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三章 屠妖/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神州大陆,妖、兽、精、怪,皆有着明确划分。

所谓妖,即是兽类蜕变。

普通野兽,诞生灵性,便可称之为灵兽。

寻常的淬血境、造气境、开窍境的兽类,便皆称之为灵兽。

而当灵兽蜕变进聚神境,达至兽王,便可口吐人言,灵智大跃进,不输于人。

于是,灵兽改称为妖兽。

所以,灵兽指聚神境下的一切兽类。

妖兽,则指聚神境以上的一切兽类。

精,则是指诞生了灵智的草木。

怪,则是指诞生了灵智的山石。

神州大陆上,不乏传说,曾有野草成精,登临武道绝巅。

也曾有山石成怪,开辟一方种族。

前世孙逸义薄云天,交友甚广,天下各族,皆有挚友。

无论妖兽,或是精怪,皆有法身,与之为友,交情甚深。

所以,孙逸对各族传闻,自然不陌生。

不过,就这么被当做大妖,孙逸却有些膈应。

而且,莽金刚这个绰号……符合他的气质吗?

这些人到底是长的什么脑袋?怎么绰号一个比一个取得不像样?

莽金刚,小旋风……

我咋觉得后面这个好听点呢?

孙逸嘴角抽搐,忍不住腹诽。

但同时心底也有些讶异,自己刚来义城半日,居然就引起了这样的骚动,多少还是出乎他的意料。

他没想这么高调的。

但似乎走到哪儿,哪儿都不再平静。

荣城如此,黑曜城如此,义城也这样。

想到这里,孙逸很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即又向城卫打探了风声。

领头城卫告知,义城各大势力都想结交孙逸,纷纷传出消息,邀请孙逸前去做客。

做客?

孙逸淡淡一笑,未必安好心。

置之不理,孙逸又探听了下裘安的行踪。

领头城卫目光一闪,偷偷抬头瞥了孙逸一眼,随即小声回道:“裘安少爷每日傍晚,都会前去‘听香阁’听评书。几乎是雷打不动的习惯,义城许多人皆知的。”

“听香阁?”

孙逸眉头一挑,记住了这个地方,问清楚位置,便匆匆入城,前去踩点。

目送着孙逸离去,北门城卫们无不松了口气,如释重负。

一个个大汗淋漓,被汗湿了衣襟。

待得孙逸的背影彻底看不见,领头城卫叮嘱了其他一声,便是匆匆跑进城,朝着御龙堡驻地飞奔。

莽金刚入城,定要及时通知门内。

……

“莽金刚入城了!”

“莽金刚回来了!”

“莽金刚现身了!”

义城大街小巷,飞扬起呐喊声。

一道接一道的身影,向着四面八方狂奔,宣扬着消息。

一时间,义城大街小巷内,鸡飞狗跳。

“兀那妖人,身在何方?”

“呔,妖人,竟还敢现身,本少爷收了你!”

“兀那妖人,还不快束手就擒,现出原形!”

同时,各地不少义勇之士纷纷窜起,掀起骚动,叫嚣而出。

“走咯,屠妖咯!”

“妖人现世,各位有志之士,速来聚义屠妖!”

“义城重地,不容妖人放肆!”

另外,还有些大胆妄为之辈,张扬招呼,聚众而起,要围杀孙逸,扬屠妖之名。

总而言之,各地沸腾,纷纷扬扬,一片哗然。

孙逸并不知道状况,即便耳闻了悬赏,却也没想过‘有志之士’几乎遍及全城,想要取他人头换赏的多不胜数。

所以,他并未乔装,以真面目现身,直奔听香阁。

在大街上转悠,毫无掩饰,很快被人发现踪迹,追寻而来。

“妖人在那!”

“快看!就是他!”

“妖人,哪里逃!站住!”

各路‘义士’纷纷现身,围堵住了孙逸的去路。

眼看着听香阁近在眼前,孙逸被围住了四周去路,被迫止步。

一拨人赶来,又接着一波,转眼间,孙逸身周围满了数百人。

并且,人数还在以恐怖速度递增,大有破千的趋势。

这般热烈的反应,即便孙逸都是被吓了一跳。

他做了什么吗?

居然引起这么大的反响?

几乎全城皆敌,近千人对他喊打喊杀。

孙逸心底剧震,茫然看着四周聚集的‘义士’。

他们刀兵霍霍,根本都没多话,没有询问他的意思,直接杀了过来。

孙逸被迫,不得不施展秘法,转身遁逃。

这种状况,他能纠缠吗?

肯定不能!

一旦深陷重围,必然会被碎尸万段。

即便身负种种绝学,却也架不住这么多高手围堵。

近千的开窍境高手,其中不乏五六重境,七八重境的人物,合在一起,其威势有多强大,不可估量。

并且,敌人的数量还在不断猛增。

继续纠缠,足以被蚂蚁咬死象。

所以,孙逸很果断,逃了。

趁着各路‘义士’的包围圈还没有彻底成型前,趁人不备,打破围堵,逃之夭夭。

这跟怂不怂没关系,而叫识时务。

转眼遁逃消失,无影无踪。

“可恶!该死的妖人,跑得真快!”

“算他逃得快,不然,老子的斧头非得劈开他的脑袋。”

“可惜了,本少爷的枪早已饥渴难耐,本想饮他之血,却被他逃逸掉了。”

“下次若再见,必将其碎尸万段,方泄心头恨!”

各路‘义士’纷纷愤慨,颇不甘心。

“这回逃了,想来他不敢再入义城了吧?”

“是呀!被这么多人围杀,足够吓破他的胆子。想来短时间内,他应该不敢再进城,会远远逃逸。”

“可惜了,下次再想杀他,就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

“哎,孟浪了,不该这么躁动,应该设伏的。现在打草惊蛇,吓跑了他,让他再不敢进城,天刀盟的悬赏还怎么拿?”

“可恶!可恶啊!”

有人反应过来,顿时扼腕痛惜,止不住追悔。

但再想算计,却丢了目标。

……

义城,天刀盟驻地。

这是一片恢弘的四合院,院墙高耸,隔绝内外,显得壮阔辉煌。

大门口,门庭上,高悬着的‘天刀盟’门匾,显得十分醒目。

天刀盟内院,裘安贼头贼眼的打开了苑门,小心翼翼的溜出别苑,准备偷偷离开。

“站住!”

这时候,身后传来裘荣的断喝声。

“哎呀!”

裘安身体一僵,讪讪转身,看向裘荣。

“大哥,嘿嘿,你怎么来了?你的伤没大碍吧?咋的不好好休养?干嘛还大老远跑过来?快回去休息,别乱跑。”裘安满脸堆笑迎上前去。

裘荣一脸冷硬,扫了裘安一眼,喝问道:“要去哪儿?”

“没……没去哪儿啊……”

裘安眉头挑动,目光闪烁,讪讪笑道。

“又要偷溜?”裘荣眉头微拧。

“没没没,大哥,我没有,我只是出来转转。”裘安连连摆手。

“老实交代吧,是不是又想出去?”裘荣沉着脸质询。

裘安顿时苦起脸来,一脸委屈的道:“大哥,你知道的,这个点儿,我该去听香阁听书了。”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闲心听书?你知不知道外面有多危险?莽金刚那妖人若是再劫持你怎么办?”裘荣顿时怒斥。

“怎么可能?大哥,你别想多了!”

裘安不以为意的挥挥手,辩解道:“今天我之所以被劫持,其实也是我不对,横冲直撞,招惹到了他,所以被他报复,才被劫持的。”

“要不是这样,我跟他根本不会有交集,压根也就不会发生什么劫持的事情。大哥,你放心吧,别忧虑,我不可能那么倒霉的。”

裘安很笃定,觉得自己人品不差,不至于被孙逸盯梢。

“天刀盟都发布悬赏取他人头了,就算你俩有误会,现在也算是坐实了恩怨。你若是再被他遇到,他能饶得了你?”裘荣瞪眼斥道。

“不会不会的,大哥,你放心吧,我就是去听书,又不惹事。而且,我低调,偷偷去,不招人耳目,他就注意不到我了。总不能,他会在听香阁故意等着我吧?”裘安不以为意的摆手一笑。

“不行!那太冒险了!”

裘荣依旧阻止,不愿放人,并且堵住了裘安去路。

裘安脸色苦闷,一脸委屈的盯着裘荣。

“大哥,至于吗?这点小事儿,用不着这么谨慎吧?”裘安没好气的道。

“你是我弟,我能不谨慎吗?万一大意一点,你死了怎么办?”裘荣瞪着裘安,破口痛斥。

愤怒的语气,却饱含关怀,让裘安嚅了嚅嘴,想要驳斥的话,最终还是咽了回去。

“那行吧,我不去就是咯……”

裘安咕哝一声,有些不情不愿的转身,准备返回别苑。

“让他去吧!”

但在这时,长廊尽头,一道浑厚的嗓音传来,打破了僵滞的氛围。

裘安和裘荣不约而同扭头看去,便看到一位身高马大,身穿锦衣的中年男子走来。

中年男子头戴绛紫色英雄巾,肩宽脊挺,身材十分雄健。

他眉宽脸长,浓眉大眼,五官硬朗,与裘荣的模样有几分相似。

“爹!”

看清中年男子面貌,裘安和裘荣急忙面容沉肃,向着走来的中年男子抱拳施礼。

中年男子赫然是天刀盟盟主,聚神九重境盖世强者,‘亡命绝刀’裘文盛。

施礼之后,裘安脸色畏惧,怯怯地看了裘文盛一眼,小声道:“爹,您……您怎么来了?”

裘文盛看了裘安一眼,伸出布满厚茧的手掌,爱怜的摸了摸裘安的脑袋,道:“臭小子,你都要将天刀盟闹翻天了,为父的还能不来?”

“爹,孩儿……”

裘安想要解释,却被裘文盛抬手打断。

裘文盛摇摇头,淡淡一笑:“不用解释了,知子莫如父,你的心思,为父还不清楚?”

说着,裘文盛朝外挥挥手,示意道:“去吧去吧!想去就去吧,为父不拦你。”

【作者题外话】:说说八月份的更新:每天保底更两章,但总更新不低于一百章。

之所以保底两章,是我不确保哪天会有突然事情要耽误几天。到时候没法更新,就会欠下十几章,而又保证过欠更双倍补。

到时候,欠下几十章的巨债,我一天之内还不清。最后利滚利,只会越欠越多~最终会坏了人品和名声~

所以,保底两章,不定期加更爆发,确保更新量~

大家能理解我说的意思吗?没理解的书评区留言,我再解释一下~今日三更,下更在下午五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