙逸没有言语,回应裘荣的是滔天一剑。

剑势狂暴,剑威凶狂,血光滔天,劈落下来,虚空沙尘全都被绞碎。

风暴侵袭,凭空乍起,周围千米范围,皆都一片混乱。

天地元气都躁动不堪,难以平稳。

裘荣冲杀上前,根本无法抗衡。

狂暴凶狞的威势凌压下来,裘荣的攻势如同土鸡瓦狗,纷纷爆碎崩溃。

整个人都还没挨着天鸢剑,便被气势直接扫飞了出去。

“噗噗噗噗噗!”

衣袍爆碎,裘荣如同炮弹一样,飞出去数百米远,猛地砸进了沙堆里,被沙尘深埋,许久都没爬起身来。

“嘶!”

各路天骄,各方人杰纷纷倒吸冷气,骇然惊绝。

“他化身为妖,实力竟然精进这么多?”

“这架势,恐怕足以横扫开窍境了吧?”

“他到底是谁?哪来的妖人?人妖?”

群英震动,却又充满好奇。

义城之地,突然冒出来这样一位存在,显然会掀起渲染大波,注定会名动义城。

“嗖!”

李文庆脸色骤冷,隔得老远,弓拉满月。

一口鲜血喷在弓身上,血祭乌弓,弓弦颤动,一支乌黑透亮的箭矢猛地凝聚出来,如龙射出,杀向孙逸眉心,要洞杀掉他的神魂。

然而,眼看着就要杀进眉心,却见孙逸抬起了毛茸茸的手掌,横挡在了眉心。

“叮!”

乌黑透亮,足以射杀开窍七八重境的箭矢居然被那只手掌挡住了。

箭矢射进掌心,根本无法穿透,反倒发出刺耳的交击声,如同射在神铁仙金上。

“嘶!”

这般结局,更是骇人,直接吓呆了许多天骄人杰。

那可是半失灵性的通灵宝器射出去的箭矢,寻常开窍九重境高手都不敢硬接,会被射杀掉的。

结果,居然被肉掌挡下!

那家伙的实力,得有多强大?

他之肉身,得有多恐怖啊?

各路天骄,各方人杰皆都惊悸,心底震动。

李文庆都是变了脸色,不免惶恐,有些束手无策起来。

崔万安和江明厉也都是瞳孔紧缩,脸色骤沉,不免打起了退堂鼓。

“此人不可硬撼,非他们所能敌!”

几人对视一眼,再回想裘荣下场,皆都萌生退意。

他们全力以赴,都无法伤害‘孙逸’分毫,这还怎么打?

继续纠缠下去,估计会被反杀。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先撤,回去将消息传给长辈,请聚神强者出手!”

“撤!”

各路天骄,各方人杰纷纷喝令,转身撤退,不敢逗留。

一个个顿作鸟兽散,仓皇而逃。

“吼!”

孙逸发出怒吼,抡圆了天鸢残剑,猛地劈出一剑。

煌煌血光冲霄起,宛如一道血色天河,从天而降,劈向了逃遁的各路天骄,各方人杰。

轰隆隆!

噗噗噗!

长沙岭直接被劈开一条长达数千米的沟壑,沙尘暴骤起,风卷狂沙,将逃遁的许多人杰都卷飞起来,撕成粉碎。

一些人避之不及,更被裂开的沟壑吞没,被深埋长沙岭下,再难冲出来,被活埋下去。

一时间,惨叫声,惶恐声,惊叫声,此起彼伏。

“逃啊!”

“妖魔!”

“可怕的妖魔!”

活着的人无不惶恐交加,尖叫着跑得更快。

李文庆、江明厉、崔万安更是脸色苍白,快马加鞭,策马奔腾。

裘荣被侍卫救起,浑身骨断筋折,气血跌宕,内伤惨重。

这些人全都如丧家之犬,疯狂的朝着义城归去。

所幸,孙逸劈出那一剑后,便没再发狂。

疯长的毛发,徐徐收缩,内敛回肌肤下。

孙逸的面貌模样恢复如常,魁梧昂藏的身躯重又变得瘦弱。

“啊!”

刚刚恢复常态,孙逸便是跪倒在地,两手抱头,忍不住嘶痛。

每次激发金猴意志后,脑袋都会如同被撕裂般疼,神魂躁动,识海好似要被撑破裂开一样。

那种痛苦,即便孙逸早已见惯了任何苦痛,依旧忍不住。

激发金猴意志,后遗症十分严重!

所以,每次若非逼不得已,孙逸都不愿意激发。

跪倒在地,脑袋裂痛许久,面部肌肉都是不断痉挛,五官都抽搐,极尽扭曲。

疼得一身大汗,都浸湿了衣袍。

足足半刻钟,疼痛减缓,孙逸拄剑而起,晃了晃脑袋,取出霞帔,疗养伤势。

激发金猴意志,其狂暴的力量会严重破坏他的肉身,对身体会有损伤,具备副作用。

虽然这种损伤随着修为加强,身体素质加强,会逐步递减。

但以孙逸目前的修为,仍有些难以承受。

所以每次结束后,孙逸都会疗养伤势,才能够行动自如。

这也多亏得有霞帔在手,疗伤效果堪称神奇。

否则,即便金猴意志神威逆天,孙逸也不敢妄动。

用一次,必然会留下严重后遗症,渐渐地,最终害了自己。

潜心疗养了小半个时辰,伤势尽复,孙逸收起霞帔,将天鸢剑插入佩剑剑鞘内,辨别了下方向,便朝着义城返回。

他准备去找裘安,探听千年前一战的奇闻异事。

而随着孙逸离去,遗墓背后,黑狗悄然无声的现出身来,黑眸闪烁的盯着孙逸的背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